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06|回复: 8

[原创非首发] 晚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3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霞红红
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像血。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如花。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让人看了就不忍离去。多少年来,每当看到这火红的晚霞,我心中就腾起激荡的涟漪……
   慢慢的,看到晚霞,我就看到了你——宋芬……
  
                            一
  在晚霞的辉映下, 火红的战旗,震耳的锣鼓,长长的欢迎队伍,醒目的标语:热烈欢迎知识青年来我村扎根落户!
  全村老少聚集在村头。
在大队革委会主任的带领下,迎面走来了8位穿着整洁的年轻人,他们是从青市来我们王庄村插队落户的知青。看得分明是四男四女,在前面领头的是一位高个子青年,穿着洗得发白的工作服,白皙的面庞。你是走在最后面的是一位脸色黝黑微胖的姑娘,不算浓密的眉毛下一双闪亮的大眼睛透彻明亮。不知怎么,第一次看到你,我心里就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正在这时,你的目光也向我投来,闪亮的双眸如同两股温暖的阳光,让我暖暖的,同时又让我心跳起来,须知那一年我刚整整22岁。
   你,我第一次看见,心里就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涌动,一种无可言状的亲切。
   这时,一位小伙子知青手拿红宝书,呼起了口号“向贫下中农学习!”
   “向贫下中农致敬!”
   随之,八个人的口号声被一阵掌声淹没了……
   空气中充满着新奇和温馨、此刻,红红的晚霞,在天边燃烧,映照着村口的人群,我看到后面的你那红红的脸庞,在彩霞的映照下,显得更红了……
   渐渐的,晚霞被黑暗吞没了,一弯新月挂在西天,整个大地现出蒙蒙的亮光,星星眨着似乎有点儿疲倦的眼睛,闪耀在蓝天上;秋夜的风,把正在成熟的庄稼的香味吹得满村飘散;秋虫的鸣叫,让这凉爽的夜晚似乎增添了情趣。我追随着人群,来到早已经安排好的知青点,看着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你们的行李搬下来。最后,看着你们进入了各自的住处。我又偷眼看了一下你,你那水灵灵的眼睛,如同天上的星星一样灿烂。
   突然间,我一时觉得自己好可笑,看人家干啥呢?莫名其妙!
   第二天,我知道了你的名字叫宋芬。
   那是在晚上欢迎新社员的大会上,王庄的全体社员集合在一起,欢迎新社员来农村这个广阔的田地里“炼红心”。这八名知青,被安排在全体社员的对面,端坐在长凳上。你们那白皙的皮肤、干净时髦的穿着,与下面那些长期在土坷垃里滚爬的贫下中农社员同志的黝黑干瘦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往日召开会议,一般是“农业学大寨、掀起农业生产新高潮”的主题,或者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那些会议,急得大队书记、生产队长和维持会议秩序的人心急火燎的,可是那些调皮的青年男女依然说笑打闹,依然互相传递着那些那女之间无可言状的信息。不知今天咋变了,全场几乎没有一个说话的,都聚精会神地盯着主席台。大队书记坐在台上,还以为是自己早先那几句要大家遵守纪律的威严的话语起了作用了呢,可他仔细一瞧:几乎所有的男青年都把目光落在了那几位女知青的身上,而所有姑娘的目光都盯在了四位男知青的身上,至于大会的发言者,则没一个顾及的。
   这时,从老年堆里传出了几位老兄弟的说笑:
   “看什么啊?看到洋妞了,眼珠子长到人家身上啦!”
   “老东西,别胡扯!人家比咱闺女都小,我看你是心里痒痒了吧?!”
   “给你个,你能办么?”
   “别胡说八道!”
   主持人宣布:下面,请知青代表宋芬同志发言!
   这时,全场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了主席台。
   只见你略显羞涩地来到桌子前,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讲话稿。你的发言似一股温暖的春风,吹进了我的心田,似一阵温馨的春雨,滋润了我的灵魂……
   “我们决心磨一手老茧,滚一身泥巴,扎根农村,永远革命,让自己的青春放出光彩!在三大革命运动中,我们一定做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以后你说的什么,我无暇顾忌了,只是盯着你那放着光彩的眼睛……
   晚上,我满脑都是披着晚霞的你,还有你那晚霞似的脸庞……
  
   二
   经过春种夏管,那黄土地上的庄稼,在这金秋中,显得那么丰厚。
   村西边那片小树林,尽管秋风以它独有的寒冷和凛冽一次次扑来,可是这些倔强的精灵,依然把它的翠绿展示着,人们经过这里,都要放慢脚步驻足观瞧,似乎从这片小树林中悟出点什么。
   不过,这小树林中的确藏匿着很多的秘密。据有人说,大队党支部书记就曾约着本村年轻漂亮的民办教师夜里来树林里谈工作,给这个小树林留下了诸多的秘密。
   淳朴厚实的庄户人,日出日落,披着星星下地,顶着月亮回家,世世代代守着信息的闭塞,交通的不便,很少见到外面的东西。这次,王庄一下从城里来了这几位“洋人”,给这古老的乡村注入了新的活力。那些老太太有空就拄着拐杖,到大队知青点去看看这些从城里来的孩子。一位老奶奶就说,人家说出句话来就比咱好听。
   “人家那个孩子,吹的笛子可好听了,咱庄户孩子哪有这个本事?”
   更动心的是整个村庄的年轻人了。一伙男青年,这几天生活中犹如注入了“兴奋剂”。往日收工后,都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倒在床上,听听县广播站的小喇叭,或者看看保存不多的书,聊以打发孤寂的岁月,可是自打来了城里的“洋妞”,他们便不安分起来,有事无事就往知青点凑,还装作心不在焉的样子。尤其村东的刘安,每天总是以丢了钱为名,到知青点转悠,不过,眼睛可不是找钱,而是专门往知青点那几个女孩子身上瞧。
   不到几天,这八个知青分到了各队,王庄四个生产小队正好每个队俩人。
   大概是天的意思,宋芬分到了我队。
   你和另一位女知青宋菊,据说俩人还是同学。这天,你俩有点儿腼腆、有点儿胆怯地来到我们小队社员干活分工集合点。少顷,我故意和你拉开了一段距离。不知怎么,我觉得今天的阳光格外灿烂,风儿也格外轻柔,就像从蜜罐里浸泡过,甜甜的。
   今天的活儿就是到社场里建猪圈,我们几个年轻人负责运砖块。
   你们这两位城里姑娘的到来,社员们干起活来似乎有劲了。此刻,不远处的玉米正当吐红缨的时节,发出的芬芳,合着两位姑娘溢出的阵阵香气,不时扑来,扰得人心里痒痒的、舒舒服服的……
   当把砖块运得足以够泥瓦匠们用一会的时候,你在一侧略微休息一下。
   “你很能干,力气也不小!”你跟我说了第一句话。
   我一时竟手足无措,看着你那晚霞似的脸庞,机械地应着:“哦,哈哈,干……干……干惯了,没啥……”
   中午,忽然大队院里高音喇叭里传出我意想不到的声音:“现在播送王庄大队青年社员王季的文章,题目是:《深入贯彻党的基本路线,掀起农业生产新高潮》……”
   我一下子就心潮澎湃了!
   我写的稿子广播了!
   下午上工时,我一下子成了“新闻人物”,一篇广播稿,好像把我的身价都给提高了。中午集合时,大家竟然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大多是羡慕和赞美,但也不乏有人嫉妒。
   “王季,成了秀才了,国家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
   “不多久,国家就会请你耍笔杆子的,去住高楼、坐轿车!”
   “到时可别忘了我们啊!”
   “娶个洋媳妇回来,让我们看看啊!”
   一下午,我是在一种莫大自豪感、成就感中度过的。休息时,你竟靠近我坐下,对我说:“中午听了你的广播稿,很有力度,结构严谨,过度很自然,得向你学习啊!”
   “你咋知道是我写的?”
   “广播稿我听了,你今天成了名人了啊!我喜欢爱学习、求上进的人!”
   今天,你第二次和我说话,而且有点儿调侃了。
   我红了脸,依然机械地回答着:“不行,还要好好学习,再……再进步!”
   收工了,你第三次和我说话:“有空去我们知青点玩啊!”
   我机械地应诺着,心里头泛起异样的波澜……
   你和你的密友宋菊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晚霞的映照下,回到了你们的“新家”。我却没回家,只是坐在刚垒好的墙上,看着那些在晚霞辉映下满坡的庄稼,这些经过大家精心管理的精灵,此刻正在薄薄的雾霭中,孕育着无限的生机。
  
   三
   春节快到了。
   经过近四个月的接触,我对你有了更多的了解:你爷爷当年是青城的知名人物,开着一家陶瓷厂,由于经营有方、管理精细,买卖越做越大,出产的精瓷花瓶远销到东南亚。你的爸爸也是子承父业,把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一切都有转化,真是风水轮流转。等到全国解放了,你家庭被划为资本家。你的爸爸也是带着“资本家”的帽子,从打你出生后就背着“坏分子子女”的黑锅,可你牢记着父亲的嘱托:只要厚厚道道做人,一切问心无愧!至于咱的生活方向,不是咱说了算的,不过,历史是公正的!
   你从上学时,就是班里的尖子,在学习上一直是佼佼者,可是“资本家的女儿”这顶无形的帽子,一直时时刻刻压在你的头上,让你的心灵日夜受着煎熬。多亏你的几位班主任牢记“有成分论,无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的宗旨,一直让你担任班里的学习委员。你自己也很懂事,在家庭中尽着一己之力维持着家里的和谐和温暖。每次爸爸挨批斗回家,你就给爸爸做好了一碗鸡蛋面端到桌上,并给爸爸按摩着背。无言的关心,胜过千言万语。就这样,一家人互相搀扶着、互相慰藉着,熬着日子。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浪潮,波及着全国每一座城市。刚刚高中毕业的你,就随着潮流来到了我们这偏僻的小村。据说,你是第一个报名,还是爸爸的鼓励。你时刻牢记爸爸的一句话:咱好好表现,争取早日摘帽,在政治上和人家享受平等的待遇!
   经过四个月的接触,我们彼此越来越融洽,尤其是我对你那渊博的学识和看问题的敏锐性,越来越佩服。
   单说一件事,至今在我的脑海里萦绕——
   秋收,正在繁忙进行着,我们正掰完玉米坐在地头休息,忽然传来震耳的锣鼓声。近了,原来是一群小学生在大队治保主任的带领下,押着几个偷玉米被逮着的人在游街。我一看,是那几个家里太穷揭不开锅的人。那时人均口粮一年不到200斤,要是家里有个急用花钱,还得卖掉粮食解决,因此很多人家一年缺几个月的粮食,所以,有人秋收季节偷几个玉米回家填肚子的事时有发生。
   可是这样的事要是被抓住了,罪不可赦就得游街示众,这几个人又撞到枪口上了。
   我本想避开,可被你拉住了,低声问我:“这是咋回事?”
   我把原委告诉了你。
   锣鼓声走远了,我看到你像是心事重重,面对着无垠的苍穹沉思着,秋天凉爽的风吹乱了你的头发,你顺手往后捋了捋,说出了一句当时我不懂的话:“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知礼节。”
   我呆望着你,问你啥意思。
   你说:“这可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的大宰相管仲说的。意思是粮仓中堆满了粮食,人们能吃饱穿暖,不会挨饿受冻,然后才会学习礼仪,产生气节和荣辱观。也就是说,只有在解决了人们最基本的生存需要后,才能引导人们产生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也就是物质决定意识。”
   我真不相信这话是从一个20岁的姑娘嘴里说出的,看着你那由于日晒雨淋而变得黝黑的脸庞、那散发着青春活力的眼睛,我长时间无语。
   待了一会儿,你凑近我悄悄说:“若是这几个人家里粮满仓柴满院,钱花不了,他们会去偷这几个玉米么?可是,为了肚子,为了生存,哪顾得上脸面啊!咱老祖宗的话,是真理啊!”
   这样的见解,我第一次听到,也被这些话所折服,我为在人生路上有这样的知音而感到荣幸!
   日头偏西,晚霞似火,我和你并排走着,一边寻找着掉下的玉米,一起谈论着理想、未来,心里充满了憧憬。看着你明理的眼睛里射出的秋波,我的血液一次次沸腾……
   收工了,红日在西天依然发出艳艳的光芒,我们走到小树林旁边,那灿烂的晚霞把小树林染成了橘红色,整个大地也红堂堂的。忽然,你提出和我一起看晚霞,说太有诗意了。
   我爽快地答应了,我俩坐在小树林边的一个高土坡上,欣赏着这大自然的杰作:此刻的晚霞是多么绚丽、多么灿烂、多么迷人。朵朵晚霞,就像七仙女各自撒下的帷幔,也像火焰山在西天重现。一时间,蓝蓝的天像泼上了彩色的颜料,整个天空就变成谜一样的宫殿。蓝的云、金的云、红的云、紫的云,交替变幻着辉映着……
   看着看着,我身体感到轻飘飘的,仿佛自己也成了一片晚霞,你也成了一片晚霞。此时,鸟儿不叫,虫儿不鸣,只有我们闪耀着绚丽的光彩。我把眼睛微微睁开,眼前顿时出现了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我的身体好像也被色彩裹住了,我不由得把你紧紧抱住,共同融入了晚霞中……
  
   四
   已经过了腊月二十三,尽管上边下了响亮的战天斗地的口号:干到腊月二十九,吃了包子再下手!可是,劳动人民传统的习惯是改变不了的,中国的传统文化是根深蒂固的,到了腊月二十三,生产队自行就放假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农活了。
   此时的知青们个个归心似箭,那位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江森竟然想家泪流满面。
   细心的母亲把自家几只鸡下的20个鸡蛋小心翼翼地给装到一个小纸箱里,并用麸皮塞好,让你回家带着。
这几天,我看到你激动的眼神。
   过了一天,你找到我,告诉我你不回家了。
   我满腹疑惑,你给我看了你爸爸给你写的一封信:
   孩子,咱要听党的话!国家号召你们年轻人扎根农村,咱一个新时代的青年,就得积极响应!你就别回家过年了,在你的新家里过个扎根年吧,不要挂念爸爸和妈妈!
   祝你进步!
   爸爸
   大年三十,家家的对联映着阳光,显得格外红火,噼里啪啦的爆仗声,显现着节日里庄户人浓浓的过年氛围。
   “让宋芬来咱家过年吧!”母亲提议。
   踏着夕阳洒下的余辉,我向知青点走去。四个月和你接触,说实在的,我已经深深爱上了你,和你在一起,心里总萌动着莫名的异样,你那浑身散发着的青春气息,映射到我身上,别样的感受;你那白皙的面庞、起伏的胸部,让我看了心跳……
   敲开你的门,一股淡淡的香气扑入鼻中。整个屋子虽然狭小,可是整理得井井有条。
   此时你正准备把一副年画挂在墙上,我说明了来意,你脸上现出淡淡的红晕,羞涩地答应了。不过,你说要等挂好这幅画。
   挂画就得站在凳子上,凳子还有点儿矮,上面就要加了一个小板凳。你在上边很不自在,我下意识地给你扶住凳子,并给你递着钉子。
   突然,你踩着的小板凳发出响声,随之承受不住你的压力一下子歪了。你整个身子倒了下来,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本能地把她抱在了怀里。你那富有弹性的胸部,紧贴着我的胸膛……
   此刻,时间凝固了,空间凝固了,世界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了……
   我在感受着你的心跳,我在汹涌着自己的激情,我的心在翻腾,身子在颤栗。你,此刻把头深深埋在我的怀里,任凭着我的紧抱……
   外边,冷冷的风吹着,黑暗在笼罩着一切。屋里,属于我们俩的世界,我的全身在酥软,感觉到了你的心跳……
   好久,你慢慢从我怀里挣脱,轻声说:“咱不能这样……”
   我从知青点走出,还是我自己。爆竹声此起彼伏着,我走在街上,你的余香还在我的身上萦绕着……
   你,没有去我家过年。
  
  
   两年以后,春天来了。从西南方向刮来的风,在这华北平原上轻柔地吹着,把万物吹得蓬蓬勃勃成长起来。可是在这咋暖还寒的时候,被冬天冰冻了一个季节的大地,依然是寒气逼人。
   村边那片小树林,经过一个冬天的凛冽,现在又倔强地焕发了它的生机。一棵棵树上绽出了绿绿的嫩芽,在这依然的寒冷中悄然挺立着。
   高中毕业前夕,你曾经写下豪言壮语: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到广阔天地里“练红心”!
   你和你的同学们也曾豪情写诗朗诵:为了祖国的明天,我们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可来到农村,面对的是天天面向黄土背朝天的辛劳,那低下的生产力,那可怜的劳动效率,那中国几千年小农经济的传统和封建势力的影响。迷迷瞪瞪上山,稀里糊涂过河,是当时农民最真实的写照。
   一天,你在一次刨地休息时,看到大队党支部书记带领着一班人检查生产处处指手画脚时,不由地凑近我跟前,悄悄对我说:“我在学校时,一直把大队书记当成‘高大泉’、‘肖长春’式的人物,一直把大队领导作为我心中的英雄人物形象。可是,现在,咳!”一声长叹,透露了无奈。
   “那是文学作品,离现实远着呢!”
   “不知浩然是怎样捕捉到这些人物事迹的?”
   “编吧,源于生高于生活嘛!”
   一天,你告诉我最近负责抓青年工作的大队副书记李汇找你谈了几次话,说是看你连年来表现很好,经过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已经彻底改变了世界观,准备发展你加入团组织。
   “这是好事啊!”我漫不经心地说。
   “可我总觉得他的眼神怪怪的,总看女孩子那些不该看的地方。”
   我不由得想起了李汇几次对女孩子非礼的劣迹,可他依靠在公社当革委副主任的叔叔,几次被包庇下来,并让他入了党,坐上了大队副书记的交椅。
   “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不会有事的!”我安慰着你。
   暮春时节了,到处充满着融融的暖意,我和你还有一位我本家的大爷在浇小麦。临近日落,我看到你脸上无以言状的表情,很显然,你心里一定有心事。
   日头偏西,你才悄悄告诉我:李汇约你今晚在办公室谈话,谈发展入团的事。这样的事是不能推掉的,可你很担心,只好告诉我了。
   傍晚,我们把机器停下,依然是彩霞满天,可此时我们无暇顾及欣赏彩霞了。
   “我要帮助你!”我一边吃着晚饭,一边胡乱思考着。
   李汇今晚约你谈话,富丽堂皇的谈话:知识青年加入团组织,任何人也不能推掉,也不敢推掉的事情。可是,此位花花副书记的真实目的又是怎样的呢?
   突然间,我想起了村中间的公立大娘。说起公立大娘,在方圆几十里可是无人不晓的:在抗日战争时期,老人家把大儿子送上了战场,不到半年,传来了儿子牺牲的消息。老人咬了咬牙,又把二儿子送上了战场。当时政府工作人员要坚决阻止老人,可老人意志坚决,对工作人员说:“我就是要让弟弟给哥哥报仇,我虽然没文化,可是国破家不在的理儿我懂。”在老人的执拗下,二儿子又去了哥哥的连队,多次立战功。在一次阻击战中,他自愿和另外两个战友留下来掩护部队撤退,最后拉响了手榴弹跟敌人同归于尽,成功掩护了部队安全转移。
   消息传来,公立大娘三天水米没打牙,人一下子苍老了,最后大病了一场。可是后来,老人家一改往日性情温和的性格,对于身边不合理的事情敢说敢管。有一年的三秋大忙季节,社员们在地里死受,可大队干部却在书记家陪着公社里来的检查人员喝酒,被公立大娘知晓,拄着拐杖来到书记家,把碟子砸了个干净,边砸边骂:“你们这些喝人血的东西!社员在地里拼命,养着你们这些王八蛋骑在老百姓头上,看我不揍死你们!”吓得两位公社干部抱头鼠窜,大队干部连气也没敢吭,乖乖地上坡去和社员一起劳动了。
   想到这里,我饭也没吃完,就跑到公立大娘家,把我的担心告诉了她。老人家一听,气呼呼地说:“王八羔子,李汇这小子我老早就看着他不是个好东西!人家小姑娘老远来咱这里受这个苦容易么?他敢对人家怎样,别人怕他,我这拐杖可不怕他!孩子,给我看着,有事来找我,还真翻了天了!”
   有了公立大娘,我心里就有了主心骨!
   晚上,劳作了一天的人们一般是不胡乱走动的,尤其是夜短天长,一般人吃了晚饭就早早睡下了,村里的人大多养成了此种习惯。
   我走在街上,任凭夜风吹拂,不多时就到了离大队院子不远的一块石头上,静观一切。
   四处静悄悄的,偶尔传来一声狗叫,使得小村的夜晚更加寂静,长空里,一条流星划破夜空,马上消失了。
   此刻,大队办公室里的灯亮了,只见你犹犹豫豫地走进了大队院子。奇怪,黑暗中我看到李汇出来把大门锁上了。
   “不行!绝对有鬼!”我悄悄地翻过大队院墙,蜷缩在黑暗中的窗户下,注视着里面。
   屋里的灯昏昏暗暗,你胆怯地坐在沙发的一角,李汇则叉着双腿坐在不远的椅子上,媚笑着对你说:“年轻人都是要求进步的,团组织的大门是向进步青年开着的,你表现很好……很好……”李汇语无伦次了,一下子从椅子上坐到了沙发上,身子紧贴着你,你本能地把身子往外撤,可是再撤就是墙了。
   “现在,现在……现在你的家庭出身问题,有人提出异议,可,有我在,不要紧。咦,你的胳膊咋晒黑了。”说着,就用手拉过你的胳膊,轻轻抚摸起来……
   你急忙站起,气愤地问:“你要干什么,你是个领导啊!别这样!”可他竟然一下搂住了你,嬉皮笑脸地:“我喜欢你,你一来我就喜欢你了。你放心,只要你从了我,我让你去公社当广播员。”
   你挣脱出来,要去开门,可身高力大的他又抱住你,竟要扒你的衣服。
   “救命啊!来人啊!”
   我热血沸腾,一改往日的柔弱,一脚把门踢开,屋里的两人都目瞪口呆!
   “出去!”李汇对我下着命令!
   “放了她!”同样是命令!
   我一把把你从李汇手里拽出,接着狠狠地给了他一拳!
   你跑出办公室,外面已经汇集了几个人,大队书记已经把门打开了,原来是公立大娘在我从她家走后,就强行拽着书记来办公室瞧瞧,你几声尖利的叫声,随着夜空传出好远,就引来了众多的人。
   我把李汇拉出办公室,人们对他投去愤怒的目光,又把眼睛投向书记。
   公立大娘可不等了,抡起拐杖劈头盖脸对着李汇打下:“王八蛋的,我叫你不干人事!”
   “我找她谈话入团啊!”李汇边躲边狡辩。
   公立大娘追着李汇,李汇躲闪着,倒是心眼多的二愣子以劝解为名,拉住了李汇,被老人的拐杖教训了十几下,最后乘机逃脱了。
   只见你像一只小猫,蹲在大队办公室门口,浑身颤栗着,几位知青在你身边轻轻安抚着你。
   月亮出来了,把清辉洒落在大地,整个小村如同被一层薄纱笼罩着。起风了,一阵阵的风,越来越大,像是一个心怀不平的老人在呻吟,在发怒……
   夜深了,从知青点里,听到了你低低的哭声……
   我在知青点门外愣站了好长时间,愤懑、怨恨以及无奈笼罩着心头,猛抬脚把一块砖头愤怒地踢向远处……
  
  
   从那一天起,你就变得沉默寡语了。
   秋天来了,凉凉的风,把一片片黄叶吹落,这些叶子又被风卷起,飞悬在空中,有的甚至飞到了树枝边,好像对树枝有着无限的眷恋,可最后还是落到了地下。
   知青大多安排了非农业的工作:招工、回城、参军,就只有宋芬和一个叫李丽的姑娘还在村里。李丽是有病,回青城休息去了。
   你自己冷冷清清地呆在知青点里,好像长空里一只孤雁……
   母亲对我俩的交往早已看在眼里,对你这闺女也很喜欢。可是老人家有数,曾经暗示我:人家是城里的姑娘,政策一变,还是城里人,可咱是土生土长的庄稼人,不可能凑到一起。
   我一直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可是对你的喜爱,却与日俱增。自打那晚上你出事后,母亲对你由喜爱变为了同情,几次顶着众人的非议,把
   你叫到家中,以一位母辈的身份对你进行了特殊的照料,给你以温暖,尽量让你感到这里就是她的家。而我则慢慢变了,以一种复杂的心情对待着你。因为前年年三十那晚上我俩那一番之后,我已经把你作为自己的亲人了,可你的伙伴们都回城后,我对你的归属感产生了动摇:你早晚都得回城,享受属于你的那一份。
   秋风渐紧,已经接近霜降,全体社员在村西边的空地里种完了最后一片小麦,日头快要落山了。刚下过雨不久,四周氤氲着皑皑的雾气,那早种上刚出土的小麦嫩嫩的叶片,正以它那独有的生机,蓬勃着旺盛的生命。小树林在晚霞的残照下,显出浅灰色,发着淡淡的光亮。一切孕育着说不尽的奥秘。你走到我跟前,轻轻递给我一个纸团:晚饭后在家等我。
   我心一直蹦蹦跳着,晚饭不知怎么吃的。可晚上你并没来找我,这个夜晚是我最难熬的,半夜后,我满腹惆怅进入了梦乡。恍惚中,你推门走了进来,我分明看得见,你眼角的一滴泪。一下子坐起,眼前只是一片黑暗……
   外边,鸡偶尔的叫声,风儿的轻吹声,更勾起我满腹的心事。你怎样了?我心爱的姑娘!
   当东方出现了鱼肚白,一宿没睡的我就起来磨蹭着向知青点走去,黎明的风从田野里夹带着麦苗的寒气阵阵吹来,偶尔几声公鸡的鸣叫,划破黎明的寂静,飞向远方,那几颗大大的星星,依然钉在蓝天,闪着倔强的光。
   隔着不高的围墙,我发现你宿舍的灯亮着。是早起了床?还是刚醒了准备起床?还是睡觉忘了关灯,还是……
   突然,一种不祥的预兆在我的心头升腾:你可能出事了!我什么也不顾了,飞身越过围墙,急促地敲着门,屋里鸦雀无声,不能再犹豫了,我几脚把门踢开冲了进去,屋里一股余烟的呛鼻气味。再看看,火炉里冒着淡淡的青烟,旁边椅子上放着你的衣服。一看,你躺在床上,只有微弱的呼吸,连叫几声都没有反应……
   煤气中毒!可怕的事件就在我的眼前。我立刻把屋门打开,让新鲜空气流进来,飞也似的跑出去……
   你在医院里躺了两天,终于不治而撒手西去了。我,还有村子里的乡亲,都含泪来送你……
   你的爸爸来了,你的爸爸轻轻叫了一下“女儿”,我看到,你的眼皮好像眨了一下……
   遵照你爸爸的意见,我们把你安葬在了本村的公墓中。那是你去世的第二天下午,火红的落日,火红的晚霞,在西天尽情燃烧着。你安息的地方,一个小小的花环,端端正正放着,晚霞映照着花环,如同映照着你红红的脸……
  
  
   时光穿梭,光阴似箭,近40年过去了。和你曾经一起下乡的伙伴们,现在大多当上了爷爷奶奶,或者姥娘姥爷。多少年以来,每当你忌日这天,他们总是相约一起来为你祭扫,一直捱到西天彩霞漫天……
   一个傍晚,一位老人从车上下来,蹒跚着走向你的坟墓。夕阳中,老人满脸皱纹、头发稀疏,可是眼睛里却放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光亮,他就是你的爸爸,老人家走到长满蒿草的女儿长眠地,轻轻抚摸着泥土,喃喃地低语:“孩子,爸爸又来看你了。你妈过去已经5年了,你娘俩在那边过得很好吧……”
   我搀扶着老人,慢慢离开了坟地。我分明看得见,老人留恋的眼神,老人难以言状的痛彻。回头远望西天,那一片晚霞,如同片片燃烧的火焰,在涌动着……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14 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朋友来太虚发文交流,谢谢支持。远握。
发表于 2018-3-14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反映知青题材的小说。真实再现当年知青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轰轰烈烈的场面。回首当年如何评价上山下乡?众说不一。这场运动确实锤炼造就了一批人才,也确实损害摧残了部分人的青春年华,后来随着上学入伍提干返城等现象的出现,”扎根农村闹革命”便成了空谈,成为时代悲剧。本文以八个青年的命运和遭遇演绎上山下乡始终。堪称是当年的时代缩影。真实可信,所有人物的思想感情带有明显的时代特征。“晚霞”的寓意和象征义贴切明显。一篇主题多元内容厚重的知青小说。欣赏。
发表于 2018-3-14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像血。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如花。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让人看了就不忍离去。多少年来,每当看到这火红的晚霞,我心中就腾起激荡的涟漪……
   慢慢的,看到晚霞,我就看到了你——宋芬……

开头非常精彩!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3-14 07:31
欢迎朋友来太虚发文交流,谢谢支持。远握。

谢谢老师。祝事业有成,全家幸福。
发表于 2018-3-15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的小说,欣赏!
发表于 2018-3-15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知青。经历过那段岁月。唤起我诸多回忆,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18-3-16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3-15 20:16
我是知青。经历过那段岁月。唤起我诸多回忆,谢谢。

是啊,过去的岁月值得回忆,酸甜苦辣尽在心头。
 楼主| 发表于 2018-3-17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月盛菊 发表于 2018-3-14 11:07
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像血。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如花。西天,那片红红的晚霞,红的让人看了就 ...

谢谢老师,祝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5 21:41 , Processed in 0.13142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