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52|回复: 17

[原创] 《腰带是个大问题》(外一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戏笑九宫 于 2017-4-21 20:32 编辑

  腰带是个大问题

  文/仲维柯

  
  老木经常在我和小木面前显摆他的武装带:革委主任送俺的,正经八百的部队“货”!主任有个在部队当兵的儿子,对此主任很骄傲。
  
  那条腰带,酱色宽幅皮条,骨硬坚挺;方形五星图案的扣头,铮明瓦亮,倘若箍在庄严的黄军装外面,那形象绝对高大上。
  
  老木就是在主任送他这条腰带后穿着黄军装走上革命道路的:捆地主,打右派,在村里绝对权威。
  
  小木是老木的儿子,是我二年级时候的同桌。
  
  要不是亲耳听到小木叫老木爹,打死我都不敢相信老木还有小木这么一个邋遢儿子。
  
  成天乱蓬蓬鸟巢似的头,从来没见过正色的篮布小褂,青料小裤一腿长一腿短,很让人怀疑他腿有毛病;更要命的是,小木从来没用过正经腰带,一段麻绳,一节布条,腰里一捆,凑合着不掉裤子就行。
  
  这小木还有个丢三落四的毛病,头天正用着的东西,隔夜就忘。那些时候,我每天早晨上学都去叫他,总见他提上裤子就叫娘:娘,俺的腰带呢?俺的腰带呢!
  
  小木的娘是个说话温声细语、长得极其白净的女人,听到小木叫唤,边用燃过的火柴头描眉边应道:找不着,到院子里找根儿芋头秧儿凑合着吧!
  
  鲁西南盛产地瓜,也叫芋头,当地人将地瓜藤称作芋头秧儿,那是一种极富韧性的茎蔓。
  
  小木随意在院子里找了一根儿系上了裤子,便跟着我朝学校走去。
  
  在教室里我们刚刚坐定,老校长早操的哨子就吹响了。我们出笼鸟儿一般朝操场飞去。
  
  校长在操场中心吹哨,全校师生围着跑道整齐地跑了起来,——那时候,解放军在孩子们心中有神一般的形象,一步一趋都痴心模仿,——耳边“一!二!三!四!”的喊声异常洪亮。忽然,我发现前排小木的裤子似乎有些异样;正想着,那条两腿不一的青料小裤像断了线的风帆,猛地落到小木脚跟,——哈哈……周围和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同学们都大笑起来,——小木还算机敏,弯腰快速提起,双手紧紧揪着裤腰,坚持将早操跑完。
  
  后来小木总是用两根或三根芋头秧儿当腰带,很好地避免了“掉裤子”的惨剧,可“掉裤子将军”的绰号在小学传开了。
  
  芋头秧儿作腰带在冬天是不可以的。一是,冬天天气干冷,芋头秧儿几乎没点水分,也就失去了它原有的韧性;二是,我们小孩子怕冷,大都穿条肥大的棉裤,一条细细的芋头秧儿是扎不住的。
  
  不知什么时候,小木娘头上包了一条很好看的粉红色围巾,衬得那张白净的脸更美了。也就在此时,小木有了人生第一条正规的腰带——他娘的旧围巾。
  
  娘很仔细地教小木如何用腰带系活扣,拽哪个头能解开,——如要系成死疙瘩,就是神本事也解不开!
  
  小木用心地学着,平日里系腰带、解腰带也很谨慎,因而在最初的几个星期里没出现什么问题。
  
  那天上午,革委会没收了老地主家跑到街上的一只大肥羊,几个革命小将顿时有了磨刀霍霍的激情。纵使革命小将们撑开肚皮吃,也没能消灭了老地主家那祸根,末了,主任拎走了羊腿,副主任抱走羊头,小将们分了点羊杂碎,老木端走了没喝完的羊汤。
  
  下午,我喊小木上学,他跟娘还在喝着。说真的,那膻膻的味道还真香。
  
  见我来叫他,小木急慌慌胡乱系上腰带,从娘手里拽过书包就跟我走。一路上,他满身的羊汤膻香味不停刺激着我几乎压抑不了的馋虫。
  
  第一节下课的铃声响起,小木一个箭步冲出了教室,逗得老师和同学们一阵嬉笑。
  
  第二节课上了好长时间,我的右边依然空荡荡的。老师也发现了这个情况,忙让我出教室去找。
  
  接受任务后,我第一判断便是厕所——喝那么多羊汤,能不去吗?
  
  我的判断是对的,小木正焦躁地站在厕所里,嘴唇颤抖着,脸憋得通红。
  
  怎么啦?
  
  腰带解不开了。
  
  我帮你吧!
  
  掀开棉袄下襟,我在他肥大的棉裤腰褶子里摸索到了腰带,顺着腰带,找到了系扣——石块一样的硬疙瘩,被他鼓鼓的小肚子绷得死紧死紧的。用手解不开我便趴下身用牙咬,我正用力咬呢,一股尿臊味扑鼻而来——他将一大泡尿全都撒到棉裤里了。
  
  我忙将厕所里的险情告诉了老师,老师让我将小木送回家。
  
  小木家的大门紧紧关着。叫了好一阵子,他娘才披散着头发,趿拉着鞋,哼哼唧唧给我们开门。我们进了院子,远远见革委主任在堂屋里整理着衣服。
  
  我发现,革委主任腰里也有一条武装带,比小木爹的那条还要宽,还要亮。

  代沟

  文/仲维柯

  
  向阳浦的老孔家四世同堂。
  
  已过耄耋之年的孔老爷子名有恭,此名还是向阳浦东家老爷苗涌泉取的呢。那是民国十七年春,佃农狗蛋喜得贵子,东家老爷、太太提上一百个鸡蛋前来贺喜。狗蛋请老爷给孩子取名。老爷道:咱祖祖辈辈最信孔老夫子,老夫子温良恭俭让,我看就叫他“有恭”吧!
  
  老爷子年仅九十,鹤发童颜,身子骨格外硬朗,成天价笑眯眯的,俨然一尊老神仙。
  
  儿子卫国是抗美援朝时出生的。那阵子,满大街都是“保家卫国”,但凡村里出生的男孩,不叫“保家”,就叫“卫国”,——那时苗涌泉老爷还健在,有恭还真想偷偷跑到他家请个名字,可想想向阳浦“狗地主”的名号,也就没了胆量,——最后老婆做主,叫“卫国”。
  
  孙子文革是在“全国山河一片红”时生的。文革那年月,红旗遮天蔽日,口号震天动地。那个年代出生的孩子,不论男女,唤作“文革”的居多。
  
  孔家第四代是孔文革的宝贝疙瘩孔钰莹。
  
  那年春晚,杨钰莹一曲《轻轻地告诉你》唱响大江南北,加之其“玉女”形象,弄得派出所户籍员哭笑不得:这一个村的,重名又重姓,你们以后怎么区分呢!
  
  也别说,孔家钰莹这名字也真叫对了,不仅长得亭亭玉立,冰清玉莹,那脑袋瓜子也特好使,从中考到高考,再到国考(公务员考试),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在县文化局上了班。
  
  二十多岁大姑娘了,依然在局里“名花无主”,着实诱惑着单位里单身男们的心肝,但更灼烫着向阳浦孔家三代人的肺腑。
  
  一个周末,孔钰莹驾驶着一辆豪车无比风光地进了向阳浦。一家四代人也就顺理成章坐在了一起。
  
  说着说着这话题也就集中到了钰莹的婚事上。
  
  “妮儿,我看咱村苗老爷的曾孙子一旸这孩子挺好的,人家书香门第,知书达理,——解放前也没少帮衬咱,——在镇上中学教书,人人都夸好……”
  
  “老糊涂了吧,你一辈子老爷长老爷短的!那四类分子地主家庭,你也敢想!”没等老爷子说完,儿子没好气地怼上了。
  
  “爷爷,钰莹是县文化局公务员,一旸是乡村教师,这地位身份悬殊也忒大了吧!人参能跟萝卜配对码?”孙子倒是很耐心。
  
  被儿孙一阵数落,老人捋着胡子没了言语。
  
  钰莹笑嘻嘻地看着为自己婚事急头白脸争吵着的爷仨。
  
  “闺女,我看咱村老书记的大孙子保华挺好的,人家三代贫农,根红苗正,在部队里都是连长了,——军人舍小家为国家,光荣!——你不是常说他们是最可爱的人吗?”
  
  “爹,部队军官保华,是很优秀,也真配得上咱家钰莹;可是,你想过没有,军人成家后能过几天夫妻团圆的日子,若起了战争,更是吉凶难测,到头来还不是苦了咱家钰莹!这个也不合适!”
  
  听着儿子的高见,卫国理了理花白的头发,也没了言语。
  
  钰莹依然笑嘻嘻的,一言不发。
  
  “钰莹,你在局里上班也几年了,你说在官场上什么最重要?关系!三辈子熬到皇城根,朝里有人好做官,你若攀上大领导人家,以后,还不是什么事儿都好办!——你们局长给我打来电话:他儿子万钟在县委办公室上班,很愿意跟你交朋友!……”
  
  钰莹笑嘻嘻地看着这爷仨。
  
  “我看还是知书达理的老户人家好!”
  
  “保家卫国的军人最值得敬重!”
  
  “有了权,没有办不了的事儿!”
  
  爷仨很明白“儿大不由爷”的道理,可对于钰莹的婚事,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
  
  “太爷、爷爷、爸爸,说句你们不乐意听的话:你们毕竟是农民,真的没有多少见识!你们想到过这样的生活吗:北京、上海有咱的房子,有时间能到美国、英国度度假,子孙后代不怕没工作……我好不容易从农村走出来,当然有我的生活目标,在没有实现我的目标之前,是不会轻易嫁人的!”
  
  孔家爷仨哪里知道,他们的宝贝疙瘩钰莹肚子里已经怀上了本市四十八岁的房地产大鳄汪百万的孩子。
  
  (完)

copyright.png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来中财论坛,望老师们多多帮助!!
发表于 2017-4-21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就好。楼主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4-21 18:22
来了就好。楼主吉祥

来了就不走,版主吉祥!
发表于 2017-4-21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微小说最好两篇,精华几率高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4-21 18:28
微小说最好两篇,精华几率高

好的,谢谢提醒!
发表于 2017-4-21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老师再来!
发表于 2017-4-21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老师排一下版!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加了一篇。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zizhu 发表于 2017-4-21 18:39
给老师排一下版!

谢谢版主!!
发表于 2017-4-21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袁达清 于 2017-4-26 16:10 编辑

《腰带是个大问题》,此作足现作者文笔功力,展示了文革时期的人和事,颇具风趣幽默效果,却是一篇中规中矩的小说。《代沟》,以四代人的名字为明线,以几代人的思想和追求为暗线,明暗线交织演绎着代沟的情节层层深入,小说最亮丽的环节在结尾的反转上,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两篇小小说,文采颇具名家手笔!学习了。
感谢赐稿梦游太虚,辛苦!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4-21 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作品!赞!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7-4-21 20:58
《腰带是个大问题》,此作足现作者文笔功力,展示了文革时期的人和事,颇具风趣幽默效果,却是一篇中规中矩 ...

谢谢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17-4-2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发表于 2017-4-26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推精理由:
《腰带是个大问题》,此作足现作者文笔功力,展示了文革时期的人和事,颇具风趣幽默效果,却是一篇中规中矩的小说。《代沟》,以四代人的名字为明线,以几代人的思想和追求为暗线,明暗线交织演绎着代沟的情节层层深入,小说最亮丽的环节在结尾的反转上,情理之中意料之外。——两篇小小说,文采颇具名家手笔!推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5-24 10:15 , Processed in 0.08700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