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59|回复: 23

[原创非首发] 遥远的的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4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卫斯理 于 2018-3-4 22:09 编辑

     何谓爱?何谓情?何谓缘?何谓份?有人说:只要两心相悦、心心相印,就能天长地久长相厮守。真的吗?非也!非也!如果你这么认为,就大错特错了。就算你冲破什么门户之见呀、文化差异呀、贫富之差呀等等,如果两个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相识相知及相亲相爱,尽管他们爱的死去活来,注定是没有结果的,终究是要分开的。
  
  一、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S市上中学。
在中学时代,我有一位叫李素萍的女同学。她身材修长皮肤白皙,人又长得天生丽质。用什么闭月羞花呀、或用沉鱼落雁呀等等,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她不仅是我们班上的班花,也是学校里的校花。由于她文静端庄、气质高雅、知书达理、学习成绩又好,又是班长,所以追她的男生络绎不绝,像情书呀纸条呀从未间断过……
  
  在班里我是学习委员。由于我的文笔还不错,也常常帮哥们给她写情书。可以说她收到的情书最少有五分之一出自我的笔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像李素萍这样的女孩子,不仅成绩好,而且人又长的那么漂亮,说实话俺也喜欢她,把她视为心中最纯洁的女神,只是我从未给她写过片言只语,却一直暗恋着她。说来也怪了,平时我不仅能言善辩,而且言谈幽默风趣。我在其他同学面前无论博古论今、还是时事评论,我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时而引经据典、时而之乎者也、时而诙谐幽默、时而即兴做些打油诗,常常引得同学的哈哈大笑。可是一到李素萍面前我就蔫了。我的一颗心咚咚直跳,未曾开言脸就红了。往往是词不达意,且不时地口吃起来,比大姑娘还要害羞。我常常奇怪,我难道是情残吗?缺少情感细胞吗?
  
  有一天下了课间操,我见李素萍闷闷不乐,我鼓足勇气想逗她开心。词我都想好了,我原来想说:“你面带凶兆,让山人给看看……”结果走到她面前却冲口而出:“你……没带胸罩。”话一出口我惊呆了。
李素萍双手下意识的护着胸狠狠瞪我一眼:“下流”说完话一转身哭着跑了。
我呆在原地望着李素萍的背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入。
在场的同学都哈哈大笑。
其中有个男同学道:“牛X,不愧是才子。佩服!”遂深深地向我一躬到底。
我骂道:“滚一边去。”接着不顾身后同学们的嘲笑,快步向教室走去。
我回到教室肠子都悔青了。
原本是想讨好她逗她开心,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偷鸡不成蚀把米,又担心她告诉老师,所以上午最后两节课我也没心思听,好在李素萍并没有把此事告诉老师,我也把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只是以后再见着李素萍反而躲着她走了。
有次班里办板报,我找个机会对她道:“对不起!那天我......”
不等我说完,李素萍道:“算了!就让它过去吧,我不想再提了。”
没想到,就在此事过去没多久,李素萍居然当着老师及全班同学的面做了一个让老师及全班同学都目瞪口呆的事......
  
  二、
  
  那件事发生在周四早上上第一节数学课的时候。
数学老师说:“同学们!今天讲......”
未等老师说完,只见李素萍猛地从座位上站起,径直向我走来。
她一把把我拽起,扑到我的怀里。
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腰喃喃地说:“冤家!我可找到你了!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呀,从今后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这情景使老师和全班同学惊呆了,嘴巴张的大大的成O形。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使我猝不及防一下子晕了过去。(幸福来的太突然,主要是激动晕了。
我仰面朝天倒了下去,由于李素萍紧紧地搂着我,随着惯性她和我一起倒了下去。
我们两个滚在一起,互相纠缠着。(数学老师姓冯,尚未结婚是个姑娘家
待冯老师反应过来急忙喊道:“李素萍!快松手!你疯了?”
李素萍表情如醉如痴,对冯老师的话置若罔闻。
冯老师见没效果,又转向我喝到:“卫斯理!你还不起来?”
又见我晕了毫无反应,冯老师又羞又急,不知所措嘴里一直说:“这可咋办呀!”
这时班上有个男同学道:“冯老师!要不叫几个同学去政教处或保卫科的老师来一下?”
冯老师此时已六神无主,闻听连连点头说道:“行!快去!”
不一会,政教处、保卫科及班主任都来了。
他们对我又是掐人中又是泼冷水,忙活半天我终于醒了。
  
  在政教处办公室。李素萍仍痴痴呆呆,对校领导及班主任的问话不理不睬。
他们又转而问我:“这是咋回事?你们是不是谈恋爱了?”
我发誓道:“绝对没有恋爱。而且我今天晕了,委实不知。”
由于我一直暗恋着李素萍。且经过那次口误之后就一直躲着她。
校领导及班主任问了半天,也没问出啥结果,只得把双方家长请来。
李素萍被家长带走看病去了。
班主任对全班同学道:“李素萍同学由于学习压力大,精神上可能有点小毛病。她去看医生了,暂时不能回校学习,你们谁要是再提今天的事,哼!就奉劝他或转学或受处分。听明白了吗?”
同学们齐声说:“听明白了。”
  
  一天晚上,我正在家里写作业,忽听有人敲门。我打开门一看,见李素萍的父母一脸憔悴的站在门外。
我问道:“叔叔阿姨好!来找我有事吗?”
李素萍的爸爸道:“我们想和你的父母谈谈,他们在家吗?”
我急忙对屋内喊道:“爸爸妈妈!家里来客人啦。”
我父母急忙从屋内迎了出来,一边请李素萍的父母坐下,一边叫我给客人沏茶倒水。
我沏完茶介绍道:“这是我同学李素萍的父母。这是我父母。你们聊吧,我写作业了。”
我刚进我的屋就听扑通一声,我急忙走出一看,却见李素萍妈妈已跪下边哭边说:“求求你们啦!救救我姑娘吧!”
我急忙跑过去搀起李素萍的妈妈道:“阿姨!别着急!有事慢慢讲。”
李素萍的妈妈只是一直哭。
我父亲问道:“你们这是?”
李素萍的爸爸道:“唉!我女儿向来文静端庄,没想到……算啦!不提了!打扰你们了……”
李素萍的妈妈见老公又不说了,急忙道:“老李!你咋不说了?你不管你女儿了?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呜!呜!呜!”
我母亲忙说:“是呀!是呀!既然来了就说说你女儿到底咋了?”
  
  三、
  
  李素萍的爸爸叹口气道:“自从在学校出了那件事后,我们领她到医院去看医生。去了好几家医院,啥检查都做了就是查不出来原因。大夫只好给她开了一些抑制兴奋的药。她吃药后情绪倒是稳定下来了,只是成天嚷着要见你们的儿子。唉!今天她竟然绝食了。我们想既然在医院看病没啥效果,能否让你们的儿子去劝一劝我那不争气的女儿。唉!死马当活马医吧。”

  
  走进李素萍家,我看见李素萍衣着整洁,坐在客厅沙发上双手托腮若有所思的样子。
她看见我们进来,遂向我打招呼道:“卫斯理你来了,请坐吧。”
又对她母亲道:“妈妈!我饿了你去给我做些饭吧。”
她母亲闻听激动地说:“孩子!你想吃啥?我这就给你去做。”
李素萍道:“随便什么都可以。”又接着说:“爸爸我想单独和我同学聊聊,你们放心我真的没事了。”
  
  等客厅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时,我疑惑地问:“李素萍!我看你的言谈举止也不像有神经病呀!那一天在学校你是咋了?”
李素萍脸色一红道:“去你的!你才有神经病呢!卫斯理,我有种感觉,好像在我身体里有另外一个人似的,它像是在和我争夺身体控制权,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真实。”
我见她说话跟正常人没啥区别就放心了,遂半开玩笑地说:“啥感觉呀这么神秘。莫不是你真的爱上我了吧?哈哈哈!”
李素萍道:“去你的!我哪有心思和你开玩笑!”
我听后哈哈大笑:“你是不是神话小说看多了?我好怕哟!”
李素萍道:“我真的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身体里那个它非得让我嫁给你,甚至就在今天它还逼我绝食呢?我真的好怕呀!咋办呀?”
      我听了李素萍的话心中暗喜,心想这真是老天开眼了。卫斯理呀!老天这么帮你,你要不好好把握机会,就辜负了老天一片美意。
我心里这样想,然而却不动声色连哄带骗道:“你既然这么说,我也和你说实话吧。你这么漂亮,这么优秀我早就喜欢上你啦!既然你身体里那个它让你喜欢我,你如果不听它的话,今天它能让你绝食,说不定明天就会让你自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父母咋办?不如这样吧,我们现在年龄还小,咱俩先接触接触互相了解。你别误会,我这也是为你着想。我主要是不想激怒你身体里那个人,万一惹它发怒了后果不堪设想。你说呢?”
我的一番话说的冠冕堂皇慷慨激昂,把李素萍唬的一愣一愣的。
见她还有些犹豫,我就趁热打铁哄道:“我这两天先来你家给你补补课吧。你放心!如果你将来不喜欢我,咱俩好合好散。我的一片好意你明白吗?”
李素萍犹豫半天,终于点点头小声道:“记住!咱俩好只是不想激怒我身体里那个人,这点你要明白!而且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好吗?”
  
  四、
  
  我一听心里乐开了花。
心想臭丫头,就你那点心眼想和我斗?只要给我机会,哼!我要不把你骗得溜溜转,我就不是卫斯理。
我双手合十两眼微闭,心中默默祈祷:“愿李素萍身体内的那个它真的存在。它可是我爱情的保护神,是我的尚方宝剑。”
见我如此这般,李素萍疑惑道:“你这是干啥呢,神神秘秘的?”
我笑道:“我在祈祷:愿你早日康复回到学校。”
见我一脸坏笑,李素萍手握粉拳作势欲打,嘴里嗔道:”你一肚子花花肠子,谁知道你心里想的啥?哼!”
我忙道:“天地良心,我说的是真话呀!说真的,你这么长时间没上课了,我给你出道题考考你,试试你的脑子生锈否?”
李素萍道:“你出题吧,谁怕谁?”
我道:“何谓三纲五常?”
李素萍不屑:“切!三纲者,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妇纲。五常即仁、义、礼、智、信。”
我听后哈哈大笑。
李素萍疑惑道:“你为啥笑?我说的不对吗?”
我笑道:“对极了!只是你言行不一。”
李素萍不解道:“你啥意思?”
我道:“既知三纲五常,为何明知故犯,要用粉拳打未来夫君?”
李素萍噘嘴道:“你就贫吧!我不理你了。”
我忙正色道:“别生气呀!我见你自生病以来闷闷不乐,就有意逗你开心么。”
趁她不注意冷不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李素萍惊讶的刚想要叫,我急忙哄骗道:“嘘!别出声!你听我说,我这样是为你好,我也是没办法呀,你父母养你一场不容易,你生病期间你父母为你担惊受怕,跟着操碎了心。你知道吗?就在今天你绝食了,你母亲急得居然下跪求我们。还有刚刚你说想吃东西,你父母多高兴呀。唉!可怜天下父母心。我是喜欢你不假,也想亲吻你,但必须是水到渠成才行。我今天吻你是为了讨好你身体内那个它,你明白我的苦心吗?”
李素萍脸一红:“你真是这样想的吗?就算是这样,可是你吻了我,今后……今后我咋办呀?”
我道:“这好办!我就娶了你呗。”
李素萍急道:“你……”
我笑道:“这也许就是命中注定我们有缘吧。不然你咋会有那种感觉。”
李素萍叹口气:“难道真是这样吗?”
我见她并未真的生气,心想:‘臭丫头!我就不信,孙悟空能跳出如来佛的手掌心。嘿嘿!’
  
  我对李素萍道:“现在有两件事你必须做到。一:你要把这些天缺的功课尽快补上。二:我们要经常见面(俺有私心哟),以免激怒你身体内那个它而功亏一篑,这样你父母就会放心了。明白?”
李素萍点点头道:“你以前为啥和班里的其他女同学有说有笑,而偏偏不理我呢?是不是我长的不够漂亮?”
我忙道:“冤枉呀!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只是不知为何一见你,我的心就咚咚直跳,我也常恨自己是个笨蛋。你知书达理、温柔贤惠、善解人意、聪明美丽,不爱你才傻呢。我做梦也想和你在一起,哪怕只和你好一天就马上死去也无怨无悔。”
李素萍被我忽悠晕了,她羞红了脸道:“是真的吗?你别骗我哟?”
我道:“我真想把我的心掏出来让你看。”
李素萍小声说:“其实,我也猜到有些情书是你替他们写得,就凭他们肚里的那点墨水。哼!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你既然喜欢我,以后不许再和别的女生那个了。”
我用食指刮着李素萍的鼻子道:“咋啦,你吃醋了?”
李素萍羞道:“哼!谁稀罕吃你的醋!”
我笑道:“既然没有为啥不让和女生那个?”
李素萍急道:“就是不许。咋啦?你还想吃着碗里的……”说到这,她突然意识到不妥,急忙用手捂住嘴。
我坏笑道:“你是不是想说: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哈哈哈!”
李素萍双手捂着脸道:“你欺负人家,我不理你了。”
  
  时间过得真快呀!一转眼我给李素萍补课已七天了。
在这七天里我们的感情也突飞猛进。
那丫头对我可痴情了,俺的心里那个美呀,不瞒你说,俺常常在梦里笑醒。
  
  五、
  
  一天在上学的路上,李素萍神色慌张的拦住我道:“十万火急,你快去学校请个假马上到我家里来。说完转身跑了。”
  我刚到李素萍家门口。
  李素萍急忙把我拉进她的卧室,立即窗门紧闭拉上窗帘。
她边哭边迅速脱去衣衫对我道:“你现在就要了我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看着少女美妙的身体,我血脉喷张呼吸急促。
我惊呆了几秒钟急忙转过身道:“你咋了?快穿上衣服,我可不是什么柳下惠。我把你视为心中圣洁的女神,怎能亵渎你?我要把美好的时刻留在新婚之夜。”
李素萍急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想叫几百年前的悲剧重演,你快要了我吧,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说完她像蛇一样从背后把我紧紧缠住。
我急忙道:“乖,听话,快松手。什么几百年前悲剧不能重演?你是不是真的神经有问题了?别怕,咱有病看病你会好的。你先穿上衣服吧。”
李素萍平静地说:“我神经没问题正常的很。我感觉抓我回去的人马上就要来了,你赶快要了我吧。”
我见她坚持不穿衣服就哄骗道:“你感觉抓你的人马上就到,那只是你的感觉,也许抓你的人过两天才能来。你先穿上衣服,如果你说的有道理,我就要你。放心,只有我们真心相爱,没有谁能把我们分开。只要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李素萍道:“我已穿好衣服了,你转过来身吧。”
我转过身却见李素萍泪流满面。
看见心爱的人悲痛绝望的神情,我的心也碎了,泪水也悄然而下。
我紧紧地把李素萍拥在怀里,轻轻地拭去她的泪水柔声道:“乖!别哭啦,你到底咋了?”
李素萍长叹一声:“卫斯理,在三百多年前,我叫翠儿,你叫张锦程。我们两个是一对苦命的鸳鸯……”
我急忙用手捂住李素萍的嘴:“丫头,你真的病得不轻,竟然胡言乱语了。我这就去你父母单位找他们,让他们带你去看病。”
李素萍喊道:“我说的是真话,你不懂得!你不懂得!”
我正要继续劝她,忽听一阵哈哈哈的笑声。
      屋内突然出现一个穿戏装的男子,他手持宝剑对李素萍道:“天网恢恢,尘归尘来土归土,你跟我走吧。”
我一个箭步挡在李素萍身前,虽然惊异但毫无怯意道:“你是谁?”
那穿戏服的男子道:“卫朋友,久仰大名。老夫乃是钟馗也!”
我疑惑道:“你不是抓鬼的吗?我女朋友是个大活人呀,你抓她干啥?”又道:“你认识我?”
钟馗笑道:“晚霞、婉儿的事情在神鬼两界已传的沸沸扬扬,你的名字老夫是如雷贯耳。”(黑猫、晚霞、婉儿的故事详见拙作)。
我挠挠头道:“什么晚霞、婉儿的,我不知道呀?”
钟馗道:“我能控制时间和空间自然知之,以后你会去做这些事的。”
我道:“太玄乎了,先不说这些,你不是专司捉鬼的吗,为何抓我女朋友?”
钟馗闻听哈哈大笑:“人间误传,我专司捉鬼辟邪,把我叫做‘赐福镇宅之神’。那是人们对我只知其一,其实我是鉴真昭冤广慧终结大神。
见我一头雾水,钟馗遂笑道:“为了你能听明白,我就用你们人类的语言说。
      我的衙门虽在地府,但不隶属于阎王管辖。
它是独立于地府的一个衙门,直属天庭所辖。
类似于你们香港的廉政公署,但又不全是。我除了纠正冤假错案,还负责捉拿为害人间的恶鬼。听明白了吗?”
  
  六、
  
  我道:“就算如此,我女朋友是活生生的人呀,并不是为害人间的恶鬼。为啥捉她?”
  
  钟馗道:“是这么这么回事……大清朝康熙年间(公元1700年)。
在山西晋城有一个黄员外,他是晋城的首富,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其子黄卫国是县太爷。其女翠儿待字闺中。
一天,翠儿的母亲病愈,翠儿和丫环去附近山上竹林寺上香替母亲还愿。在下山的路上遇见几个劫匪要绑票,恰好被你碰见。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大喝一声拔出剑来和那几个劫匪斗在一起,你虽一身功夫,奈何那几个劫匪也是功夫了得。只见刀来剑往你们打的难解难分。渐渐地你处在下风,但你毫不退缩拼了命保护她们。劫匪见你拼命遂呼哨一声逃了。你虽也打伤了他们,但你伤的更重。手臂、背上、肚子上皆是伤。
  
  你在黄员外家养病期间,翠儿每天都来看你,并嘘寒问暖。
随着你的伤逐渐好转,你和翠儿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如胶似漆。
      由于你家境贫寒,黄老爷子死活不答应这门亲事。
翠儿的性格又特别倔强,又是绝食又是寻死,奈何黄老爷子就是铁了心不答应。
      一天晚上,翠儿拿着一个小包袱把你叫醒道:“既然老爷子不答应,张哥,你带我私奔吧?”
你犹豫道:“这不好吧?”
翠儿道:“迂腐,我父亲这两天张罗着要把我嫁给李员外的儿子,正托人说媒呢。哼!翠儿才不稀罕什么李公子呢。”
于是你们俩个连夜私奔。
  
  你们偷偷出了黄家来到大街上。
翠儿道:“你家也不能去,他们肯定会去找,咋办呀?”
你说道:“咱身后就是太行山,咱俩躲进山里。那么大的太行山他们一定找不到,等风声过去了,咱俩就拜天地。说不定等过了一年半载,老爷子见我们已做了夫妻,生米煮成熟饭,也许就会原谅我们。”
翠儿听了哼了一声道:“他要是原谅我们就作罢。否则,我们就一辈子不下山。”
      你们刚进入山里,就见背后火把通明。
原来是老爷子带着家丁追来了。
见他们紧追不舍,你和翠儿摸黑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跑去。
不知身上擦烂碰伤多少处,你们也不顾疼痛一直向前跑去。
跑着跑着你们站住了,在前面是个悬崖。
翠儿对她父亲跪下求道:“我今生非张锦程不嫁,求求你成全我们吧,不然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老爷子怒道:“我怎么养了你这个不争气的女儿,真是家门不幸呀!”
又对家丁喊道:“把她给我抓回来。”
见家丁们逼上来,翠儿大喝一声:“你们都站住!”
      翠儿凄然地对你道:“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张哥,你怕死吗?”
你摇摇头道:“不怕。”
翠儿闻听点点头道:“那好,就让我们来世再做夫妻吧!”
说完你们两个紧紧地互相抱着跳下悬崖……
  
  七、
  
  这时钟馗接着说道:“当年你们跳下悬崖,卫朋友当即一命呜呼。然而翠儿只是生命垂危,处于一种假死状态。黑白无常一时疏忽(另案处理)拘着你们的魂魄来到奈何桥下。等你们喝了孟婆汤入地府,再经判官裁决重入轮回道转世。由于翠儿并未真正死亡,其魂魄尚有灵智。趁孟婆不注意,偷偷把孟婆调制的忘情水倒进奈何桥下的河里。”(孟婆另案处理)
  
  茫茫宇宙星辰何止千万。
地府乃是天庭设在地球的一个分支,天庭距地球305光年,天庭和各个星辰之间来往是靠共振来把时间、空间扭曲以求瞬间到达。再说我们已是不死不灭之身,时间对我们已毫无意义。至于你们人间所谓的科学家提出的什么时间隧道呀,什么超光速呀等等都是幻想。人类要想掌握在各个星辰之间来往,最少需要万年。翠儿之事必须纠正,所以我要拘她魂魄回去。由于地球上一日不知有多少人或自然死去、或被奸人所害、或天灾所亡,或战争屠杀……各种原因所死的魂魄何止千万?我们虽是神,但也难免有疏忽的时候或为防营私舞弊,(天庭规定:一个人不能同时出现两个时空),玉帝命我们一年一查。由于天上一日人间一年,等我们到一年后去查,人间已过三百余年矣。像翠儿属阳寿未尽而误被拘魂,其实她是应该生活在康熙那个年代,尽管她的肉身不复存在,但老夫职责是带她魂魄回去交到地府。至于她如何重入轮回,就不归老夫管辖了。”
我听后道:“非得这样吗?”
钟馗道:“实话对你说吧,由于翠儿也就是李素萍情况特殊。一般一个人拥有一个魂魄,而她身体里却有两个魂魄。如果是魂魄,我可以很轻松地带入地府,可她如今是前世和今生的魂魄同在一个身体里。老夫法力有限,无法把前世的魂魄剥离出来。只能带着她的肉身进共振隧道,而且只有五成把握通过共振隧道。”
我急道:“既然如此就别带她走了,万一她在隧道内灰飞烟灭,咋办?”
钟馗:“天命岂可违?真是那样,只能择其前世魂魄再次投胎到康熙年代。如不带她走,几日之内她也要灰飞烟灭,结果是一样的,不如拼一拼。”
我坚定道:“我和她永不分开,你就也把我和她一起带走吧。我们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
钟馗怒道:“生死有命,一切在天。谁敢胡来?你就是寻短见,你们魂魄也不会在一起的。”
接着又道:“我已把所有知情人的记忆抹去了,只是不能抹去你的。”
我问道:“那是为何?”
钟馗道:“将来会有东西进入你的体内。放心,那个东西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我道:“到底是啥呀?”
钟馗道:“天机不可泄露。”
  
  八、
  
  若干年后我才知道,原来钟馗说有东西进入我的体内,是吕洞宾的小徒弟‘清风’(清风的故事详见拙作《爱恨情仇》)
  
  钟馗已言明利害关系,看来李素萍不走是不行了。
我含泪对李素萍道:“我原来以为我们会恩恩爱爱白头到老,没想到……”
李素萍紧紧地依偎在我的怀里,她浑身抖个不停满脸泪水道:“不!我不想回去,我要和你在一起。我爱你,我要和你白头到老。”
      听着李素萍的话,看着她痛彻心扉的样子,我的心像刀割般的痛。
我强忍悲痛劝道:“我爱你!我也想和你白头到老,只是你如果不走,马上就会灰飞烟灭。你现在走,我们还有机会。”
李素萍对钟馗:“我和卫斯理还有重逢的那一天吗?”
钟馗叹口气道:“也许吧,一切随缘。”接着又说:“时辰快到了,我们该走了。”说着一阵旋风把我俩卷起。
  
  等我睁开眼一看,我们却在太行山里一处较平坦的一个地方。
钟馗道:“你们还有一刻钟的时间,抓紧告别吧。”
      此时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紧紧地紧紧地拥着李素萍。
李素萍抽泣道:“卫哥哥,你最怕冷了,我不在你身边时,冬天千万别忘穿厚棉衣,以免冻感冒了。天冷气候干燥要记得多喝水呀。我们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逢,你会记得我吗,会不会忘了我,会想我吗?”
此时此刻,我已泣不成声哽咽道:“我永远爱你。无论你离我有多么遥远,我的心永远属于你。”
钟馗道:“卫斯理,时辰已到我们该走了。净身来净身去,我要脱去她的衣服,她是个姑娘家请你回避一下。”
闻听此言我把李素萍抱的更紧了。
钟馗用手向我一指,我顿觉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等我恢复行动,却见一道绿光射向天空。
我仰望天空大声喊道:“为什么有情人不能成为眷属?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沙哑着声音吟道:
  
  从此音讯两茫茫
  
  心已碎已断肠
  
  仰望星辰
  
  默默泪两行
  
  难探芳踪今何在
  
  眼望穿发已霜
  
  无尽相思徒悲伤
  
  只身影独彷徨
  
  泪向天冲
  
  何处话凄凉
  
  满腔悲愤仰天啸
  
  情深深永难忘
  
  良久我望着无垠的天空大声喊道:“李素萍,你怎么样了,你还好么,是否安全到达了,还是……?回答我!回答我!回答我!”
      这时母亲把我拍醒道:“你大喊大叫什么?是不是做啥噩梦了?”
我睁开眼一看原来是个梦,只是这个梦觉得好真实。
      到了中午,我无聊地打开收音机。
收音机里正播着刘兰芳说的评书岳飞传。
收音机正播着播着,突然一个浑厚的男低音道:“卫斯理,翠儿(李素萍)之事,切记!天机不可泄露!”
连着播了两遍。
我精神一震急忙细听,却又听到刘兰芳说道:“那岳飞挺枪跃马,枪挑小梁王……”
  
  我疑惑道:“难道我听错了吗?”又自言自语:“不可能呀?刚刚明明听到了广播里的话呀!难道真有翠儿(李素萍)之事吗?是我幻听了吗?”我百思不得其解。
  
  一朝相聚一夕散
  
  繁华落尽不复返
  
  欲诉衷肠无处诉
  
  戏弄人间如云烟
  
  缘来缘去一场梦
  
  情深缘浅错相逢
  
  尘归尘来土归土
  
  冥冥之中已注定


     翠儿(李素萍)是否和钟馗已安全通过共振隧道?卫斯理还会有缘和翠儿(李素萍)相见吗?
请看续集《缘来缘去》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4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您的惠稿,祝写作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3-4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zizhu 发表于 2018-3-4 21:31
感谢您的惠稿,祝写作快乐!

谢谢你。:handshake
发表于 2018-3-4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卫朋友:你真会写这些穿越阴阳、人又轮回,运用现在的思维去叙述故事。有趣、好玩,我喜欢。
现实生活中,只要你融入到那些信佛(不要钱财)、施舍放生,做善事者中间去,人生轮回、因果报应的事例并不少闻。遥祝朋友写作愉快。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楚人九久 发表于 2018-3-4 22:54
老卫朋友:你真会写这些穿越阴阳、人又轮回,运用现在的思维去叙述故事。有趣、好玩,我喜欢。
现实生活中 ...

在中财我写过类似的文章。。
欢迎老弟光临赏读。
发表于 2018-3-5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缘来缘去缘如水,人生如梦,一场游戏一场梦。
发表于 2018-3-5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卫哥,昨天忙,没来家
发表于 2018-3-5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晚了,见谅。哥,注意身体
发表于 2018-3-5 0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哥的作品,我必须读,必定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8-3-5 07:52
缘来缘去缘如水,人生如梦,一场游戏一场梦。

这个系列的作品是几年前写的,弦现在觉得没啥灵感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8-3-5 07:52
问候卫哥,昨天忙,没来家

能来给老哥鼓励支持就行。谢谢你。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8-3-5 07:53
哥的作品,我必须读,必定读。

再次谢谢丫头鼓励。友谊长存。
 楼主| 发表于 2018-3-5 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枫叶飘飘 发表于 2018-3-5 07:53
哥的作品,我必须读,必定读。

好感动呀。欢迎丫头提出宝贵意见。远握。
发表于 2018-3-6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卫哥佳作,差点给漏了,风铃致歉。
发表于 2018-3-6 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缘来缘去一场梦
  
  情深缘浅错相逢
  
  尘归尘来土归土
  
  冥冥之中已注定
姻缘天注定,好一个情深缘浅错相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21-3-3 00:53 , Processed in 0.07015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