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01|回复: 42

[原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2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枫叶飘飘 于 2018-2-23 18:16 编辑

 我坚信,过年绝对是女人的另一个劳动节。老小的新衣,屋里的收拾,还有美食的采购制作,陀螺一样转转转,还偏偏乐此不疲。今天是腊月二十三,人们喜欢过节,连一个小年都不忽视。零落的鞭炮声在寒冷的高空炸开,似乎要给隆重的新年来一个温情铺垫。
   有句对联是什么年年年头接年尾,其实我一直认为年头和年尾是并驾齐驱的两匹马呢。农历腊月二十三正是2008年的元月二十三号。这个月财务上早早结了账。因为本月的计划是根据上年同期的指标完成,全年任务是依据一月份和上年同期的数字上浮百分十五。如果一月的征收力度太猛,上浮百分三十也很有可能,所以我们心照不宣地把本月的数字控制在一个基数之下,距离月底还有三四天便匆匆结账,各部门依据这个数字填制报表,数据分析,甚至行业分析都写了出来。去年下半年,美国次贷危机漂洋过海,搞得炼铁市场疲软了一阵子,直到现在亢奋不起来。所以我们坚守这个底线,心知肚明,这个数字一旦上去它就下不来了。
   节前的日子,白天和晚上的界限都被忽略不计了。夜持续着白天的兴奋,所有的窗子都闪烁着繁忙的光。我坐在沙发上,疲倦得感到腰都快断了。打开电视,期待着每天的固定晚餐——我的新闻联播。
   这时我听到了敲门声,是那种电视里地下党接头和对暗号一样谨慎地敲门。我对敲门是颇有研究的,熟人和邻居多半是在捶门,恨不能破门而入的那种。今天这种敲门声传递着陌生的信号。打开门,挤进来三个民工打扮的人,来人身材不高,是南方特有的那种体型,前面的那位穿着是黑色还是深蓝的羽绒服,胸口敞开着,露出灰色的手工编织的毛衣。挤是挤进来了,看了一眼我刚擦过的洁净的地板,反射着辉煌的吊灯的光,他的脚马上缩了回去。后面的人则卡在楼道里,小声嘀咕着。
   很显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前面的不敢往前走,后面的要挤进来,门一直半开着。走在最前面的那位转过身对后面的人喝斥“把门关上,把门关上!”转过脸面对我,则顷刻间换了一种表情,谦卑地笑笑说:“你是李会计吧!”他站在原地不肯往前走一步,尽管我说没关系,他还是拘谨地站在那里,想走不敢走,站在那里忸怩得很。
   “你有什么事吗?”我客气地问。
   “我想开一张发票。”他陪着笑。原来是一个工头。
   现在是上班时间吗?晚上税务局开发票吗?我有一千个理由,任何一个理由都可以轻而易举将他打发出去。我最烦这些开发票的,每次都是在你结完账、报表出来以后迫不及待地赶来,而且摆出一副不开票绝不肯罢休的架势。最可恶的是有一次结账了,为了一张80元的服务业发票,这个客户竟然打了举报电话,局长还亲自过问此事,害得我酷暑连天到银行跑了一趟,所有填好数字的报表重新换了一个面孔。
   现在是特殊情况,领导召开过财务会议,任何人不许擅自更改数字,谁入库谁负责,不,你们根本负不起这个责!句句掷地有声,想起来在我耳边回音袅袅。
   “我们的征收系统出了故障,发票开不了的。”我在撒谎,而且脸不红心不跳,还有一种为集体利益而战、视死如归的大义凛然之态。
   “帮,帮个忙吧!”他的声音像是宇宙飘来,一个“帮”字结巴了半天,才挤出来。极力雕刻来的那种蹩脚的普通话,掩饰不住的外地口音,他不知道选择怎样的语句说服我。
   “这个忙帮不了。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去了也没有办法。”我颇为从容,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新闻联播,它是我的晚餐,我不能错过。对付这些民工,不像当地人那么难缠,我觉得不是什么问题,无须多费口舌。
   他急红了脸,用浓重的湖南口音,夹杂着磕磕盼盼的普通话解释着,怕我听不清楚,一个字反过来倒回去用普通话解释。大体意思是他带了家乡的一帮兄弟到广厦公司打工,现在工程结束了,又是旧历年关。他们好不容易说服老总,把一年的工钱谈妥了,老总说只要开到发票就马上兑现。63万元,是二十多个兄弟一年顶着烈日、冒着风雪的血汗凝成的,开不到发票,明年找不到老总怎么办?他一直费劲地解释着。尽管窗外寒气逼人,零下15度,我的房间却是集中供暖,温度计显示26度的室温。他穿着羽绒服,额头上热汗淋漓,不时地用一只袖子,歪着头擦拭着脸颊。
   我听懂了!但是我无语了。
   没有发票,二十多个民工就要空手回家,明年老总可能会去另一处发展,他们的血汗钱就可能打了水漂。而63万计算下来要征收两三万的税款,各部门编制好的数字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有的同事家在外地,做好数字分析都回家过年了。
   我在心里无数个问自己怎么办?
   后面有一个民工用手指捅了工头的后背,这个小动作偏偏被我看到了。工头从内衣口袋里掏出几张人民币,用手抚平褶皱的边角,屈身向前几步,放在茶几上,对着我说:“没有来得及买东西,一点心意。”
   这样的事情见多了,我烦!我抓起这几张纸币,塞在他怀里,生气地说:“这是干什么?再这样今天真帮不了了。”
   他吓坏了,抱着那几张纸币像抱着一团火,不知所措,站着,脸色异常,想对我笑,却笑不出来。这时候新闻联播在播放天津南开区的一则报道,《结清工资,让农民工放心回家》,屏幕上滚动着民工发放工资喜笑颜开的画面。他的眼睛盯着屏幕,用袖子再一次擦拭着脸颊,我相信这是泪。看着他几乎弯腰的动作,突然有一种预感,想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这句话,我害怕那个场景。
   我什么也顾不上了,到卧室换了衣服。他看到了希望。
   我问他:“有身份证复印件吗?”他转过头立刻将自己的身份证交给了身后的工友。
   “有付款方介绍信吗?”他从口袋里哆嗦着取出一张纸。
   “有建筑工程合同吗?”他连声说“有、有、有。”
   “明天早上办理不行吗?为什么要晚上开发票?”
   “刚跟老总谈妥,我们就来了。明天早上天不亮我们准备去等候老总起床。”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万事俱备,我给老公打了电话告诉他我的去向。毕竟夜里跟着几个素不相识的民工去10公里外的税务机关开发票征收税款,我有点小担心,考虑到安全的问题。
   他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语无伦次地说:“放心放心吧!我们保证你的安全,一会把你送回家。”
   出租车向城外驶去。郊区的夜没有延续城市的繁华,像一个极度兴奋的人瞬间安静下来,静得让人透彻和恐惧。和几个男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幸好出租司机是当地人,我坐在副驾驶上和他聊着家乡的新闻,心里还算踏实一些。
   税务所临时设在一片民房之间,防盗窗、卷闸门显示这里的严肃和警惕。熟悉地打开办公室,工头和几个工人规矩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不一会有几个民工举着身份证复印件挤了进来。他们都想亲眼看着那张带着税务局大红印章的发票,那是他们回家的全部希望。
   坐在办公桌前,我审核了他们的证件,这个工头叫楚云飞,名字还挺诗意的,我打趣地说着,便开始填开发票。他们聚拢过来,脑袋全都挤在一起,身子几乎趴在办公桌上,我甚至能闻到他们身上的气息。我抬起头笑笑,他们立刻直起腰笑着向后退,给我腾出一片天地来。
   开一张发票轻车熟路。当我把大红的印章盖在发票上,我看到他们相视而笑,屋内气氛立刻缓和了不少。依据税率计算税款一共是二万多元,民工没有银行卡,带的是现金。征收现金是违规操作,而且深更半夜不能如期送达国库。工头好像理解我的难,拿着发票说:“谢谢你,我们一定把你安全送到家。”他掏出那几张原先准备好的纸币,再一次把手伸向我的皮包。在这个寂静的寒夜,面对陌生的民工,还有皮包里征收的现金,我心里顿生出莫名恐惧,不由退了一步:“你要干什么?”
   工头看到了我的不安,马上收回了手,对身后的工友挥挥手说:“什么也不说了,走吧走吧,我们把会计送回家。”
   车子原路返回。
   很快看到了城市的灯火,挤在车子里,他们比先前的话多了起来,兴奋地说着我听不懂的话,一直谈到我家楼下。我拿好自己的东西,跟出租车司机说再见,跟身后的几个民工挥手,打开车门下了车。
   这时候,后面的车窗摇下来,从里面扔出五张纸币,迅速关上了窗,只听到里面的人急促地喊:“快开车,快开车……”车子加速向前速去,红色的纸币像蝴蝶一样在寒风中飘落。我一一捡起这几张纸币,独自张望,空空的街巷,还有空中绽放的礼花……
   第二天一早,我迅速把税款汇入国库,给分管的局长打了电话,数字出现了变动。局长知道这件事说特殊情况特殊处理,马上通知各部门改动报表。
   “不是说好了,封库了,数字不变了。为什么又开了发票?”
   “一定是收了礼。”
   “一个人得了好处,害得各部门数字都要变动。”
   “这个礼肯定还不少,不然能半夜开具发票,先斩后奏吗?”
   ……
   我心里堵得慌。
   腊月二十五那天,我在懊悔地想着这件事。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心情本来很糟,本想挂掉,不知道怎么搞得,竟然接通了:
   “李会计,我是前两天要开发票的楚云飞。我现在在火车站。我们都领到工资了!火车马上开了,我们要回家了……来、来、来,都过来,一起说……祝李会计全家幸福,我们给你拜年了!”
   声音高亢混杂,我的眼睛一片朦胧。 

[/copyright]

评分

1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2 15: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极力支持太虚,支持飘飘工作。
发表于 2018-2-12 15: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沙发,包菜饼子,回头细读学习
发表于 2018-2-12 15: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主题很有正能量,又是一篇佳作,毋庸置疑
发表于 2018-2-12 15: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到了,提前祝老师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发表于 2018-2-12 15: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句心里话,谢谢上苍让你我相遇。
发表于 2018-2-12 15: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上苍,让你我相遇,很多人成了过客,而我们依旧在。
发表于 2018-2-12 15: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依旧不改初衷,真挚的牵着手。幸福的走着。
发表于 2018-2-12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好小说,祝福了
发表于 2018-2-12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表现众多的同学、官员利用为一个残疾贫困者捐款来作秀。官员博取政绩和名声,各色人等消费自己的同情心和优越感。
十分契合现实的一篇小说。

点评

草舍兄这个饱读诗书的谦谦君子,眼光还是独到老练一些。  发表于 2018-2-12 18:30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2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给老师加上分,有空再拜读欣赏。
发表于 2018-2-12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预祝春节快乐!
发表于 2018-2-12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岸雪 于 2018-2-12 21:32 编辑

琴声老师这篇小说写出了现实人生况味,小说并没有去追求悬念和精彩的故事情节,一个捐赠大厅却上演了人生的悲喜剧,人生境遇的荒谬,以及命运的巨大落差,尊严和耻辱,卑微和骄傲,在硕大的镁光灯下被逐一剥离出来。捐赠大厅是富丽堂皇的,但这是给胜利者铺的道具,他们一副呼风换雨的派头,居高临下,而在明亮如昼的灯下黯然挣扎的却是坐在轮椅上的男主人公,镁光灯越明亮,他就越黑暗,越悲凉。他本是来接受爱心的,不料却被推上命运的审判台上,把尊严撕碎后踩在了脚下。而那些付出爱心的人,实际上也并无爱意可言,只不过是来完成一个让自己显得伟岸的仪式。我们说喜剧是让世上有意义的事变得无意义,比如这个捐赠活动;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比如,男主人公的内心挣扎,而荒谬,是明知道无意义却偏要为之,比如男主人公来接受捐赠。所以这篇短小说聚齐了人生和命运的这几种遭际,给人五味杂陈的厚重之感。

这篇小说在写法上并不追求悬念和离奇的情节,却能牢牢抓住读者,这也许是意识流小说独特的优势和魅力,小说里所有的有关现实的描写,都是经过男主人公心理折射后投射出来的,所以这个也叫作心理写实吧,总之,琴声老师写得很细腻。
大赞一下琴声老师!


点评

一场利用弱者的屈辱来制作自己的光环的盛典。  发表于 2018-2-12 20:16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2-12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岸雪 发表于 2018-2-12 18:35
琴声老师这篇小说写出了现实人生况味,小说并没有去追求悬念和精彩的故事情节,一个捐赠大厅却上演了人生的 ...

通过岸雪老师的点评,更增添了对香琴这篇小说的认知,这篇小说严谨的构思技巧、细腻的人物心理刻画、丰富而又不动声色的内涵,都是值得我学习的。
发表于 2018-2-12 20: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岸雪 发表于 2018-2-12 18:35
琴声老师这篇小说写出了现实人生况味,小说并没有去追求悬念和精彩的故事情节,一个捐赠大厅却上演了人生的 ...

问候岸雪老师,向您学习。祝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17 19:44 , Processed in 0.08932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