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73|回复: 68

[原创] 柳絮飘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7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碣石清风 于 2018-1-28 07:09 编辑

           柳絮飘飞
  (一)
  
  屁打脚后跟,心急火上房。这些日子红红妈就是这样。她来去一阵风,说话没好调,心里憋着一股火手脚不消停。瞅人不顺眼,看狗更心烦。这不,她从外面风风火火地旋进院里在院子里又没头苍蝇似的转了两圈后,就歪着身子斜着眼睛朝堂屋里瞄着突然吼了一嗓子:“红红,你磨蹭啥呢?”听听没有回声就猴急了,一叠连声喊道:“红红,红红!”
  
  红红系着衣扣从屋里跳出来,“妈妈你叫喊啥呀?”
  
  妈妈见女儿穿戴一新还描眉涂唇的,火气一下子到了脑门,骂道:“你个死丫头,又要到哪儿浪去?”
  
  “你瞎说啥呢?有你这样当妈的吗!”红红压着火气嘟囔了一句。
  
  被女儿抢白了一句,竟一时无话,嘴动了动,吼出一句:“碗筷刷洗了吗?”
  
  “刷洗了。”
  
  “喂猪了吗?”
  
  “别问了,该做的都做了!”
  
  “回屋把衣服脱了。”
  
  “脱衣服做啥呀”
  
  “你这身打扮能进稻田插秧吗?”
  
  “插秧,有人手吗?”
  
  “求爷爷告奶奶总算找了几个人。”
  
  “妈,我不能去了。”
  
  “你你咋的了?”妈妈的眼睛瞪得大如牛眼,还冒着凶光。
  
  “我有事!”
  
  “啥事比插秧事大?你的事先放放吧!”说着话,转身直奔仓房扛出一袋化肥出来,见红红依然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撕破嗓子似的喊道:“还在那里死戳着?快回屋换衣服,再去你二大妈家扛耙犁。”一路小跑走远了。
  
  红红气急败坏地追了几步喊道:“妈,我真有事。”
  
  “别磨叽了。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到时吃啥。”话音未落,人就没影儿了。
  
  红红急得直跳脚,豆粒大的泪珠如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唉,红红叹了口气暗自想道:“有啥办法呀,摊上这么个远近出了名的厉害妈,整天你就是追鬼似的忙也难逃妈妈无休止地磨叨。尤其是这些日子里,妈妈身上就像有股无名火仿佛加了油似的燃烧着,她那本来就板着的长方形脸又像坠了秤砣似的拉长了。烦她怕她躲着她。同我一般大小的姑娘们哪个像我?一个一个地都飞进城里打拼了,妈妈防贼似的防着我。进城?想都不要想。爸爸的进城那是二人半年冷战取得的胜利,妈妈虽然宝贝那几亩破地,最后还是让了步,她怕离婚。”
  
  红红妈妈没能管住丈夫,只好加强对女儿的管教,防患于未然。
  
  红红从小就听话,她觉得妈妈这辈子过得很不容易,就诸事顺从妈妈,让她去东绝不去西,让她打狗绝不打鸡。同龄人的一个个相继进城后的变化让她眼花缭乱由开始的不以为然到羡慕,并有了向往和追求。她也要从家乡走出去却走不出去便有了压抑感。觉得空前地不自由,开始跟母亲有了顶撞。前天她与一个高中同学张轩邂逅。在校时曾是她的暗恋,张轩告诉他,自己有一个建筑队在天津盖楼。问她愿不愿意去天津见识见识市面?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当时约定今天去见他把事定下来妈妈却安排插秧。这可如何是好?走吧,她不敢;不去吧,心不甘,她走两步退三步,进退两难。这时一辆黑色轿车驶进村里,红红往路旁躲闪着,车开过去又戛然停下,张轩钻出小汽车回首喊道:“还真碰上了,快上车。”
  
  红红想都未想就钻上了车。长这么大还没坐过这样的车哩!
  
  车驶出村庄绝尘而去,红红透过车窗,看到自家稻田里弯腰插秧的几个人影儿,眉头紧蹙,心里不是滋味,她闭上了眼睛,任泪水从眼角滚落。
  
  (二)
  
  阳光普照,青山绿水,草木萌生。满田遍野只红红妈一家在插秧,形只影单。红红妈请来的都是插秧高手,转瞬稻畦已是半池绿,一片生机。风硬水凉,插秧者虽穿长筒水靴,在水里站久了就难免有从脚底凉到头顶的感觉。这时只见人称瞎苞米的老六直起腰举着军用水壶对嘴喝了口散白酒,哑着嗓子说,“大家都传着喝口,暖暖身子。今天水忒凉!”
  
  转瞬间,一军用水壶散白酒喝了个底朝上。瞎苞米摇晃着空壶喊道:“红红妈,这是二斤酒,你报销啊。”
  
  红红妈斜瞪了他一眼,心里骂道,“你个瞎苞米想个美。”嘴里却大声说,“没问题。”
  
  酒进了肚,身子暖了,话却多了。
  
  “这么早就插秧谁敢呀?”
  
  “也就是红红妈呗!”
  
  “红红妈人要强,凡事都抢先。”
  
  “别瞎说,哪是我要强,我是慢雀先飞慢雀先飞!”红红妈的话也是实情,关于插秧她心里的小算盘早拨拉好了,插秧大忙时候上哪里找这些人去?等大家忙完了自家活进城打工走了,找人不就就更难了吗?所以只能见缝插针提前插秧。
  
  “喂,红红呢?怎没看见红红?”瞎苞米突然一声喊叫,插秧的几个人齐刷刷地把疑问眼光投向了红红妈。
  
  红红妈这才想起红红竟没有来,手忙脚乱中她早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人们这一提起,心里不由一阵恼火,既然有人问就需回答,她气呼呼地说,“人家有事来不了了。”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生谁的气?当然是生女儿的气,女大不由娘啊!回答便带了感情色彩。
  
  瞎苞米眯缝着眼睛想道道,平常开玩笑惯了就半假半真地说:“她能有啥事?准是当妈的心疼女儿不让她来呗。”
  
  气头上的红红妈甩掉秧苗,用泥手指着瞎苞米“哼,就你话多,你把我说成啥人了?”她把生女儿的气全发泄在瞎苞米身上了。也怪瞎苞米嘴贫没心没肺地瞎说。瞎苞米干哈哈两声,不再说话低头弯腰一心插秧。
  
  一时无话,插秧速度无形中快了起来。一字形的插秧队列,手起手落插秧溅起的水花儿,拔脚落脚迈步后退带动的泥水声,紧张利落和谐。头顶天空人字形雁阵渐渐远去,清亮的鸣叫声却不绝于耳。
  
  空旷的田野里,有几个老人和妇女走走停停地查看着什么,还不时相互吆喝着打招呼,萧条中的一点热闹,倒也成了红红家插秧中的映衬,凸显不合时宜。
  
  一阵风旋起,枯叶草屑飞扬,一个荷锹老者匆匆走来惊诧喊道:“红红妈插秧早点吧?”
  
  “我家缺人手,慢雀先飞呗。”
  
  “不怕死苗?”
  
  “怎么不怕?”
  
  “怕,还下手这么早?”
  
  “二大伯,我更怕到时候插不上秧啊!”
  
  二大伯听后一阵沉思点头叹道:“说的也是,一个个都进城走了谁插秧啊?不打粮食吃啥呀?”
  
  瞎苞米偏脸侧身喊道:“二大伯你老年痴呆吧,有了钱还愁吃啥?”
  
  “进城打工就有钱?未必吧?”二大伯满脸狐疑地问。
  
  “不有钱谁进城呀?”
  
  “你跟二大伯说实话,去年你挣了多少钱?我听实话,实话。”
  
  瞎苞米眯缝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嬉笑着答道:“不多不多,一万八九吧。”
  
  “一万八九还不多?想挣多少啊?那得买多少大米呀!”
  
  “二大伯,明白了吧?有了钱就啥都有了。”
  
  “不过我听说,邻村的二大烟就把命丢在了城里,钱有了命没了。”
  
  “二大伯啊,有几个那样的?”
  
  “我还听说有的染上花柳病。”
  
  “二大伯,有几个那样的?”
  
  二大伯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手指瞎苞米插过的秧“老六,漂秧了。仔细点。你误它一时它误你一年!”瞎苞米抓过漂秧,撅屁股弯腰探身伸长胳膊把秧苗插牢,吁了口长气,再不说话。其他几个插秧的人却接着议论起来。
  
  “听说给人打工也不容易,吃不好睡不好还要加班加点的干。”
  
  “你以为钱那么好挣,别作梦了。”
  
  “都进城誰种田?咋民以食为天?”
  
  “有姑娘可不能放出去。”
  
  “为啥呀?”
  
  “为啥?看老祁家丫头,哭着喊着闹进城,钱没捞着,鼓着大肚子回来了,差点把爹妈气死。”
  
  二大伯无心再听,“打住打住,背后莫论人非。好好插秧!”一挥手笑着走了。
  
  (三)
  
  红红妈插秧归家,大黄狗摇着尾巴迎出来。红红不在家,冷锅冷灶。又累又饿的红红妈无精神做饭,打开饭厨把半碗剩菜汤倒给大黄狗,自己抓了个冷馒头咬着吃。随后她躺在炕上眯眼歇着,身子骨就像散了架,翻个身都困难。想着插秧的事,想着二大伯死苗的说法,死苗她并不担心,补呗,这事不用找人自己做得了。瞎苞米的话让她生气,说啥心疼女儿?谁心疼女儿了?满嘴胡吣。好像我是贪小便宜的人,就是博换工,到时候你们插了我帮忙就是了,谁不求谁呀?不过这红红也不争气,早不有事晚不有事偏插秧有事?不让她去她还是去了。气死我了。女大不由娘啊!
  
  突然大黄狗“汪,汪”叫了两声,她知道这是红红回来了。大黄狗通人性会报信。红红爸回来叫一声,红红回来叫两声,红红妈回来叫三声,熟人来了叫六声,生人来了不住声的叫。从来不吃外人扔的东西。
  
  红红妈眯眼不睁炕上假寐。红红连声呼唤妈妈却不见回声,轻轻放下一塑料袋东西,自言自语道:妈妈一定很累了满身泥土就这么躺下了,女儿没听话让妈生气了,实在是情不得已啊。她轻步慢移走出屋子到灶间麻利地做了一个西红柿鸡蛋汤,她站在屋地几次想唤醒妈妈起来吃饭却不忍心叫出口,她走过来又走过去,搓手干着急。不叫吧,她不忍心;叫吧,更怕妈妈骂她个狗血喷头。桌子上的鸡蛋汤还冒着丝丝热气,天津狗不理包子虽然放在饭盒里怕早已凉了。再不吃就更凉了。一狠心大声喊了声“妈!”
  
  “喊啥喊?”红红妈挺身坐起来,“还知道我是你妈?”她下炕扒掉外衣在屋地“啪啪”地使劲抖落着,有些泥土飞落在饭桌上。
  
  红红抢过妈妈手中的衣服,“抖落啥呀?一会儿我给你洗洗。”把衣服抱出去塞到洗衣机里随后把妈妈按到椅子上“妈,你吃饭。”
  
  “不饿。”
  
  “插半天秧不饿?”
  
  “早被你气饱了!”
  
  红红搂着妈妈的脖子撒娇哀求:“妈,我的亲妈,都怪女儿不懂事,别跟我置气了!”
  
  “我的小祖宗,你气死我了!”
  
  “妈,喝口鸡蛋汤压压气”她把碗端到妈妈嘴边,“你尝尝可口不?”
  
  红红妈就势喝了一大口,望着小心翼翼的红红气已消了大半。
  
  红红把包子推到妈妈面前,“妈,你再尝尝这包子的味道咋样?”
  
  红红妈扫了一眼小巧玲珑的包子摇了摇头,“一看就知道,中看不中吃。”
  
  红红夹起一个包子硬塞进妈妈嘴里,“妈,你不尝咋知道中吃不中吃了?”
  
  包子硬塞进嘴里,红红妈不吃也得吃了,慢慢地品味着,果然有种与众不同的鲜香味道,夸道:“好吃,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包子。”说罢用手抓着包子津津有味地吃起来,边吃边夸赞“好吃好吃。”
  
  红红看着妈妈风卷残云般的吃相,心里不是滋味儿。包子全吃光。西红柿鸡蛋汤也喝个一干二尽。妈妈插秧辛苦了,自己却不在家帮忙,让妈妈一个人辛苦劳累心里不由一阵惭愧和不安觉得很是对不住妈妈。但一想到自己即将进城市打工时那种实现憧憬的喜悦不言而喻。妈妈不问自己咋开口呀?她为难地盯着妈妈,心里这个急啊,情急之下,心里想着的话便脱口而出“妈你问呀!”话已出口忙掩嘴,但晚了,“唉,这句话咋出溜出来了?”后悔不迭,下牙紧咬着上唇。
  
  红红妈斜楞着眼睛问女儿:“问啥?问包子哪来的?”
  
  “不是。”
  
  “那问啥?”
  
  “就不问女儿做啥去了?”一赌气转过身去,给妈妈一个脊梁骨。
  
  “不问。”
  
  “为啥呀?”红红又把身子转过来。
  
  “你的事一定是大事,妈不问,你也会说。”
  
  “你就不生气?”
  
  “咋不生?气死我了!”
  
  “打我两巴掌骂我几句出出气呀!”
  
  “你老大不小了,妈不会再打你骂你了。”
  
  红红听了一阵感动,抱紧了妈妈,泪水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妈,你真好。”
  
  红红妈却把女儿推开,变脸问道:“说,做啥去了?”
  
  红红激灵一愣后,觉得这才是以前那个非打即骂的妈妈。不说是没有好果子吃的,那就说吧。于是她就从邂逅高中同学张轩讲起,张轩复员后接管了父亲组建多年的一个建筑队,在天津承揽了一个建筑项目,建筑队有一个五十几人吃饭的的食堂,食堂缺一个帮厨兼采购人员,问她愿不愿意出去帮他?他没敢当妈妈说她曾暗恋张轩只说对他印象极好,她觉得这个机会很好犹如喜从天降,因为还要征求妈妈的意见便婉转答应并约定今天给他回话。不料张轩却主动找上门来。听说还没跟妈妈说,张轩有些失望但不死心,就提出带红红见识见识大城市天津的繁华风光。走高速,不足一小时的车程。首先看了承建的居民小区大楼,浏览了市容市貌,观赏了劝业场,吃了狗不理包子,尝了天津大麻花……开眼了长见识了,外面的世界真精彩。
  
  红红妈眯着眼睛听完女儿的讲诉,心里一阵闹腾,“这才是,怕啥来啥。”
  
  红红妈有一个说话唠嗑就睡觉的毛病,红红以为妈妈睡着了,轻声唤道:“妈,咋还睡着了?”
  
  红红妈睁大眼睛说,“我听着呢,没睡。”
  
  “说说你的意见啊”
  
  “我有啥意见呀?狗不理包子名不虚传,好吃。”
  
  红红噘嘴说道:“妈,人家说正经的,别打马虎眼!”
  
  “问我啥意见?其实你心里明镜似的,明知故问……”
  
  这时,大黄狗突然“汪,汪,汪,”叫了六声,瞎苞米老六在院外喊,“红红妈在家吗?”
  
  “在家在家。”一阵风旋了出去,声未落人已到,“老六啥事?”
  
  原来老六受人之托前来提亲,说男方家道殷实日子富裕,不要错过呀。二人一阵窃窃私语后,老六说,定个日子见见面,一挥手笑眯眯而去。
  
  “我跟红红商量下再说,你听信儿吧!”红红妈笑逐颜开扬手答道。
  
  返身进院回屋的红红妈依然一阵风,屁股没坐稳就说:“瞎苞米提亲来了。”
  
  “提啥亲?”
  
  “给你介绍对象。”
  
  “不找。”
  
  “为啥呀?”
  
  “不为啥,没到时候。”
  
  “没到时候?跟你一般大的孩子都满街跑了。”
  
  “满天飞又能咋的?”
  
  母女二人一阵唇枪舌剑,话不投机。红红气恼郁闷,进城的事尚未定下来,半路又杀出来个瞎苞米来提亲。红红越想越不是滋味儿,一气之下甩手转身洗衣服去了,再不理妈妈。
  
  (四)
  
  柳絮飘飞,时而单飞时而打团,遮天盖地一片白茫茫。
  
  那阵,红红爸就是这个时候进的城,把所有农活扔给了她自己,受苦受累不说唯独那份孤独寂寞最难熬!如今红红也要走,气死我了,老的不安分在家里种田,小的还跟着学?这年头也怪了,一个跟一个往城里钻,凑啥热闹赶啥时髦?疯了,都疯了!想着插秧时大家的议论,心里就越发打起鼓来。老的自己没管住,就不信这小的也管不住?红红咋说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想进城?没门!除非你是我妈。一边走着一边想管住女儿的对策。突然一阵风迎面刮来,那些悬浮飘飞的柳絮狂躁起来朝她脸上乱扑,并打迷了她的眼睛她本能地揉了揉,柳絮揉进了眼白上。她眼睛睁不开了,难受地蹲在路旁。
  
  “红红妈你咋的了?”身后有人问道。
  
  “我眼睛睁不开了”听声音知道是二大伯便请求道:“红红在家里洗衣服你快把她叫来,她有办法。”
  
  “妈”红红喊着跑过来,洗衣服高挽的的袖子都没有放下来,她小心把妈妈扶起来,麻利地翻起妈妈的上眼皮用舌尖轻轻地舔着,舔过来舔过去,三个来回就觉得舌尖有了东西,红红刮在手心一看正是柳絮,伸着手让妈妈看,“你看,咋让它钻进眼皮里,这么不小心?眨巴眨巴眼睛看还有没有?”
  
  红红妈使劲地眨着眼睛拍手喊道:“好了好了,没了没了。女儿真中用!”
  
  红红眼珠一转,突然问妈妈“咋谢我?”
  
  红红妈心情大好笑逐颜开,“说吧,想要啥?”
  
  “要啥都答应?”
  
  “当然。”
  
  红红一阵惊喜,信口直说:“我要进城打工。”
  
  红红妈听后一愣,直嘎巴嘴却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地揉眼睛。
  
  “你没事揉眼睛做啥?”
  
  “揉?恨不得扣了它,都怪它!”
  
  “怪它啥呀?”
  
  “若不是因为它你敢跟我提进城事?”
  
  红红一丝窃笑掠过心头,是呀,老天助我,没这机会,还真不知怎么开口?
  
  “红红你跟妈说真话,你敢提吗?”
  
  “妈又不是老虎有啥不敢?”
  
  “哼,你就吹吧!”
  
  红红笑了,笑出了声,“我是发怵呀。”
  
  红红妈望着漫天飞舞的柳絮,突发奇想,庄稼人从农村到城市不正像这飘来飘去的柳絮吗?丈夫还脱胎换骨变成了城市人?至今她依然耿耿于怀,想起来就呼呼长气,后悔当初不该让他走。还拿离婚威胁我,服了他了。这下可好,一年只有一次假,苦了吧?活该!
  
  红红妈一阵感慨转身问“你是妈的亲闺女吗?”
  
  “是呀。”
  
  “听妈的话不?”
  
  “听啊。”
  
  “妈不让你进城。”
  
  “为啥呀?”
  
  “你爸进城我都后悔了。”
  
  “后啥悔呀?”
  
  “你说呢?我想他了去不了,他想我了回不来,一个牛郎一个织女,啥日子?”
  
  “我的傻妈呀,能和你们比吗?”
  
  “怎么不能?”
  
  “你说呢,爸进城你们分开了,我进城我们结合了。”
  
  “啥?你跟谁结合?”
  
  红红情急之下说漏了嘴,一阵迟疑,想,就直说了吧,早晚也得说。于是她就把读书时候如何暗恋张轩,前些日子他们如何邂逅,张轩如何约她进城,天津之行又怎样向她求婚及他们对未来的设想,说了个明明白白,透透彻彻。
  
  一席话说得红红妈咧着腮帮子笑,情不自禁扬手照红红屁股拍了一巴掌。
  
  “你个死丫头,咋不早说?”
  
  “妈,你同意了?”
  
  “再不同意,我还是你亲妈呀?”
  
  次日,红红在妈妈含泪陪送下,上了火车,她如一片柳絮飘进了天津。
  
  但愿能扎根!

  
  

评分

2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7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坐版主沙发,再品大作!
发表于 2018-1-27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发表于 2018-1-27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所写的故事,前人绝大多数都写过,不同的是手法。清风老师的手法引人入胜,从头读到尾,人物形象生动活泼。
儿大不由娘,社会潮流也是不可阻挡。城市扩大化,农业生产集约化,即使经历阵痛也要走富民强国之路。见微知著,小说以一村一家的变化映射社会变革。
加分点赞。
发表于 2018-1-27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形象鲜活、丰满,题材很契合社会现实。语言流畅,干净凝练。好文,支持!问候清风版!
发表于 2018-1-27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揭示主旨,人物反映现实,人们在渴望什么,为什么而拼搏?小说如实地反映出来了。

高妙的技法,佩服!
发表于 2018-1-27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清风老师新作!问好新年!
发表于 2018-1-27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清风老师新作!问好新年!
发表于 2018-1-27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實 于 2018-1-27 17:27 编辑

       0000000.52.gif 欣赏《柳絮飘飞》这很有社会价值的文学艺术。
       作品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农村女汉子的形象,词雅文练,写景生动,叙述紧凑,扣人心弦。是一篇可读性很强的农村题材小说。在我国加快城镇化建设,农村人口被城市吸纳,土地面临规模经营的大背景下,本作品无疑表现了农民在大趋势下的必然,
       感谢清风版版撰文分享,创作辛苦,献茶问候! 0000000.4.gif
发表于 2018-1-27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兄新作。天冷注意添衣保暖。
发表于 2018-1-27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人物鲜活,个性突出,大有呼之欲出的感觉,红红妈这个人物,作者塑造的很成功,语言也有特色,遣词造句很讲究!一篇成功的作品!加分指持!
发表于 2018-1-27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清风老哥加分点赞,预祝春节快乐。
发表于 2018-1-27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塑造非常成功,方言的运用无疑是一大特色,文字精炼,环境描写烘托自然,先抑后扬的手法,烘托了母爱的伟大。问好清风老师!
发表于 2018-1-27 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风火火的红红妈吸人眼球,什么让她火急活燎?接着交代村空难找下秧的人,红红爸进城打工,红红又要离开,热爱土地的红红妈不理解,却无法阻止女儿爱情的方向,杨絮满天迷人眼,无根之物,天涯海角落地就可以扎根,最后是最美好的寓意,
发表于 2018-1-27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柳絮飘飞,城乡牵情,相依为命的母女,几多辛酸几多累?拜读学习了,文笔传神,人物立体,喜欢,点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5-27 01:36 , Processed in 0.085105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