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0|回复: 85

[原创] 古鼎传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4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徐得荣 于 2018-1-4 19:05 编辑

       芳芳的青铜古鼎是那位大哥给的。

  大哥从来不告诉她姓甚名谁,而芳芳也不怎么关心这个问题,在她的眼里,只有钱财和男人的生殖器。和她睡过的男人无数,名字没有记住一个,芳芳这样的女人男人喜欢,因为她不会出卖你。今天你在就是朋友,明天你走了,咱就是陌生人,你掏钱,我献身,公买公卖,不赊不欠。至于配合娇声柔情地嚎两声,哥们,那只是造造气氛,尽尽义务而已,干这个,芳芳早已麻木了。

  而芳芳用身子换来的数万大钞,昨日一夜之间蓦然不翼而飞,把芳芳气的,那真叫个半死不活。

  芳芳芳龄二十有八,非常漂亮,漂亮的无可挑剔。一头黑发披散在肩头,一双丹凤秋波荡漾,粉面挑腮,朱唇琼鼻,特别是那身材,凹凸分明,十分匀称,不胖不瘦正合适,多一两显胖,少一两显瘦,这女子美得啊,就连八十老翁瞅一眼都拴不住心猿意马。此女子虽孤身在外但却不孤单,在大哥包养之前,每日是门庭若市,上门客你方唱罢我登场,你来我往,芳芳几乎是更更灯红酒绿,夜夜春风欢度,金屋热闹的很哩。

  但自从被大哥包为二奶后,其它人干急却没办法,最多远观一下,一睹芳容,以饱眼福,却不敢生出丝毫非分之想,因为他们知道,保命比嫖女人重要,如果因为贪图一时欢娱而丢了性命,那才叫傻蛋一个。也正因为被大哥承包了,芳芳才由此失去了自由,与大哥梆在了一棵树上,融入了大哥的全部生活。

  大哥是谁?芳芳只认钱不认人。不过,听一同行姐妹说,大哥是当地县府的一个大员,官有多大?谁也不清楚。她还听说,那古鼎是个国家级的宝物,老公安正在追查得紧呢。

  竟置生命于不顾,潜入虎穴挠老虎的痒痒,这个江洋大盗,实在是活的不耐烦了。

  不过芳芳还是非常聪明的,自丢失了数万钞票之后,她知道,那只价值连城的青铜古鼎,同样逃脱不了被盗的命运。她更清楚,这东西绝对不能丢失,它关系到大哥的身份地位乃至身家性命,要是老公安将这古鼎查获了,然后顺藤摸瓜,娘唉,后果不堪设想。她必须将古鼎赶快转移。而且,越快越好。再说,古鼎丢能了到是小事,关键是,盗贼会不会连宝带色一块劫?

  她越想越害怕。

  她决定,趁盗贼还没有对她古鼎下手之前,赶快逃回河南老家。也只此一举,别无他途了。说走就走,她知道一刻也不能耽搁,迟一分钟,就会增加一分危险。她急忙翻箱倒柜,找了几件常用的衣服以及其它常用的物件打并在一个拖箱里,把各种银行卡装好了,简单画了一下妆,就要出门而去。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芳芳迟疑了,她没有立即去接,而是在快速地思考着:电话定是盗贼打来的无疑,盗贼是否在试探家里有人没人?这个电话是接,还不接?不接,盗贼必定认为家里没人而前来破门,那自己逃走的希望就破灭了。接吧,要是盗贼正好打得是连宝带色一起劫的歪主意,岂非更加危险?接,还是不接?她一时拿不定主意,急得香汗直流,娇目含泪,她隐隐感觉到,她的末日就要来临。

  几分钟后,她还是用颤抖的素手,接通了对方的电话。

  “他妈的,你找死啊,为什么不接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嘶哑,有点陌生,似乎不是盗贼。

  她怯生生地问:“喂,是那位?你找谁?”

  “你就装吧,还能找谁?我问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我,我在厕所,没听见呀哥。”

  “哼,你骗谁?不是有人给过你一樽青铜古鼎吗?现在很危险,你听着,老大要你立即带着宝贝转移到他那里去,五分钟后,七哥去接你,什么都不用带,明白吗?”

  隔了半分多钟,芳芳才回答道:“有这个必要吗?你是谁,你们老大是谁,七哥又是谁?”

  “这是你该知道的吗?”嘶哑的声音厉声说道:“快点,别废话!”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听他的话音,除了跟他们走,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芳芳子跌坐在沙发上,香汗沥沥而下,打湿了她的秀发,头上咝咝冒起热气,脸色仓白,酥胸起伏,娇躯乱颤。她太了解黑道上这些人了,一个个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摧残人的手段极其恶劣,这些人一旦脾气上来,连亲爹也不认,照样一刀戳个透明窟窿。这种人,谁不害怕?娘啊,小女子我,还是赶快逃命要紧。

  正在思忖间,门外响起一阵轻轻的敲门声。她害怕的心都快到嗓眼了,紧张的连话都说不连贯了:“谁,谁呀?”

  “我。”来人低声答道:“七哥接你来了。”

  一阵剧烈的恐惧感袭上芳芳的心头。她知道接你来了这句话的含义。

  “我在巷口等着你,快点啊。“


    噔噔噔,下楼梯的脚步声由高到低,逐渐消失。等七哥的脚步声消失后,芳芳才长出了口气。极度恐惧之后,她一下子冷静下来,她毕竟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不能说没有几分胆识和圆滑。她贝牙一咬,冷笑一声说:呸,姑奶奶没有那么傻。你在巷口等,姑奶奶从巷子后面出去,姑奶奶宁去公安局坐牢,也不会跟你们走。姑奶奶我有的是去处,一棵枝上吊不死人。当然,在不得已情况下,她才会走这条路。她决定,先去北极山三清观老道那里暂避几天风,等时机成熟了再走不迟,那三清观的老道长和她是老交情,在和大哥交往之前,就是由这位老道长罩着。她先给老道长打了个电话,老道长嘱咐她暂时在家里呆着,最多十分钟就到。

  十分钟很短,但对于备受恐惧煎熬的芳芳来说,时间太长了,如果那个什么七哥返回来,该怎办?不行,得提前走,那怕到城外等,也不能在家里坐以待毙。

  她匆忙化了一下装,换上一身男装,头上戴了一顶破草帽,帽沿压得很低,拉起拖包急急地出了门。

  由于心慌意乱,她也没有细看,就在她家楼下的一个角落里,直立着一个僵尸般的瘦高个,一双三角眼泛着碧绿的光芒,像一只正在伺机捕获猎物的野狼。

  “大哥说得对,这女人看来狡猾得很。小乖乖,这是你自找的,就休怪七哥无情了。”

  思虑之间,瘦高个脚下加劲,鬼魅般快速移动到芳芳身后,哈哈一声冷笑说:“哥们,请留步。”

  芳芳悚然一惊,急忙后退一步转回身来。

  “你,你要干什么?我不认识你。”

  “不干什么。怎么,连七哥都不认识了?”

  瘦高个再次冷笑一声,那笑声活似阴间的黑白无常:“你以为装扮一下就认不出你来吗?那有瘦小个男人穿这么宽大的衣服?那有男人扭着屁股走路的?你,太幼稚了。走吧,请你老老实实随我见大哥去,他很想念你。”

  芳芳恐惧地僵在那里,两条腿如灌铅重,一时竟无法迈动脚步。她又有点后悔了,后悔没有听老道长的话,如果此刻呆在家里,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种被动的地步。她没想到七哥这么狡猾,算准了她要逃走,算准了她逃走时要选择的路。可怕,这些个江洋大盗太可怕了,她都不敢再往下想了。

  恐惧归恐惧,芳芳毕竟也算是黑道上的人,多少还是有些胆识和手段的。她在心里迅速地思谋羊对策,她想,绝不能束手就擒,像一只羔羊一样任受宰割,她要奋起反抗,只有奋起反抗,才会有一线生机。七哥虽厉害,但此人头脑相对有些简单,冷静些,必然会找出他一点破绽的,小子,给姑奶奶一点小机会,姑奶奶就有逃生的机会。她是不能轻易跟他走的,如果就这样顺服了,绝对没有姑奶奶的好下场。想到这里,芳芳忽然想起老道士曾经教授给她的几招救命绝招,她一方面恳求七哥手下留情,答应要什么她会给什么,金钱、宝物包括她的身子。另一方面,她在伺机寻找下手的机会,她清楚,对待虎狼一般的七哥,必须一招致胜,他是绝对不会留给她第二次反击机会的。

  “哥,你就高抬贵手,放小妹一马吧,求你了。”

  芳芳哭泣着恳求他,就差跪在地上了,俏脸上的泪花在星光下闪闪发光,边说着,娇躯边向七哥贴近。

  “怎么,要走,也不向七哥打个招呼?乖乖,我的心肝宝贝,你就别打什么鬼主意了,没用的。”

  七哥说着,噌地一声掏出一柄匕首抵在芳芳的胸前:“乖着点,也许还有你的活路。听我号令,向后转。”

  芳芳瞅准了,就是这个距离。这是这个机会,这个距离最短,这个机会最佳。说时迟,那时快,芳芳以最快的速度飞起一脚,狠狠地朝七哥的裆部踢了一脚。

  “哎哟,妈呀,你,你个臭逼,敢踢大爷。”

  芳芳没有武功,这一脚虽然力度不够,但踢的方位准,部位对头。男人身上最柔弱的地方就是蛋蛋,那可是个要命的地方,芳芳这一脚踢在在他的睾丸上,疼得他弯下腰来坐在地上直喊娘。

  “狗儿,也让你见识一下姑奶奶的厉害。”

  说着,又飞起一脚,正中七哥前胸,咕噜噜翻了两三个滚儿,躺在地下起不来了。

  瞅这个机会,芳芳急忙掏出手机给老道打了求救电话:“道哥,快,快救我,有人要杀我!”

  “在那里?”手机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你不要害怕,我已经快到你家楼下了。“

  “道哥,我不在家,在巷子后口这边,你快来呀,快……。”

  毕竟是练过武功的人,就在芳芳打电话的暂短时间里,七哥经过迅速调理气息,疼痛感大大降低,轻快了不少。虽仍蛋疼但大不如刚才,见芳芳打电话搬救兵,牙一咬,忍疼站起身来,快速扑向芳芳,一把夺过她的手机,狠狠摔在地上,一把扯住她的头发,把她摁倒在地,掏出一根细细的绳子将她捆了个结实,又掏出一块酸臭酸臭的手绢塞在芳芳嘴里。然后一用力,把她抓牢了往肩上一扛,冷笑着说:“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天生一个贱女人,走吧小乖乖,见大哥去。”

  芳芳在七哥的肩上使劲儿挣扎,两只大奶奶有力地磨蹭着七哥的肩头。这丝丝入肺的异样感觉使七哥不由地淫心荡漾,无法控制。他转念一想,这个美貌女子让大哥给杀了太过可惜,不如找个地方藏起来供自己享受,岂不美事一桩?是了,出了巷口不远就是座半塌的土地庙,何不先弄她一下,让老子舒服舒服?

  想到这里,七哥脚下一加劲,扛着芳芳直奔土地庙。

  这座土地庙虽然行将坍塌,但仍有不少信人光顾烧香,将土地庙打扫得干干净净。七哥拖过两三布墩儿排成一行,将芳芳往上一放,爆发出一阵哈哈大笑,紧紧搂住美人的细腰儿,狗一样的鼻子在美人的粉脸上、脖颈狂嗅狂吻:“啧啧,啧啧,真香那。宝贝儿,可把小弟想死了,要不是今晚来执行大哥的指令,真还没有这次艳福呢,天赋良机,我七哥真是三生有幸了。哈哈。”

  然后,又一把抽出塞在美人嘴里的臭手绢,一张臭哄哄的大嘴紧贴在芳芳的小唇上狂吻起来。

  芳芳的一颗心猛地提到嗓子咽儿上。她知道,今晚这次受侮是在所难免了。她泪流满面,粉脸变成了白色,加上泪眼娑娑,越发楚楚动人。

  这七哥也是一个有名的流氓,一点人性都没有,她不仅迷奸了自己的妹妹,而且连他的母亲都想奸淫,用他的话说:怎啦,我妈也是女人,就只准我大(父亲)那个?咱也是男人,咱就不能那个那个?你瞧这猪狗不如的东西。这畜牲早就对芳芳唾涎三尺,心怀不规,只是迫于大哥淫威不敢轻举妄动,现在这女人已经是落到嘴里的一块肥肉,岂能轻易丢掉?

  “大哥,小弟就对不住你了。”

  七哥喘着粗气,一把扯掉芳芳的裤子,猛地扑了下去。

  小庙外一株高大柏树上,一只猫头鹰阴森森地发出几声凄厉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啼叫声……

  就在七哥解开自己的裤带准备行其好事时,猛听一声暴喝:“你娘的,给老子住手。”

  七哥大惊,回头一看,就见一个面貌奇特、奇丑无比的老道拳头紧握,双睛暴突,浓密的胡须根根直立,喝声刚落,人已到了七哥的跟前。跟随的还有一个圆脸中年道士和一个个子瘦小的年轻道士,并排挡在庙门口。

  七哥一看:呵,好快的身手。欲想把裤带系好了再迎战,怎奈对方已经出拳,伴着丝丝风响,老道的拳头已到了他的面部。七哥只好快速后退一步,避开这一招。老道不容他有还手之力,紧跟一步,一掌从七哥的肩头斜劈下来,同时飞起一脚直踢七哥中宫。七哥不敢轻易迎战。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平平挡出,将老道的来掌扫开。

  老道被七哥一招化解,感觉到这人的力道不小,也不敢大意,怒叱一声说:“龟孙,还有几下,再接老道一招试试。”

  “无量寿佛,罪过,罪过。”

  在门口把门的俩道士见芳芳被七哥扒光了下身,玉体横陈,风光尽露,不仅眼睛发直,但迫于师父淫威又不敢把哈啦流出来,喉头咕噜咕噜直响,硬把直流的口水咽回肚子里。趁师父与七哥交手的当儿,圆脸中年道士单手合什,口喧一声道号,倒退着移到芳芳身边,半闭着眼睛,脱下道袍盖在芳芳身上,帮她解开绳子:“施主,快起来,莫让他俩误伤了你。”

  等芳芳提起裤子系好裤带,圆脸中年道士一把扶起她来说:“女施主,这里太危险,快走。”

  说着,把她拉到门外。

  这时,老道与七哥决战正酣。

  “龟孙,这招认识吗?”

  老道这一招使出,七哥大惊,他根本不认识这一怪招,不知如何化解,只好又退一步。老道哈哈大笑说:“龟孙,你再退。”说话间,虚空一按,先虚后实,左掌一飘,迅疾地印上七哥的胸膛。七哥一手提着裤子,只用一只手招架,功力大打折扣,一下没躲开,前胸中了一掌,顿学血气上涌,口中一甜,喷出一股血箭,身形摇摇欲倒。老道得手不让人,斜跨一步,右掌上举,一掌朝七哥的脑袋狠狠劈下。

  七哥这下彻底完了,脑袋一歪,瘫软下去。

  七哥不是不想退而躲避老道那一掌,实在是已经退到墙根,再无路可退了。老道路招呼一声在庙门口站着的圆脸中年道士:“一悟,将这厮拖出去处理了,拿塑料布裹好,不能留下一点痕迹。”

  “好的。”

  两道士快速把七哥的尸体包裹好,扛在肩上快速离开小庙,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中。

  老道将芳芳一把拉起说道:“小妹,咱们走。”

  突然,芳芳打了个寒噤:“你,你不是道,道哥?”

  老道双眼里倏忽冒出两道寒光:“嘿嘿,你以为我会让你把宝贝带给那个该死的老道?”

  说着,老道将假发一摘,道袍一脱,在脸上一摸扯掉假面具,露出本来面目。

  “我的妈呀!”

  芳芳腿一软,瘫了下去。

  面前的这人她太熟悉了。谁?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送给她青铜古鼎的那位大哥,县府大员。






评分

19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坐德荣的沙发了,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盛菊 发表于 2018-1-4 09:49
坐德荣的沙发了,哈哈!

谢谢老乡版主,上午好。发个玩玩,别无它求。
发表于 2018-1-4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古鼎传奇一瞥惊,烟花女子两行泪,清平世界有险恶,红袍裹黑几多邪?

传奇惊艳,现实中或有——刘汉曾经霸川蜀,弄火久,必受处;传奇如是收笔,或许,或许略欠妥——个见,谨供先生参考

问好徐老师,辛苦了,祝福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8-1-4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又是一篇大作,先加分支持,空了读读,给老榆木找点瑕疵!呵呵!可以吗?
发表于 2018-1-4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言默然 于 2018-1-4 12:28 编辑

起伏跌宕,故事性强,点赞

河南女子?删去地域用其他特征替代如何?
发表于 2018-1-4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徐老哥,抽空拜读。
问候!
发表于 2018-1-4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给哥哥加分,稍后细品。
发表于 2018-1-4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离奇,文笔老辣,不过,似乎没看明白?老大是谁?道士怎么又成官员?还是故事未完?另外,有几个笔误,比如 她的没日 应为 她的末日
发表于 2018-1-4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分支持老哥哥!问好!
发表于 2018-1-4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这里,七哥脚下一加劲,抗(扛)着河南女子直奔土地庙。
  
发表于 2018-1-4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以青铜古鼎传奇再现文物江湖险恶。揭露腐败,鞭挞丑陋。情节跌宕,险象环生,有很强的吸引力。欣赏学习。加分。
发表于 2018-1-4 1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精彩的故事,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吸人眼球。好,赞赞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言默然 发表于 2018-1-4 11:05
拜读了,古鼎传奇一瞥惊,烟花女子两行泪,清平世界有险恶,红袍裹黑几多邪?

传奇惊艳,现实 ...

非常感谢老师指点,当今社会,也有官匪一家的个例。否则,匪也不会那么嚣张。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1-4 11:10
又是一篇大作,先加分支持,空了读读,给老榆木找点瑕疵!呵呵!可以吗?

老弟,求之不得,正是老哥需要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7 20:48 , Processed in 0.08864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