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83|回复: 51

[原创] 我很会说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7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树开花! 于 2017-12-8 10:11 编辑



  晚饭后,我要接着做白天没有完成的策划案,坐在电脑前,才想起优盘还在王二手里,明天要交差,策划案今晚必须做完。

  王二曾给我说过他家的地址,就在望江阁小区,离这不远。天已经很冷了,我裹紧棉衣,一路小跑,跑着去身上总会暖和些。到了望江阁,小区广场上搭了一个舞台,舞台上,一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女子正咿咿呀呀地唱,旁边还有两个女的伴舞,舞台下面有很多人围观,我心里有事,就没留步。

  到了王二家,是一个老爷子给我开的门,看见老爷子的第一感觉,这就是一个老了的王二,七十多岁,他应该就是王二的父亲了,王二说他爸四十岁才有他。老爷子身上套着一件黑呢子大衣,大衣看上去略显破旧。

  “大伯你好!我是王二的同事小卢。王二在家没有?我找他有点事。”我先给老爷子做自我介绍。

  “哦,同事啊,他几口子下去了,可能在看歌舞表演。”老爷子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也快回来了,你要是有急事我就给他打电话让他上来?”在老爷子的脸上,我看不到一丁点儿的热情。

  “不用了,也快回来了,让他们看完吧,我在这等他会儿。”

  “那也好,你请坐下。”老爷子把我让到了客厅的双人沙发上,然后他走向餐厅,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远远地望着我。

  坐了不到一分钟,老爷子起身来到客厅,打开电视,顺手把遥控器递给我,让我选喜欢的节目看,然后,他又回到餐厅里坐下,余光中,他的脸还是面向我这里。

  他家有些冷,重庆这地儿都不装暖气,一般人还行,我是受不了,我有关节炎,要是在家里,我会用枕头、衣服什么的搭在膝盖上,看到沙发上有个抱枕,想拿过来用用,可转念一想,这是在别人家里,不能那么随便的,好在王二快回来了,我用两只手放在膝盖上来回揉搓。

  老爷子看我这样,朝我走过来,轻轻地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小伙子,你的膝盖是不是不太好?”

  “是的,关节炎,一受凉就疼。”我说。

  “哦,你有关节炎啊,我也有,我这两条腿得关节炎几十年啦,每逢阴天下雨就疼,总也治不好。”老爷子说。

  “哦,你也有啊。”我把电视的音量调小了点,我看到老爷子的脸色比刚才好看了点。

  “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得关节炎呢?”老爷子问,他这语气有点像我老爸。

  “我这关节炎是小时候给冻的,我兄弟姊妹多,那时家里也穷,买不起布,做不了棉裤。”我回老爷子说。

  老爷子起身走进一个卧室,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热水袋,他走来把热水袋递给我。

  “大伯,你用吧,你也有关节炎。”我把热水袋推给了他。

  “我一直在屋里,没出门,没事,你刚从外边进来,腿凉。”老爷子说着又把热水袋推给我。

  “谢谢大伯!”我也就不再客气,将两个膝盖靠在一起,放上热水袋,顿时,两个膝盖感觉暖暖的,很舒服。

  “小伙子老家哪里啊?”老爷子脸上的冷漠表情找不到了。

  “我老家是河南的,大伯。”我说

  “哦,河南,和我老家离得不远。”老爷子说。

  “怎么?大伯你老家不是重庆的?”我问。

  “不是的,我老家在西安。六五年,我工作调动来到到这里,后来在这找了你大娘,结了婚,安了家落了户,以后再也没离开重庆。”哦,原来是这样,我只知道,王二的妈五年前得病死了。我干脆关了电视,转过脸去,忽而,我在老爷子的脸上捕捉到了一丝微笑。

  “我小时候,我们老家也很冷。”老爷子起身给我倒了杯开水,放在我手里。

  “谢谢大伯!”膝盖上放着热水袋,手里捧个热水杯,好多了!

  “重庆这里好多了,也是冷,我小时候,那时还在西安,冬天的气温经常零下八九度,低的零下十几度,还总是下雪,等雪一停,一出太阳,雪一化,到处都是水,到了第二天,房檐上,树上,柴火垛上,到处都是冰凌子,我们小孩子捡又大又粗的弄下来,拿在手里当剑舞着玩,干净的冰凌子也能吃,放在嘴里一嚼,嘎嘣嘎嘣响。”老爷子笑了一下。

  “哦。”我的膝盖舒服了很多。

  “那时天太冷了,冷也玩得欢啊,我们都顽皮、贪玩,几个小毛孩子,手里舞着冰凌子,打着玩,有时候也玩打雪仗,玩一天下来,我们的小手就冻得发肿,肿得就像气蛤蟆。”老爷子站起来,走到博物架前,打开下面的抽屉,拿出一盒烟来,是黄盒的“娇子”,老爷子抽出一支递给我,我知道这烟很贵,虽然我不会抽烟。

  “大伯,我不会抽烟,谢谢!”

  老爷子听我说不会抽,又把那支烟放进烟盒里,接着给我讲他小时候的事。

  “冬天经常零下八九度,有时比这还要低,还总是下雪,雪一停,太阳一出来,雪就化来啦,都是水啊,到了第二天,哪哪都是冰凌子,我们小孩子把冰凌子弄下来,舞着玩,干净的冰凌子还能吃,放在嘴里一嚼,嘎嘣嘎嘣响。”他的这段话我听起来很熟悉。

  刚说几句,老爷子又站起来,还是去了那间卧室,我听到几下开关小木门子的声音,不大会,老爷子拿着一个红色的盒子走出来。盒子放在茶几上时,我才看到原来是盒茶叶,茶叶盒很精致,盒子上面写着“极品毛峰”四个字。

  老爷子打开茶叶盒盖子,掏出一个锡箔纸包,取下夹子,拿过我的空杯子,放进一撮茶叶,然后冲了开水,泡了一会,把水篦了,又倒进开水,茶叶在水里旋着,飘着,慢慢地下沉,在开水的浸润下,茶叶舒缓地展开,泡开的极品毛峰如同一个个的绿衣舞者,在碧绿清澈的茶汤里翩翩起舞,我端起茶,轻轻呡了一口,有点苦,也有点涩,等咽了下去,顿觉甜甜的,还有一股清香,真是回味无穷,果然是极品!

  “那一晚真是冷啊!”老爷子突然来的一句这,让我回想起小时候经常喝的妈妈用小麦粉给我们做的面糊糊。

  “滴滴……滴滴……主机报警了,我真是不想起来啊,我正做美梦呢,梦里,是阳春三月的天气,年轻时候的我带着孩子他妈在南湖玩,但没办法,我必须起来,不起怎么解决问题。我抬起头侧脸一看,主机屏幕上显示是2号距离传感器出了问题,我当时初步判断是沉降过大,传感器无法再伸,唉!这桩,我再一看,1号,3号也快到了极限。这才第六级啊,沉降就这么大!我当时就想,这桩彻底完蛋了,但判断的数据还得采集完。我把自己包成粽子,轻轻揭开帐篷,外边不是太暗,地上一片白,正下着雪,雪不是太厚,外边是真冷啊,我马上给冻得浑身发抖,上下牙嘚嘚嘚直打架,零下十三度啊,野地里,你想想看。我一步一步往实验桩那里挪步子,不敢走太快,走快了有风,有风就更冷,到了实验桩跟前,我慢慢趴下去,拧电磁铁、拔伸缩杆、调指针,一整套的动作,排除了故障,我还是慢慢地回到帐篷里,接下来的运气还算不错,一直到天亮,主机都没再报警。等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起床叠被子时,你猜我看见什么了,冰凌子!我掀开褥子,折起塑料布,下面竟然有一层冰凌子!我的天,整整一晚上,我是睡在冰凌上的!”老爷子裹了裹呢子大衣。

  “小伙子,来,我给你续点开水。”我连说不用,我自己来吧,他说那怎么行,你是客人,我听了只好把杯子递给他,老爷子讲故事讲得脸上有了笑容。

  “我们刚才说到哪啦?”老爷子把续满水的杯子送到我手里,又坐了下来。

  “哦,说到仪器出问题了,你去排除。”我赶快说。

  “对,对,仪器出问题了,出了问题得排除啊,我轻轻揭开帐篷,外边是真冷,我冻得浑身发抖,上下牙嘚嘚嘚直打架,零下十三度啊,野外,你想想吧,我不敢走太快,走快了更冷,我慢慢趴下去,拧电磁铁、拔伸缩杆、调指针,一整套的动作,排除了故障,我又慢慢回到帐篷里,还好,后来主机没再报警,等我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不得不说,老爷子的茶叶真是好茶叶,我好久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了,这茶叶少说也得五千块一斤。我曾经喝过五千块一斤的茶,但味道和这个比,还是错了点。

  “三个问题传感器都排除好了?”我接了一句。

  “是啊,都排除好了,排除好后,我们都饿了,两天没吃东西了,家里早就没有吃的了,地里也没有啥野菜可挖的了,后来爹看看我们哥仨饿得实在不行,就只好在被窝里给我们做饭。”我怎么感觉我突然掉进了一个大深窑子里。四周黑乎乎的,也没有方向。

  “爹说,我知道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就是吃,吃米饭,吃大鱼大肉,今天我生日,看在我生日的份上,我用嘴给你们每人炒一道菜,一个一个来,先给老三炒,就是我,我是老三。”老爷子看着我,用手指指他自己。

  “他给您炒了一道什么菜?”我问老爷子。我好像看到了小王二饿得皮包骨头的可怜模样。

  “我爹说,我给老三做个红烧肉。我买的这块是五花肉,肉店老板特地给挑的,有肥有瘦,做红烧肉,最好是肥瘦各半,肉皮不要片掉。我先把肉切成一片一片的,有手指头那么厚,像巴掌那么大,我给老三切四片吧,你人小肚子也小,切太多吃不完就浪费了,现在可不能浪费。我先把肉放在锅里煮一会,我煮得正好,不老,但也熟了,然后拿出来晾一下,晾干后放在油里炸一下。然后放上酱油,再放上一点五香粉,还要放一点黄酒,最后放水,先大火烧开,然后小火慢慢炖,炖了两个小时,汁基本上也收得差不多了,红烧肉就做成了。我打开锅盖,嗯,很香,香味扑鼻而来啊,这样的肉我能吃五碗,不过我不吃,这是给老三做的,老三,来!拿起你的筷子,夹一片尝尝,小心,可别别烫着啊。”老人把自己当成许三乐了,呵呵!

  “我吧唧吧唧吃肉,老二老大在旁边听,馋得他俩直吞口水,声音很大。”老爷子说着哈哈大笑了两声。

  老爷子又停住不讲了,他弯腰从茶几下面的小抽屉里拿出几个苹果,也不给我搭话,去厨房里洗干净,用一个托盘装了,端了出来。

  “小伙子你吃苹果,你看我,岁数大了,光忘。”老爷子说这话时还有点不好意思,他把苹果推到我面前。

  “谢谢大伯,我不吃,你继续讲。”我的肠胃不好,刚喝过热茶,不敢吃凉苹果。

  “我爹一听两人在吞口水,说,老二老大别馋啦,我给你俩烧红烧肉……”

  老爷子说到这里,我听见有钥匙开门的声音,王二他三口子回来啦,我和老爷子都站了起来。

  取了优盘,我得走了,王二一家把我送出门外,很亲切,老爷子握住我的手不舍得松开,老爷子对王二说:“你这个同事很会说话,是个好孩子,你要多给他处处。”

  我走到下面一层转角处时,往上望了一眼,老爷子没有进屋,还在看着我,“小伙子得空来坐啊。”

  出了单元门,王二问我:“你小子用的什么魔法?我老爸平时不怎么说话啊!家里来了生人,他基本上都不出他的卧室,更别说和客人说话。他今天怎么啦?又是苹果又是好烟又是好茶叶的,你走了他还握住你的手不放,还送你到门外,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哎!我说,我可有点嫉妒你啊,你知道不,他那盒好茶叶连我都还没喝上呢。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怎么那么会说?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啊?”王二嘟嘟嘟一大串,都不让我插嘴。

  “我哪是会说,我总共就没说几句话,一直都是他在说,我在听。”我实话实说。

  “不会吧?”王二一脸的狐疑。




评分

1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7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说两个问题。版权要放下面才好,排版还得请版主帮忙。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17-12-7 09:08
不错!说两个问题。版权要放下面才好,排版还得请版主帮忙。

对,排版的事还要麻烦版主,我是自己同题
城兄安好!
发表于 2017-12-7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祝安!
版权和排版要重新来哦!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芒乡化十龙 发表于 2017-12-7 09:50
祝安!
版权和排版要重新来哦!

哦,我手机党,这个要版主来帮忙了,没事的,它们看到就帮给排了,祝安!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17-12-7 09:08
不错!说两个问题。版权要放下面才好,排版还得请版主帮忙。

不知怎么弄的,它自己跑上面去了,这个一并请版主帮忙了!
发表于 2017-12-7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人的孤独其实就是缺个耳朵来倾听,能听也靠爱心和耐力,其实都不容易。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闪耀生活 发表于 2017-12-7 10:50
老人的孤独其实就是缺个耳朵来倾听,能听也靠爱心和耐力,其实都不容易。

对老人们来说,有人陪,有人在乎,有个倾诉对象,是很幸福的事。多谢文字老师关注,冬安!
发表于 2017-12-7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马上给你排版。勿急,敬茶。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7-12-7 11:47
我马上给你排版。勿急,敬茶。

没事,不急,你忙好你的事再,敬茶!冬安!
发表于 2017-12-7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年人缺的就是儿女的关注。助你呐喊!
发表于 2017-12-7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一排版,眼就不累了!
祝创作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芒乡化十龙 发表于 2017-12-7 14:43
这样一排版,眼就不累了!
祝创作愉快!

这还得谢谢飘飘版主辛苦。
发表于 2017-12-7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才是小说。
倒数第二段,把“其实,你家老爷子很孤独的,”去掉。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7-12-7 14:46
这才是小说。
倒数第二段,把“其实,你家老爷子很孤独的,”去掉。

好,去掉后感觉还是好些的,多谢大胡子先生!冬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2-15 12:30 , Processed in 0.07247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