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47|回复: 59

[原创] 燃烧的青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8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五相子 于 2018-1-3 07:20 编辑

  ,

  妻子玉玲要求几次了,想去城子山玩两天。周五和领导请了半天假,下午踏上了行程。行程过半,来了雨。我和玉玲说,别去了,雨下这么大,别出啥事儿。玉玲看了我一眼,眼看要到了,你不去我走着去。说着就要推车门子。别介,怕了你。

  车迎着雨前行。半个小时后,向天空望了一眼,感觉雨小了,似乎只有头顶的阴云,零星着雨。当和妻子玉玲来到城子山下红崖村,车停在了一个食杂店门前,下了车,周边的路上全是流动的水声,忙过去,怕她湿了鞋子,抱着她进了食杂店。食杂店的老板是个胖女人,眉眼清秀,大嗓门儿,仿佛在哪儿见过。看我抱着女人不撒手,呵呵笑了,城里来的游客吧,碰上了雨天,看牌不胡,点低。我放下了玉玲,问胖女人,你家能住店不?还能住店不,咱这就是食杂店加饭店和旅店,走,跟我上后屋。

  胖女人领着来到后屋,这是一个单间,很干静,火炕,用手摸了一把,热乎乎的。就住这吧,晚上想吃啥,和我说,一会子给你们做。住一宿多钱?胖女人呵呵笑了,屁股没坐稳呢谈钱,没劲,看着给。别介,还是先说好。那你俩一宿二十,饭菜钱另算。印象中,一宿一人花十元能住宿的,几乎少见,说明这个老板心不黑,就住这儿。这时外屋有人喊打酒,胖女人出了里屋。

  你先上炕,怪热乎的,迷糊一会儿,吃饭喊你。玉玲上了炕,脱了上衣,往脸上一蒙,不理人了。我猛地发现,墙壁上挂着一个像框,像框中间有一张最大的照片,和我的那张不差分毫。我怕看错了,走上前,一眼就看到了我,在那里边笑呢。坐我左边的是老排长沙乐。我在思虑,这家人和老排长什么关系?咋会有这张照片?老排长家不是这个县的。

  我想得出神,胖女人进来了。晚上想吃啥呢?要不二米饭炖条草鱼?我的心思没在草鱼上,那行,就炖草鱼。我眼睛没离开像框。你看啥呢?在看这张照片,这坐中间的是你什么人?大哥,沙乐。你认识我大哥?不,不认识,我随便问问。胖女人去外屋动手炖草鱼了,我的思绪,回到了青春燃烧的年代。

  我那年下乡当了知青,因笔硬,常在报刊上出豆付块,不到半年调到公社当工分秘书,给公社领导写材料。两年后的一天,我在公社的住处,来了一个接兵的,和我住在了一起。高子不高,脸圆圆的,眼睛相当有神,一说话“那”字打头。那先认识一下,我叫沙乐,来接兵的。我在忙着写稿,没心思搭腔,你睡炕头,我在写稿。那好……

  半夜才写完,沙乐没睡,在看一本《红灯记》小人书。我上了炕,关了灯,才聊上几句。那你是知青?是。那你想当兵不?没想过。那当兵就进了大熔炉,就你这笔,到了部队,人才。让我想想,实际上我都要睡着了,没听到沙乐后边说些什么。

  第二天,跟着公社书记下片去了,要两周时间。两周后,我刚回到公社,沙乐拿着军装站在了我面前,那你算正式入伍了,明天的火车。我楞楞地说,没体检,家还不知道呢。那体检我给你检的,你现在穿上军装,回趟青年点,拉上东西回城,那明天八点前到火车站等着,一起走。

  天亮后,没到八点就来到了火车站。我们公社征了两种兵,一种是坦克兵,一种是炮兵。我刚进站,有两伙人同时来拉我,不知道跟谁走。我看着沙乐脖子粗脸红的和一个管事的军官争吵着什么。新兵突突地上了火车,车下就我和两个军官了。听沙乐喊我,那你过来,当着面,你说同意跟谁走?我这边是坦克,他那边是炮。我心想,还是坦克技术性强,况且沙乐对咱热忱,手指着沙乐,跟他走。沙乐夺过军官手上我的挡案,上了火车,就这样当上了坦克兵。

  来到部队,先入了新兵连。沙乐要回山沟部队了,行前来看我,那新兵生活就俩月,好好练,俩月后来新兵连接你。俩月后,沙乐接我去了他那个排,沙乐是排长,管三辆坦克,十二个人。这个连分三个排,分别住在三个山沟沟,连部设在沟口。我当了一车的炮手,实际上是沙乐的炮手,有任务时,沙乐就是一车的车长。练了三个月装炮弹和手枪机枪分解,成绩过了关。沙乐笑着说,那还没成想,玩笔杆子的,装炮弹能过关。那全连你文化最高,连长说了,明儿开始你给全连讲中学语文数学。我就这样当上了全连的文化教员。

  胖女人这时进了屋子,草鱼炖上了,千炖豆付万炖鱼。看你媳妇累的,让她多睡会儿。我拭探地说,你老家在这儿?胖女人哈哈笑了,不是的,家是外县的,男人住这儿,我就嫁了过来。你是老几?老五,沙乐老大,家七个孩子。你叫沙梅?你咋知道?我说走了嘴,忙说,猜的。猜的?谁信呢?鱼别干锅了,加点水,回来和你掰扯。

  我先教的是中学语文,才教不到一个月,在全团就出了大名。兄弟连队都前来学习,把连长和排长沙乐高兴得够呛,见人就说,那咱接的兵,没的说。我和沙乐住一个火炕,无话不谈,成了好友。说来怪了,每到晚上站岗,沙乐准来查哨。口令?沙北。你咋总来查我的哨?哼,那怕你站着睡觉。这么不信任人?等你当了排长就知道了。往上去,那我当副连长你就是排长,我连长,你是副连长,我副团长,你就是连长,到司令。你咋总比我高一级?那你是我接来的兵,比你高,顺其自然。我不当排长,上去就当连长,你当副连长,我当团长,你当团参谋。那你等一下,你的官越当越大,我咋越当越小了?你当司令我就得回来当工兵了。不是大小问题,比如哈,咱俩下军棋,司令见了地雷跑不?跑。工兵呢?挖掉地雷。你说谁大?那还真没想过。当文化教员要时时开发智慧。再比如,你和乡村教师小嫂子。那你等等,啥叫小嫂子?没中嫂子和大嫂子,她个不小。我说的不是个,嫂子比你小几岁?小三岁。比你小就是小嫂子同意不?那同意。你俩谁先碰的谁?咋问这个?看你诚实不。那不知道谁先碰的,屋子没人,俩人眼睛冒了火,手一握上俩人同时倒了,完成了任务。那你这是开发智慧吗?坏小子,骗子,立正!站岗不准胡思乱想,小心关你禁闭。

  没多久准备军事演习了。演习前,一个车长病重,经连支部研究,定我代理这个车长。我没学过电台,沙乐急得头上出了汗,那和团部通讯连商量了,你去学一周。我自信地说,别一周,两天就成。别瞎吹,我学了半个月才会发报。他说着,从怀里边掉出来一张姑娘照片。我给拾起,这是谁?这是我家的五妹,好看不?好看。当战士的不准搞对象,等你当排长了才准许。后来才想明白,沙乐是想我当了排长,把五妹介绍给我。

  第二天我去了团部通讯连,仅学了半天发报,便学会了。我回来谁都不信,人家学半个月,你学半天,准是瞎胡吹。沙乐跟我说,那没学会明儿接着学,别丢人。我不怕丢人,你去喊那两个车长,这就去车里边演示。这时全排的人都跟了过来围观。我跳入排长指挥车,坦克帽一扣,开了电台,01呼叫02呼叫03。那俩车长同时回话,02收到03收到。请接收01发出的电波命令:滴滴答、滴滴滴滴答、滴滴滴滴滴……02接收完毕,03接收完毕,按原路线返回大本营。把一排人看得呆若木鸡。沙乐走到我耳边,悄声说,那要谦虚。回身向全排的战友说,看见没,知识就是力量,那文化要学不?学。这时团宣传干事过来了,脖子上挂着像机。沙乐喊道,团上大记者来了,那给全排照张像。

  胖女人沙梅进了屋子。才没掰扯完,接着跟你掰扯。你就说咋知道我叫沙梅的?我没了办法,只好说了实话,我和沙乐是一个部队的,我叫李海青。沙梅看了一眼在睡觉的玉玲,低了头,我听哥说起过你,起身去了外屋。我不知道沙乐当时是如何跟沙梅说我的,推测除了介绍对象,不会有别的。难怪的,仿佛在哪儿见过这张眉眼清秀的脸颊。

  军事演习要开始了,准备去草原实弹演习。这天接到团部命令,全连去弹药库拉回坦克炮弹,装进坦克。炮弹半人高,一发一个木箱,相当重。刚装汽车没几发,发生了意外,落有两人高的炮弹木箱,瞬间就要倒下来,如果弹尾受到撞击,这儿又是弹药库,后果不堪设想。几个战友吓得往后跑,只见沙乐一个大步冲了上去,用肩膀顶着要倒下来如小山一般高的炮弹箱,还是没顶过强大的外力,炮弹箱受到了阻力,慢慢塌了下来,排长沙乐,压在了炮弹箱之下。当战友们移开了一堆炮弹箱,沙乐的一腔热血,喷了一地,眼睛都没有闭上,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年仅二十八岁。

  排长沙乐是为了救全体战士的生命,国家财产不受损失因公牺牲,当为烈士。来了调查组,准备当军演事故处理,军演事故是有名额的。本来大家心里难过,听了这个消息,如火上浇油。我领着全排去找连长。连长苦笑了一下,我是不同意当军演事故处理的,没办法,要服从命令。那好,我领着全排去找。你现在还不是排长,要为你的将来打算。我心想,人都没了,打算啥?咱们走。站住。要找自己去,不能拉着全排。自己去就自己去,不信了,天下没说理的地方?写了一个事件经过,说明了在场所见,让全排人员签了名字,踏上了去师部的客车。

  我急蒙了,忘记了今天是星期日。到了师部,机关全是锁头看门。想了一下,不能白跑,去首长住宅区。正好有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经过,年纪和我相仿,挡住了她的去路。请问1号首长家咋走?你找我爸爸啥事儿?这可问对了人,向首长报告情况。那好,我领你去。我向1号首长报告完情况,交了事件情况说明,首长的脸沉了下来,这个调查组工作不细,胡闹。你是文化教员又是车长叫李海青,知道你的情况,放心吧,回去做好战友的工作,明儿开会处理。

  周二,团长陪着1号,来到了我们连队,团长当场宣布了两个命令:一、决定授予排长沙乐革命烈士称号。记一等功。二、军事演习下周开始,决定李海青同志代理一排长。那次军事演习后,我们排成了全师的标兵排。半年后,调我到师宣传部,任连级干事。顺便说一句,那个领我去1号首长家的女孩不是别人,1号的女儿,我现在的媳妇玉玲。

  我的思绪沉浸于燃烧的青春年代,听沙梅在喊,开饭了,过来吃草鱼。我推醒了玉玲,起来吃饭。几点了?看手机。我向外屋走去,不舍地回过头来,排长,咱们去吃五妹做的草鱼。

  (写于2017.12.25日)

  

评分

2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12-28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加分支持!问好!
发表于 2017-12-28 08:33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老师够迅速啊!
发表于 2017-12-28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相子兄!
抱歉没分了!
晚些加上!
发表于 2017-12-28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好小说,空了再慢品,我写点东去!
发表于 2017-12-28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军事演习在,决定李海青同志代理一排长。

“在际”应为“在急”吧?意为:关键时刻。
发表于 2017-12-28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后学习。在写一点东西,其主要是在练习科三的项目,考驾照呢
发表于 2017-12-28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羡慕的那是与夫人玉玲的那段缘,难忘又真切。问好!
发表于 2017-12-28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粗看是一个部队生活的经历,有新意,加分后,再细读。
发表于 2017-12-28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被带进部队的峥嵘岁月,一个让青春无悔的岁月。好文章,拜读学习,加分支持。问好老战友!
发表于 2017-12-28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
前面开篇写玉玲着了魔一样,要在恶劣天气中出行,好像不太符合一个女人的性情,是不是改善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逐鹿江南 发表于 2017-12-28 08:27
坐沙发,加分支持!问好!

咱家的沙发大着呢。握手!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芒乡化十龙 发表于 2017-12-28 08:33
江南老师够迅速啊!

就是呢,俩人看谁来得快。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芒乡化十龙 发表于 2017-12-28 08:34
相子兄!
抱歉没分了!
晚些加上!

哈没关系的,不用抱歉。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7-12-28 08:49
先加分支持好小说,空了再慢品,我写点东去!

谢武如老师的支持,祝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4 02:23 , Processed in 0.03107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