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73|回复: 28

[原创] 边城恩仇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5 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小白 于 2018-1-6 17:18 编辑
  边城恩仇录


  文    林小白


  一


  秋,残秋,天地一片肃杀。


  这样的天气,正是杀人的好天气。


  边城的小镇上,木叶潇潇,冷风像条鞭子,反复抽打着光秃秃的梧桐,一只乌鸦,从屋檐的一端,扇动着黑色的翅膀,飞到屋檐的另一端的芭蕉树上。


  丁乘风坐在自家宽敞明亮的堂屋里,手里捧着半杯老酒,今天,他已喝了三大杯酒,看着屋外停歇在芭蕉树上的乌鸦,他的眼睛里似已有了醉意。


  老酒是二十年的陈酿,入口甘冽,酒是越陈越好,人呢?是不是伴随着年龄的增长,才能更好地想明白一些道理?


  堂屋的大门敞开着,就像不怕冷的壮汉敞开衣襟,可是,风灌进来时,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冷意。


  他在等,等一个人,等一个仇人来杀他,恩怨情仇的江湖就是这个样子,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可是今天,他只能等着那个仇人来杀自己。


  弱肉强食的江湖,牵扯不断的恩怨情仇,仇恨,只有鲜血才能洗得干净,他已准备用自己的鲜血来了结一段二十几年的恩怨。


  二


  傅红雪走在边城小镇的青石板路上,左脚先迈出去,右脚才慢慢地跟上,不急,不缓,许多年以来,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他的左手按在他的刀柄上,漆黑的刀鞘泛着黑色的光芒,泛着死亡的光芒,他漆黑的眸子似乎也泛着死亡的光芒。


  小镇的方向,他仿佛也看到了死亡的光芒。


  为了等这一天,他已经忍耐了二十多年,二十年的苦练,二十年的忍耐,就是为了这一天,能够用手中的刀,为惨死的父亲报仇。


  二十年前,父亲白天羽受好朋友马空群之邀,去梅花庵赴宴赏梅,不料却被好友马空群设计,集结三十名武林高手对父亲进行暗算,导致白天羽一家十几口人惨死,尸骨无存,只剩下母亲带着尚在襁褓中的自己逃了出来,傅红雪如何能不恨?


  如今,仇人已经找到,三十名杀手除了年迈死去的,已经死在这柄刀下,只剩下最后一个仇人丁乘风,他所要做的,就是将手中的刀插入仇人的胸膛,用最后一个仇人的头颅,来祭奠死去的父亲。


  他缓缓地走着,复仇的火,已经在他的身体里开始燃烧,像滚烫的炭火在身体里蔓延,烧得他的眼睛血红。


  墙角,一只野猫蹑手蹑脚正准备出来觅食,看到一个人影远远走来,浑身散发的杀气让它浑身打了个冷颤,赶紧从墙角残破出的洞口溜了进去。


  三


  江湖纷乱,当然少不了看热闹的。


  傅红雪走过“云来客栈”时,客栈里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看热闹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在议论,


  “你说这一次傅红雪能将丁乘风的头颅砍下来,还是丁乘风会将那把无坚不摧的剑刺入傅红雪的胸膛?”一个腰部斜插一把宝剑的少年道。


  “我猜这回丁老头恐怕难过这一关了,毕竟,他已经老了,也许他再年轻二十岁,结局会说不定,但是现在,他已经太老了。”一个三十几岁的江湖客感叹道。

     岁月催人老,又有谁能抵挡这无情的岁月?


  “老了?谁说他老了?他若老了,一年前长白山五霸怎么会死在他的手上,听说他只出了一剑,五个恶名昭彰的大汉脖子上就多了一个洞,你能说他老了?”客栈里的掌柜道。


  “虽说丁老头仍然老当益壮,但是傅红雪那柄刀实在是太厉害,仿佛就是一柄魔刀,现在,他的仇人已多数死在这柄刀下!丁老头能不能抵挡他这一刀,实在很难说。”说话的是点苍派掌门林雨潇,他说话的分量,那又另当别论。


  客栈里还在争论着,关于傅红雪和丁乘风这一战,谁输谁赢,最后当然没有结果,有狡猾者,竟打起了主意,让大家下注,买谁输谁赢,丁乘风对傅红雪,赔率一赔三。


  四


  叶开坐在屋顶,看着芭蕉树上的乌鸦。


  冷风吹打着他的脸庞,如同刀刮在上面,他竟似木知木觉。


  他记得临行前师傅李寻欢最后说的一句话:“一定阻止这场无休止的仇杀!”


  这是他来丁家大院的目的,也是此行的目的。


  从小李寻欢就教导过他:无论做任何事前,都要站在对方的角度上去考虑一下,只有学会仁慈,才配做一个人,一个真真正正的男子汉。只有学会放下仇恨,才能好好地活下去,因为,仇恨虽然可以支撑一个人不断前进,却不能让一个人开心,幸福,只有爱才能。


  他轻轻抚摸着掌中的刀,飞刀,天下无双的飞刀,静静等待着傅红雪的到来。


  六


  丁乘风将酒杯中的半杯酒缓缓倒入喉咙,酒已冷,顺着脖子流淌下去的时候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异的感觉。


  傅红雪还没有到,堂屋里却已经挤满了人。


  挤在堂屋里的,当然都是丁乘风的家人,有他的大儿子丁灵鹤、二儿子丁灵中、三儿子丁灵雷,还有他的儿媳妇们和几个孙子。


  “爹,你不能一个人承担,我们决不允许傅红雪杀你,他要杀你,那得先从我们的尸体上跨过去!”丁灵鹤道。


  “爷爷,你千万不能死,傅红雪要杀你,那我就找他拼命!”丁乘风最小的孙子丁小骏握着手中的匕首,眼睛似已冒出火来。


  “胡说,你们都给我出去!这是我跟白天羽的仇怨,和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所有的问题,我一个人承担,就算我死了,也不许你们任何一个人去找他报仇!”


  丁乘风又倒了一杯酒,猛灌到脖子里。


  这时,傅红雪已经带着他那把刀缓缓地走了进来。


  五


  “你来了?”丁乘风道。


  “是,我来了!”傅红雪道。


  “很好,请坐!”丁乘风缓缓倒了一杯酒道。


  “我不是来坐的,也不是来喝酒的!”傅红雪看了看挂在墙上那把松纹古剑道:“拔你的剑。”


  丁乘风道:“不必!”


  傅红雪道:“我不杀手上没有武器的人,拔你的剑!”


  丁乘风道:“我手上有无武器已经不重要,我不是你的对手,我愿意赴死!不过,在我死之前,有一个请求。”


  傅红雪道:“哦?什么请求?”


  丁乘风道看了看身边的亲人,道:“我希望咱们上一代的仇怨,到我这里就结束了,希望你能放过他们。”


  傅红雪道:“当年是你杀我的父亲,不是他们,我自然只杀你一个,拔你的剑!”


  丁乘风道:“好!”


  “好”字出口,人已凌空飞了出去,猿臂一伸,松纹古剑已出鞘,剑作龙吟,剑锋直指傅红雪。


  傅红雪的刀更快,刀锋迎上剑刃,顿时满屋星星点点。


  丁乘风的人影到哪里,傅红雪的刀影就追到哪里。丁乘风忽然收剑不动,索性闭起眼睛,只等冰凉的刀光划过咽喉,结束这二十多年的恩怨。


  傅红雪的刀尖已刺入丁乘风的脖子,只要再用一分力,鲜血就要喷射出来,忽然,刀光一闪。


  傅红雪手臂一麻,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转身就看到了叶开。


  七


  “你不能杀他!”


  说话的瞬间,叶开的人已轻飘飘落在了堂屋的正中央。


  “哦?”


  傅红雪看着自己手中的刀,又看了看丁乘风,最后目光落到叶开身上。


  “你若杀他,他的儿子和孙子必然不会放过你,你杀了他们的爷爷、父亲,他们找你报仇,应不应该?”叶开道。


  傅红雪道:“应该!但是我的仇必须报,只要他们有本事,当然可以杀我。”


  叶开道:“但是,他们若杀了你,他们的日子也同样不会好过。你有没有朋友?”


  傅红雪道:“我没有朋友!”


  叶开道:“你有没有亲人?”


  叶开没等傅红雪回答,接着道:“我知道你还有个母亲,你母亲还有娘家,如果你被他们杀了,你的亲人一样不会放过他们,这样因果循环,冤冤相报何时了?难道你要让他们像你一样,只为了仇恨而活着?”


  傅红雪脸上已有冷汗流淌下来,回想起这二十几年以来,自己为了复仇所付出的艰辛,实在是非常人所能忍受。


  叶开道:“再说,当初丁乘风杀你父亲,是有原因的,你父亲是不世英雄,却专横霸道,想要用强权掠夺他的家产,归自己所用,有人要强占你的财产,你会不会和他拼命?”


  傅红雪沉默。


  丁乘风满脸的皱纹似乎动了动,脸上痛苦之色更浓。当初他答应刺杀白天羽,确实是这个原因,暗杀这种方式,实在不够光明磊落。但他必须这样做,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个家。


  叶开又道:“你有你的原因,他也有他的原因,难道你们要让仇恨继续下去,难道,你杀的人还不够多吗?”


  傅红雪握紧刀柄的手已开始颤抖。杀人并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想起自己刀下的那些亡魂,他的心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放开仇恨,也是放开自己,对别人仁慈,也是对自己的宽容!你何不尝试着放下?何况,这老人已经知道错了,这二十多年来,内心的折磨已经让他受到了惩罚。”


  丁乘风今年才六十岁,可是,他鬓上的白发让他看起来像个八十多岁的垂暮老人,仇恨,的确会让一个人衰老。一个随时担心别人来复仇的人,满心的恐惧,恐惧也是一种不令人苍老的东西。


  “如果我说完这些,你仍然还要杀他,那我也阻止不了,你请动手吧!”


  说完,叶开已经大步迈出了屋子。


  傅红雪盯着手中的刀,那柄漆黑的刀,不知道这一刀是该砍下去,还是不该。


  门外,边城的风又开始吹了。





1.jpg
timg2.jpg

评分

1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6 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上沙发欣赏小白新作加分。
发表于 2018-1-6 0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傅红雪寻仇丁乘风,叶开劝解。一场仇杀有望化干戈为玉帛。当然这是留白或画外音。
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层层推进合理有序引人入胜。几个人物刻画得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环境描写和气氛烘托恰到好处的突出了人物个性。值得赞叹的是小说一改打打杀杀积怨结仇的武打套路,诠释“冤冤相报何时了”主旨立意,弘扬正气,一篇具有现实意义的新武打小说。欣赏学习。
发表于 2018-1-6 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哇,江湖奇侠,一代名流,付红雪和叶开誉满武林,今又在小白的笔下演义,重显江湖恩怨,别有新意。看来,小白也是个武侠迷。
发表于 2018-1-6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侠!!
喜欢!!
林兄,周末愉快
发表于 2018-1-6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加分支持小白的武侠佳作。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逐鹿江南 发表于 2018-1-6 09:05
加分支持小白的武侠佳作。问候!

感谢江南兄加分,周末愉快,小白敬茶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芒乡化十龙 发表于 2018-1-6 08:07
武侠!!
喜欢!!
林兄,周末愉快

周末愉快,十龙兄,武侠小说也是小白很喜欢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8-1-6 06:22
哇,江湖奇侠,一代名流,付红雪和叶开誉满武林,今又在小白的笔下演义,重显江湖恩怨,别有新意。看来,小 ...

榆木哥,小白妥妥的是武侠小说迷啊,哈哈,周末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1-6 06:21
傅红雪寻仇丁乘风,叶开劝解。一场仇杀有望化干戈为玉帛。当然这是留白或画外音。
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层层推 ...

感谢清风老师辛勤点评,周末愉快,热茶!
发表于 2018-1-6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老师的武侠小说颇有古龙风范。赞!
发表于 2018-1-6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武侠小说里有一种对情仇的快意,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1-6 10:06
小白老师的武侠小说颇有古龙风范。赞!

风铃知道,小白一直是古龙先生的粉丝,哈哈。有很强的模仿气息,多给砖头
 楼主| 发表于 2018-1-6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林 发表于 2018-1-6 10:12
武侠小说里有一种对情仇的快意,问好!

问好木林,多提宝贵建议及意见
发表于 2018-1-6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RE: 边城恩仇录

林小白 发表于 2018-1-6 14:48
问好木林,多提宝贵建议及意见

谢谢!多年不接触武侠小说了,再接触便是你的《边城恩仇录》,还要向你学习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4 01:23 , Processed in 0.038364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