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4|回复: 24

[原创] 剪不断的乡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10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暴雨迎风 于 2017-9-12 08:50 编辑


                             文/暴雨迎风

  王庆华七十岁生日,大儿子王奇兵一家回来了。

  王奇兵是开车回来的,带着老婆翠菊和女儿雨琪,王庆华好几年没见过雨琪了,雨琪考上了中国财经大学的研究生,王庆华接到电话高兴得一个晚上没睡着。

  王奇兵一到家就换了衣服系上围裙进了厨房,媳妇翠菊也系了围裙帮忙理菜,雨琪被爷爷拉着上下左右看得脸颊发红。雨琪说,爷爷,你这样看人是不礼貌的。

  呵呵,我家亲孙女长得这么标志,爷爷都不能看?那谁能看?我三十年前去算过命,说我家有文曲星投胎,要出大人物,我还以为是你幺爸小彬,没想是你。我真得好好瞧瞧,你的脑袋瓜有啥不同。爷爷要摸雨琪的头,被雨琪躲开了,爷爷像个孩子一般笑得如雨打钢棚。

  亲戚邻居陆续到来。突然小儿子小彬回来了。小彬从一辆皮卡车上跳下来,招手高喊快来快来,给我搭把手。

  大家都好奇地围上去,原来车斗里有一张机麻。大家七手八脚把麻将桌抬进院子,小彬就吆喝了几个年轻人稀里哗啦搓将起来。

  小彬头发老长,披到肩上了,乱鸡窝似的,看来很久没收拾过了。上身牛仔衣斑斑点点,脏得看不见布料的本色,下身牛子裤裤脚破了,膝盖和大腿都有很多破洞,也是斑斑点点的,脸像没洗净一样,灰暗蜡黄,胡子拉喳像岩上的茅草被人割了一茬。倒是那双眼睛无比明亮而锐利,除了摸牌时很享受地半眯着,其余都是全神贯注大睁着死死盯着对家、上家和下家,生怕漏掉每一张牌。

  小彬,你咋一个人回来了?你一哈儿不摸麻将要死人?王庆华老远就大起那粗大的嗓门开骂。

  说实话,这个儿子自从那年老幺说他有美术天分要带进城培养起,这个儿子基本上就不是他王庆华的了。小彬后来考了师范美术班,出来教书一年不到就跑到北京去当什么北漂。别说,他在北京飘了两年还真的考进了中央美院。毕业后在北京、深圳飞去飞来瞎折腾,有了点小名气后在女朋友所在的武汉开了个广告设计公司。奋斗了十多年,眼看事业有成,没想却和老婆离婚了,公司、房子、儿子都给了媳妇,净身出户回老家来被王庆华给骂了一天一夜,小彬出去三年再没回来过。今天看到他叫花子一般,一回来就是搓麻将,王庆华这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火往上冒。

  老爹,你七十大寿,该热闹热闹噻。我说给你请个歌舞团来唱两天,你又不要,打个麻将娱乐娱乐还是可以的吧。小彬只顾摸麻将,头也没回。

  幺爸!雨琪在背后拍了一下小彬的肩。啪!小彬摸着的牌一下子掉在了堂子里,胡了!对家抓起那张牌惊喜地喊,清一色满贯。

  不算,不算,这不是我打的,是掉下去的。对家不干,两人开始出言不逊,接着就撸起袖子要干仗。

  住手!王庆华扯住小彬的衣领呵斥。像什么话?在外面混了十几二十年,就学了些狗样?道歉!这是你小叔。王庆华拉着小彬要给对家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道歉。

  算了算了。牌确实不是小彬打的,是雨琪给拍掉的。围观的人劝说。

  算了?什么算了?二百元钱就这样算了?落到你头上你能算了吗?年轻人嗓门吼上天,指着小彬的鼻子。

  幺爸,钱我拿吧,都怪我!雨琪摸出钱递给年轻人。

  不行!不该拿的,凭什么给?小彬一把抓过钱。

  不拿钱是吧?你今天不拿钱就别想走出王家大湾。不信就试试!年轻人提了根板凳猛张飞一般杵在那儿。

  你是王万元吧,跟你爸王剃头长得真像。你爸呢?王奇兵出来了,他伸手轻轻一拖,板凳就到了他手里了,他再伸手一按,王万元就乖乖地坐在板凳上动弹不得了。王奇兵炒了二十几年的菜,练就了一手好臂力,年轻时炒大锅菜,几十斤的菜和锅在手上就像玩玩具一般轻巧。

  王万元惊惶地瞪着王奇兵,刚才的嚣张跋扈荡然无存。你是奇兵?

  是的,我是王奇兵,跟你爸是发小。王奇兵点头微笑。

  王万元一听,“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我爸死了,死了好多年了。

  王万元是超生的,那年乡计生办组织三十几个人全乡追大肚子,王万元的父亲为掩护怀孕六个月的妻子逃跑,跟计生大队的人对抗,结果被打残了双腿,后来王万元出生后,王万元的妈妈到省城找过王奇兵,村里人都知道王奇兵在省政协宾馆当大厨,经常接待的是大人物,所以就去找他帮忙告状,结果处理了村乡一大帮子人,王剃头也得到了相应赔偿。但是,一年不到,王剃头在一次赶集回家途中被一辆摩托撞死,摩托车驾车逃逸,案子至今未破。

  起来吧。人生无常,世事难料。你自己要自立自强才好。你妈呢?还好吧?王奇兵扶起了王万元。

  不好,常年头痛,天天在街上捡破烂卖。王万元已经泣不成声。

  你呢?没找点事做?王奇兵拉着他坐下。

  我职高毕业,找不到工作。干脆我跟你去学厨师吧。我很喜欢做菜,可我妈不准我学。他让我读的是会计专业,我一点不喜欢也学不懂。王万元又跪了下去,说我要拜你为师。

  好吧,我尽量争取让你能进省政协宾馆。王奇兵说完就进屋炒菜去了,王万元跟了进去。

  爸,你咋对那个王万元那么好?他不会是你的私生子吧?雨琪抽空悄悄问王奇兵。

  你满脑子都想些什么呢?王奇兵在雨琪头上轻轻敲了一下。

  哎哟,疼!雨琪惊叫出声。不过我要是突然有那么一个帅哥哥,我会很高兴的。雨琪狡黠地笑。

  怎么啦?怎么啦?翠菊听到叫声跑过来连问。

  没事?雨琪不小心碰了一下头。

  有事!雨琪对着父亲伸了一下舌头,对妈妈委屈地说,爸又打我头。

  你呀,女儿都大了,怎么还用那一套?翠菊心疼地拉着雨琪走了。

  王奇兵突然不觉有点不安起来,他悄悄跟在后面,然后在门外侧耳偷听。

  妈,妈,妈,你和爸是不是自由恋爱结的婚?雨琪突然很兴奋,拉着翠菊急问。

  是的呀?你咋突然问起这个问题?翠菊不解。

  那你知不知道爸爸原来有什么初恋没有?雨琪看着母亲红晕爬上脸颊,更加来劲。

  应该没有吧,没听你爸说过。翠菊一脸茫然地看着雨琪。

  那个王万元你知道吧?

  不知道。

  那王剃头呢?

  知道,听你爸说过。还有王剃头的媳妇好像叫会芳,曾经到省城来找过你爸,那时我们还没结婚,也没得你。他们三人是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王剃头和会芳一起去读高中了,但你爷爷当时得了一场重病,所以你爸爸考上了高中因为没钱就没去读。你爸当年十五岁就出去打工了,后来就进政协宾馆当了大厨。

  那后来呢?

  后来那个王剃头跟那个女同学谈恋爱有了孩子,高中就没读完,王剃头回家跟他爸学了剃头手艺,他们后来结婚了,可听说为超生的事出了事。难道你爸和那个会芳有一腿?翠菊突然问雨琪。

  雨琪吓了一跳,忙喊,不不不,没有没有。我可没有说。说罢就往外跑,一出门跟站在门外侧耳偷听的父亲撞了个满怀。

  啊!爸!我可什么都没说哈。雨琪吐了一下舌头一溜烟跑了。

  别说,还真被敏感的雨琪给猜着了。当年王奇兵很喜欢会芳,王剃头也喜欢,但王剃头家家境富裕,王剃头可以三天两头跟她买好吃的好穿的,会芳当然就跟了王剃头。王奇兵只能将那种喜欢悄悄埋藏在心底了。今天突然看到会芳的儿子王万元,不觉就搅动起一些回忆和感慨来。

  曾经,王奇兵在省政协宾馆做了大厨后还回来打听过那个女同学,可听说她和王剃头孩子都有了,于是回去就和拖拖拉拉谈了七年恋爱的翠菊结了婚。

  王经理,王书记。老爷子七十大寿你也不通知老朋友一声,你也太见外了!

  王奇兵刚收拾停当,突然一群人走进了院子。原来是省城政协宾馆的员工和人大宾馆、体育宾馆和几个五星级大酒店的老总,还有几个县上和镇上的领导。

  这下一下子就轰动了,原来王奇兵当官了还是大官,连县上镇上和省上领导都来给他父亲祝寿,不得了。大家议论纷纷。

  王奇兵只得重新摆了两桌,王奇兵又陪他们热闹了一番,直至下午四点多才把贵客送走。王奇兵浑身都要散架了,他进到屋里想歇息一下。

  奇兵,你都当官了,成老总了也不说一声。突然,屋子里围满了很多亲戚邻居。大家七嘴八舌,有羡慕,有埋怨,有赞叹的。

  各位亲朋,长辈们,我不是什么官,真的,我只是一个宾馆的大厨兼经理。你们要来省城耍,我随时欢迎,吃住没有问题。算我的!

  好!掌声热烈地响了起来。

  接下来,王奇兵就再也没闲得住,亲戚排着队找王奇兵,有要安排工作的,有要学厨师的,有要给办工作调动的。

  王庆华站在边上,笑逐颜开,没等王奇兵开口,他就胸脯一拍大包大揽地说,没问题,我们家奇兵最实诚,你们的事就是我的事!王奇兵有苦难言,但只得陪着笑脸应付着。

  晚饭后,亲戚朋友些都散了。王奇兵说,爸,本来我打算还在家待一天,但明天我怕应付不过来,我今晚打算回城了。

  都不是外人,怕什么应付不过来?有我呢。王庆华还沉浸在幸福和自豪里。

  小彬说,哥,我坐你的车也跟你们回省城。

  奇兵说你去干啥?你学的是美术,我那里是炒菜的。王奇兵连连摆手。

  你看你,头不理脸不洗衣不换,像个叫花子,真是丢死你先人了!王庆华气得涨红了脸,吭吭吭咳个不停。

  爷爷,小彬幺爸可是艺术家!艺术家是不能用常人眼光看的!雨琪吊着小彬的肩,歪了头得意地说。

  小雨别夸你幺爸,幺爸会骄傲的。艺术二字那是过去式了,现在只是一个商人。小彬自我调侃。

  哥,我已在省城重新注册一个广告公司,听说你买的有个门市空着的,借给我暂时用着,还有你省城熟悉,跟我联系点业务,我给你信息费。小彬的表情突然像换了个人,严肃,坚毅而生动。

  我说你这几年怎么搞的,事业风风火火的,咋突然间就一无所有了呢?真的搞不懂!翠菊埋怨。

  别说了,嫂子。我这辈子都是栽在女人身上了。那次到深圳谈业务,突然遇上了我的初恋,我们一下子就难舍难分了。没想初恋是为骗我钱的,我从来对女人都是逢场作戏,没想我却把她当真了,后来就自酿苦果自己咽了。但放心,我会东山再起的。小彬宣誓一般。

  王奇兵听了不觉心里一动,抬头看到女儿雨琪那警示的眼神,不觉垂下了眼帘。

  王奇兵明白,自己能有今天除了自身努力外,翠菊功不可没,他是绝不能辜负的。

  那年王奇兵刚到省城,都嫌他年纪小,谁也不要他,翠菊当时在省体育局长家当保姆,一天买菜遇上饿了一天一晚的王奇兵,是她给买了三个馒头,然后把他介绍到体育宾馆洗碗才慢慢站稳脚跟的。

  王奇兵很聪明,一边洗碗就一边观察大师傅炒菜的动作和默记大师傅炒菜放的配料,晚上夜深人静大家都睡了,他偷偷到厨房练习炒菜的动作和切菜技术。半年后的一天,大师傅生病住院了,怎么办?恰逢省田径赛有一个县的代表队提前住进了二十来个人,经理问大师傅的徒弟,谁会炒菜?都说没做过,不敢做。当经理急得团团转时,王奇兵主动请缨,说我来试试。经理看着王奇兵那个小个头,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没办法,就说你试试看吧。没想这一试,一炮打响,他炒的菜跟大师傅竟不相上下。

  经理震惊了,问他是不是学过,他说没有,完全是平时观察大师傅炒菜时偷学的。经理觉得他很有天赋,于是送他上厨师学校读技校。技校读了两年还没毕业,他已经考到了特级厨师证,这在当时的省城可是唯一人。

  真正让王奇兵声名大振的是他将毕业时,中央一个大领导视察省城住进了政协宾馆,政协宾馆经理听说技校有一名特级厨师,于是找上了王奇兵,王奇兵脑子灵,喜欢玩新花样,他没按菜谱自创了一桌以农家菜为主的菜肴,没想那个大领导吃得是胃口大开赞不绝口,还亲自接见了他。

  省政协领导被中央领导表扬了,心里极为高兴,就向体育宾馆要人,说王奇兵毕业就直接分到政协宾馆。体育宾馆花了两年学费培养的人才突然要被挖走,当然不干。就推诿说,要看王奇兵本人意见。

  省政协宾馆经理找到王奇兵,说了省政协的意见,说去了一是可以解决编制,二是还安排住房。王奇兵拒绝了,他说我是体育宾馆培养的,我不能忘恩负义。

  政协宾馆经理说,好,你先在体育宾馆干着,但我们这边有重大接待你得来帮忙,王奇兵同意了。接下来的一年,王奇兵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政协宾馆帮忙。

  一年后,政协主席亲自到体育宾馆要人,承认补偿王奇兵读书所花费用,并还另外补偿一笔钱。胳膊拎不过大腿,体育局最后只得同意把王奇兵调到了政协宾馆。

  三十年过去了,王奇兵已经成长为宾馆经理兼书记,可以说在省城饮食界提起王奇兵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老家人是不知晓的,倒是县里和镇里许多领导都到省政协宾馆住过吃过王奇兵炒的菜,很多还成了朋友。

  当晚,王奇兵的汽车在夜色掩护下,悄然离开王家大湾,转过两个拐,上了通往省城的高速路,飞奔而去。

  第二日一早,王庆华把院门一开,外面站了黑压压一片人,有的提着鸡蛋,有的提着公鸡,有的提着土特产,还有的提了几瓶名酒。

  王庆华吓了一跳,立即转身嘭地关了院门,心怦怦直跳。




评分

1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9-10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来欣赏,问好暴风迎雨老师!
发表于 2017-9-10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投稿,问好!
发表于 2017-9-10 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后来品!
发表于 2017-9-10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大作,加分细读
发表于 2017-9-10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乡情,他们纯朴善良热情率直而思想简单,但他们的私欲贪婪愚昧又固化着他们的思维。小说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将各色人物刻画得活灵活现淋漓尽致,剪不断理还乱。小说真实再现了故乡人的精神文化乃至思想,很有普遍性和代表性,小说构思布局平稳语言自然舒畅,叙述穿插等手法运用娴熟,留白丰富,艺术效果强烈。一篇经典又不失新潮的佳作!
发表于 2017-9-10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讲诉了王奇兵的婚外情和成为宾馆经理兼书记的经过。这一切都是在王庆华七十岁生日宴席上展开的,各色人物粉墨登场,可谓是群像毕露。
矛盾由打麻将引起,故事也进入了紧张的气氛,无巧不成书,王万元又是王奇兵的儿子。混小子见钱眼开,逞凶霸道,结果被王奇兵一折腾却软了下来。继之而来的是官场人物。
吾客说吾美必有求于吾也。于是各种要求就出来了,那些人以为抱住粗腿了。
小说的优点在于,一,王奇兵的成果是自身聪明和努力的结果。二,讥讽了攀爬的社会不正之风。
发表于 2017-9-10 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点赞,加分。
发表于 2017-9-10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讽刺得有味,很切合现实。
问候!
发表于 2017-9-10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暴版佳作频发祝贺
发表于 2017-9-10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可没有说。说【吧】就往外跑——罢;
原来是省城……大酒店的老总【些】——有点不通顺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08:50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子贝 发表于 2017-9-10 23:41
我可没有说。说【吧】就往外跑——罢;
原来是省城……大酒店的老总【些】——有点不通顺

多谢你的精致阅读,笔误了,改了,多谢指点!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子贝 发表于 2017-9-10 11:34
前来欣赏,问好暴风迎雨老师!

谢第一个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7-9-12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7-9-10 14:11
先加分,后来品!

多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1-19 16:38 , Processed in 0.074452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