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70|回复: 55

[原创] 菜市场·生活秀——市场采买札记(之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7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LMC 于 2017-7-19 13:37 编辑

             菜市场 · 生活秀

                                ——市场采买札记(之一)


                       MLMC  米粒满仓


     菜市场,每天都伴在我们左右。即使你不天天买菜,也会常路过菜市场、街边地摊和各种菜蔬、水果店。菜篮子,也许是中国老百姓永远躲不过的情结。     


             一


     走在城市街道,农贸市场、街边的各种摊位,随意杂乱地铺摆一地,琳琅满目美不胜收。看着蔬菜瓜果、五谷杂粮、各种海鲜,想想粮民、菜农、渔家为我们准备了这么丰富多彩的食材,应有尽有、要啥有啥、吃啥买啥,顿觉生活在今天太幸运,应该满足了!置身其中,仿佛进入温暖的社会大家庭,有时想着便莫名地感动,心中充满幸福感。虽然,我们以往已经吃尽千辛万苦。
     在这里,也能看出来,一个健全的社会,需要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就像一家人。这张网,缺少谁都会撕裂、出现漏洞;各行各业、大家共同伸手,才能撑起这片天。
     采买,绕不开讲价。我一般也砍价,但主要目的不是降价。只是通过一来二回的讨价还价博弈,察言观色,评估价格是否太高,试探他的价格“底线”。并不一定是真要降价。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受骗。只要问过几个摊点,价格差不多,就正式开买了。
     我有个小技巧,实际是领导掐着耳朵根传授的:一般尽量在早晨、傍晚,去买菜农自种自卖的菜,价格便宜些,不大用讲价。
     我的原则,与一般的摊点讲价,不能太“狠”了,不忍心猛砍。我的刀刃早长锈了,也不磨锐,已经钝得一塌糊涂。一般只是问问价格,象征性地砍一砍,觉得差不多就行了,拣菜、称重、交钱、走人。有些顾客,遇到所有的小贩,都要来上狠狠的几板斧大砍特砍。这时候的摊主,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可怜兮兮的。
     有时候,买菜回来,妻子会问问价。如果买贵了,她就会埋怨,说那儿那儿的菜比这个便宜多少等等。我就说,差不多就行了。心里想的是,给摊贩多留点小利吧。尤其是遇到有些穷兮兮、看上去挺可怜的摊主。
     在我眼里,价格砍太低,像剥削他人、掏人腰包、甚至拦路抢劫差不多。
     给他人留点余地。这点余地对你不算什么,对他,说不定就是留了一条活路。你砍太狠,说不定就把人“砍死”了啊!
     他们挺不容易的。一年四季风霜雨雪,蹲在道边摆摊儿,多受罪啊!
     还常见,老奶奶、老爷爷坐在道边卖菜,也就那么一篓子或一两小堆,一看就不是大批倒卖的菜贩子。菜的质量一般也不好,似有几分小家子气;小地块长的菜,往往不如“大片地”的菜“出息”。他们自己种点菜不容易,往往就那么几斤。又那么大年纪,如果老是没人买,蹲一天卖不了,钱没挣还白赔一天工夫。那点菜,即使及时卖了,又能挣几个?说不定连工夫钱也赚不回来。幸亏,老人们的工夫,可能不怎么值钱。
     我仔细观察过,他们大多是可怜巴巴地坐着或蹲在道边。路人来去,便对每个过路人以哀求施舍般的眼光,很饥渴、友善地行注目礼。见到你在看他时,还会招手喊你过去。只要看上他们一眼,你的心,就再也无法平静。我遇上了,总是优先买他们的菜果,问问价,差不多就买,尽量多买些。
     反正,买谁的都是买,优先买他们的,帮他早点卖光,就能早一点回家,夏天就不用受炎热灸烤遭罪,寒冬也不必忍饥挨冻,不至于老蹲在街头被冻僵。你想想,他们带着满身的冰雪回到老屋、费劲巴力哆哆嗦嗦爬上热炕头,暖暖和和地睡上一觉多好;躺下来,歇一歇苍老虚弱筋疲力尽的身板,舒展放松一下操劳大半辈子的老胳膊老腿儿。
     也说不定,他正急着用钱:关节炎、哮喘病犯了没钱买药;粮米快要断顿了,等着这点瓜果换了钱,才能去买面?
     时常要卖废品,你招招手,那收废品的就蹬着三轮车,殷勤谨慎卑微地走过来。称称重量、算算价格,我都是把零头抹掉,收他整数就行了。有些零零巴碎的瓶瓶罐罐、这个那个的,就直接送给他了事。看他们成天破衣烂衫灰头土脸的,从肉体到精神,整个人一副老实巴交、惟命是从、听人使唤的架势,你无论如何也没法硬起心肠,去和他们计较鸡零狗碎、蝇头小利。
     经常遇到类似的穷苦人,还有街上各种花样、形式的乞讨者。我就想啊,这个社会,什么时候能“消灭”他们?到哪一天,能全民富裕、走上小康?从而不再刺痛我们无辜而脆弱的眼睛,别让我的目光断裂、黯然落地;不再叫我砰砰跳动的心为之难过酸楚?
     总觉得,人啊,应该多替别人想想。这样才不辜负——人,这个崇高、神圣的字眼。
     人生在世,你自己呼吸的时候,得想想别人呼吸匀溜么?有没有喘不上气的?无意中是否妨碍了别人?你吃饱穿暖了,是否为他人忧虑过:他们有饭吃、有衣穿么?
     多替那些苦命人想一想,你我他,可是同类啊!我们不帮他,就没有什么力量能帮助他了。我们连同类都不帮,那还能称作“人”么?这一群,还配叫人类么?
     那么,我们,就可能与别的“群”区分不开了呀!


             二


     在街边,我认识了一位卖菜的农村大哥老张,年龄比我大几岁。他的菜摊多半是自家菜园种的菜,所以价格较低;也有一些贩的菜,为了补齐花样。他人朴实善良、热情大方。我们接触以后,买了几次他的菜,很快就成为朋友了。都觉得比较喜欢对方,可能是惺惺相惜吧,习性相近的人,比较容易走到一起。见了面都笑嘻嘻的,热情招呼、友好言谈。逐渐越来越熟、越聊越多,每次买菜都要说上一会儿。
     刚认识时,他第一次给我称的菜就多一些,钱也少收,切去零头,末了还白给我几棵香菜;很是大方、细致周到。起初我接受了几次。后来他老是这样,我就不要了,心里其实想要,但不好意思,老是白要人家东西,就欠情了,咱又没有什么合适的东西“还”他。久而久之像欠债似的,成了负担。那时候,香菜价格大约是2元到10元一斤,视季节而异。春节前后往往10—15元。哪好意思总是接受他的免费赠送?我认真对他讲,这样不行,不必格外给香菜,因为香菜价格很贵。你给我的菜价,已经打折了。可是,他还是坚持白送。我后来就不再接受,委婉地拒绝,但照旧去买他的蔬菜。
     每次买菜,我们边拣菜边闲聊,他都少收费用,零头去掉不说,还给缀上一把什么菜,我挺不好意思,有时就不要。有时他硬要给,实在不行我才收下。有时,干脆他塞我推、互不相让。这样,双方都不想自己多占,都想把多利让给对方。
     以后,说起来这事,他解释说:香菜他也一样白给别人;反正自己栽的香菜,不算钱,都是这样送出去了。原来,他真是个大方人。如是我,可能舍不得这样白扔。我说,嗯,那你就送给他们吧。反正我不要。
     每个翠绿的菜叶,都是血汗、艰难。他的劳动果实,我不能白拿。   
     许多菜贩不让你挑挑拣拣,要求你挨片一揽儿拿。从开始,我挑拣菜果时,他就帮忙一起拣好的给我,真心实意对待他人,他的待人热情、让利大方,逐渐在我们之间建立起一份信任。所以,我后来买他的菜,就不再挑拣。这样的好人,我格外爱买他的东西——不是为了继续多占那一点小便宜。即使他从现在起,卖的比别人贵,也爱买他的;就是为了支持他。越是大方,我越是愿意照顾他的买卖。故而,久之便结下了深厚情谊。
     从他这里,我获得了坦诚、友谊、信誉、信任;还有,陌生人之间的那种爱,博爱、关怀和温暖
     我曾经对爱人说,那些斤斤计较的小贩,永远不要再买他的;知道他小气了,就不要再支持他的买卖。越大方的人,越要支持他的买卖,就买他的——虽然同时我也得了实惠。更重要的是,叫大方人得利、获取回报和褒奖!这个理儿,天经地义。
     我有个怪脾气,越是斤斤计较的摊主,我越是不屑。遇上称“平秤”的、一角两角也要收取、不舍掉的,付费后我会用鄙夷的眼光扫他一眼。觉得他太小气、不大方。有时我的心情不好,说不定会侧面委婉地批评他一句再走。不过,现在我“悔过”了,这一点是我不对,他也许实在太拮据了。
     可是,遇到老张这样友善、大方、处处让利的摊主,越是想多给我,我反而不多要、不好意思要,拒绝他的“赠送”。好像,潜意识里,我觉得需要为他“争讲”,才能保住他的“正当权益”,否则,他就吃亏了!而那些斤斤计较、“平秤”卖菜、零钱也要的摊主,我倒有点想和他一争高低的冲动。
     有一阵,市场搬迁了,从道边搬进新建的永安市场,找不到他了。后来,一年后终于又见面了,原来他故意不去新市场,而躲到别处去卖菜。老朋友相见,我们在街边聊天,嘘寒问暖老半天,还握了他粗硬黝黑的大手。以后,又开始买他的菜。这期间,我经常会想到他,有时候甚至为他担心,是不是病了?不干买卖了?是因为不挣钱才不干了吗?为什么这么久不见他卖菜?不是想他的馈赠“小利”,是想他这个人!不放心他。
     其实,我是真的不想多要吗?谁不希望白捡的东西越多越好?谁害怕钱多?
     我和您一样,也“贪”,也喜欢钱,衷心热爱免费的午餐。
     但是,我不能辜负他的诚信;我应该对得起他的友善、信任!


             三



     那些年,不知道怎么就和对虾干上了,经常买;儿子也爱吃。但是,后来,他不爱吃了,嫌对虾肚子里有一根“沙线”,可是,煮熟了给他除掉沙线,还是不吃。说来说去,沙线也许不过是个冤大头替罪羊,可能是吃够了又羞于直说,就把它捉来当借口。
     现在想想挺奇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不买对虾了,也知为什么,就像从某个时刻突然忘了它;这和当初不知不觉便爱上对虾一样。这想起和忘记,都似乎没头没脑。有时候回头看看,买什么菜吃什么果,似乎是随意、随机的,全无一定之规。有可能无缘无故就忽视了一些不该忽视的菜蔬。这是否说明,我们的生活杂乱无序、没有章法?
     我买中等的对虾;不是最大号的,那个吃不起!当时一斤18、19元,后来一路飞涨21、23,继而瞄准30元一个劲儿往上“冲高”摸顶。我大致定点在民丰市场街边东侧的那位女摊主,每次买得多又常买,所以不用讲价,她总是给我便宜些,一斤少收1-2元。这么一来二去就熟了。见了总是热情打声招呼,随便聊几句。这样天长日久就像“签了约”,我全是去买她的,不是图省这块八毛的,主要是彼此信任、互惠互利,她不会坑蒙拐骗你,质量有保证。慢慢地自然而然成了老熟人。
     那天,来到她的摊位。她笑眯眯的:看看虾?今儿早晨新进的,鲜着呢!买点么?行,来5斤。当时对虾一斤21、22元。她用直杆秤边称边口头咕噜二四得八,接着告诉我84元。我本来没算,手拿着钱在等她称完装袋再交,一听好像不大对。5斤乘以21元应该105元,她少算一斤按4斤计,算错帐了。我说:对吗?4斤还是5斤?她说,4斤、哎呀5斤,瞧我这脑子!她如梦初醒手拍着脑门,一下子脸红到脖子,可能是不好意思,抑或对我的不占便宜而激动。我说不是84元,是105吧?她红着脸、充满感情地说:哎呀,大哥呀,你可真是个好人哪!现在,谁还这样,见了钱都抢不到手,哪有你这样直往外推的?谢谢啊,谢谢你啊大哥!
     接着,我和她闲聊了几句:你看看,公交车上的那些专业扒手、职业小偷,谁都认识、谁都痛恨,可就是没有人敢管。抢着谁的谁倒霉。谁也斗不过他们,都是团火作案。
     不占便宜,不贪图别人的东西。
     是我的,我拿着;不是我的,我不要!
     从此,我们就和朋友一样,我有时经过小市场,路过她摊位,不买东西,看见了也互相热情打个招呼。因为关系比原来更近些,后来她就让利更多了。这时候,我就很注意,一定一定不占人家便宜。有时,她就去掉大零头,比如83元,说给80就行了。我坚持原价给她。因为她已经在价格上优惠了,不能再切掉总数的零头。人家毕竟是做买卖,以盈利为目的。不是做公益的。
     对我而言,三块两块的不算什么;可是,对一个买卖人,摆地摊的,就不是小数目;不是说我富、她穷。我是说,如果她经常如此、对许多人这样,东撒点西漏点,那么利润就会大打折扣。更不用说,如果每个顾客都这样去“揩”她的油水,那么他的收益便流失很多。
     况且,本来,我们就不该占他人的便宜。
     假如,所有人都去占别人的便宜,那么,这个“别人”就等于“零”了。
     
     现在,我不大买菜了,有时还会见到这些菜农,或者卖菜人,会路遇、或路过他们的摊位。我们都还笑脸相迎,点头打招呼,问候一下,或在路边站下聊上几句。像老朋友,关切地询问对方近况,买卖怎么样,各方面还好吗?
     我们,因为买蔬菜瓜果,由陌路到相识,而熟悉,而友好,成朋友,成为可信赖的人。

     菜市场,卖什么?卖菜蔬啊!

     不!还有,还有友谊、真情,诚信、信任,博爱、关怀,人格、尊严;也有真善美、假丑恶......


【4998字】
【2017-7-13—13:37开篇—2017-7-17—定稿】
【2017-7-18—14:27、19:27-20:48再次修改定稿】

前些年,因为我的单位隔家近、下班也早,回家比较早一些,就被领导抓住小辫子,在本人不情愿的情况下,强制性地委以重任——每天下班回来,直接在街边宣誓就职当日的新一届家庭厨房业余兼职司务长,全面负责三口大家庭的蔬菜瓜果五谷杂粮之采购搬运摘洗上锅一条龙。买完,我常是驴驮马拉的、伴着菜果一起回家。这岗位权限很大,汗流不少,却不讨好;且没有工资、不给奖金,属于白干瞎忙活;苦力出完,仅有领导干巴巴的口头表彰、类似嘲笑的空头嘉奖、嘻嘻流流的空话鼓励;不解馋也不解渴。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7-18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慢慢欣赏!
发表于 2017-7-18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好!深夜了!先睡觉!晚安!
发表于 2017-7-18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明天支持!
发表于 2017-7-18 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菜市场人太多,俺站后排慢慢欣赏吧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光临!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心是 发表于 2017-7-18 00:21
晚上好!深夜了!先睡觉!晚安!

晚上好!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7-18 00:31
菜市场人太多,俺站后排慢慢欣赏吧

云馨好!欢迎光临!

不早了,休息吧,明天再读。

晚安!谢谢!

祝好!
发表于 2017-7-18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粗略读了一下,满仓老师将菜普通的市场写的有滋有味,接地气啊
发表于 2017-7-18 0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晚了,去休息了,明天再来仔细拜读满仓老师佳作。晚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7-18 00:38
粗略读了一下,满仓老师将菜普通的市场写的有滋有味,接地气啊

谢谢云馨,辛苦了!

谢谢好评!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7-7-18 00:39
很晚了,去休息了,明天再来仔细拜读满仓老师佳作。晚安!


欢迎光临!

问好!夏安!晚安!
发表于 2017-7-18 06:33 | 显示全部楼层
     菜市场,卖什么?卖菜蔬啊!

     不!还有,还有友谊、人情,诚信、信任,人格、尊严;也有真善美、假丑恶......
     结尾感叹是作者写此文的真实想法,平常事写得有声有色,问好!

点评

晴天老师这个评得好  发表于 2017-7-18 11:35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7-18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里买菜买水果基本不讨价还价的,想想满仓老师和小商贩们论价的场面一定挺有意思的

点评

唇枪舌剑,徒手肉搏,信口雌黄,信口开河,加上三寸不烂之舌。我,哈哈。  发表于 2017-7-18 11: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1-22 11:57 , Processed in 0.07304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