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66|回复: 46

[原创] 白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9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田舍郎 于 2017-8-9 15:51 编辑


                                                                          白玉
  一.

  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北苍依然没有睡着。他的枕头濡湿一片,头上还源源不断地冒着汗。翻来覆去,身体和床单同样粘腻,似乎也只有这翻来覆去才让这恼人的粘腻有些许的间隙。
  他用一个硬纸板扇着风,心里烧着一团火,不停咒骂这该死的天气。他口干舌燥,还憋着一泡尿,因这糟糕的心情,他没有解决生理问题的打算。脑子里千头万绪,不好的念头轮番轰炸他的神经。
  我这是在炼狱吗?
  依稀记的是美好的人间。
  下铺的谢健比他也好不了哪儿去,迷糊了半小时,也被热醒了。听见北苍翻来覆去,把床弄得动静很大,谢健打趣道:“哥们,你手淫呢?这么大动静!”
  北苍不想理他,含糊着不知说了句什么。
  谢健是个想象力超强的人,什么事都能往性上联系。此刻他突然来了兴致,黑暗中淫笑道:“苍老师,我们聊聊吧,反正都睡不着!”
  “我可不是你的苍老师,你的苍老师在硬盘里呢,叫我北苍就行。”北苍不太高兴地回道。
  “哈哈,你看,尊重尊重你,你还不愿意。”谢健点了一根烟,悠然自得地吞云吐雾。他笑问:“北苍,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以前有过吗?”
  “没有!”
  “那你和女人做过爱吗?”谢健直截了当。
  北苍似乎被噎了一下,神情有些激动:“我真服了你了,这种话怎么能说出口?”
  “怎么说不出口?‘食色性也’,人家孔老二都说了。再说就咱俩,也没旁人!”
  “咱俩就更不能说了!君子慎独你不知道吗?‘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视己,如见其肺肝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
  “好了好了,别念经了,一听你念经我就头痛!”谢健连连讨饶。说完两人都不说话了。
  沉默了大约有一支烟的工夫,谢健又嬉皮笑脸地问:“我给你出个小测验吧!”见北苍不置可否,谢健继续说:“晚上,你在湖边散步。四周一个人没有,突然,有个妖娆的女人上来勾引你,你咋办?”
  “微笑,继续散步。”
  “如果她很勾人呢?正是你喜欢的类型!”
  “微笑,继续散步。”
  “如果你很动心呢?”
  “微笑,继续散步。”
  谢健呵呵一笑:”你太淡定了,这不符合人性。如果你对她一见钟情,你还微笑,继续散步?”
  北苍想了想,说:“内心会起涟漪。但是当一个陌生女子勾引你的时候,千万要忍住。”
  “如果她没勾引你。正端庄秀丽地走着,你很希望认识她,你会怎样?”
  “微笑,继续散步。很无语吧?”
  “我擦,你要么虚伪要么性无能!”
  “我可以说我胆小吗?”
  “爱情只属于勇者,你这么胆小,如果有人抢你女朋友,你是不是也微笑,继续散步?”
  “这是另一个问题。”
  “一个问题。你对一个女子一见钟情,你还这么淡定,这不是装X的时候呀!”
  “一见钟情是色相,未必就合适。你我不是一路人。观点不同。”
  谢健不死心,他灵机一动,说道:“咱换个场景。如果你非常喜欢的一个同事,有天晚上散步碰见了,她正好一个人,你会……”
  “一起散步。”
  谢健听他思想有松动,心里一喜,继续问道:“如果她一反常态对你示好呢?”
  “你在挖坑,等我跳。”
  “呵呵,就是聊天,别紧张。”
  “事出反常必有妖。”北苍答道。
  “就问你如何反应。”
  “一如既往”
  “她想和你亲密,你怎么个一如既往?”
  “拒绝!”
  谢健深感怀疑,笑道:“如果身临其境,你未必如此,你在展现一个道德的你。”
  “小狐狸教小王子,一旦你驯化了什么,一定要负责到底。”
  “什么意思?”
  “如果接受了亲密,你就需要承担责任。”
  “如果她不需要你负责呢?她就想和你一夜贪欢。”
  “滚床单的热闹必定会换来滚钉板的惨叫。”
  “哈哈,你真是个奇葩。你这样,婚后估计孩子都不是自己的!”
  “你才奇葩!你满脑子的龌龊想法,以后肯定倒大霉!”
  谢健哈哈大笑,说道:“你呀,跟你说话真没劲儿!要是我,爽了再说,哪儿这么些有的没的。”
  北苍不愿再和他说一句话,穿上衣服,从上铺跳下来,趿拉上拖鞋,往外就走。谢健问他上哪儿去,他充耳不闻。

  二.

  “唉,遇到的都是些什么人!”
  毕业后,北苍被分配到一个药店工作。谢健是他的同事,显然他俩共同语言不多。出了胡同,沿着大路一直向东走去。街灯隔很远才有一个,昏黄的不像电灯的样子。月黑风却不高,黑漆漆的建筑物的轮廓不停划过北苍的视网膜。夜晚固然是寂静的,但恼人的热气却无处不在,仿佛地下到处埋着燃烧的炭火。突然一丝丝凉风掠过耳畔,让北苍精神为之一振,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湖边。
  熟悉的湖畔,因为黑暗的装饰,平添了些许陌生的神秘感。一眼望去,水面黑影憧憧,远处的灯光似坟墓的磷火一般闪耀。人固然是没有的,小风却不停地吹,让失眠者感觉无比舒爽。
  “人生而就是孤独的!而孤独是不可救赎的罪。”
  他感叹道。
  北苍如孤独的游魂般,在午夜的的湖边游荡。清风徐徐,万籁俱寂,一切都可有可无,唯有肉体的舒坦加倍感知,脑子里不愉快的想法也逐渐被夜风荡涤。他突然想起谢健的那个测试,虽然那样说,但自己真能抵挡住女人的诱惑吗?女人真是奇怪的存在,就算你努力克制不去想,她依然每夜会纠缠着你,让你夜不能寐,直到你初尝禁果,直到你知晓女人的全部奥义。而女人的秘密是不能穷尽的,所以很多人一生都在为女人纠结。反之亦然。
  不经意抬头,前面出现一个高大的黑影。北苍定睛观瞧,依稀辨清大理石的栏杆上站着一个人。北苍心里一惊,立即停下了脚步。湖水很深,如果掉下去就有没顶之灾。这人大半夜不睡觉,站这里想干什么,难道他(她)想自杀?北苍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一不小心刺激到自杀者。那个人在栏杆上站着一动不动,如石雕泥塑一般。
  “哎,不要想不开啊!”僵持了一会后,北苍鼓起勇气喊了一声。
  雕塑应声而倒,躺在过道。北苍连忙上前扶他(她)。借着朦胧夜色,才发现是个年轻的女子,仿佛艳绝。女子浑身僵硬,遍体生凉,和死人一般无二。北苍把她的背斜倚在自己身上,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渐渐这个女人活过来,身体变得温软。
  “陪我走走吧!”女子说。
  北苍轻哼了一声。扶起女子,两人一左一右在湖边游走。默默地走了一段路程,北苍才感觉似乎要说说话才妥当。
  “你叫什么名字?”
  ……
  “你是遇到什么事了吗?”北苍小心地问道。
  ……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给我说,我会尽我所能。”
  ……
  “活着多好呀,千万不能想不开……”
  女子还是默默无语。
  这让北苍很是尴尬,幸好有这朦胧夜色的遮掩。他也不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陪着她走。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女子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北苍从来没有和女人单独相处过,一种微妙的感觉让他的心痒痒的。他现在才知道,和女人相处是这么舒坦。
  “你说,人活着为了什么?”女子突然问。女人的声音颤抖,很年轻,彻骨冰冷,让北苍不寒而栗。
  “为了什么?这个很难说清。”这何尝不是北苍的疑惑。
  言毕,两人又不说话了。女子在一棵柳树下停住,摩挲着粗糙的树皮,轻柔舒缓,好似那是爱人的肌肤。
  “你说,如果一个好人,一辈子净干好事,偶尔做了一件错事。这件错事后果严重,那他可以被原谅吗?”女子冷不丁又问。
  “这个,要具体看什么事吧。”
  “如果,错不在他呢?能不能被原谅?”女子追问道。
  “我感觉,不管责任在谁,只要做了错事,就要承担后果。原谅不原谅,事情已经发生了。”北苍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不知道她问这些的意思,更不知道这样回答会有什么后果。
  两人默默地走着,走出狭长九曲的湖岸,走到灯光璀璨的大路边。在黑暗里,北苍一直猜测女子的面容,如今灯光一打,看在眼里,不禁心中骇然,着实吓了一跳。女子十八九岁,面容姣好,长发黢黑,这都不是问题。让北苍惊骇的是女孩的表情。这那里还是活人该有的表情,明明是被抛弃到一个孤独的星球,面对无尽的荒凉和恐惧,没有救援也不见任何希望的人才该有的表情。北苍后退两步,本能地想逃离。
  女孩不再管他,匆匆向湖边公园走去。北苍犹豫再三,不知道还跟不跟着她。本来就是陌路,不跟也理所当然。最终,他还是跟了上去。他抓住女孩的手,女孩好像没发觉,任由他拉着。
  公园中间,有座玻璃建造的透明瞭望塔,足有七八层楼高。女孩抬腿就上,被北苍拉住。女孩说,她只想上去看看。北苍紧随着女孩一步步走到塔顶。
  登高望远,在这寂静的午夜,只有星星点点的人间灯火和天上的星光相映成趣。湖水如墨汁般不停摇晃金子般的灯光,如男孩不停安慰哭泣的女孩。
  虽有这无边的黑暗,但北苍还是顿觉心胸开阔,一切尽收眼底。
  “你爱我吗?”女孩突然问。
  “什么?”
  “你爱我吗?”
  “我们刚认识……”北苍无言以对。
  “求求你,说爱我!”一瞬间,女孩泪流满面。虽然梨花带雨,不堪其美,但至少有了人类的表情。
  “我爱……”爱怎么能轻易说出口呢,如果爱不是责任和承诺的话,这个字就是最卑劣最污浊的文字。
  女孩神情激动,浑身颤抖,无比委屈地说:“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是个好人,我也不想伤害任何人,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这……总得有原因吧!”北苍不知所措,木然地站在原处,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此后,两人都是默默的,各自看各自的风景。北苍有些后悔了,心想她死不死与我何干,我为何要多管这闲事。现在好了,上不来下不去,干这里了。
  他时不时地瞟女孩一眼,权作对她的照顾。走了这么长一段路,浑身疲乏,困意也上来了。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听见“咚”地一声,好像水泥袋落地的声音。他连忙扭头,女孩已经不见了。往塔下看去,他吓得肝胆欲裂,地上多了个黑糊糊的东西。

  三.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你这样下去,哥哥还真为你担忧!”谢健不无真诚地说道。说这话的时候,谢健坐在湖边的石头上,穿着条泳裤,上身的皮肤像脱了毛的生猪肉一样白。四周游泳的人,大呼小叫,好不热闹。
  北苍蹲在水里,只把嘴巴以上的部分露出水面,眼望碧波,不置可否。
  “做事麻利点,有点眼力价,别老是等着别人支应。你看咱们这么多同事,这么多漂亮女孩儿,你和她们说啊笑啊打啊闹啊,别整天家愣愣瞌瞌,就跟没睡醒似的。”
  北苍无言以对。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真无话可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对谁也热情不起来,对什么都不感兴趣。陪伴他的永远是空虚、无聊、孤独、寂寞、羞怯、恐惧、悲伤和这些情绪的各种组合变体。
  他把头缩进水里,慢慢往深处挪。一脚踏空,身体猛然往下沉去。他本能地手舞足蹈,但根本无济于事,水好像突然失去了浮力。人声不见了,世界一下子变得安静。他紧闭双眼,憋着气,肺部就像不断充气随时要炸裂的气球。一种濒死的恐惧感如水般瞬间充满他的每个毛孔。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或许只有十几秒,他感觉再也支撑不住了,徒然地睁开眼睛。眼前浮现了一张人脸,一张难以形容的绝望的人脸……北苍一惊,防线全面崩溃,呛鼻的湖水泥鳅般从他的口里鼻子里往他的胃肠里钻,意识已无暇他顾。就在这时,一只手抓住他的头发,使劲把他往水面上拉。冲出水面的那一刻,重生的喜悦油然而生。北苍大着肚子,一边拼命地咳嗽,一边大笑,把谢健吓得不轻。
  “你他妈真是神经病!”谢健骂道。
  不经意间,参与了一起自杀事件。虽然警察仔细调查后,确定他与此事无关,但一想起那张绝望的脸,他的心就隐隐作痛。好似她的自杀,都是他言语不当的结果。
  她是谁?为什么要自杀?
  这个问题一直纠缠着他。经过一翻痛苦的折磨,他决心揭开这个谜底。
  这个女孩叫白玉,就在湖边的一家饭店工作。北苍首先向一位厨师打听白玉的情况。厨师二十来岁,一脸地无所谓,说起话来眉飞色舞,很有快感的样子。
  “白玉?我不是败坏她,这小妮子可不咋地!整天家咋咋呼呼,和谁都搞暧昧。轻佻,对!这个词用在她身上再适合不过了。打她来的时候,我就跟同事说,她早晚会出事。你看!现在出事了吧。”
  他手夹香烟,嘴撇得像八万,猛吸一口烟,狠狠地吐出,就跟和香烟有仇似的。他继续道:“你说现在的女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个个都好吃懒做,只知道物质享受,嘴里一句实话没有。到处蹭吃蹭喝,肤浅得要命。她还接触了外面社会上的一些人,你说社会上有好人吗?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和他们鬼魂,能混出了琉球来?这种人就该死!”
  “那她为什么要自杀?你知道吗?”
  “嗨,还能为什么!”他压低声音对着北苍的耳朵说:“轮奸!听说有七八个人呢。当然这对她来说,可能也不是事,最主要的她还得了那种病!”
  “哪种病?”
  他神秘兮兮地看着北苍,言道:“嗨,还哪种病!就是性病里面最厉害的那种呗。”
  北苍浑身一哆嗦,心说,没想到她会是这种人。
  厨师继续说:“听说,她临死的时候还想拉个垫背的。她约了个不知道内情的小伙子,对他百般勾引,成功后,从那上面跳了下去。”说着,他指了指远处的塔顶。
  “唉,那个小伙子也真是可怜,现在可能还不知道呢!”厨师感叹道,一脸地惋惜。
  “绝对没有这种事!那个小伙子和她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关系!”北苍气愤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厨师疑惑道。
  “我就是那个小伙子!”
  “啊!”厨师愕然。

  四.

  若真如厨师所言,这个女孩就是自作自受,也没有继续探究下去的必要了。为了保险起见,北苍决定多问几个人。饭店里的人大多对此事讳莫如深,真正能和他推心置腹的寥寥无几。
  “你问她干什么?”
  面前的这个小伙子年龄与北苍相仿,婴儿肥的脸,小麦色的肤色,面似忠良。他和白玉是多年的同事,应当是知情者。
  “我是药店的小店员,平常喜欢写点东西。感觉这事有意思,所以想了解一下写个小故事。”北苍不便与他多言,扯了个慌。
  小伙子也没太在意,或许他也需要倾诉,他把北苍让到一个空房间里。
  北苍先把厨师对他说的话,向小伙子简单复述了一遍。小伙子听罢,鼻翼翕动,眼睛怒火炎炎。他将怒火压了压,叹道:这人!
  “他说的不对吗?”北苍问道。
  小伙子轻哼了一声,鄙夷感一闪而过,继而一脸真诚地说:“你我刚相识,我们也没有什么利害关系,我没必要给你说假话。我现在只想说:他真他妈的混蛋!”
  “厨师说了假话?”
  “岂止是假话,简直是造谣中伤!”小伙子神情激动,好似受伤害的是他自己。
  “他没必要对我说假话吧?我们也不认识。”
  “嗨,他这人思想龌龊,行事低俗,毫无信用可言,就知道满嘴跑火车。他追求过白玉,人家白玉怎么可能看上这样的人?纠缠无果后,怀恨在心,到处说白玉的坏话。”小伙子愤恨地说。
  “那白玉到底是怎样的女孩呢?”
  小伙子神情一凛,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好像在回忆美好的事物。他说:“她啊,怎么说呢,我感觉是个很不错的女孩。每次见到她,我都如沐春风。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只能说她红颜薄命。”
  我疑惑地看着他,对他所言深感怀疑。
  “真的,我没必要骗你。如果你遇见她,你肯定也会喜欢上她。不需要多复杂的过程,只要看着你,对你微微一笑,你就会为她着迷。”他说这话的时候很真诚,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北苍呵呵一笑,不以为意地说:“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小伙子脸一红,现出被人洞悉心事的羞赧,他说:“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我算老几。嗨,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继而失落感浮现在他脸上。
  “那个厨师说她轻佻,喜欢和人搞暧昧,是这样吗?”
  “绝对没有!”小伙子言之凿凿。“她根本不是那样的人!她长得好看,为人随和,和谁都喜欢说两句。她又是恋爱的年纪,难免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误会。她是很随和,但绝对不随便。特别是刚认识她的人,看见她有说有笑,到哪里也是随随便便一倚,毫不设防,看似很随便。认识时间一长就会发现,她骨子里其实挺传统,对情感生活极为苛刻。据我所知,这几年来,她真正的男朋友就一个。你说她吃吃喝喝,你说现在的女孩子谁不喜欢?不过蹭吃蹭喝说不上,她也回请,这种事同事之间很正常。至于说什么和社会上的人鬼混,这绝对是谣传。”
  “她真的得了艾滋病吗?”北苍问。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指天发誓,她要是真的得了那种病,我也从玻璃塔上跳下去!”小伙子极力否定。
  “那她为什么自杀呢?”
  “嗯,还不是因为感情问题。她唯一的男朋友姓李,具体叫什么我也不知道。这个小李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听说连正经工作都没有,长得也丑,不知道白玉为啥会喜欢他。小李找了个这么好的女朋友,按说得知足吧。谁知道没过多久,他竟然把白玉抛弃了。白玉精神上受不了,就自杀了。”
  对于两人的说辞,孰是孰非,北苍糊涂了。单独看,好像都没有问题,如果两者放在一起,就感觉格格不入,似乎说的不是一个人。单从情感方面,北苍宁愿相信小伙子说的话。
  小伙子似乎看出了他的纠结,为了证实他的诚实,他给北苍提供了一个电话——白玉老乡的电话。

  五.

  白玉的老乡叫叶丽,现在已经不在这里上班。北苍把电话打过去,被叶丽一口回绝。北苍再打,叶丽把他的电话移入黑名单。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了,北苍岂肯善罢甘休。他问清地址,找到叶丽的工作地点。
  叶丽在百货大楼做导购,北苍一去,她的同事都窃窃私语,好像他俩有什么关系似的,搞得叶丽和北苍都有点不好意思。
  都说人有见面之情,人家都找上门儿来了,按说叶丽不能太绝情。可叶丽丝毫不为所动,对于北苍的不请自来颇为不悦,她不阴不阳地说:“唉,现在人难道都这么乏味了吗?非要窥探别人的隐私才感觉满足。”
  “你误会了,我没有窥探别人隐私的意思。只是这事对我很重要,我必须……”
  “不用说了!”叶丽打断他,决绝地说“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对你说关于她的半个字儿。”
  北苍有些着急,拉着叶丽的衣袖说:“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你放开我,有话就在这里说!”叶丽低吼道。
  北苍为自己的失态万分尴尬,他心急如焚,结结巴巴地说:“姐姐,唉,你不知道,其实,可能是我杀死了她!”
  叶丽听罢,目瞪口呆:“你说什么?”
  “唉,她死的时候,我就在她身边啊!我不知,是不是我那句话说的不对,刺激了她。”北苍回想彼情彼景,悲从中来,差点掉下眼泪。
  叶丽一怔,神情也有些黯然,她说:“我还有二十分钟下班,你在门口等我一会儿。”
  二十分钟后,叶丽出现在大楼门口。在她走出门口的一刹那,北苍突然感觉她的背影很熟悉,似乎和白玉有些神似。叶丽身体饱满,面庞干净,有股清新脱俗的气质。
  “去哪里?”叶丽问道。
  “不知道,你说吧。”
  “咱们就去河边走走吧!”叶丽的建议让囊中羞涩的北苍如释重负。
  仲夏时节,大路上的人们像极了签子上的羊肉,在太阳的炙烤下滋滋冒油。行了几百步,走进河边的林荫道,风景突变。只见蓝天白云,河水碧绿,杨柳依依,清风徐徐,好不舒爽。他俩在河边的木椅上坐下,四目相识,竟都有些不好意思。
  “你说,她自杀的时候你在她旁边。”叶丽问。
  “嗯,都怪我一时疏忽大意,没有把她拦住。”北苍把当时的情况给叶丽讲述了一遍。
  叶丽听罢,叹道:“这不怪你,这都是她的命。即使她当时不自杀,以后很可能还走这条路。”
  北苍望着叶丽年轻的脸庞,叶丽说道:“我和白玉是老乡,老家是四川蓬安。我们一起住了好几年,可以说彼此非常了解。对于她的风言风语我听了很多,对于她的死,我感觉非常惋惜。她这样好的人,按说应该有个幸福快乐的人生才相配。谁知道一步错,步步错,酿成现在这样的苦果。”
  “她很好吗?”北苍问。
  “嗯,其实她就是一个单纯善良的普通女孩。你知道,我们的老家在山区,从小到大周围的环境,接触的人都很朴实,没有这么多坏心眼。她是好人,她就认为全天下都是好人。即使有些小坏,只要以诚相待,就都能感化。其实这想法也没什么错误,但世事却远没有她想的这么简单。她长得漂亮,活泼开朗,就像是树上熟透的苹果,人人都想尝一下。我和她在一起,她纠结最多的就是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别看她看似很随便,却有精神洁癖,别人一个无伤大雅的缺点都可能被她无限放大,最终成为阻隔他们交往的鸿沟。或许她对待感情太谨慎,或许还没遇到让她一见倾心的人。她常说:如果找不到称心如意的,那就单身到底,绝不将就!唉,谁知道,这么矜持的她,竟然会陷入一场感情漩涡。”
  “听说她的男朋友姓李,他能达到她的要求吗?”北苍问道。
  “对,叫李梵。对于他,要不是你问,我一辈子都不想提起。那时,我俩在饭店做迎宾,有个衣衫褴褛的人上前搭话。我俩以为他是个流浪汉,对他也不想搭理。他说他落魄到此,身无分文,问这里需不需要人。我不理他,白玉见他可怜,就介绍他去旁边的饭店做保安。几天后,这个人又来了,堵在门口找我们俩聊天。他穿着一身崭新的制服,看上去还真有一些耳目一新。他想请我俩吃饭,报答对他的“救命之恩”。我们没多想,然后就去了,谁知道买单的时候,他没钱,还是白玉买的单。我认为他欺骗了我们,白玉也很生气。谁知他毫无羞耻感,没事还找我俩聊天。”
  “这个人是李梵吧?”
  叶丽点头,继续说道:“我们也没多想,只觉他非常讨厌。直到有一天,有个醉酒的顾客找白玉的麻烦,李梵挺身而起,为此还挂了彩。自此,白玉对他的态度大为改观。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感觉李梵这人不怎么样,对人不真诚,长得猥琐,思想也龌龊。谁知,对自己严格要求的白玉竟然会委身于他,把自己送给一个陌生人。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想来:可能女孩对能为自己挺身而出的男人都没有抵抗力吧,也可能与她的单纯和怜悯心有关。不多时,他俩就住在了一起。李梵的保安工作干了不到一个月就不干了,整天吊儿郎当,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白玉虽然对他也有意见,但已经是他的人了,白玉就想好好和他过,和他结婚。李梵呢,也真对得起她,卷走了她这几年存下的所有钱,消失得无影无踪。白玉伤心欲绝,一病不起,好不容易能起床了,感冒却总是不好。在几个月后的体检,白玉被查出感染了HIV病毒。”
  听到这里,北苍的心痛了一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深深地同情这个善良女孩的遭遇。
  “我劝她,不管怎么样都要坚强地生活。可发生了这样的事,什么安慰都会变得软弱无力。她是个普通的打工者,家里也没钱,而且这病又不是普通的病……”她的眼泪溢出眼角,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她俩静静地坐着,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她说:“走,我们吃个饭吧。”
  在付钱的时候,北苍偶然瞥见叶丽钱包夹层里的照片,照片是两个人的大头照,有一个好像是白玉。北苍说:“这个照片,能不能给我。”
  叶丽道:“不行。”
  看着北苍被拒绝的尴尬表情,叶丽想笑:“我给你张她的单人照吧。”
  此后,北苍又多次找叶丽聊天。开始聊关于白玉的的一些生活细节,如果时间充裕,还会聊彼此的生活和工作,以及各自的迷茫,困惑。
  不知有多少次,北苍泪流满面地说:“唉,你说我当初为什么这么残忍。她这么希望能得到别人的原谅,而我却用该死的理智和道德把她残忍地推下塔顶。如果我知道她是这么单纯善良的女孩,如果我知道她的遭遇如此可悲,我一定会给她足够的安慰,会毫不迟疑地说爱她,亲吻她的嘴唇。唉,可事已至此,我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我连弥补的机会都没有……”
  每当此时,叶丽就会握住他的手,不置一词,默默地陪他流泪。
  叶丽实现了她的承诺,把白玉的一张生活照给了北苍。照片上,白玉穿着一身粉色的连衣裙,在草地上摆着搞怪的姿势,正调皮地对他笑。
  渐渐地,北苍感觉体内某种坚硬的东西在逐渐融化,融化成一股股充满爱意的暖流。这个世界也随之起了微妙的变化。以前的天空总是阴沉的,愁云惨淡,阴郁无边。而现在艳阳高照,翠绿的叶子间隙闪烁着碎光,到处都是清新自然,疏朗明快……

       六.

  宿舍里,谢健一边修着坏掉的风扇,一边对北苍说:“兄弟,最近表现不错啊,王经理都夸你了,到年终给你弄个‘先进工作者’应该没问题。怎么样,让哥给你介绍个女朋友吧。”
  “其实,我以前有过女朋友。”北苍说。
  “是吗?长得漂亮吗?”谢健兴致勃勃地问。
  北苍把白玉的照片递给他,谢健仔细瞧了几眼,颇为意外地说:“哎呀,长得真好看,你小子真有艳福呀。你们谈了多长时间?为啥分手的。”
  北苍不无感伤地说:“我和她走过很长很长的一段路,长到要用一辈子去记忆。她曾经问我爱不爱她,可当时我心里只有自己,不懂得如何珍惜。”
  “嗨,真正爱过就不后悔。有过一段真感情,一生足矣!”谢健朗声说。
  “是啊,有过一段真感情,一生足矣。”北苍重复道,继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2017-8-5

评分

1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8-9 16: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发文太虚。
发表于 2017-8-9 16: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来了。刚上
发表于 2017-8-9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田兄的小说好厚实,先加分,后细细欣赏。
发表于 2017-8-9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下班了,先支持一个
发表于 2017-8-9 18: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北苍和白玉的偶遇,一段没有结局的邂逅,读着令人心疼不已。无论是语言还是情节都是那么吸引人的眼球,白玉的死谁之过?作者把笔尖伸向社会最底层,关注民情关注民意,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作者,赞!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7-8-9 17:10
田兄的小说好厚实,先加分,后细细欣赏。

谢谢支持,不写长总感觉不过瘾。写短是功夫。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晓斌 发表于 2017-8-9 17:27
要下班了,先支持一个

谢谢支持,老师慢走。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8-9 18:28
北苍和白玉的偶遇,一段没有结局的邂逅,读着令人心疼不已。无论是语言还是情节都是那么吸引人的眼球,白玉 ...

谢谢红叶姐的支持,写完后总感觉不满意,似乎有未尽的情感,唉,或许好文章永远是下一篇吧。
发表于 2017-8-9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田舍郎 发表于 2017-8-9 19:20
谢谢红叶姐的支持,写完后总感觉不满意,似乎有未尽的情感,唉,或许好文章永远是下一篇吧。

你的文笔一直不错
发表于 2017-8-9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一个错别字,细节描写很取胜
发表于 2017-8-9 1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缺少的
发表于 2017-8-9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弟弟,姐姐要向你学习。
发表于 2017-8-9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洋洋洒洒,坚实的文字,厚重的故事。
发表于 2017-8-9 2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有过一段真感情,一生足矣。”北苍重复道,继而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看来爱不一定非要厮守和占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GMT+8, 2017-8-22 09:43 , Processed in 0.04172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