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09|回复: 105

[原创] 【同题小说】今夕何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19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小白 于 2017-6-21 10:44 编辑

  (同题小说)今夕何夕

  文/林小白

  SIDE A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

  我记得把这句话抄写在日记本上时,大四已经接近尾声,我决定留下来,和萧在一起。老妈打来电话说,如果不回去,她和老爸就和我断绝关系。我“切”了一声后,将电话挂了。

  那是个爱情至上的年纪,那是个幼稚的年纪;那是个疯狂的年纪。毕业前夕的某个晚上,月明星稀,小区内的荷塘里青蛙的声音此起彼伏,在令人耳热心跳的喘息里,萧趴在我身上,激情的余温里,我清晰地记得他曾抚摸着我一头柔顺的长发对我说过,沫沫,我会一辈子对你好!

  多年后想起萧的这句话来,总难免会将它与《东邪西毒》里的一句台词联系起来,欧阳锋对失恋的慕容嫣说:酒后说的话,你又怎能当真呢?同理可证,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你又怎么能当真呢?

  闺蜜淘淘说,你就是一傻子!

  我傻傻地笑,嗯,我他妈就是一傻子!

  傻子沫沫和她的爱情泡沫生活了两年,看着那美丽的泡泡在现实的空气里粉碎,炸裂,灰飞烟灭,遍体鳞伤,最后,离开了那座曾经以为会是避风港的城市,回到她的故乡。

  SIDE  B

  城市依然是那座城市,风景依然是那片风景,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又似乎千差万别。天豪说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只要你手里有钱,这一切都是你的。

  天豪说这句话时我们正坐在帝都KTV门前的烧烤摊上,喝着廉价的啤酒,吃着烤串,我计算着口袋里仅剩的钱,数着烤串的数目。

  眼前灯红酒绿与我无关,一个脑满肠肥的男人,搂着一个蜂腰肥臀的女人正往KTV的方向走,女人摇摆的躯体让人恍惚,她的脸在渐渐亮起来的霓虹灯里也格外恍惚,我们看不清她的面庞,在这座日渐模糊的城市里,她给我留下的,只是一个侧影。

  我开始想念沫沫,想念我无法拾掇的爱情,想念我业已逝去的青春;那一刻,连吵架的内容也变得生动有趣,可是,我是怎样和她分道扬镳的?我有些想不起来了。

  周星驰《功夫》里有句台词说,记忆是痛苦的根源,能够忘记,是一种幸福。我希望她也能够忘记过去,重新开始美好的生活,可是为什么,想起她离开,我的心里会酸溜溜的?

  天豪说,傻逼,快吃,土豆熟了。

  嗯,我他妈真是一大傻逼!

  SIDA A

  我和萧什么时候开始吵架的?是从老妈果断断了我的“口粮”开始的吧。老妈说到果然做到,是她一贯的风格,就像对待她那些房地产生意伙伴一样,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看着银行卡里的数字,我们的贫穷从那一刻开始,我问正在打游戏的萧,你还有多少钱?他从撸啊撸中恍惚回过神来,怎么?我说,我妈断了给我的生活费了,你的钱还剩多少?

  还够过活一个月,萧说。说完回头继续挪动鼠标。

  坐在一边的天豪催促着他,快点,你他娘的有点团队意识好不好。

  做不成“蛀虫”了,被老妈断了补给,我想,该找份工作了。我关了萧的电脑,冲他吼,我们没钱啦,得想办法找工作了,不然我们会饿死的。

  游戏画面熄灭的瞬间,萧愣了愣,天豪伸过头来问,你他娘的怎么回事?萧转头看到我,一改往日的温柔,给了我一耳光,你他娘的有病啊?

  SIDE B

  大二的时候,和宿舍老三吵架,这穷逼,还敢跟我争吵,老子家的钱拿出来能埋他一个加强连!老子用钱砸死他!

  当时老三眼含泪水,嘴里咒骂着,你牛啥牛,没有你爸的钱,你他妈连乞丐都不如,装啥逼?

  决定和沫沫在一起时,我就和老爸吵翻了,他让我毕业后回去,给我安排工作,在厂子里,等业务熟了,以后接他的班。我说接你妹啊,整天面对一厂子的员工,那该是多无聊的事情啊?我不回去!

  老爸说,你要想清楚后果!老妈去世后,他第一次这样在电话里对我如此严肃。我说,我不回去!

  天豪说,你再怎么说,也是流落凡间的皇子啊,你爸怎么忍心会让你受苦受难?他只是一时吓唬你,想逼你回去呢。

  老爸没有吓唬我。

  宿舍老三一语中的,离开老爸的钱,我的确乞丐不如。

  继沫沫母亲断了她口粮之后,很快,我也重蹈了她的覆辙,老爸果断也断了我的生活费。他们都商量好了吗?

  SIDE A

  工作不好找,萧打了我之后,给我道歉,我无意撕破脸,我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谁也离不开谁,既然决定在一起,那就要学会互相包容。

  萧出去找工作,我也没闲着,可是工作那有那么好找?公司人事部招聘,第一句话就是:你以前从事过这样的职业吗?有没有经验?我们一脸懵逼。以前都在学校里,那来的工作经验?

  找了一个周的工作,都以失败告终,过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萧信心大受打击。开始萌生回家的念头。

  我对萧说,咱们说好一起留下来的,难道你要反悔?萧翻开空空如也的口袋反问我,难道我们要活活饿死在这座城市?

  那一刻,感觉我们都是寄生虫,离开了父母的呵护,我们什么都不是!接下来,我们的主题就剩下争吵和做爱了。

  做爱让人暂时放松神经,可是连做爱,我也感觉到了萧的脆弱,出租屋里黑暗暧昧的灯光下,萧的眼泪柔软而冰凉,让我害怕。我问他,萧,你会离开我吗?而恍惚的激情里,萧答非所问,沫沫,我们会饿死在这座城市吗?

  SIDE B

  大二时,考英语四级,全宿舍就我没过,宿舍老大跟我说,萧,你得用用心,不然以后用得上的时候你拿不出来,怪可惜的。老三直接用眼神怼了我一下,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爸有钱呗,吃软饭的货,需要英语四级证书吗?

  当时我用眼神回敬他,老子有钱怎么了,不行吗?可是等到面试时人家问我英语过级了没时,我才恍然大悟,老大的话何其深刻!

  书到用时方恨少。可惜时光已经不在了。如果退回去,我会不会认真准备考试?会不会给老三一记重拳?我心里没有答案。

  和沫沫在一起时,我才发现自己的懦弱,我那些所谓的自信,不过是仗着老爸的支撑而已,那以后呢,如果老爸也支撑不了了,我靠什么生活?靠打撸啊撸混生活吗?

  看到她眼睛里依赖的样子,我何尝不心痛?

  SIDE A

  离开这座城市时,萧还在沉睡中,他沉睡的样子曾让我着迷,当我们尚处在父母温暖的襁褓里时,我们无忧无虑,可以尽情玩耍,一旦遇到寒风,原来我们都抵挡不住,在温室里待太久了,我们都是容易生病的孩子。

  这座城市天空的云朵不断在变幻,就像不断变幻的人生。爱情的瓜还没有成熟,已经坠落在尘埃里。

  我偷偷给老妈打电话,老妈说,回来吧,你应该听我们的话!

  我该听谁的话?争吵的日子里,我和萧彼此并不相让,我们骂对方是寄生虫,细想起来,我们何尝不是同一类人?

  也许,我们都该回到自己的生活里,在那里,我们有自己温暖的被窝,当然,那些都是来源于父母的恩赐,我们都是毫无用处的金丝雀,习惯于生活在鸟笼子里了。

  SIDE B

  回到老爸的身边,我开始过着以前少爷一般的生活,天豪发微信来感叹,人那,都有不同的命运,你小子注定这样,有个这样的爹,多好!老子就没有。

  那时候沫沫已经离开半年,我们争吵了太久,最后的结局可想而知,我记得那一天天还没大亮,她就离开了,回她父母身边。

  老三最瞧不起的人,是我。而现在最瞧不起我的人,是我自己。

  我窝在房间里看金星主持的《中国式婚姻》,看那些创业有成,在屏幕上博眼球,征婚的男人们,以及那些带着女儿上征婚节目的父母们,那些矫情到要死的女孩们,忽然想,有一天我的父母,或者沫沫的父母会不会也让我们去参加这样无聊的婚恋节目。

  脆弱的人,常常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评分

1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6-19 2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来了
发表于 2017-6-19 2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夕何夕
发表于 2017-6-19 2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吉祥
发表于 2017-6-19 2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你洗荔枝
发表于 2017-6-19 22: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鲜的,可好吃了
发表于 2017-6-19 2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咱先聊会
发表于 2017-6-19 2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再读你
发表于 2017-6-19 22: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累了吧!一天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来来,给上茶先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忘记是今夕何夕了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飘飘老师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吃吃吃,补补身体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聊几块钱的先
 楼主| 发表于 2017-6-19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哈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0-21 07:07 , Processed in 0.06831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