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5|回复: 39

[原创] 在捐赠仪式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2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香薰古琴 于 2018-2-13 16:32 编辑

  大厅里灯火辉煌,挤满了人,准确地说是挤满了我熟悉的人。主席台上方悬挂着“永远的同学情,永远的十八班”,今天我是这里的主角。透明如冰的吊灯是因为我而旋转,《感恩的心》月光般的旋律一波一波地抚摸着我的同学忙碌的身影,也顺便抚摸我的周身。轮椅就在靠近主席台的窗台下,窗帘闭合着整得黑夜似的,他们说这样有效果。我的身子歪倒在轮椅里就像稻田里扶不起的一架豆荚。明亮绽放的大厅里的灯,照耀着我歪斜的影子,也照耀着我走过的歪斜的路。

  安琦和陈冰冰等几个叫不出名字的女生像稻田里翻飞的蝴蝶在眼前忙碌。远处有几个男同学摆放桌椅,一边和肩扛相机的工作人员闲聊。安琦穿着白色的长裙,弯下身子指挥几个女生用双面胶铺一条红色地毯。一会,我将像戛纳电影节上的明星从红毯上走过,镁光灯一闪一闪的,照亮着我的人生。我的眼睛里移出一缕弱光汇在安琦的身上,她白色的衣裙圈住我的思绪,让我坐在遥远的故事里重温高中时代的光芒。那时,安琦像一枚青杏坐在我的右边说我是班里完美的男神,她说完后脸色像刚挖出土的红苕,红润润的,飘着新鲜的香味。我的心被红苕一样的东西激荡着,火在血管里流淌。那一次期中考试我考了第一。

  我在轮椅里坐了大约半小时,感觉有风从残破着的衣服下面偷偷钻进来,渗进我的腰,腰部和腰以下像围着冰冷的湿衣,又酸又凉。他们说我穿这件衣服有画面感。衣服的袖口被时间风化得稀薄如残纱,灰颜色里写着旧故事。这是那个女人离婚前买给我的唯一一件夹克,后来拉链坏了我随便钉了三个颜色和大小不等的扣子。我开着三轮卖衣服被一辆农用车撞到腰锥,伤了神经,她越过坐在轮椅上的我转身走了,连门也没有闭上,就再也没有回来。十八年了,我的同学在各条战线上捷报频传啊,我靠着政府的低保维持生活,供儿子读书,活得像神农架的野人一样。全班同学滴水汇泉,聚了一笔爱心资金今天在这里要交给我。此时我的腰一直往下坠,像坐在一盆冷水里,半个身子要掉进悬崖一样酸痛。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的中空玻璃,想知道风到底从哪里挤进来的。我的腰不争气,不能坐得太久,但我必须等。同学还没有到齐。我需要这笔钱。

  我低垂着脑袋坐在圆桌的一侧,王佳站起来散了一圈烟,他笑着问我吸烟不。我摇了摇头,在无数个失眠的夜里,烟就是我的爱人。此时我就像断电的机器人,不想有任何动作。耳朵听着他们谈论房产,谈论股票,谈论俄罗斯战机被击落,谈论高尔夫。我脑袋里闪出一句古语:仓廪实知礼节,衣食足知荣辱。我的同学高翔在蓝天上,我倒在一滩烂泥里等着救济。在我脸发烧的时候,陈冰冰端着一杯热水走过来,递到我手里说:“是不是等得时间太久了?你喝点热水。”我接过水杯,希望她是安琦。终于抬起头寻觅着安琦的身影,她一直没有闲下来。

  红毯铺到了主席台,几个女生喊王佳抬一下桌子。他们喊王佳是王大款。安琦便依着挪动到一边的桌子把手机送到耳边,她的仪态非常优美。王佳说那手机是苹果八。我知道她在给副班长梁辉煌打电话,因为他有个会议结束了才能赶来。梁辉煌去年才提拔成了邻县的县委书记。若不是我母亲在浑浊的稻田里泡烂了身子,若不是父亲过早的离世,若不是我卖衣服的那条土路泥泞不堪,若不是那辆三轮车过于破旧……人生许多的若不是,铺起来一条灰暗的路,而我在这灰暗的路上被轮椅载着匍匐而行了十几年。

  梁辉煌还没有上来,大厅已经一片骚动。大家从各个角落小溪入海汇到电梯口,像一群迎接明星的记者。

  梁辉煌是踩着红毯众星捧月走上主席台的,他正了正西服,也正了正口音,看着一边的我微笑了几秒钟,开始了讲话:

  “亲爱的同学们:

  扶贫帮困、乐善好施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今天我们南梁中学十八班同学齐聚一堂,进行一次扶贫帮困献爱心活动。我们班同学崔晓弱在十几年前遇到了一场车祸,妻子也走了,孩子交不起学费,家庭暂时遇到了困难,他的生活现状使我们在座的每位同学无法想象的。感谢王佳和安琦两名同学辛苦拍了一组视频,我们先播放一下。”

  梁辉煌从主席台走下来,亲切地握着我的手,他的手白皙厚实,我在衣襟上把自己那类似于鸡爪子一样的手在衣襟上擦了三遍,才和他握在一起。我爹给我起名崔晓弱时,他说名字和未来是相反的,叫美丽的一定长得越来越丑,叫刚强会变得越来越软弱,而我晓弱一定会越来越发达。为什么梁辉煌他没有堕落却一路辉煌,而我踏实苦干却没有在爹的话里应验。主席台上的视频,是王佳和安琦花费了一上午拍好的。王佳还站在摇晃的椅子上朝着屋顶上那一条细缝拍了一个特写。缝很细小,阳光进不来,风雨却能进来。我低着头,脸因为腰部的痛拧成一团霉烂绳样。视频里破旧的床铺,那扇关不严的窗户,简陋的家具,还有龌龊的炉台上裂缝的瓷碗,都像细密的针尖扎得我脑袋一直往下坠。陈旧的屋子,破烂的墙体,沧桑的面颊,贫困的一切都非常清晰地出现在画面中。一块一块的画面像一块块的砂纸,擦得我的脸薄薄的掉了皮,露出了血丝,痛痛的。旁白说我夏天的裤裆炸开一条缝还穿了好几天,我听到有女生吃吃地笑,若不是地板砖,我的头就钻到地缝里。。

  “同窗虽三载,多年未忘情。一声问候,是诚挚的关怀,一份爱心,是浓浓的情意。伸出我们每一双手,点点温馨就会凝聚成炙热的爱,温暖了别人,也温暖了自己。永远的同学情,永远的十八班,每个同学都应该让他感受到集体的温暖。让我们隆重请出今天的主角崔晓弱同学!”

  我坐在排山倒海的掌声里,被镁光灯照射得眼睛睁不开。我用手遮挡着强光,电视台的记者和手拿苹果八的同学“拍拍”地给我拍照。我知道后面至少有四五个同学推着轮椅,推着轮椅里面如深秋的豆荚秧子一样衰败的我,从红毯的一端缓慢地走过。灯光很亮,就像我家窗外正午的阳光,多少次幻想自己坐在阳光里眯着眼睛感受春日的温暖,而眼前的光亮使我抬不起头,它没有阳光那么柔和,却长满了芒刺。风又顽固地从衣襟下面钻进来,一股股刺激着我的腰,我试着想站直,想站起来。尖锐的酸痛使差点叫出声来,我知道我的骨头断了,腰杆也折了。安琦说让我忍耐疼疼痛,面对镜头要露出一点感恩的微笑的。我想微笑,可灯光太扎人,扎得我只能低着头看一双双尖头圆头方头的铮亮的皮鞋倒着走,红的白的卡其色的高档的衣服的下摆在眼前摇晃,上面一定是举着相机和手机拍摄我的笑容的同学和记者。我感到镁光灯在脚上的解放鞋上亮了好几下。

  梁辉煌给我挪了一下位置,我和轮椅就在主席台中央。多年坐主席台的经验锻炼了他的演讲口才,他声音浑厚:“我代表南中十八班全体同学把第一笔爱心款捐赠给困难同学崔晓弱。”

  梁辉煌露出温和的微笑,双手托着一块一米长的版面亲自交到我手里的时候,下面又响起排山倒海的掌声。我看到上面写着“同学情深,爱心永恒。18班同学扶贫帮困捐款人民币壹万贰仟元”。我应该朝台下看一眼的,可是我直不起腰,主席台的桌子很高,我也抬不起头。安琦和陈冰冰帮我抱着版面。梁辉煌转过身又在排山倒海的掌声里递给我一个厚厚的红包。我知道里面是钱,它可以去医院买很多的药品,可以去换来大米,还有儿子的学费。

  我伸不出手,从脖子到肢体好像断电似的,它们耷拉着。一种丧家之犬的感觉,使我急于逃离这个灯光齐聚的辉煌殿堂。安琦替我保管着精美的红包和版面,几个男生推着轮椅在主席台旋转。安琦举着版面和红包跟着我转动,让那些照相机和手机多角度全方位拍摄。

  “有请崔晓弱同学发表获奖感言。”

  我应该像星光大道获奖的演员一样发表一番热泪盈眶的感言,可我不想说,有一块烂土豆一样的硬物堵在我的喉咙里我咽不下去,也掏不出来,它憋得我的眼泪溢出来,横流在脸上。我的腰里有刺骨的风,我希望风更大,吹来沙子迷住我的眼,迷住众人的视线。我希望来一场雨,打在我的脸上,冲洗眼泪,混淆众人的视线。可是没有风也没有雨,风雨都盘旋在要命的腰上,我的骨头被抽掉了似的。所有人都看到我的眼泪,它浑浊地流在脸上,浇灭了我血管里的火。

  王佳掏出纸巾揩着我脸上肆意流泻的泪水:“崔晓弱同学说不出话来,他流下了感激的泪水。其实我们只捐助了一点钱,就能温暖弱者的心。对于我们每个人,只是一点绵薄之力。以后大家少抽几包芙蓉王,少喝几瓶五粮液,崔晓弱同学就不会挨饿受冻。同志们,伸出我们的援助之手,献出一点爱心,成就一份美德。”

  陈冰冰紧紧捏着着我肩膀,她在用纸巾擦拭自己的泪水,我听到了她的啜泣。我爹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不敢张嘴,我害怕自己放声大哭,像千里决堤。

  这时人群又出现一波骚动,有的人兴奋地呼喊“郑县长”,还有人吹起了响亮的口哨。我们清水县的郑县长代表政府走了进来,他径直走上主席台和梁辉煌握了手后,转过身握着我的手说:“我特意问了一下,得知你有低保。以后生活有困难记着找我。我代表政府献上一点爱心,一点心意希望能帮到你。”

  几个人把一箱方便面和两袋大米一桶花生油,还有一床崭新的被褥放在主席台边,同学们把我推到这些物品跟前。郑县长站在我身后。我听到梁辉煌招呼大家:“都过来,合个影。”

  大家呼啦啦小溪归海般地聚拢在我身边合影留念,有同学已经热情地把照片和视频发到了朋友圈。他们说点击量和回帖量开始频频刷爆了。

  郑县长有事要先走,他握着我的手,特意安排同学们一定要把我安全送回家。

  大家一起把梁辉煌和郑县长送到电梯口,大厅里异常的空旷和安静,红毯上留下一片凌乱的脚印,头顶的豪华灯饰洒下花瓣一样的光,闪烁的灯光里飘逸着《感恩的心》的旋律。

  安琦仙女一样飘过来:“你累了吧?车子在楼下,我们送你回家。”她拢了一下头发,轻声问“晓弱,你有支付宝吗?”

  据说连卖葡萄的大妈、烤红薯的大爷都有支付宝。而我没有。

  安琦犹豫了一下:“那你把银行卡号给我!”

  我不能接收安琦的捐款,毕竟很多年前,完美男神的荣耀是安琦给我的。这个称号多少次伸进了快要枯萎的生命里,温暖我的心,照亮着我的灵魂,使我在灰暗的路上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不用,留卡号干啥?”我固执地要求送我回家,我的腰快裂开了,我一分钟也不想呆在这里。

  安琦推着我,我又闻到了红苕一样的久远的清香,耳边是她弱风细雨的声音:“刚才红包里的是王佳的钱,是道具,我刚才已经还给了他。大家捐的钱在黄伟丽的支付宝里,她今天去长生元养生馆中医理疗去了。她办的是年卡。你把开户行和账号给我!三天后去查账户,钱准会到的。”


[/copyright]

评分

15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2 15: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极力支持太虚,支持飘飘工作。
发表于 2018-2-12 15: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沙发,包菜饼子,回头细读学习
发表于 2018-2-12 15: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很有正能量,又是一篇佳作,毋庸置疑
发表于 2018-2-12 15: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到了,提前祝老师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8-2-12 15: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句心里话,谢谢上苍让你我相遇。
发表于 2018-2-12 15: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上苍,让你我相遇,很多人成了过客,而我们依旧在。
发表于 2018-2-12 15: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旧不改初衷,真挚的牵着手。幸福的走着。
发表于 2018-2-12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好小说,祝福了
发表于 2018-2-12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表现众多的同学、官员利用为一个残疾贫困者捐款来作秀。官员博取政绩和名声,各色人等消费自己的同情心和优越感。
十分契合现实的一篇小说。

点评

草舍兄这个饱读诗书的谦谦君子,眼光还是独到老练一些。  发表于 2018-2-12 18:30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2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给老师加上分,有空再拜读欣赏。
发表于 2018-2-12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预祝春节快乐!
发表于 2018-2-12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岸雪 于 2018-2-12 21:32 编辑

琴声老师这篇小说写出了现实人生况味,小说并没有去追求悬念和精彩的故事情节,一个捐赠大厅却上演了人生的悲喜剧,人生境遇的荒谬,以及命运的巨大落差,尊严和耻辱,卑微和骄傲,在硕大的镁光灯下被逐一剥离出来。捐赠大厅是富丽堂皇的,但这是给胜利者铺的道具,他们一副呼风换雨的派头,居高临下,而在明亮如昼的灯下黯然挣扎的却是坐在轮椅上的男主人公,镁光灯越明亮,他就越黑暗,越悲凉。他本是来接受爱心的,不料却被推上命运的审判台上,把尊严撕碎后踩在了脚下。而那些付出爱心的人,实际上也并无爱意可言,只不过是来完成一个让自己显得伟岸的仪式。我们说喜剧是让世上有意义的事变得无意义,比如这个捐赠活动;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比如,男主人公的内心挣扎,而荒谬,是明知道无意义却偏要为之,比如男主人公来接受捐赠。所以这篇短小说聚齐了人生和命运的这几种遭际,给人五味杂陈的厚重之感。

这篇小说在写法上并不追求悬念和离奇的情节,却能牢牢抓住读者,这也许是意识流小说独特的优势和魅力,小说里所有的有关现实的描写,都是经过男主人公心理折射后投射出来的,所以这个也叫作心理写实吧,总之,琴声老师写得很细腻。
大赞一下琴声老师!


点评

一场利用弱者的屈辱来制作自己的光环的盛典。  发表于 2018-2-12 20:16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2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岸雪 发表于 2018-2-12 18:35
琴声老师这篇小说写出了现实人生况味,小说并没有去追求悬念和精彩的故事情节,一个捐赠大厅却上演了人生的 ...

通过岸雪老师的点评,更增添了对香琴这篇小说的认知,这篇小说严谨的构思技巧、细腻的人物心理刻画、丰富而又不动声色的内涵,都是值得我学习的。
发表于 2018-2-12 20: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岸雪 发表于 2018-2-12 18:35
琴声老师这篇小说写出了现实人生况味,小说并没有去追求悬念和精彩的故事情节,一个捐赠大厅却上演了人生的 ...

问候岸雪老师,向您学习。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2-19 20:00 , Processed in 0.034838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