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7|回复: 2

[原创] 散文集 《岁月钓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7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伏虎山人 于 2017-12-7 20:49 编辑

  岁月钓沉
小序

  人老了,难受新,常念旧。回顾过往岁月,从旧社会到新中国,从战争年代到和平时期,从十年动乱到四十年改革开放,我确也经历过好多的事、好多的人。其中有悲有喜、有苦有乐、有险有夷、有恩有怨;有陷害于人,让人身陷绝境的奸佞;也有助人为乐,令人绝处逢生的贵人。所有这些,让我至今难以忘却、难以释怀。眼下虽年至耄耋,喜身无大碍之病,头脑尚且清晰,手脚也还灵便,又能在电脑上打几个字。这就有点闲不住了,有点不愿浑浑噩噩、虚度余光了。于是乎,一介小民也动起了心思:想借助电脑之功能,钓起一些已去岁月中,早已沉寂的往事,对其重识、再悟,从中吸取经验教训,以告慰逝者、共勉当今、启迪后来。


                                                                      一、我出生的家族

  公元一九四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我出生在应城城东约四公里处一个小山村里。这个小山村名叫陡山坡,全村人都姓周。我们周氏家族是外来户,是从外地迁徙而来的。
  关于家族的起源有两种传说:
  其一是来至枣阳说。据传,我陡山坡周氏家族,是鄂北枣阳境内一周氏家族的分支。是这一家族的族人,为了逃避灾荒或战乱,从枣阳迁徙至此的。依据是新中国成立前,乃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有枣阳周姓族人,为续谱之事,来我陡山坡探访过;我陡山坡周氏家族,亦曾派人去过枣阳联络。只是结论如何,由于当时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记载——也可能是将结论留在家谱中被毁了。加上如今健在的老人也都说不清楚。所以双方探访的结论,就不得而知了。
  其二是来至旁姓说。这也是族里祖辈人先传后教的一种说法。祖辈人的传说是这样的:
  那还是在明朝天启年间,有一位姓贾的御史,因为在“移宫”案中态度悠忽,触怒了当朝皇上。皇上疑其与奸宦魏忠贤同党,于是在诛灭奸宦之后,也将贾御史革职查办,打入天牢,还下旨缉拿其家族成员连坐。当朝吏部尚书周嘉谟深知贾御史有冤,也曾上书为其开脱。说贾御史“虽反复,持论亦可取”。皇上说:“唯反复,故为真小人!”不准其奏。贾御史被监禁三年,冤死牢中。
  再说当时,周尚书虽未能说动皇上救出贾御史,却也私下派人给贾家通风报了信。贾御史有三个儿子。他们三兄弟得知这一噩耗,连夜乔装打扮,逃了出来。在逃亡路上,为了躲避官兵的追捕,也为了报答恩公周尚书,三兄弟便由姓“贾”改姓了“周”。
  据传,这三兄弟在向南逃亡的路上,还是被官兵冲散了。老大逃向了鄂西,老二继续向南逃窜。而老三逃到应城境内就病倒了,被应城城关附近一个好心人家收留。病愈后,他便在城东陡山坡这个荒山野岭,垦荒种地安了家。就这样,经过三、四百年的繁衍生息,发展成了我们这个,有着五、六十户人家的陡山坡周氏家族。
  另外还有一个佐证,支持着家族来自“贾”姓的说法——本家族先传后教:凡我族子女,不得与“贾”姓子女通婚。
  虽然这种家族来自外姓的说法,不一定光彩。然而世事是纷繁的,也是有着它自己的客观规律的,是不以个人的情感、爱好为转移的。人世间许许多多的事,往往就是在人们的不经意中、难以预料中,必然地、甚至是偶然地发生了。你认为好也好、不好也罢,它就是那么地发生了,真真切切地、实实在在地发生了。所以,我们对于任何所发生过的、或正在发生的事实,都不必大惊小怪,也不必刻意回避。


发表于 2017-12-9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沙发,稍后细品。
发表于 2017-12-10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是一部回忆录的首篇。
若是原创首发,请加版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7-12-15 12:35 , Processed in 0.062105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