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91|回复: 30

[原创] 佳期如梦终有醒,怎忍贪欢与君同 ----浅谈《红楼梦》中的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2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闫广慧 于 2018-2-2 18:53 编辑


      曹公雪芹先生在写《红楼梦》时,第一稿拟定的名字是《风月宝鉴》,意在创作一部劝世寓言小说。之后又拔高为《石头记》,初衷是为多情公子贾宝玉作传。后经“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石头记》脱胎《红楼梦》,已经成为打破旧小说创作的传统陈窠,写旧帝国盛时晚照的悲歌绝唱。古人曾云:半部《论语》可治天下,老鹤云:半部《红楼》可察世情。从曹公三易书名,也就看出“字字看来皆是血, 十年辛苦不寻常  ”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

幻梦神游:

       《红楼梦》全书突出了一个“梦”字。有好事者做过统计,《红楼梦》中共写了三十三个半梦。其中那半个梦就是小说开卷的第一人做的第一梦,由于梦境虚幻我们姑且成为神游。且说姑苏乡宦甄士隐一日书房闲坐,倦意上来便伏几少憩,于是梦到一僧一道携他梦游太虚仙境。甄士隐才到仙境前看到石坊两边有一幅对联,上写: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就被一下子拽回到了现实中。梦境戛然而止看官们肯定有意犹未尽的遗憾,不过这正是作者写作高明之处,此地留白让人遐想,后边揭秘还有交代。果然,很快我们就在第五回在贾宝玉的引导下叩开太虚仙境的大门,而这时再去玩味石坊上那副对联,是否对真和假有和无有了更切身的领悟?

         第五回写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当家妇贾珍之妻尤氏便治酒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宝玉等赏花.而作陪的是尤氏的儿媳妇贾蓉之妻秦可卿。中饭罢,因为是两府老中青三代女眷的小集,话题无外乎东家长西家短的磨牙碎事,不像和姐妹们在一起可以谈文学说风雅,所以宝玉难免觉得无聊,由无聊又生倦怠,便打起瞌睡来。贾母看宝玉在这里也是受罪,便让秦可卿带宝玉去睡午觉。秦可卿先是领宝玉去了上房内间,结果宝玉看那屋子里的陈设酸腐气太浓就喊快出来。秦可卿看宝玉不愿意在那儿待就提议到她自己的卧室内睡。就这样秦可卿轻展纱衾,慢移鸳枕安排宝玉在她的床榻上睡下。此后宝玉接着甄士隐的梦从石坊两边的对联开始,做了一个无比魔幻和香艳的梦。有关这场梦里的场景有小说原文可查这里不作赘述,老鹤只讲这梦造成的结果,结果宝玉第一次遗精了。遗精标致青少年身体已经发育成熟,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而导致宝玉出现这种生理反应的诱因,我们刨去小说中设置的魔幻情节不讲,单从科学的层面来看无外乎是环境使然。

       一个处于青春性萌动期的少年,如果受到周边的人以及环境性暗示的话,就可能会在心理和身体上产生波动,从而在梦中构成性幻觉的呈现致使遗精。那么在宝玉做了这个让他脸红心跳的梦之前他感官上受到什么样的刺激呢?首先是秦可卿卧室的氛围造成的。宝玉进入秦可卿最私密的场所----卧室之内,首先是闻到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令宝玉顿时觉得眼饧骨软,并连说"好香!"。接下来是他看到的是一副《海棠春睡图》和“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的对联。春睡和嫩梦芳香让文艺气息很浓的宝玉递增遐想。接下来看室内的陈设也处处透着难以言表的暧昧。而秦可卿之所以成为他性幻想的对象,也与秦可卿平时行为的不淑以及“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有关。所以看宝玉神游的梦境,前边是虚,后边便是实了,这也正呼应了那对联的真假有无。

风月梦中有风险:
         如果说宝玉之前的梦是感官的刺激所致,那么贾瑞的梦则完全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贾瑞爱王熙凤不仅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更是性压抑造成的畸形性扭曲。我们姑且不论小叔子爱嫂子的人伦不齿,只看他追求王熙凤的变态方式就让人你觉得他猥琐。贾瑞喜欢王熙凤不存在任何精神层面,他爱的就是王熙凤的身体,是一种赤裸裸的肉体需求。这固然和贾瑞的修养气质有关,更和他不健康的成长环境有关。贾瑞双亲早年亡故,他是爷爷一手带大的。由于爷爷对他的期望值过高,只希望他能心无旁骛将来学优入仕。所以对他的教育只放在功课做好了没有,有没有偷懒荒疏学业,至于他成长中的心理疏导和生理变化从不关心,而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使得他的天性在高压中变形扭曲也就背离常情愈远。贾瑞到了娶妻生子的年龄还是一个苦闷的王老五,而他对男女之事已经有了正常的生理上的需求,没有正常的渠道去解决生理上的问题,他就走了旁门左道,把风流的王熙凤当做了性对象。可叹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王熙凤几次警告都不鞥阻止他对其性骚扰,最后迫使王熙凤毒设相思局,使他为之丢了性命。

        在贾瑞走火入魔病入膏肓的时候,跛足道人给他一面两面皆可照人的镜子治他邪思妄动的病症。结果他不听医嘱,贪图在镜中和王熙凤交接,最后几次梦遗精竭而亡。贾瑞的梦看似荒唐却是有警诫的意味,科学也验证沉溺频繁的性梦中是能够伤身甚至殒命的。

托梦是情之所至:
        《红楼梦》里描写死前托梦总共有三次,一次是秦可卿给王熙凤托梦,一次是晴雯给贾宝玉托梦,再有一次就是元春给家政托梦。这三次“临别赠言”的共同之处就是做梦和托梦的双方感情都是最亲近的。秦可卿和王熙凤虽然差着辈分,可却是实打实的闺蜜。两人好到什么程度,秦可卿的婆婆尤氏对王熙凤的话中有交代:“你是初三日在这里见她的,她强扎挣了半天,也是因你们娘儿两个好的上头,他才恋恋的舍不得去”。带着病也要硬撑着就为了和好朋友能在一起。我们可以明显的听出尤氏的醋意。而王熙凤听了这话也是眼圈儿红了半天,半日方说道:倘若因为这个遭到不测,那她也就活着没什么意思了。可见两人真的是肝胆相照的。接下来王熙凤去看病,“凤姐儿又劝解了秦氏一番,又低低的说了许多衷肠话儿,尤氏打发人请了两三遍”,王熙凤才向秦可卿道别。两人低低说得那些衷肠话可能就是只有闺蜜之间才会说得体己话,尤氏催了两三遍王熙凤也不肯离开大概是王熙凤已经感觉到秦可卿去日无多了,而这种预感郁结在心最后就做了那个噩梦。也是她的担心应验,果然醒来就听到了秦可卿病死的噩耗。此后,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时到秦可卿的灵堂吊丧,睹物思人不禁大放悲声。这时里外男女上下,见凤姐出声,都忙忙接声嚎哭。尽管是上下男女都嚎,可老鹤却只看到那时只有王熙凤一个人是真悲。

        晴雯之死是在宝玉探病之后的当天晚上,这段文字很虐心,也是《红楼梦》中很精彩的章节。宝玉与晴雯之间的感情远比宝玉与袭人之间的感情还深。之前我们知道,宝玉初试云雨情的对象是袭人,可见两人是无比信赖的关系,在生活上袭人对宝玉也是恪尽职守照顾得无微不至。但两人精神层面却是有隔阂的。因为袭人总是站在世俗人的角度希望宝玉能学好,这样宝玉很反感。相反,宝玉对晴雯或者说晴雯对宝玉则是知己相惜的关系。宝玉和晴雯之间的关系不是男女关系,他们之间到死都没有突破肉体界线。这倒不是宝玉不想,是晴雯不愿意。当宝玉提出和晴雯洗鸳鸯浴的时候,晴雯则是拿他和小丫头洗澡床战来嘲笑他,并且晴雯也最看不惯他和袭人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宝玉尽管没得手,且对她更敬重有加。除外,晴雯对宝玉是毫无保留的维护,她眼中没有功名仕途,只有宝玉开心不开心。所以宝玉也就愈加喜欢晴雯。可悲的是偏偏是这样一个碧玉无瑕的女孩却被扣上了狐媚的罪名,抱病被撵出贾府。心比天高,性如烈火的晴雯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泼污,最后她死也就死在气上。宝玉探晴雯两人互吐情愫,晴雯与宝玉换了贴身的内衣并交待宝玉回去“她们(只指袭人一人)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晴雯临死前也不甘受此诽谤,其心性实在是一团火。

        宝玉晚上回到怡红院,五更方睡稳,朦胧中只见晴雯从外头走来,仍是往日形景,进来笑向宝玉道:“你们好生过罢,我从此就别过了。”说毕,翻身便走。宝玉忙叫时,又将袭人叫醒。宝玉哭了说道:“晴雯死了。”天亮问起果然晴雯死于那一刻。晴雯托梦不繁琐,只留下短短一句话就走,这是因为之前,她想说的话白天已经对宝玉说过,她不想说的,也尽在不言中,宝玉也自然领会得到。此后,宝玉为他的红颜知己做了一篇《芙蓉女儿诔》,这篇文章也是贾宝玉文学创作中水准最高的一篇。

       贾政和贾元春不仅是父女关系,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依附关系。元春是依赖贾府的祖荫上位的,而贾政也因元春的政治地位仕途稳固。之后贾府大厦将倾来自于元春的失宠,元春的病逝也是贾府在朝廷人气日微造成的。其实在元春托梦之前,一些震荡的征兆已经显现。

       元春是政治婚姻的牺牲品。尽管她身为帝妃,却难享受人间天伦之乐。元宵节省亲,她被恩准回家带了三个时辰。在这三个时辰里元春哭着来,又哭着走。她哭不为别的,只为“人伦相隔”,在祖母和母亲怀里撒个娇都不能。而她付出的代价就为了维系贾府一干人等的荣耀。元春最后对贾政的托梦一方面是示警,也算是对贾家的败亡的总结。两个血缘最亲近,利益共存的联盟自此瓦解。

       《红楼梦》因梦而起,又因梦而终。其中大大小小的梦,或怪诞,或缥缈,或有据可查,或天外飞来,尽其姿态又同出一门。总之读红楼不解梦视同白读。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2 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闫先生通读一本《红楼梦》,居然写了不少文章,真是佩服。
发表于 2018-2-2 1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中有时候,梦还真的是有预兆。或许这些由来也是从古书上延伸而来。
发表于 2018-2-2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實 于 2018-2-2 19:46 编辑

         0000000.58.gif 红学大师又有新作,喜欢。
       这篇立意很好,《红楼梦》本就是一场梦,再经老鹤精彩一解,那便是“梦中梦”了。曹雪芹那首开篇诗也就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感谢分享,新年快乐! 0000000.3.gif
发表于 2018-2-3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本红楼,千古故事。似梦似真皆故事。

闫老师对红楼研究的透彻,解读的好,赞一个!
发表于 2018-2-3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安 于 2018-2-3 07:33 编辑
秋實 发表于 2018-2-2 19:30
红学大师又有新作,喜欢。
       这篇立意很好,《红楼梦》本就是一场梦,再经老鹤精彩一解,那 ...

秋老师玩儿盗梦空间呢?几重梦了?别出不来!
发表于 2018-2-3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n安 于 2018-2-4 09:30 编辑

其实《红楼梦》是一本很朴素的书,写真人,讲真事儿,说真话。曹公给它起的名字也很朴素《石头记》。但是,有太多的不得已,就像明明深爱着自己塑造的宝玉,却又得对他用尽贬笔一样。所以有时也就不得不假托于梦了。可见研究明白梦是很有必要的。梦如面纱,遮上便神秘,真面貌一人心中一个判断,班门弄斧我也来试解一梦。宝玉做的到底是个什么梦?曹公只能说它是梦。我觉得不过是别人闲聊些世俗家长里短,宝玉不爱听,因此与聊得来的可卿聊会儿天而已。聊些什么呢?不便直说,于是说它是梦。为何不便直说?却不是因为香艳,香艳没什么不能直说的,用个隐笔就行了,犯不上费那么大劲。倒是对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做性启蒙教育在那个时代不便直说,给一个刚成年的孩子灌输不同于世人道德观念的正确人生观不便直说,让他认识古今女子的悲惨命运在那时不便直说。所以我觉得这才是宝玉的梦。我只是隔着面纱猜猜,没揭开看过,不识真面貌。
发表于 2018-2-3 0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秋實 于 2018-2-3 11:12 编辑
an安 发表于 2018-2-3 07:21
秋老师玩儿盗梦空间呢?几重梦了?别出不来!

      0000000.54.gif 梦者,非梦也。非梦者,梦也。故,梦即非梦,非梦即梦也。梦与非梦,皆灵之静,灵之动也,皆缥缈也。终之空也。梦之不诉,虽有则无,空空如也。 0000000.14.gif
发表于 2018-2-3 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发表于 2018-2-3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满纸荒唐言 ,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写作是个艰辛的过程,情丝在艰辛的过程中炼狱得以深化,得以提升,可见,做文非游戏,做文是情性是身心的煎熬,未经足够的煎熬难有浓郁的味道
发表于 2018-2-3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学习了,谢过先生分享,点赞,问好
发表于 2018-2-3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梦解的,想来确有其中滋味。印象最深的还是宝玉那个梦,可卿走红也大致此举吧。
发表于 2018-2-3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终归是有梦才好,有梦才能飞~~
梦醒,还能笑的,更好。
发表于 2018-2-3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袭人与宝玉的关系是不是宝玉的第一次?
发表于 2018-2-4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歌》说得最明白了。
人生无论怎么样的精彩纷呈,最终不过一场春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6 14:11 , Processed in 0.121823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