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07|回复: 37

[原创] 哦,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3 1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莺 于 2017-7-7 08:14 编辑

  文/夜莺

  暴雨刚歇,她又看见一男人带一小孩,四五岁的样子。翻过公路中央的花坛,由那边到了这边,伺机横过车流,不知是要回家还是去远处溜达。她的心空立马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千言万语颤栗着,如同点了死穴一般,濒临山穷水尽的边缘。

  坐在车内,她的思绪飞了起来,翩跹蝶舞,缓缓停在一个小女孩头上。记忆中,她是个顽皮活泼的小孩,能歌善舞,学习成绩也顶呱呱。不仅如此,还特别勤俭。风里来雨里去。凡是小女孩该干的一切:洗衣,做饭,抬水,扫地,割草,放牛等。她都做得特别出色,亲朋好友无不赞许。小小年纪,就离家到镇上念书。流行饰物,像毽子,皮筋,樱桃发卡,她都一样不少。特别是那个天蓝色的双层文具盒,更加固了她在小伙伴中的威严。那时的村里,大人们斗富,无非是一台收音机,一块手表,或一台十四英寸的黑白电视。黑白电视太奢侈,村里只有两台。分属一退休工人和一医药世家。她记得清清楚楚。在这之前,快乐从未离开。直到那天清晨,她从井边抬水回来。她们才渐渐疏离。这之后,忏悔火烧一般,直到长大成人才逐渐熄灭。那年她正念小学,五年级。

  往事不如风。多年之后,她坐在我的对面,絮絮道出她与父亲不合的原委—

  那年大旱,整个夏天,大人小孩都守在井边舀水,直到星星隐去,太阳出来。浑浊的井水,还未澄清,就像香醪被捧回家。因为我们姊妹跑得勤,上下井利索。有一点水就舀,就舀,缸里的水总是满的。有天清晨,起晚了,当我们乐乐呵呵来到井边。蓄了大半夜的水,已经在我大伯的缸里欢唱。心情低落之际,突然,一块亮晶晶的手表映入眼帘。我们连忙从井草里拾起,准备给大伯送去。

  我的父亲,早年经商,走东闯西,到过不少地方。当他看见我拿着手表往大伯家走,就大声喝住我把表给他。我知道,就是靠这只手表,大伯才引来了俊俏的伯母来我们这穷沟沟安家。

  这块表,可是大伯省吃俭用多年换来的。不给他送回去,他们知道弄掉了,不知有多急,多生气哩。我和父亲犟嘴。他不说话,脸色铁青。一双大眼死死瞪着我,象牛眼。我怕他,乖乖地把表交出。饭也没吃就上学走了。

  一周后,班主任老师把我们村的小伙伴全召集到他办公室,不!是寝室。给我们讲拾金不昧的故事,然后转弯抹角问是否有人捡了一块表。伙伴们叽叽喳喳相互证明自己的清白,只有我一人干巴巴地杵在哪儿,不知所措。窗外,槐树上的小鸟啾过不停。我一抬头,耳根子就烫了。因为我瞅到大伯那张黢黑发亮的脸,紧张地贴在窗棂下。我呆在那儿,感觉天晕地转。耳边只有小伙伴们清脆的笑声在回响。

  反正手表是要不回了。大伯家抽签、问神、赌咒,没完没了。我也是调皮,一个女孩子爬什么树,摔残休学在家,至今走路还一颠一颠的。两年后,两岁的小弟无缘无故,肚子痛得满院子滚。报殃到了,活该!大伯家人说。

  上次我回老家,听说大伯回来修葺房舍。旁人与他说话,他只是傻愣愣的,盯着。伯母说,大伯送外孙上学,不小心从电瓶车上摔下后就中风了,话说不明。她就代他回话。我看见本来肤色就黑的大伯,愈加苍老了。从鼻子到嘴巴,耳朵甚至整个人,都黑糊糊的一团了。偶尔一笑,白头屑似的皱纹,就一层层地往地上掉。出于礼貌,我主动喊了一声大伯,声音向从冰窖发出。当年的事,我以为早已放下,埋葬。没想到,依然不能释怀。犹如一道奇光异彩的寒流袭来。

  血浓于水,根脉相连。时空把我们堵塞其中,华枝春满无法动弹。我爱他们。父亲及大伯。但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们。一星星也没有。冷酷又冷漠。我觉得他们是一伙的,都是小偷。偷走了我云朵一样的希望。甚至蔓延到我的成年,差点成了黑色记忆。

  爱美,是女孩的天性,何况是一个不丑的丫头。混迹在秀美文雅的女孩中间。即使不懂鹤立鸡群,也会东施效颦。一袭白裙,长发飘飘,把灰姑娘婀娜多姿的遐想弄得体无完肤。嫉妒的狂风暴雨不时呼啸而来,刮得脸面乌紫青黑。那晾在绳上的缤纷内衣,差点成了我的囚徒,那可是人家的呀。

  欲望张牙舞爪,终是被黑夜逼退。可这期间,一个少女的苦煎心熬又有谁知?

  经年历月,宽宥占了上风。宽容与刻薄相比,我选择宽容,宽容只是失去过去,刻薄却会毁灭未来。这句话,我牢记在心。

  直到上周,父亲说起小弟,那恨铁不成钢的沮丧模样,再次震慑了我。他说,小弟把卖谷子的麻袋抖得干干净净,一颗谷子也不留。拿回喂鸡喂鸭也好,老子瞪他几眼,莽龟儿就是省不起,一个劲问啥子啥子。

  听到这儿,我的愤怒再次由青变绿,连珠炮似的对准父亲。有你这样的老汉?让你儿子跟你学你的自私自利?今后叫他怎么在社会上混?一向强悍的父亲,怔怔地望着我,低头不语了。

  我终于赢了。按理,我该高兴才是。背转身,却泪水横流。父亲病了,老了,忽而就白首了。我不能原谅我的粗暴。因为我也知道,父亲一直乐善好施。两年前,还领着一帮老残男人搞建筑,无论工钱,还是伙食,总是按月足份,从不拖拉亏欠他们。父亲的仁义,工友有口皆碑。他常说,再奸,奸不过做活的。这奸就是聪明。父亲聪明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爱他,从来都是,但就是不喜欢。跟他说话就呛。大有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气概。许是遗传作祟。虽然,隔三岔五,他还给我送粮送菜。

评分

1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7-3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沙发!

点评

我去烧茶。  发表于 2017-7-3 22:02
发表于 2017-7-3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小草 于 2017-7-3 19:18 编辑

咋觉得丫头跟父亲大有“不是冤家不聚头”的近况。人说“儿女是冤家,夫妻是恩人。”这话一点不假。是人,就会有犯自私的时候,这个不会因为做了父亲就可以避免。因为人都不是神,所以无论何时,对台戏是必须要唱的。要不咱的叛逆从何而言?
看来你的耿耿于怀还是在作怪,还是对哪一件曾经影响过你的事没有释怀。所有的行动都证明这点。

点评

姐。就是。  发表于 2017-7-3 21:56
发表于 2017-7-3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小草 于 2017-7-3 19:23 编辑

这里先霸占着,看完这两层里重新编辑说话。莺子是不是记性太好了,才一直忘不了这事?
发表于 2017-7-3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或许是因为贫穷才使得父亲做出了那样的糊涂事,以至于在女儿的心里留下了阴影,夺走了女儿本应该享受的儿时的欢乐,甚而对于人性也产生了怀疑……欣赏夜莺的好文笔

点评

萍姐,我就是绝对人性太复杂了。谢谢你的懂!  发表于 2017-7-3 21:57
发表于 2017-7-3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怎样与父亲的情感有间隙,但血浓于水,根脉相连。你的心中始终住着一个伟大的父亲。

拜读欣赏莺儿精彩美文,问候!
发表于 2017-7-3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候,看完一篇文章,心里会有一些梗,再读,再品,直到胸腔再无填塞物。此文,如是。那些梗如同生活里磨擦出的碎屑,总是需要消化的。女儿和父亲,也不例外。
有时候我们在描述亲情时,会感到词穷,这份情,太宽太广太深,以至于不知从哪里下笔,莺莺做得很好,反其道行之,以一块表揭开心里的那块梗。慢慢看下来,心却释然。爱,依然在!萦回于古老的檐下,切切低吟。

点评

终于舒了一口气  发表于 2017-7-3 21:51
发表于 2017-7-3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段童年往事,让莺耿耿于怀,第一次看见了父亲和大伯这些至亲的另一面,从顺从父亲做违心的事那一刻起,我想莺就有了愧疚,这正是上学读书带来的认知,懂得分辨是非,但碍于长辈的缘故,一直压抑,直到最后因弟弟的事发泄出去,之后又后悔那样对待垂老的父亲,这种心路历程是很纠结的。
我觉得,不管怎样,这样做就放下了,宽宥了老人,何尝不是宽容了自己呢?

点评

童年的事,真的会影响一个人大半辈子,甚至一辈子。感谢读书,不断说服自己。  发表于 2017-7-3 21:58
发表于 2017-7-3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精练,人物生动。文中,描写了一个女孩因为父亲做下的一件糊涂事,从小学五年级就一直耿耿于怀,至今也不愿忘怀,从而把女孩对善与诚的向往、对亲人迷糊时做的事的怨与恨,内心的痛楚和无奈,表达得很有分寸,文字掌握得很不错。文中又把父亲平时的为人写清楚,于是感觉到,那只是一时的迷糊,女孩的善与正气也就有了源头。
“快乐在这之前从未没有离开过”,这里,“从未”和“没有”可能是用重了。
欣赏!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7-3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7-7-3 21:36
文字精练,人物生动。文中,描写了一个女孩因为父亲做下的一件糊涂事,从小学五年级就一直耿耿于怀,至今也 ...

嗯。谢雨雨
发表于 2017-7-4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历了风雨历练与人生积淀,以及时光的打磨,随着父亲的年老而原谅释然了心中的愧疚……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7-7-4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教育,并非都来自正面。一场历经半生的考试,最终艰难地考赢了。

点评

是呀,人生就是一场场的考试,不断地换个考场而已。  发表于 2017-7-4 10:33
发表于 2017-7-4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跟草舍兄后头点个赞!
发表于 2017-7-4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17-7-4 11:24
跟草舍兄后头点个赞!

同赞同赞!
发表于 2017-7-4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亲情,写到独特,便是大情怀。
夜莺的独特,就是这实在,以及独杼心机的表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1-22 11:56 , Processed in 0.075524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