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70|回复: 53

[原创] 冬日池塘(组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4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秦皇岛简枫 于 2018-1-4 09:43 编辑

  湄湾:

  这是一颗冷咧而明亮的大星,挂在我的窗前有四五天了。想来想去也不能够解释明了,算作新一年里自己得到的一份礼物吧。这颗星的确是踏着新年的钟声赶过来的,倔强倨傲的挂着,装点我的长夜漫漫。我为她取名湄湾,其实也是没道理好讲的。如果说人生在世仿佛一条颠簸流离的河流,那么关于湄湾的记忆只是一朵浪花而已。因为一颗星,想到一个人,本身就是一件非理性的事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每天晚上我都要认真的仔细的看看窗外的夜色,与那颗星凝眸对视一会,心里默默的叨念着湄湾这两个字。那个模糊的影子便浮现上来,执拗的盘旋于我的心头。

  湄湾的生母是精神病者,生下湄湾就离家出走了。奶奶带大的湄湾打小性格就很古怪,我们都说家女随家姑。我私底下以为她是一个缺少安全感的孩子,十八、九就嫁给了我们老家赫赫有名的赌博大王。没过几年听说那个男人带着别的女人去做人流,被湄湾知道了。也没离,我能脑补湄湾承受的所有挫败。后来老家拆迁之后,我遇见过湄湾,在医院里。我去开药,她从心理门诊走出来,我们擦肩而过的那一刻,我预感是她。我没有吱声,她是害怕被触碰的。再后来,我知道湄湾离婚了,自己过,还开了一个湄湾私厨。愿她能够保护自己,她那么倔强锋利,想来也会圆润不少吧。生活总是深刻的,湄湾是个一条路走到黑的女人。一直往里走不考虑回头的刻板的女人,实在太没意思了她会编故事的,寂寥无边的时候自我陶醉一番。湄湾是一个弧形的名字。浓重的一个名字,像个形容词极具修饰味道的。像京剧里的一个造型带着范儿的,这个范儿属于青衣。然后她住在自己的寓言里等着别人来敲门的。

  临水照:

  一只鸟,羽毛艳丽歌喉婉转。许多的春天,花红过柳绿过,芳华过后满地香。在林子里,翩然的鸟儿很多,她们一起聚集池塘边饮水。春天和秋天总有不同,不同的花儿陪伴着,滋味各异的果子啪嗒啪嗒的落。一只鸟有时候也会遇见悬而未落的果子,凑近啄食,天地间的美妙不过如此。多少年都是这样子,春暖花来,夏日饮水,秋高果落,仿佛时光不曾改变什么,仿佛每一天都会回到这里。忽然某一天,就不一样了,新生的鸟鸣从四面八方回荡起。临水照,春花谢了夏月残了秋天的果别了枝头。临水的天灰蒙蒙的黯淡,水底的太阳明晃晃的摇。这是映照过繁星的,这是看见过孤独和欣然的,一只鸟或者某个人,相遇在冬日的池塘边上。各自照,衰败的枝条清寒的光影,太阳还是暖的,暖暖的照上来。我家梳妆镜我怀疑具有美颜功能,每次我在对镜之后信心满满。我对这样镜子爱恨难说,却也情难自禁地眉飞色舞。仿佛很好看仿佛鸭蛋脸没雀斑。

  晒衣裳:

  逢了周末或者假期,如果刚好有大太阳稳稳地升起。我喜欢晾晒被子,清洗床单毛巾,让普通的日子干净起来,让阳光充盈家的边边角角。翻晒过季的衣服,抚摸时光安然之后留下来的印痕。日子就是由无数的记忆组成的,具体到某件衣服某件饰物,在闲暇的某个时刻就会想起来。会心一笑,日子依旧向前走。住在乡下的时候,我们院子里有长长的晾衣绳,半天的时间过后,小丫头就会穿梭在衣服中间,要我找到她。很多时候,我们的日子缺少一些跌宕起伏的东西,也很少体会到浪漫的氛围,最朴素的一粥一饭最寻常的喜乐忧伤,才是生命的全部构成。我喜欢一天的晾晒之后,将干净柔软的被子罩上干净的单子,将灯光调得温润,吃一点可心的小零碎。给孩子讲故事,或者畅想一些可能的不可能的未知。阳光的芬芳在心头充溢,就这么心安地睡在夜里。

  怕虫子:

  怕虫子的人很多,我专门怕那些不生翅膀的。蜘蛛、蝎子、蜈蚣、蚯蚓、西瓜虫、跳蚤、杨拉子、蛇等。偏爱那些生有翅膀的小生灵,蜻蜓蝴蝶或者扑棱蛾子什么的。女儿周岁前,我们住在乡下的平房里,泥坯的墙面被我糊上了美术书的插页。某一天女儿刚睡着,就听见悉悉索索的声响从墙缝里传出来。容不得想什么,也顾不上害怕,我一掌拍过去,响声瞬间没了。那时我刚刚做母亲,事实上我才23岁,那天拍碎的是一只蜈蚣。后来我时常和女儿炫耀,女儿开始还觉得我很了不起,后来她长大了,竟然对我说:妈妈我觉得你干过的最伟大的事就是拍死一只蜈蚣。其实也没什么伟大,母爱天性使然吧。年轻时那些盛夏早秋,我都会沉浸在害怕虫子的自我折磨中。和伙伴们一起薅草,我是手头最慢的,眼见着别人不挪窝就一捆,我这里还想着潜伏在某一处的不生翅膀的怪物们。

  乡下市集:

  老了之后忽然偏爱白菜豆腐了。白菜豆腐还不要超市里的,我要去往乡下市集找到那些长相酷似家兄老父的那些小贩。我喜欢他们摆放参差的十几棵白菜,不那么水灵,有些还很歪斜。我能想起父亲种的菜蔬和故园的菜地。某一次,我先是买了东塔的水豆腐,又遇见一份可心的白菜。见那白菜主人很是面熟,就在记忆里打捞。我问他:你是北新庄的吗?他很疑惑的回我:是啊,你是哪庄的?我说:我是徐山口的,你是我们庄三丫对象。他也一下子记起了我:你是候嫂家的大丫头?我们俩都笑起来。我看着几十年之后的这个男人,当年他来我们院子相亲,我们都知道他也叫三丫,性子绵软家中清一色的七个儿子,他行三,就被爸妈当丫头养活。巧合的是,三丫看上了三丫,两人过了一辈子。临走六十五的三丫非要给我几根胡萝卜,我像是占了多大便宜一样乐颠颠的回家了。后来再去赶大集,没遇见过三丫或者别的故乡人。



评分

1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真好,能和熟人这样搭讪。
我没有这样的乡情,只能羡慕了。
发表于 2018-1-4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好做吃的,瞧这标题,咱看都跟吃的木关系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8-1-4 10:51
说好做吃的,瞧这标题,咱看都跟吃的木关系啊。

我拿掉了关于豆腐乳的那部分。以后你做吃的,我就风花雪月。你风花雪月我就做吃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淡淡不如风 发表于 2018-1-4 10:19
你真好,能和熟人这样搭讪。
我没有这样的乡情,只能羡慕了。

遇见故乡人,总是百感交集。如风好。
发表于 2018-1-4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时光安然 于 2018-1-4 11:18 编辑

啊,那个青衣,让我很是感慨了一阵,因为生活中,或者我身边,太不缺少这样的人了,特别是读书人哎。
另外有一节是,我竟然看到有时光安然,晒衣服的。
拍死蜈蚣这于安然来说是小事情,如果也算伟大的话,安然做过的伟大的事情数不胜数呢。
最后一节让我想起乡音,前天特地去环外买莲藕,顺便又带荠荠菜。只可惜已不是那些野生的了,肥大的那种,园子里种植的。
这里分享给简枫我自己描绘两个小样,想来你也应当喜欢。
QQ图片20180104111355.jpg QQ图片20180104111419.jpg

点评

画家水平啊  发表于 2018-1-5 16:14
点赞!安然是巧媳妇  发表于 2018-1-4 21:43
附议简简所言:你怎么啥都会?  发表于 2018-1-4 14:39
你怎么啥都会?  发表于 2018-1-4 14:07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4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平静的文字,也只有简枫能写出来了。湄湾,居然跟一颗星联系起来,亏你能想得出!还有“怕”虫子,多么柔美。只是你管三丫叫“三丫对象”,我以为你们是平辈,没想到人家叫你“侯嫂的大丫头”,分明是长辈啊!哪有你这样对长辈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8-1-4 11:17
啊,那个青衣,让我很是感慨了一阵,因为生活中,或者我身边,太不缺少这样的人了,特别是读书人哎。
另外 ...

这是我们的芳华。你看了严歌苓和冯小刚合作的芳华了吗?这两张图,我忒稀罕。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4 11:25
这么平静的文字,也只有简枫能写出来了。湄湾,居然跟一颗星联系起来,亏你能想得出!还有“怕”虫子,多么 ...

我们院子三丫家是地主,我给三丫她妈妈叫太。她们叫我爸妈名字,我按说应该叫三丫姑奶。大集上,对着一个几十年没见面的卖白菜的,我要是忽然喊一声姑爷爷,他会害怕的。况且我们的院子特别大,人家也有四五户,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纷争不断。唉,往事啊。18啊,原谅我的嘴硬吧。
发表于 2018-1-4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简枫 发表于 2018-1-4 11:30
这是我们的芳华。你看了严歌苓和冯小刚合作的芳华了吗?这两张图,我忒稀罕。

昨晚看了,起初与女儿一起看,后来她直接呼呼了。好在我有耐心,虽然觉得某些地方有些特意煽情,比如展示舞蹈的美,还有那些时代的恶,但于我这有些记忆的年龄,感觉都不是新鲜事了。
最后那个抱抱,让我忽然有些感慨。或许这就是导演想说的吧。
发表于 2018-1-4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幸福小草 于 2018-1-4 15:49 编辑

这组合,岁岁念一样萦绕成为一篇冬日池塘,真是烟火的 味道。
问候简好,冬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1-4 12:56
这组合,岁岁念一样萦绕成为一篇冬日池塘,真是烟火的 味道。
问候简好,冬俺!

冬俺?冬天是你的?哈哈,小草你现在记忆力怎么样?

点评

看看都老眼昏花居然连冬安都打错了。不带老花镜就打出来这样的字。记忆力就是连昨天吃的啥都想不起来那种程度。  发表于 2018-1-4 15:51
 楼主| 发表于 2018-1-4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8-1-4 11:36
昨晚看了,起初与女儿一起看,后来她直接呼呼了。好在我有耐心,虽然觉得某些地方有些特意煽情,比如展示 ...

我虽然没哭,结尾处也是挺感动的。
发表于 2018-1-4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简简此篇写得安静,满满都是生活的本真。每一小节都充满人间烟火味了,喜欢。
发表于 2018-1-4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我也写了冬日池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5 07:35 , Processed in 0.043821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