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54|回复: 41

[原创] 贾湖骨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6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门长子 于 2018-1-6 22:08 编辑

                                         贾湖骨笛

  。壹 。

  那天的风很温和,软软地拂过我的羽毛,我站在湖边看你,如同看清晨的太阳。芦苇花升上了天,在一点点地荡远。蓝天很蓝,宛如你的眸。你是人,一个生活于贾湖之畔的人;我是一只鹤,来自远方,却在湖畔栖息。是什么让我们相遇,我不知道,我想你也不知道。天宇之间的事很难解释,正如天空不知为什么会那么蓝,湖水为什么会那么清,正如你看我时的心情。我们很快乐,自相见的那一刻起你成了我眼底的风景,在日光的升降中挪移。鹤,是地上游走的动物,有着美丽的肢体,细长的脖子,当然还有着矫健的长翼可以让我高傲的飞翔。你不同于我,你是人,人有奔跑的能力却无力于高空。你在晨时看我飞起,在幕落时看我落下,心底的欢喜与眼底的欢喜照亮了湖水。

  做为一只鹤,我醉心的骄傲就是对空长鸣,呜咽与婉转的声音引领众鹤的心情。你总是静静,在我用嘶鸣划过天宇的时候,你的手里会把玩一种乐器。它用芦苇的竿做成,或者用树上的叶子叠成。我在湖边听你吹出长音短音,仿佛我的,又不像我喉咙里发出的乐声。我的长腿在你的乐音里起舞,同时舞动了湖畔的风。你的族人会跟着我一起舞蹈,愉悦成贾湖边的一群精灵。在鹤与人之间,没有厮杀,只有祥和与安静。这样的日子我愿与你共存。

  我的耳边总吹过风声、滑过水声,屏息时也能听到了苇叶摩挲的细微声。我的羽在风中翻动,像湖面上荡开的涟漪,一层一层,融和着你温和的目光。你在听,屏气凝神,听周边所有的声音,然后再将听到的所有声音一点一点转换成唇间的乐音。草丛中虫豸在唱曲,半空中树叶在发出“沙沙”声,我还听到了鸟鸣,从我的喉咙里发出。我猜你一定在模仿我,想像我一样唱歌,借你手里的乐器成就你心底的旋律。鹤与人好像也没什么不同!我对自己说,眼里含了因你而有的欢喜。

  我们生活的这个地方,后世人称它为贾湖——一个很美的名字。湖里生有鱼虾、水草、贝,我和鹤群以鱼虾为生,你用贝装饰你的额。湖边生活着和你一样的人,他们有的高大威猛,有的瘦小精干,有的披了长长的头发,有的用兽皮将腰身裹起。你是一个孩子,比他们的个头小,偶尔我能见到你的母亲,她长得不美,却很健康。8000千年前的人或许就是这样,尚没有学会先进的生活方式,也没有用熟食喂养你们的胃。湖水是我们共同的资源,湖里的鱼虾是我们共同拥有的食物。我喜欢闲暇时你关注我的目光,那里边有太多的清澈、太多的眷顾,太多的因眷顾而生的爱意。人与鹤,这样相处也不错。

  。贰 。

  时间是沉向湖底的沙,在这样的沙里我慢慢老去,你渐渐长大。在你长成精壮汉子的时候,我暮年垂垂。湖里的鱼虾还是那么多,而我却再没有精力捞起。同伴有的弃我而去,有的忙自己的生活,不能过多劳作的我成了你身边不离不弃的禽。做鹤的骄傲不在了,我偶尔会在初升的太阳光下引吭,在黄昏的影里煽动我的翅。我在老去。湖水清亮,生命是一支不能恒久的歌。你看我的目光那么柔和,柔和得像春日阳光下的贾湖。我为这种柔和而欣慰。

  羽在一点点地脱落,在移动的光影下看落下的羽,你的眼里我的眼里长满了悲伤。乐器成了你手里不能放下的物件,长大的你已将制做乐器的树枝转换成了动物的骨骼。你是高大的猎人,是一个很好的乐手。我看到了你精巧的双手,在将死去的动物骨骼磨制成型,有长条型的,有半圆型的;我同样看到了你磨制出来的石器。乐器让你快乐,石器让你劳作。有时候两者是共生的,你用奏响乐器的方式引诱动物窜出,再用磨制过的石器击打它们的头。自然的运作让你和你的族人感受到了满足,偶尔我也会在你的鱼叉下享受自己不能捕食来的鱼虫。

  身体不再是强壮的身体,心跳在随着失去的强壮变得缓慢,我渐渐地失了活着的能力。偶尔在你出猎归来时会抬起头,用微弱的呼唤寻找你的呼吸。生命不恒久,我不知道应该留下什么给你,我的泪常打湿蜷缩的翼。身下是用脱落的羽铺成的巢,巢的四周搁放着你收获的猎物。你的身体越加强壮了,唇上有了须,头发越来越绵密。许多异性喜欢你,因为你勤劳、你聪慧、你善于捕捉猎物的本领超过了很多人。

  贾湖,那里我已经许久没去了,那里的天空是不是依旧蓝,那里的湖水是不是依旧绿,那些我幼时与你对视的场景是不是依旧存在?我想念,是一只鹤对湖的想念。或许,你从我的眼里看出了端倪,在喂我饱餐一顿之后你将我送到了湖边。冬天的芦苇丛肃穆,失了春日与夏日的绮丽。你放我在湖畔,在我曾展翅放歌的地方。我将眼光投向远方。远方,有我的族群,许多鹤在阳光下舞蹈。我突然看到了生命,是焕然一新的生命,正伸长了肢体,用长长的颈指向天空。那里有我的蓝,我的歌,和藏于我心底的清幽。你的乐声轻起,我知道这是天地的赠予。

  。叁 。

  许多年以后,当我成了人们手中的一支笛,我知道生命在恒久远中持续。骨笛,你采取了我翅上的尺骨,做成了吟唱千古的笛。它有七个孔,有修长的身,有褐色的肌肤。它能奏出世间最美妙的乐音,恰似我当年引吭高歌时的风姿。岁月被你刻成了一个符号,我是这符号的代表,是你用心用真诚用眷恋镌刻而成的奇迹。友人,我只能这样说了,你是善于创造的友人,也是知天地万物心意的乐者。每一个音孔都会发出奇妙的声音,每两个音孔之间都有着奇妙的距离,是精确丈量之后的结果,是智慧超常发挥的结果。我于你,是一份安慰;你于我,却是日月更换中的不能离弃。

  8000年后,有人开始试笛,知了它的音域、间阶、音程,知了它领先于世界各地乐器的魅力。人们开始赐予它名字——贾湖骨笛,人们也开始研究我源于远古的性能——它是多么的不可思议。然而,只有我懂得,是你留住了我,用你的智慧你的耐力你赢得时间的力量留住了我。一只鹤,本是万物之一,生于自然,逝于自然,奇迹从来都不为我而存在,奇迹却因为你而诞生。你创造了另一个我。在悠扬的笛声里,我仿佛看到了从前的你,威武、真诚、聪慧,有着拯救万物的力量,有一颗爱万物的心。你是那么美好,优雅、执著,你唤醒了欲将睡去的时光的沙,让我成为8000年之后中国出土年代最早的乐器之一,并冠以“中华第一笛”的美誉。

  时间的风荡起了沉于贾湖的旋律,我的耳边再次响起风划过湖面的声音、苇叶互相摩挲的声音、鹤喉咙里吟唱的声音、水流向远方的声音……你坐在湖面,用秀丽装饰我,用真情打磨我,用微笑祝福我。友人,我因你而重生的生命,已婉转成一条不朽的河,向着目光伸展不到的地方行进。我的音色明亮、古朴,传送出远古的音调;我的体表庄重、清奇,如佛的玉指,神仪内莹,宝相外宣;我的音域宽阔、深邃,有着令后人不能解读的魅力。而你,是我的创造者,你用我死后滴落的哀愁磨制出我的身、我的魂。友人,花朵的绽放在于种子的力量,我的绽放是你生命精度的计量。中华一笛。你是中华音乐人。

  那一天的阳光真好,我与你并肩立与湖边,听风、看景,目光流转了我的心情,释放着你的心意。美好,是所有物种的向往;恒久是所有为物种的追寻。只有用心才有收益,只有觉悟才能成知已。你是知我的,想我世世代代伴你看贾湖的美,想我永永远远与你不分离。时光制造了衰老,不能制造的是为爱的情绪。在眷恋中生活,你给予我的是永远的翅膀和乐音的魅力。我想飞,飞到湖边与你相伴,在徜徉的时光里感受你眼底的温度——它有着春湖的清丽、夏湖的悠远、秋湖的娇媚、冬湖的苍茫……友人,我是一支笛,你却是笛音中我最眷爱的人。

  

  注:贾湖骨笛,出土于距今7800年~9000年的河南贾湖遗址,用丹顶鹤的尺骨制成。笛孔有2、5、6、7、8之别,是我国目前出土的年代最早的乐器实物之一,被称为“中华第一笛”。





评分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6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象奇妙,来自远古,语言温润,出自湖中,珠玉文字,美不胜收,欣赏拜读!
发表于 2018-1-7 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位,再细品老师佳作。
发表于 2018-1-7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1-7 17:07 编辑

      妙文。此文是写贾湖骨笛的由来。全文都由鹤之眼来看世界,这让我想起夏目漱石《我是猫》一文,同样他是通过猫眼看世界。

      鹤是超凡脱俗之物,故而作者花了大量地笔墨写他生活的大自然与他共处的人类,意在表达鹤的隐逸与自由。

     全文一共有两条线索,一是作者巧妙地用了第一人称来叙写一只鹤从生到老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化。二是,通过描写一只鹤的鸣声来完成骨笛的形成以及与人之间的关系转变。在文中,作者自始至终都刻意避开了法律(破坏珍稀物种),尽量地描写一只鹤眼中超然的大自然,最后用了极悲悯的几个句子来表达一只鹤的心声,而不是人的心声,同时在文末也揭示出鹤与一个人和平共处,心意相通的知己情缘,这在一定程度上赋予了骨笛深厚的文化内涵。



       总之,当最后鹤由一只鹤变成骨笛,仿佛一个女子把她全部的情感交到一个良人手中,骨笛在此刻也就被赋予了极深厚的情感内涵了。这是一只鹤的情感世界。它——美得心甘情愿!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7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让一个生灵与人类对话,对出万种感情。学习欣赏!

点评

这是最直观的点评。说的好。  发表于 2018-1-7 10:46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7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只多情的鹤,每一根羽毛都在窸窸窣窣的翕动,上天垂青,你也垂爱。
这也是一只无奈的鹤,它的骄傲呜咽和婉转,如何才能带你一起飞翔,如何方可让你鸟瞰我的天空?
鹤儿,踏着优雅的舞步,扇动出不可名状的眷恋,渐渐老去,生命经由他深情的怀念更改为另一种形态,继续讴歌它之眷恋。
一只我的骨笛,想念你的声音,怀念你的动人,念念不愿忘记,曾经有一只比姑娘还姑娘,比少女还少女的呆鹤儿,为我起舞为我高歌低唱,老死也不肯离开的纯情。
一只我们的骨笛,吹不走往昔的故事,吹不去岁月悠悠的山重水远,只想要一回回响彻耳畔,一次次昨日重现,生命的刻度年轮的痕迹,终将它传世。
一个不小心,我们成了言情,但这也是很好很好的事。

点评

读你的跟帖的时候,我在吃着饼。因为我的胃不好。鹤与人相处(相恋?)无论怎么逃也逃不过最后的宿命:被制成骨笛。骨笛是一只鹤的灵魂与她全部的情感。是有灵性的。槐安的心是柔软的。我能感觉得到。  发表于 2018-1-7 16:34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7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是木木的知音,此文一如既往的美,欣赏膜拜
发表于 2018-1-7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笑靥 发表于 2018-1-7 17:16
槐安是木木的知音,此文一如既往的美,欣赏膜拜

不是一如既往的,以往木门长子的文我也读过。这篇特别好。超过以往的,真的。
发表于 2018-1-7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惊艳的文字,请给我两个字:词穷。
确实如此,不知道说什么,更不知道如何来评说,清绝、俊逸、冷峻又温润,通通都给木木!感谢木木精彩呈现,新年佳作频出!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村夫 发表于 2018-1-6 22:35
想象奇妙,来自远古,语言温润,出自湖中,珠玉文字,美不胜收,欣赏拜读!

问好老师,谢谢读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1-7 07:07
先占位,再细品老师佳作。

问候风玲,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1-7 10:08
妙文。此文是写贾湖骨笛的由来。全文都由鹤之眼来看世界,这让我想起夏目漱石《我是猫》一文,同样他 ...

述说得美轮美奂,这样的评让人心意荡漾啊。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木林 发表于 2018-1-7 10:36
精彩!让一个生灵与人类对话,对出万种感情。学习欣赏!

问好木林,谢谢来过。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7 11:37
这是一只多情的鹤,每一根羽毛都在窸窸窣窣的翕动,上天垂青,你也垂爱。
这也是一只无奈的鹤,它的骄傲呜 ...

没有恋啊,是精神的互依与寄托。这是一个骨笛如何诞生的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笑靥 发表于 2018-1-7 17:16
槐安是木木的知音,此文一如既往的美,欣赏膜拜

不客气,谢谢阳光来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8 11:07 , Processed in 0.092216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