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71|回复: 53

[原创] 爱如风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6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香薰古琴 于 2018-1-6 09:58 编辑

                                                                                            

      (1)王晓倩跪在床上,两只手使劲按着腹部,脸扭曲成快要烂掉的倭瓜状,嘴里哎哟哎哟地呻吟。早上开饭的时候,我走进她的办公室,被这个场面吓得大惊失色。

  “晓倩,你怎么了?肚子怎么会痛成这样?”王晓倩是和我一同被招进乡政府的。我在经管站,她在土地所。基层单位女孩子较少,我俩大龄女青年,迅速成了好友。乡政府办公室配置了床,晚上值班偶尔还睡在一起。王晓倩的状况看样子很危急,我慌忙抓起床下面她的红色旅游鞋,强行把她蜷曲的腿抓过来,给她穿整齐。晓倩一直是个衣着前卫的女子,很注意形象,现在她痛得根本直不起腰,痛苦的表情一刻也没有舒展。我不知所措地搀着她,像搀扶下战场的伤员一样挪下楼梯。

  隔壁就是乡卫生院,大约二百米的路我俩走了很久。王晓倩痛苦的呻吟不绝如缕。林英大夫是我们的熟人,她从病房出来忽然看到了我俩,急忙迎上来。“林大夫,快看看晓倩怎么了,给她止痛啊!”

  林大夫扶着晓倩坐在椅子上,让我在外面等候。过了几分钟,她说没有事,让我先回乡政府等候。真是莫名其妙,我怎么放心得下。林大夫态度从容,却难掩其中隐秘。不一会几个医生推着担架上的晓倩急急地从我面前走过,为什么不让我跟着去?难道是她活不久了?我的眼泪刷地流下来,一边抹眼泪,一边跟着担架小跑。

  眼泪朦胧,我还是能看到前方玻璃门上红彤彤的几个大字“妇产科”。顿时浑身的血管似乎都收缩了,王晓倩的惨叫像一波一波的巨浪,打得我晕头转向。她怀孕了,他到底是谁?我坐在手术室门前的木椅上,把身边和晓倩有接触的男人筛了一遍。平时王晓倩和孙宏发、黄建西和王庭这几个年轻人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我看不出谁像幕后的作孽者。在晓倩的每一声惨叫里,我咬牙切齿地痛骂那个该杀的人,让他们全家都被猪吃了,狗咬了才好。

  为什么男人做的孽,要让女人承担痛苦?他是谁?他死到哪儿去了?在你差点丢掉小命的时候,这个混蛋到底死到哪儿去了?王晓倩躺在床上目无表情,平时皓齿红唇的她此时嘴唇就像一张白纸。我用干毛巾轻轻给她擦着头发,她在里面经历了怎样的痛,头发才会湿得通透。我压低声音骂着,又怕楼道里的人听去。我要等着这个王八羔子进来,把一盆水泼在他的身上,然后活剥了他。

  然而这个男人一直没有出现。林英大夫当时让我回单位就是怕这件事传出去。可是才一天的功夫,整个乡政府大院,甚至大门外的小商店、理发馆全都在议论这件事。这件未婚先孕却没有男人站出来的咄咄怪事造成了很坏的影响。王晓倩手术后第五天,身体刚刚恢复,来了一辆黑色的车就把她接走了。是乡政府通知了她的父母。

  (2)王晓倩走了,楼道里空了不少。确切地说,王晓倩是以请假的方式被劝回家的。没有过几天孙宏发调到县交警队去了。他看着我问:“不计划回城吗?”我不置可否。他一定动用了不少关系,不然能跨部门这么快调走吗?那天几个年轻人凑在一起吃了一顿羊肉锅子,回来有了几分醉意。没有了王晓倩,连吃饭都兴致阑珊。

  我是从门卫王师傅那里才知道,王晓倩其实是蛮有背景的,不像我背景是赤裸裸的农民,全靠自己这点本事。她叔叔是省财政厅某处长,王晓倩高中未毕业在理发店打工,根本没有参加公务员考试就以以工代干的形式就近安排进了乡政府,后来她叔叔好像受到一起案件的牵连退居二线。门卫这老头外号叫“小灵通”,说话的语气永远是含而不露故作神秘,脸上的肉一半多一半少,一副似笑非笑的猥琐样。有一会电视屏幕上美女出浴,他垫着脚尖使劲往下看,我特别讨厌他。他好像知道晓倩的很多事,但又不肯直说,似笑非笑跟我们打着哈哈。我才不愿意搭理他。

  但王老头诡秘的神态和隐晦的眼神,刺激我的想象。孙宏发的调走一定不是偶尔,要不事先咋一点口风没有呢?难道?我发挥了女人特有的善于联想的强大优势,想起下雨天孙宏发开着车拉王晓倩去县城烫发修眼眉,还有打牌的时候他俩偷偷换牌被我捉住。那么那件事一定与他有关,为什么他敢做不敢当,反而溜之大吉?

  吃完羊肉锅子回到楼上,几个年轻人给孙宏发收拾东西,我突然觉得英俊的他在视野里矮小了不少,蓝色的休闲西服也穿得不伦不类,像小丑一样。孙宏发在走廊里朝我点头致意的时候,我鄙夷地扭过了头。

  林森比我们这一帮年轻人大几岁,据说离婚了,女儿判给了对方。他本来皮肤黑且粗糙,还长了络腮胡,脸就跟鞋刷子一样,毛巾烂得最快。要不是刮得勤,就跟詹姆斯一样。我们几个背地里调侃他,但乡政府的中心工作都离不开他,这是人家的魄力,就这点够我们几个仰望的了。孙宏发悄悄地把他当做偶像,离开乡政府的最后时刻特意去林森的办公室道别。

  我继续看自己的财务会计书,准备考个注册会计师。乡政府建在村外,后面就是浅水滩。特殊的环境使这里的黑蚊子像穿上了铠甲一样,长嘴巴像钻头,钻进身体一挠就是硬币一样的包。林森是经管站的站长,我上班第一天就是他接过我的行李把我带到三楼这个办公室,经管站一共三个人,还有一个男同事去县里培训去了。初夏蚊子非常多,也非常胆大,蹲在额头上都敢停留几秒钟。林森买了一个加热器和蚊香片走进来,插在办公桌边离我最近的插销上。他过一会进来换一片,抵御黑蚊子非常管用。

  季度报表除了电子版,还需要一份纸质的。我坐在桌前除了上厕所一天都没有动。林森那天进来送蚊香打着赤膊,他蹲在地上换蚊香片,我听见他鼻孔鼻呼噜呼噜的,我问他是不是感冒了,他嗯了一声。他在乡政府住的时间最多。

  突然一只胆大的黑蚊子叮在他的臂膀上,我用信纸扇了一下,那小家伙纹丝不动。我扬起手,犹豫一下下,终于忍不住一掌击毙了这个可恶的家伙,林森肩膀上留下那家伙带血的小尸体。我这个举动比那个黑蚊子还大胆,林森扭过头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我慌忙说:“刚才,刚才有个蚊子要吸你的血。”

  “这地方蚊子真多,它咬了我一口。你有花露水给我抹一点。”林森看了一眼桌上的花露水,又盯着我看了一眼。

  他转过身,脊背朝着我,被叮咬的地方起了绿豆大的包,我第一次近距离看一个男人的脊背,连两个小红疙瘩都一览无余,林森的脊背跟他粗糙的脸几乎一样,不像黄建西细皮嫩肉的很娘炮。他的后背看起来很性感,这个词当时让我脸红了。盯着那个小包,把他的头发和后背浏览了一遍,心莫名其妙地狂跳。

  “杨勤,”林森吸了一下鼻子,他感冒着,感觉吐出是一口热气,“有句话我说出来,你不要惊慌,也不要生气。”

  “嗯。”他平时总是黑着脸,第一次看见领导这么温和,似乎觉察到他要说什么。

  “从你来的那天,我就看出你与他们不一样。你会写诗写文章,一直学习,是个追求上进的好女子。”他背对着我,不管我听与不听,“好女孩就是风景,不仅外表端庄,内心也很充实。我……我可能喜欢上你了。”

  “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他转过身,大概看了我一眼,拍拍我的肩膀,就走出去了。

  我低着头,不敢看林森,手里的花露水始终没有涂抹到他的后背。

  (3)我想真正的爱情一定始于崇拜。和林森本是上下级关系,可是从那一夜有了那段话,林森在人群中就格外耀眼,他在大会上汇报工作总是那么有条不紊,走在乡政府的林荫道上那么气宇轩昂,不知不觉成了我心底的自豪。他安排工作经常在我办公室逗留,看我的眼神温和如春风。世上最感人的莫过于铁汉柔情,林森粗糙冷峻的外表下面果敢却不失温和,我失去了免疫力。我承认我爱上了林森,连他的名字都有了国际范儿。

  不久,林森不失时机地搂着我说了那三个字,他的胸膛热热的,厚厚的就像床垫子一样。络腮胡蹭着我的额头,额头痛并幸福着。我妈骂我不会谈恋爱,说我是个书呆子。我说爱情就是一趟车,即使我勉强登上,也会坐错方向到不了目的地。现在这趟车来了,它温和舒适,为我量身定做。我幸福地闭上眼睛。林森的唇是甜蜜的雪糕,凉爽着焦躁的夏天。他吻着我,一声声喊着我的名字,爱如风起,席卷了我的世界。

  “林站长,我……”

  “傻瓜,你喊我什么!”林森激动地吻着我的耳朵,“叫我森子。我爱你,一辈子。”

  “森子,我也爱你。”第一次说出这句话,我的眼泪热热地流下来。爱温暖地吹着,心发芽了。

  林森吻着我的热泪,嘴里说我是个傻瓜,把我轻轻地抱在床上。他巍峨地伏在我上面,吻就像疾风暴雨,手伸进了我的内衣。

  “森子,不要!等结婚以后。”我还有尚存的一点理智。

  “傻瓜,我们互相了解,我们这么相爱,迟早都是一样的。”林森吻着我的唇,堵住我想说的话,“你身上的味真好闻,好香!”

  那一夜,林森在我枕边安然入睡,闻着他细微的呼吸,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还有那野性的气息,我彻夜难眠。

  天亮去签到的时候,王师傅看着我怪怪地笑着,我心虚地低下了头。在茶炉打了一壶热水,走上楼,林森已经起来坐在办公桌前。看见我进来,急忙接住了水壶,抱着我吻了一遍。

  我妈老是操心我找对象的事,那天她突然看到我手机里的照片,马上戴着150度的花镜看了足足半个小时,甜蜜蜜地笑着;“像,真像张丰毅。”

  我妈最迷恋影星张丰毅,把凡是帅的男人都比做张丰毅。她急不可待地让我找个时间,一定要把林森领回家。最奇怪的是,我妈听到林森结过婚,眼里只闪电般地掠过一丝犹豫,很快就说,知根知底的,那都不是事儿。

  七一是林森宣誓入党的日子,也是我们确定恋爱关系三个月的那天。我告诉林森等宣誓完毕,一起回我家吃饭,我妈要见他。

  (4)王晓倩上班了,她那个叔叔根本管不了了,她也许托了很多人依然找不到接收的单位,无奈地回来上班。不管怎样,她能回来,且健康地出现在乡政府,就让我幸福得哇塞了一阵。

  晓倩从提包里取出一幅十字绣,铺在床上:“美女,我这些天也没有闲着,你看我给你绣的什么。”

  海边的女孩?穿着洁白纱裙的女孩,坐在海边的礁石上,赤脚埋在沙子里。她的面前是蔚蓝的大海,远处,一艘帆船在波涛中起伏。

  我曾经给她朗诵海子的诗句:我有一座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王晓倩总是那么心细,一针一线应该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完成了这个艺术品。她坐在椅子上对我撒娇:“人家绣十字绣,颈椎痛,过来给我按摩按摩。”

  我哪里会按摩,胡乱在她的肩膀上敲打揉捏,几个月前她憔悴的样子在我脑里再次浮现,现在的她肩膀肉肉的圆圆的,十字绣填满了她的心,也治愈了她。

  她扬着俏丽的下巴,示意我打开另一幅。那是一幅适合客厅悬挂的八骏图,“哇,这么精致的八骏图,要花费多少时间?你给我绣一幅我够了。小姐,两幅,不会吧!这,你太感动我了。”

  “想得美。八骏图是给孙宏发的。小子快结婚了。”她居然花费这么多的精力给那个王八羔子绣了八骏图。可是,他伤害了你,还是人吗?自古都是痴情女子负心郎。我心疼王晓倩,在她的后背狠狠地打了一下。有的伤疤是不能随便揭开的,即使最亲近的人。

  七一很快就到了。四楼会议室布置一新,全乡的入党积极分子以及党代表将在这里召开会议,纪念建党九十周年。林森坐在前排,穿着西服,表情严肃,等待宣誓的庄严时刻。

  估计会议快结束的时候,我决定去街东头的鲜花坊去取林森预定的鲜花。我家在西边,这样一会林森出来就可以省个腿脚。我妈一定会请了几个厨艺好的大神,在我家声势浩大地准备了七碟子八碗招待准女婿。

  我幸福在一边傻想,老板已经插好了花,我看到有康乃馨、玫瑰,还有百合,另外的我不认识。林森是个细心的男人,每一朵花都赋予了特殊意义。我抱着一捧鲜花,使劲闻了闻:“哇塞!好香啊!”

  抱着鲜花意气风发地走在大街上,天空那么明媚,有清风徐徐拂面,好不惬意。等我赶回乡政府,会已经散了。路过土地所,我特意看了一眼王晓倩的办公室,里面拉着窗帘。我隐约听到对话声。停住脚步仔细辨别了一下,居然听到了林森的声音,这让我格外吃惊。

  “当时你预备党员没有转正,我才一个人承受的。现在你都转正了宣誓了,不应该有个交代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当时把一个月的工资都给你了。”林森的声音。

  “我怀了你的孩子,受了多大的痛苦?你躲在暗处连狗屁都不放!”

  “孩子都打掉了,现在我们什么关系也没有!我爱的是杨勤,她比你有学问有气质,比你懂事。你不要坏我的事!”

  让王晓倩受尽折磨,让我恨得咬牙切齿的人居然是林森。这怎么可能?我浑身就像寒风袭击了一样,所有的血液都凝固了。我缓缓走下楼,感觉自己像死了一样。走在路上的是我的皮囊,我的魂已经不知去向。

  街上突然起风了,卷起的沙尘纸屑迷住了我的视线。夏天的风热烘烘的,分不清是西南风还是东南风,它在街上在空地上胡乱地翻卷,吹乱了我修剪过的头发,吹糊涂了我精心化的妆,怀里的那束鲜花,它那么高洁,那么鲜艳欲滴,此时被风吹得好像摇头乞怜,一瓣百合在风的撕扯中掉在地上,又被卷在空中。

  我突然感到腹中一阵恶心,蹲在卫生院的门口哇哇地呕吐起来……我的脸扭曲成快要烂掉的倭瓜状。

                                                               


评分

19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6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沙发,坐上了老师的沙发,好像有点像气呢。
发表于 2018-1-6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空了再细细品读!
发表于 2018-1-6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安!爱情是检验人性虚伪与贪婪的最好方式。
发表于 2018-1-6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闺密的婚外孕,牵出大龄青年游离的情,情跟人性胶融,清纯与龌龊撞怀,嗨,这就是大千世界
发表于 2018-1-6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了,情节扑朔迷离,人物各有千秋,喜欢,点赞
发表于 2018-1-6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师姐,这个写得挺曲折,出人意料的结局,给师姐点赞加分。
发表于 2018-1-6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小说采用先抑后扬再抑的方式,让读者的心像坐过山车一样,跟着老师的笔触走。读来很过瘾。在看到杨勤买花时就预感会出事,果然。
发表于 2018-1-6 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有关大龄青年的婚恋小说。两个未婚女子与一个离异男子的爱情故事。龌龊的男子欺骗了闺蜜,“我”(杨勤)也被一阵风吹上贼船,情节曲折,人物纠葛复杂。再现时下不良风气。谁是小说中未婚先孕始作俑者?这个悬念设置得很有吸引力,最后的真相大白,揭露深刻鞭挞有力。
有两点值得称赞:1,对照写法。表里不一,美与丑,始乱终弃的龌龊。2,特定环境的描写,喜庆成了讽刺,悲愤成了控诉。增强了小说的思想性,推荐阅读。
发表于 2018-1-6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平_gMTT8 于 2018-1-6 18:07 编辑

        写小说的难点在于结构的搭建,评小说的价值在于小说所反映的思想。
      好!很难得的一篇结构搭建,思想内容俱佳得好小说。
1.好在开篇情景活现、扣人心弦;
2.好在人物刻画生动、鲜活;
3.好在情节穿插,起伏跌宕,动静衬托恰到好处;
4.好在肢体动作,心理活动相辅相成,令人如同身临其境。
      何止是【爱如风吹】而是“刻骨铭心”!
      哈哈!不褒贬不是买主,虽然瑕不掩瑜,但必须注意笔误:
“嘴里哎哟哎哟的呻吟,......吓得我大惊失色”  此句不妥。因为:
1.既然嘴里哎哟哎哟喊出了声音,那就不是呻吟。
2.“吓”和“惊”在此处意思一样,所以把大惊失色改成“吓得我一时手足无措”较好。
个人浅见,谨供参考斟酌。

点评

挺好,能够读完给出建议,很认真,看得出来  发表于 2018-1-6 14:46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6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人看不见心,大龄女孩往往恨嫁,轻率献身的结局很可悲。小说提出了警示,发人深醒。
发表于 2018-1-6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并不新颖,情节也不复杂,但古琴以娴熟的笔法,流畅的语言,将小说写得极具阅读的快感。功力堪赞!
向你学习!
发表于 2018-1-6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男人做的孽,要让女人承担痛苦?


发表于 2018-1-6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爱如风吹》,阅读学习欣赏了。加分支持!
发表于 2018-1-6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篇力作!支持清风老师推荐阅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7 20:48 , Processed in 0.083711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