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38|回复: 26

[原创] 蔡州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sjby 于 2018-1-11 15:45 编辑

    一

    历史上,有两个蔡州,一在河南,一在湖北。

    南北朝时期,东魏首置蔡州,治新蔡(今河南新蔡县境内)。北齐时,蔡州废。隋文帝开皇初年(581年)废汝南郡,恢复豫州,治汝阴(今河南汝南县境内,其后,治所几乎未变),不久改豫州为溱州,大业初年(605年)再改溱州为蔡州,大业三年(607年)废蔡州,重置汝南郡。唐高祖武德四年(621年)复设豫州,唐代宗李豫即位,避讳改为蔡州,属淮西节度使。宋,一直设有蔡州。

    在北齐废蔡州和隋改溱州为蔡州之间,西魏恭帝元年(554年)冬,曾设置过蔡州,治蔡阳(今湖北枣阳市境内)。后废。

    历史上,蔡州下过两场有名的雪。一场在唐宪宗元和十二年(817年),史有所载,肯定有。一场在金哀宗天兴二年(1233年,宋理宗绍定六年)或天兴三年(1234年,宋理宗端平元年),在我想像里,应该有。


    二

    唐宪宗元和十二年(817年)十月初十,蔡州下了一场大雪。
   

    纷纷扬扬的雪片,夹着点点雨滴,肆无忌惮,凌厉凶狠,将山川、原野、道路、房舍、树木甚至生机蚕食殆尽,给大地披上了一层茫茫荡荡、无边无际的白衣。白得耀眼,白得猛烈,白得令人颤抖,白得令人绝望。雨雪伴着朔风,呼啸而来,将触须伸到每个角落,将人间仅存的温暖扫荡得一干二净。无处不在的冷,透过铠甲,渗入骨髓,冻裂肌肤,只差一点,就要将灶塘里的火堆冻灭,将胸腔里的热血冰封。

    这是一场毁灭温暖的雪,也是一场蕴藏着机会的雪。

    中唐名将,陇西世族李家的李愬利用这场罕见的大雪,长途夜袭,一举夺取蔡州,打败节度使吴元济,使割据多年的淮西重回中央。

    中学课本《李愬雪夜入蔡州》一文,选自《资治通鉴•唐纪》。文中三次写到雪:“时大风雪,旌旗裂,人马冻死者相望。”“夜半,雪愈甚。”“鸡鸣,雪止。”《旧唐书•列传第八十三》之《李晟传》(李愬父亲),记载了李愬入蔡州时的雪:“是日,阴晦雨雪,大风裂旗旆,马栗而不能跃,士卒苦寒,抱戈僵仆者道路相望。”“酝道分五百人断洄曲路桥,其夜冻死者十二三。”“夜半,雪愈甚。”“黎明,雪亦止。”《新唐书•列传第七十九》之《李晟传》,写到李愬入蔡州时的雪时,与《资治通鉴》、《旧唐书》大同小异:“会大雨雪,天晦,凛风偃旗裂肤,马皆缩栗,士抱戈冻死于道十一二。”“行七十里,夜半至悬瓠城,雪甚。”“黎明,雪止。”

    在司马光的笔下,这是一场“大风雪”,凛冽到了“旌旗裂”的程度。无生命的旌旗都被冻裂,皮肉之躯的将士、战马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人马冻死者相望”,不知凡几。更可怕的是,到了夜半时分,“雪愈甚”,其冷,其冻,必会“愈甚”,“人马冻死者相望”自然就更多了。在这个特殊的夜里,雪,仿佛一柄残忍的屠刀,无情地刺向长途左奔袭的将士们。

    后晋时修成的《后唐书》和宋祁、欧阳修编撰的《新唐书》说,这是一场“雨雪”。雨加雪,寒冷泥泞,一身雨,一身雪的将士、战马,被雨淋,被雪浸,还要被“裂旗旆”的“大风”、“偃旗裂肤”的“凛风”撕扯割裂。疼痛而至麻木,麻木而至无知,无知而至死亡者“十二三”、“十一二”。在这个特殊的夜里,雪,既是难得的掩护,更是无情冷酷的死神。

    元和十二年十月初十蔡州的那场夜雪,一点也不温柔温暖,满满的,全是血腥。

    大风雪、大雨雪夜的战斗,因李愬的完胜而扬名。

    其实,这场雪,这次战斗,早在“安史之乱”时就埋下了伏笔。

    “安史之乱”对大唐的打击是致命的,大唐眨眼间从盛壮跌入衰老,虽身躯还在,却形销骨立。病体还有机会渐渐恢复,假以时日,还可能重新膘肥体壮,挺直腰板,昂然而立。而大唐,直至灭亡,也未恢复开元、天宝的强盛富足,气度气势。

    大一统的辉煌盛世被安禄山、史思明轻轻一击,摇身一变为藩镇割据。繁华不再,夕阳下,废园里,门庭蓬筚,白头宫女闲坐,絮絮而又津津的,只有当年。地方节度使拥兵自重,对中央号令阴奉阳违甚至置若罔闻,辖区内的一切,都由节度使掌管,节度使就是辖区里的皇帝,父死子继,朝廷也只能下旨追认。

    中央政府与地方割据势力的争斗,节度使与节度使之间的争斗,连年不断。盘剥刻毒,生产凋敝,人民流离失所,敝衣枵腹。季节也来凑热闹,冬天,格外长,格外冷,格外烈。

    历经肃、代、德、盛几朝,至唐宪宗元和十二年(817年)的冬天,中央政府讨伐藩镇的战事进入关键时期。十月初十,深夜,风雨雪交加,李愬率军出发。黎明时分,“雪止”了,天晴了,李愬胜利了。这是历史的真实,天象只是一种巧合:那天,一夜夜雪,黎明时,雪停了。我却认为历史真实里,有历史的意象,天象巧合里,是作者的故意。每次读些这里,都觉得,雪不只是雪,而有一种可以言说的寓意:夜雪停止,曙光照临;黑暗过去,光明降世;割据已成既往(至少吴元济的割据已成过去),统一再度回归(至少淮西节度使的辖区已经回归)。

    三

    李愬雪夜入蔡州后416年,金哀宗天兴二年六月(1233年,宋理宗绍定六年)至天兴三年正月(1234年,宋理宗端平元年),蔡州又一次遭遇了恶战。

    面对元军步步紧逼的强大攻势,金国被迫放弃中京(今河南洛阳),“六月己亥,上入蔡州,诏尚书省为书召武仙会兵入援。”元军跟踪而至,与北上的宋军联合围困蔡州。半年后(天兴三年正月),蔡州城破,哀宗“自缢于幽兰轩”,“末帝为乱兵所害”,“金亡”。

    由脱脱、阿鲁图主持修撰的《金史•卷一十八》之《本纪第十八•哀宗下》,详细记载了金国在蔡州这段穷途末路的日子。从天兴二年夏六月至天兴三年正月,过酷暑,经整秋,历隆冬,气温越来越低,时日越来越冷,金国存活的希望也愈来愈渺茫,徒然挣扎一番后,终于耗尽最后一丝力气,在寒冷的冬天里,萎靡消亡。

    与《资治通鉴》和《旧唐书》、《新唐书》“文”采飞扬不同,《金史•本纪第十八》是完完全全的“史”笔,所写所记简略直接,只提战事,不旁及其他。但蔡州城内的断港绝潢,却从文字里悄悄溢出:“九月”,“禁公私酿酒。”“十月”,“纵饥民老稚羸疾者出城。”“给饥民船,听采城壕菱芡水草以食。“赐义军战殁被创者麦”;“十二月”,“杀尚厩马五十疋,官马一百五十疋犒将士。”禁酿,是为了保粮;纵饥,是为了减负;采菱,是因为民断粮;赐麦,是因为麦珍贵;杀马,是因为已经绝粮,已然绝望。

    《金史•本纪第十八》没有提及天气。

    冬月、腊月、正月,三个月的冬季,应该有一场雪。金哀宗天兴二年的冬天,蔡州应该下过雪,甚至不止一场雪。

    金的祖庭,在东北。那里,从晚秋至第二年初春,都雪飘冰冻。早期金人,在严寒里生息繁衍,逐渐强大,灭了北宋、辽国,在北中国建立起自己的国家,延续了百多年。但时过境迁,到金哀宗天兴二年,国势已衰弱得无法保有自己的都城,被围困在蔡州城里,州郡崩塌,黎民四散,救兵已无,突围无望。

    天兴二年的蔡州冬天,格外寒冷。雪,下了一场又一场,皇帝、官吏、将士、平民陷入深深的寒冷、饥饿里。改为皇宫的州衙,本就简陋逼窄,风雨、风雪交加下,更显破败寒凉。夜深人静,灰烬衾寒,飞舞的雪花裹夹的劲风、雨丝,如刀似箭,穿窗破棂,冻凝热血,毁灭希望,在将士防守的城墙边,在平民栖身的院落里,在略有一丝生机的角落,在还残存希望的人心中,洒下满满的绝望,布满无穷无尽的死亡。史书虽未载,但完全可以想象,蔡州城里,士抱戈冻死者,民饥馁冻死者,不知几凡。

    与400多年前蔡州城里颟顸的吴元济不同,金哀宗是清醒的。天兴二年十二月,元军“破外城”、“堕西城”,金哀宗“谓侍臣曰:‘我为金紫十年,太子十年,人主十年,自知无大过恶,死无恨矣。所恨者祖宗传祚百年,至我而绝,与自古荒淫暴乱之君等为亡国,独此为介介耳。’又曰:‘古无不亡之国,亡国之君往往为人囚絷,或为俘献,或辱于阶庭,闭之空谷。朕必不至于此。卿等观之,朕志决矣。’”他回顾自己的人生,回顾国家的命运,对自己的未来有了决绝的安排。天兴三年正月,城破在即,金哀宗他自知“肌体肥重,不便鞍马驰突”,“集百官,传位于东面元帅承麟”。他之传位,不是避祸,也避不了,而是希望“平日矫捷有将略”的继任者,在城破之时,能侥幸“得免”,以保金之“祚胤不绝”。

    城破之时,依然大雪。冬雪越积越厚,很快,断瓦残垣,鲜血尸身被一一掩埋。蔡州城里城外,一片洁白,白得无法睁开眼睛,白得无法看清雪里改朝换代的血腥与残酷。大雪在轻轻叹息,叹息一个王朝的消逝;大雪在悄悄祭祀,祭祀众多亡者的灵魂;大雪在静静掩饰,掩饰这又一出人类自相残杀的悲剧。

    四

    坐在室内,或开着空调,或烤着电炉,看窗外的雪,雪是有诗意的精灵。洁白的身躯,恣意的翻飞,令贫乏的内心,升起许多柔软的意象。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踏入雪野,林原,吹雪捧雪,聚雪堆雪,摇树木雪纷纷落下,掷雪团打雪仗,悄悄潜至同伴身后,塞一把雪入颈项,见他冷得一颤跳起,高声尖叫。这时,雪是快乐的源泉,是温馨暖和的,是温柔曼妙的。

    但元和十二年史有所载的雪,天兴二年、三年我想象中的雪,对于置身其中的任何人,都是残酷残忍的。胜者,是惨胜,胜利之前,有多少将士、战友死于雪中。欢庆之余,想起为胜利的代价,还有几分高兴?败者,是完败,失败之后,连想一想过往的余兴都没有,只能被屠鸡般砍杀,被耍猴般戏弄。活着的,沮丧之余,或许会庆幸自己还能象狗一样地活着。

    胜者、败者,虽有满腔希望、一肚悲凉的心绪区别,却同样经受了雪对肉体的侵凌折磨。在曾经的蔡州,雪,是公平公正的,把蚀骨的寒冷布满所有空间,把夺人魂魄的凌厉传给每个人。白雪遍野,鲜血凝冻。雪与血,彼此衬托,艳丽夺目,是历史不可多得的华丽篇章。

    时光已逝,往事成烟。雪原惨白,逝者消隐。雪还会下,但最好不要与血为伴。如果雪里没有血,而只有雪,它或许真是温馨暖和的,温柔曼妙的了。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11 15: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一场蔡州雪!融合了历史、意向、杀戮和血腥,看得人惊心动魄。继而更加留恋那种踏雪寻梅、品茗赏雪的日子。
发表于 2018-1-11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的残酷,在雪的辉映下,何其生动无情。
发表于 2018-1-11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槐安. 于 2018-1-11 20:20 编辑

字母先生放下菜刀,信手就是宝剑锋从霜雪来呀
发表于 2018-1-11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在浪漫人士笔下,风花雪月四宝之一。
雪在历史学者面前,沧桑而跌宕起伏,更显剔透晶莹。
发表于 2018-1-11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场蔡州雪,经历了历史的演变,别有一番韵味在其中了。拜读欣赏佳作,冬安!
发表于 2018-1-11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终于不写吃的了。这雪下得人心好沉重啊!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1-11 15:38
好一场蔡州雪!融合了历史、意向、杀戮和血腥,看得人惊心动魄。继而更加留恋那种踏雪寻梅、品茗赏雪的日子 ...

雪虽历来是美好的意象,但其实质却是凛冽严酷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安然 发表于 2018-1-11 16:02
历史的残酷,在雪的辉映下,何其生动无情。

雪原下有冻骨。一将成名万骨枯。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11 19:47
字母先生放下菜刀,信手就是宝剑锋从霜雪来呀

哈哈,菜刀马上继续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1-11 19:50
雪在浪漫人士笔下,风花雪月四宝之一。
雪在历史学者面前,沧桑而跌宕起伏,更显剔透晶莹。

透过雪的表象,看到雪的真实,真有点残酷。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8-1-11 20:37
这场蔡州雪,经历了历史的演变,别有一番韵味在其中了。拜读欣赏佳作,冬安!

看到雪,想起蔡州雪,瞎写写。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an安 发表于 2018-1-11 20:46
你终于不写吃的了。这雪下得人心好沉重啊!

吃的,还继续。谁叫自己是个“好吃嘴”呢?
发表于 2018-1-13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蔡州的两段战史和它的那两场雪一样寒冷、严酷,作者笔下的蔡州雪,读来更是如临其境,寒风刺骨。
刀枪铁蹄,血河漂橹的漫漫长史堙没于茫茫白雪之下,但不能泯灭于灯红酒绿,酒色财气之中。居安思危,作者的心是暖的。
发表于 2018-1-13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穿越历史,大雪映照出古战场的血腥酷烈。好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1 15:36 , Processed in 0.121010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