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97|回复: 66

[原创] 清晨的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21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米稀饭,四个花卷,一盘芹菜炒肉,一小碗咸菜。


  她做的午饭。


  十二点过一刻,他准时下班归来,换了拖鞋,直奔饭桌而来,她看得出他很喜欢这样的饭菜,内心洋溢着温暖,默默地端起饭碗吃,刚吃两口她发现,他只吃咸菜,却很少吃那盘芹菜炒肉,心底莫名升起愤怒的火焰来,“吃,你使劲吃,把这碗咸菜都吃光了。”


  说着,“哐”一声,她把筷子摔在桌子上,伸手把那碗咸菜全部倒进了他的碗里,他愣在了那里,不再说话,空气在那一刻似乎也凝固住了,流动着的是压抑的悲伤……


  他的目光突然失神,僵直着身子,伸出胳膊在桌子上胡乱挥舞着,她抱着他,他倚着她,桌子歪倒,稀饭从碎裂的碗里涌出,那盘芹菜炒肉倒扣在地板上,她扶不住他摔倒在地上,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孟楠?孟楠!你怎么了?


  一个温柔的声音把孟楠从睡梦中叫醒,她睁开眼睛,意识到原来是一场梦,梦里那个是很久之前的陈岩,陈岩已经许久不发病了,他正紧紧地抱着她,很温暖。


  孟楠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坐起来准备起床给他做早饭,却被他拉到了被窝里,他亲吻了她的额头,轻声说:今天就别给我做早饭了,你多睡会儿,我在外面买点吃的就行。说完就从被窝里起身,去刷牙洗脸。


  她的眼眶突然就湿了,爬起来抱着他的后背,陈岩,你会不会不要我?


  陈岩微愣,转过身来捧着孟楠的脸,蜻蜓点水般轻吻她的唇,笑着说:傻瓜,瞎想什么呢?我真该走了,不然就迟到了。


  孟楠笑笑,擦干涌上来的眼泪,钻进了被窝。陈岩冲进卫生间刷牙、洗脸,收拾妥当,出了门。


  孟楠从被窝里爬起来,走到阳台上,看着陈岩走下楼上了车,直到陈岩的车消失在视野里,才走回到卧室。


  换下睡衣,拉开窗帘,叠好被子,将昨晚泡好的黑豆倒进豆浆机,输入程序,开始打扫房间。


  孟楠和陈岩结婚五年了,一直没有孩子。两年前做过检查,是孟楠的问题,这对孟楠来说是一种无形的压力,两年来,吃西药、喝中药、打针、输液……大大小小的手术都尝试过了,孟楠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这让孟楠压力很大。


  本来和陈岩的结合就已经很艰难了,如今步入这婚姻的殿堂更是难上加难,她萌生了退意……


  六年前,孟楠正是艰难时期,一个人在广州打工,人生地不熟,租房子,找工作,积蓄很快就花光了,但是她必须咬牙强撑着,她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她找到了一份网络销售的工作,1200元的底薪加上销售提成应该是很不错的收入,可是孟楠太过于胆小,加上本身性格内向,一单业务也无法完成,手上的钱越来越少,后来连花销也难以维持。


  拆了东墙补西墙,直到最后实在跟朋友张不开嘴,孟楠只好从肚子里节省,一天两块钱馒头,白开水就着吃,就这样坚持着,本就单薄的身子很快就倒下了。记得那天孟楠为了攻克一单业务,下班后还停留在办公室,跟那个老板一直打电话,老板扯东扯西,孟楠只好拿着电话听着,肚子饿得咕咕叫,灌了一杯又一杯的白开水,胃又开始不合时宜地疼,在听到那个老板答应明天见面后,孟楠才放下电话。就在那晚回家的公车上认识的陈岩,陈岩就坐在她旁边,孟楠胃疼得受不了,晕倒在陈岩的怀里。


  孟楠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手上挂着点滴,陈岩坐在旁边。陈岩垫付了医药费,这让孟楠很是尴尬,她根本没有钱还,当她小声地说出暂时没有钱还他的时候,陈岩笑着说,没关系,以后再还也可以。孟楠的心里百感交集,来自一个陌生人的温暖,让她忍不住想要依靠,生活太难了,她几乎要撑不下去了。


  陈岩成了她的救命稻草,一把一把的钱送过来,解了孟楠的燃眉之急。很快孟楠就默认陈岩成了她的男朋友,而陈岩也把孟楠当成了自己的女朋友。当陈岩牵着她的手逛公园的时候,孟楠还是恍惚的,她有些不相信,幸福这么快就到来了。


  可是很快陈岩的病就打碎了孟楠的所有幻想,那天是孟楠的生日,也是他们相识3个月纪念日,陈岩发病了,很可怕的发病状态,失神的目光,僵直的躯体,浑身颤抖,孟楠扶着他,他抓着孟楠的头发,头皮被扯得生疼,孟楠不知所措地充当着他的拐杖,忍受着疼痛,心里有什么沉下去了。


  孟楠提了分手,但是她却很痛苦,终于在一次同事聚会上喝多了,她想念陈岩,她放不下,割舍不掉,这些情绪促使着她拨通了陈岩的电话,她哭着说,陈岩,你真的就这样放手了吗?


  陈岩抱着她的时候,孟楠酒还没醒。她唯一记得的是自己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在陈岩从天而降的那一刻就消失了,他们恢复了男女朋友关系,陈岩对她更好了。


  在陈岩提出结婚的那一刻,孟楠犹豫了很久。未来的婆婆公公看上去面和心善,对她也很喜欢,比起自己的父母他们似乎更具备父爱和母爱的温暖,那是孟楠一直期盼的。


  两家父母见面后很快敲定了他们的婚事,父亲似乎很满意,继母巴不得她赶快从家里搬出去,孟楠在几次的欲言又止中,还是隐瞒了父亲,父亲把她养大已经很不容易,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老伴,她又如何忍心再去给他们添不愉快,她只要嫁,便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婚后的生活很平静,公婆对孟楠很好,陈岩对孟楠更是捧在手心里,可是孟楠还是觉得烦躁,她不知道这股郁气从何而来,她把这一切都发泄在了陈岩的身上。


  陈岩的病比孟楠想象的要严重,几乎每天都会犯,虽然只是短暂的几十秒,阴影却在孟楠的心里停留很久。陈岩无法工作,家里生活的重担压得孟楠喘不过气来,她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常发脾气,陈岩似乎有着无边无际的包容心,对她依然如最初一般好。


  孟楠变得有些神经质,她觉得陈岩不正常,他对她太好了,给她买很多她喜欢的物件,在生活上也照顾得无微不至,为她洗袜子,时不时为她煮他的拿手汤……好到让孟楠不知所措,她不停地问陈岩为什么对她这么好,从始至终陈岩只有一个答案,因为你是我的老婆。


  孟楠对这个答案不满意,她觉得陈岩只是因为自身的缺陷才对她那么好,但孟楠又觉得自己是错误的,陈岩的爱是浓烈的,是真诚的,几年如一日,又如何能装出来。


  在孟楠一次次的无理取闹下,陈岩变了,如今的陈岩和她最开始认识的那个陈岩完全是两个人,陈岩变得更好,更优秀了,他的病也渐渐控制住了,他还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老板是个惜才的人,不嫌弃他的病,陈岩慢慢开朗起来,自信起来,他的身上有了一种光环,这种光环可以掩盖他的缺陷,孟楠是亲眼见识到的。


  陈岩同事聚餐,要求携家属出场,那天孟楠见到了不一样的陈岩,他很耀眼,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孟楠看到了一个女同事对陈岩殷勤的目光,这让孟楠心底有什么在灼烧。


  从那以后,孟楠再没去过陈岩的同学、同事聚餐,她呆在家里看书、看电视、收拾家务,世界变得越来越小。


  他们结婚的第三个年头,孟楠肚子没动静,家里老人按捺不住了,于是两人去了医院,孟楠查出了问题,医生也没有给出明确的治疗方案,只是说吃些中药调理,孟楠想着大概是内分泌失调影响的吧,她想为陈岩生个孩子,所以她放弃了工作,开始喝那些苦苦的中药,还有那些导致她身材走样的西药,就这样孟楠体重增长惊人,随之增长的还有恐慌,陈岩会随时离开她的恐慌。


  很多时候,孟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那臃肿的身材,还有那如大饼一样的脸,哪里还有当初的影子。就这样孟楠坚持了两年,还是没有怀孕,但是陈岩却一直没有变过,他对他们的婚姻一如既往的忠诚,对孟楠依然百般宠爱。


  孟楠独自去做了检查,医生说,状况不是很好。孟楠坐在诊室外的椅子上哭得不能自已,她该怎么办,要放弃这段婚姻吗?没有了陈岩,她还能在这个社会生存吗?


  孟楠不知道老天爷为什么给她开这样的玩笑,她想好好生活就这么难吗?


  孟楠的心情日益沉重,她回想着自己的这五年婚姻时光,脑海中闪现着陈岩的温柔,闪现着自己的无理取闹,能好好说的事情,她每次都会大发脾气,说很多伤人心的话,可是陈岩从不跟她计较,陈岩每次都按照孟楠的意愿改变自己,陈岩变得挺拔,变得俊朗,他足够撑起这个家,足够给孟楠一个休憩的港湾。


  可是自己对他的那些伤害,他真的可以不在乎吗?孟楠找不到答案,她唯一确定的是自己越来越离不开陈岩了。就像今天早上目送陈岩离开一样,这成了她的必备功课。


  孟楠意识到这是个不好的征兆,她打扫着家,抚摸着她和陈岩的婚纱照,感受着那时陈岩的快乐,回想着自己决定嫁给陈岩时候的犹豫,她突然有些愧疚,不忠于这段感情的是自己,从来都不是陈岩。


  孟楠简单收拾了行李,坐在桌前给陈岩写信。


  陈岩:


  我走了。


  对这些年我对你造成的伤害道一声抱歉。


  虽然我很舍不得,但是我不得不离开。我不能拖累你,你是个好人,值得有更好的女人陪伴你。


  我很想给你生个孩子的,可是医生给我宣判了死刑。或许我永远没有做妈妈的机会了,我不能剥夺你做爸爸的权利。


  离婚协议书我会签好字快递给你,房子、车子、财产我什么都不要,我想足够你迎娶你的下一任妻子。


  最后,祝你幸福。


                                                                                                            孟楠


  孟楠提着行李箱出了门,钥匙压在信上,放在一进门的茶几上。


  孟楠去了贵州,一个要好的姐妹在贵州的一个山区的小村里支教,孟楠说过要去看她,去看看她常说的那些可爱的孩子们。


  孟楠留在了那里,成了一名代课老师,日子虽然清苦,但每天跟孩子们相伴,让她感觉到充实而温暖,就这样过了一年时间,孟楠像往常一样,给孩子们上课,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声音,似乎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孟楠冲出教室,看到了陈岩,一年不见,陈岩颓废了许多,孟楠愣在那里,陈岩冲过去搂住她不说话,陈岩的眼泪滴落到了孟楠的头发里,孟楠的眼泪亦如泉水,源源不断地涌出来。


  陈岩也留在了小村,成了孩子们的美术老师,孟楠和陈岩又在一起了。


  在很久很久以后,小村里拉入了网线,孟楠在一次无意中浏览到了一个帖子,在自己消失的那一年,陈岩成了一名网红,寻找妻子的痴情男。


  至今仍然有人关注着他的故事,关注着他有没有找到他的妻子。关于帖子上的话,孟楠读着读着泪水流了满脸。


  陈岩说:


  孟楠,你常问我,为什么这么爱你?


  其实这个问题我也没有答案,爱就是爱了,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我知道,你是觉得我是因为有病才对你好,所以我一直用行动告诉你,我爱你,没有理由。


  孟楠,你悄无声息地走了,留下一纸信,我一遍一遍地读,想明白你说对我造成的伤害是什么,后来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你是说你冲我发的脾气。


  孟楠,你错了,那些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伤害,是你对我的爱。


  你骂我说,是个男人就应该走出去,就算是发病撞得头破血流也应该勇敢站起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不该没出息地呆在家里围着老婆转。


  你因为我吃咸菜,吃辣椒大发脾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的病不允许我吃这些刺激性的食品。


  关于孩子的事,我看到了你的努力,每次看到你喝中药喝到吐,我比你还难受,多少次我让你停药,你依然坚持,我都看在眼里,这个是缘分,强求不来。


  孟楠,你回来吧!我不要孩子,只要你。


  孟楠还知道那一年的时间里,陈岩走遍了大江南北,带着她的照片,见人就问,有没有见过这个叫孟楠的女子。




评分

1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4-21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抢个沙发坐坐,慢慢品味!
发表于 2017-4-21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梦都是好孩子
发表于 2017-4-21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梦就好。
发表于 2017-4-21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俺也做梦去。
发表于 2017-4-21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身体上都有某种缺陷的人,由于爱的力量走到一起。然而正由于爱,处处为对方考虑,结果是分开。怕自己不能负担对对方的深情而痛苦地选择离开,只是最终缘难了,情难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4-21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读了一遍,明早继续品味,好小说!
发表于 2017-4-21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游太虚,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盛菊 发表于 2017-4-21 20:06
抢个沙发坐坐,慢慢品味!

感谢朋友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有梦,做过的,没做过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让他是个梦。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着邻居的梦。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7-4-21 21:09
两个身体上都有某种缺陷的人,由于爱的力量走到一起。然而正由于爱,处处为对方考虑,结果是分开。怕自己不 ...

很精致的总结。感谢豪哥。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戏笑九宫 发表于 2017-4-21 21:15
已经读了一遍,明早继续品味,好小说!

感谢九宫版主。一个梦,理不清的梦。
 楼主| 发表于 2017-4-21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梦游仙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4-26 08:09 , Processed in 0.033242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