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89|回复: 112

[原创] 一别如斯,樱花落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9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立红 于 2017-6-10 14:31 编辑

                                                        一别如斯,樱花落尽

  现在才知道,有些人进入我的生命时序,就是为了教给我一些事的。


  几天前,一个女孩来到办公室,让我在她的校服上写几个字,白色的衣服已经写满了红色的祝福,醒目而绝然。它被脱下了,一辈子都不会再穿,但那回忆却会不断被想起。那天,拍毕业照,阴天欲雨,满校园都是人,匆匆,好似旧画,恍若昨天。哦,儿子毕业也是这样的天气……


  那时,毕业典礼在报告厅举行,花香与音乐交织一起,弥漫着伤感,想到孩子就要离开,眼泪不觉掉下来,被旁边的同事抢白:哎,注意点形象,一会儿哭花了!孩子走后,最初的那几天,每次走到他的教室,看到他的座位坐着别人,都忍不住低头,怕眼泪掉下来,吓着别人。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执拗地拒绝经过那里。我不喜欢自己的软弱,更不喜欢无法摆脱的失落。


  说起今年毕业的高三,我只教过一年,没有太多的交集,我以为我会很坦然,还选了一首流行歌曲《刚好遇见你》做背景音乐。所以,当毕业典礼后,全校欢送的队伍拉起长龙的时候,我把孩子们献给自己的花,一枝枝都送还给他们,然后,一身轻松地拿着手机四处拍,完全是置身于事外的感觉。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做个安静的旁观者,不煽情,不流泪,心如止水。


  最初的时候还能独善其身,在队伍中穿来穿去,见到熟悉的孩子拍拍肩,说几句豪言壮语,直到遇见他。这是个很有个性的孩子,桀骜不驯,我们之间有谈心,也有训斥,他走近我,伸出臂膀,说句“老师,对不起”就哽咽了,紧紧拥抱着,一下子把我的眼泪也撩出来了,不打不相识的一幕幕啊!


  我想起他犯的那些错,那些有意或无意之错,那些恶作剧被发现时的慌张,那些与老师的捉迷藏,那些掩饰过错的小伎俩,那些倔强与不服……青春真是阔气啊,输得起,挥霍得起,摔倒了,也爬得起!


  到他走出校门,我们都没说一句话,甚至我都没有送给他一句像样的祝福,只是流泪。此时的无言以对,是千言万语的缄默,也是让话语恰如其分地退让,好像只有这样,才衬得上这浩大的送别,才对得起那些唇枪舌战的过往。我注定要失去和自己有关联的人,不然,我怎么知道曾经不喜欢的他,此时,对我是那么重要,就像亲人远走,带着无限的眷恋和期盼。


  但凡让你真心流泪的事物,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入口,都是让山泉踱入你心灵的地方,这些冲洗终会使爱飞升。虽然手头仅残存一点岁月,但内心依旧是坊间少年。在我有限的时光里,完全可以把对过往的不舍和焦虑,荣升为对所有告别的预演和伸展,提纯为对生命的尊重和热爱。


  北美精神分析学家阿琳•克莱默•理查兹说:“作为一个成年人,需要接纳自己在社会中应该承担的责任,同时,每个人都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满足自己爱和攻击性的冲动。”这个契机使我的爱与冲动得以任性地释放,我一味纵容自己陷入这情感的放浪中,并不觉得自己失态。


  离别是我无法驾驭的,就像我不能驾驭除我之外的众人一样。唯有一别两宽,各自走好。值得庆幸的是,我还有空间可以认真保存一些情感,还能清空一些垃圾,用以储存时光的物证。


  送走那个孩子,我又一次站在人群外,被熏陶,被感染。看送行的孩子们,他们可能不认识这些学长,看到他们的泪水,看到他们的难舍,很多人也潸然泪下,这是情感的自然流露,相拥而泣让人看到了孩子们对学校的留恋,对这段青春时光的留恋。

  在这样一个氛围中,我看到每个孩子都是美的,有的像孱弱的小兽,泪花盈盈,弱不禁风,有的像坚强的勇士呼喊着“青春无悔”,为他人送行。他们美在柔软上,美在真实中,美在不克制汹涌的情感上。可能他们以后还会犯错,还会让人暴跳如雷,但此时,他们就是天使。


  很多时候,一群人,一件事,一个场面,不必画蛇添足地用词去形容,那本身就是美。持续发酵的情绪,好像在光滑的马路上都能咕嘟咕嘟冒出泡来,这样的情景太让人感觉无用,让人虚弱,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惭愧,惭愧于自己家徒四壁的语言,惭愧于无法让时间归零,再回到往日时光,那些有这批孩子相伴的时光。


  其实,惭愧不值得书写,值得书写的是令我惭愧的这场景,这带着泪的欢愉。


  这场景本身就如同武林高手相对厮杀,不需叫阵,就那么静静地不由分说,三下五除二,挑落了每个人身上遮体的衣物,赤裸相对,让内心无处遁形。这时,冷漠是最不合时宜的,不心潮翻涌、不掉几滴眼泪是多么虚假和无情。些微的清醒,并不能阻碍依依惜别之情,源源不断而来,它就在心灵深处跃动。就让此刻定格吧,就让这条法桐树与银杏树搭建的小路音尘断绝吧,不管你是否离开,还是你怨恨着谁的无情。


  到底是谁无情呢?


  总有一天,所有的艰辛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被轻描淡写,那些不甘、怨恨、惆怅也会被彻底消弭,唯一留下的是那些感人的瞬间,它们被妥帖地收藏,连同那一路相伴的芬芳与暖意。


  学生走了,留下一地花瓣,有人在打扫。不禁想起今年和朋友去看樱花,都是日据时期栽种的,有近百年的历史,只是去得稍晚,整个水库的樱花都在不可遏制地凋零。我们站在那古老的樱树下,拍照、欣赏,看花一瓣一瓣飞,汇成花瓣雨,落在头上、肩上、地上,雪一般白,才知道,樱花原来是这样从容,这样有分寸,不是整朵整朵下坠,泰山压顶般砸下来,而是一点点分解,似乎是让你有心理准备,似乎还有不舍,还有未了的心愿,不够斩钉截铁,更不够毅然决然。


  突然理解了日本人对樱花的喜爱,理解了每年一场的盛大花见,也理解了送别队伍中的泪如雨下。樱花最美的时候不是绽放,而是飘落,是触目惊心的收场,如诗如幻,一部分在空中飘飘欲仙,一部分在地上辗转反侧,平生出许多酒窝,那也是俏丽的。之后,收束起短暂的繁华,真切地舍,断续地离,几场雨后,花瓣委于土,消失不见,好像从未来过。


  从没来过吗?分明我们见证了花开花落,那么唯美多情。可以说,消失的花瓣是不让树的生命活出负累,在恰当的时候离开,就像一段意思表达好了,就轻松另起一行,就像一条路到了尽头,就选择踏上新的起点,这一切都出于自然,自然的都是好的。


  在树中徜徉,我仿佛不是专程来看花开,而是特意来为花送行,这世间,谁不配有个体面的离开呢?


  倏忽间,为自己曾经想超然物外的想法而害羞。事实是,谁都不能无动于衷,几个组织活动的老师也眼眶湿润了。很多时候,一个人处在一个特定的时空中,就会像一粒糖溶入一池水,开始时,有我有水,后来,则融化了自己,无我无水,仿佛水的每一个分子里都有我,水即是我,我即是水,这样,一粒糖就拥有了整个一池水,一池水也因此而甜蜜。


  一别如斯,樱花落尽,回头却已不是从前,我们都急着在人间赶路,马不停蹄……


  遇见你,我已经足够幸运,夫复何求?









微信图片_20170609165013.jpg

评分

9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6-9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沙发,一会儿细品
发表于 2017-6-9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篇高考文章出炉。
发表于 2017-6-9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只抢到地板了。
回来再读,要外出一会儿。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快啊,妖妖,快敬茶了
发表于 2017-6-9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7-6-9 17:02
又一篇高考文章出炉。

哪有,不是写我的哈

点评

只是瞄了一下,差点闪花了老眼,还以为。好在赶紧编辑,把丑态隐了去。  发表于 2017-6-9 18:27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7-6-9 17:02
又一篇高考文章出炉。

不是高考,但与高考有关,与毕业有关,关乎离别
发表于 2017-6-9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路上,先占位子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7-6-9 17:04
好像只抢到地板了。
回来再读,要外出一会儿。

不急不急,搬个美人靠来给昙花坐哦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女妖 发表于 2017-6-9 17:04
哪有,不是写我的哈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女妖 发表于 2017-6-9 17:04
哪有,不是写我的哈

不敢写妖妖了,那么多人写,我写不出特色,惭愧,惭愧
 楼主| 发表于 2017-6-9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安全,妹妹,不急,不急
发表于 2017-6-9 1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立红 发表于 2017-6-9 17:08
注意安全,妹妹,不急,不急

发表于 2017-6-9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段时间,好像恩和影响了大家,文风带来了柔软的太极风。
品读文章,电视剧中军营的离别场面又跟毕业典礼重叠出现眼前。好让人伤感又温馨的,这或许就是人生百味。
要去接孩子了,匆匆写几句不搭的评论。
发表于 2017-6-9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柔情似水,这个词专为立红老师准备的
每个孩子都会长大,与他们的成长相伴,见证他们脱胎换骨,是一个老师的自豪。为李老师点赞!

点评

不光柔情似水,还有菩萨心肠呢  发表于 2017-6-9 21: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7-23 02:44 , Processed in 0.032636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