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63|回复: 23

[原创非首发] 队长赵铁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7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五相子 于 2018-3-28 14:03 编辑

队长赵铁嘴

  (一)

  那年红源公社大洼地村,有个知青叫赵铁嘴。上山下乡不到三个月,就当上了生产队队长。有人担心,一个知青,农活一点儿不懂,能干了?说不准是破茶壶,长了个好嘴。赵铁嘴原名赵铁奇,二十刚出头,高个子,身子壮实,大手大脚大脸盘。话不多,说一句顶好几句,句句在理,得了绰号赵铁嘴。

  下到青年点第二天,青年点的老点长调走了,去了山东跟随了父母。青年点三十来号人,没个点长管着还真不行。村书记王大会急得够呛,来青年点开会,要选出个新点长,“大家说说,谁能当这个点长?”王大会投石问路。

  三十多个知青谁都不说话。过了很久,一个女生开了腔,大家向她看去:人长得很美,中等身材,肤色真是白,像白糖,隔着肤色能看见血管,“我是新来的,叫何秀丽,别人都不认识,就认识我们学校的赵铁奇,他是团书记,是学校学生里唯一的一名党员,准行。”王大会一楞,问道,“谁是赵铁奇?”赵铁嘴腾地一下站起,“王书记好,我是。”王大会看了看赵铁奇,“不错么,在学校能入党,说明有一定组织才能,要将组织关系快点转过来。”“是。”王大会用手示意赵铁嘴坐下,接着说,“现在提名有一位了,还有提名的没有?”大家一听赵铁嘴是党员,没人再提名了。大家举手同意后,赵铁嘴下乡第二天就当上了青年点点长。青年点的点长实际上是内部管理,不挣工分。

  (二)

  赵铁嘴和何秀丽还有王静分到了生产队第三队。三队队长李大炮,是个粗人,一说话妈妈的,嗓门子大,很远就能听到。分到队上第一天,听他给分配活,“大伙都他妈的听好了,公社来了任务,上辽河修他妈的河堤,咱队上要出五个年轻人,我看才分来的三个知青,加上三驴子和刘麻子,你们五个去。五个人要有个打头的(说了算的),赵铁奇昨晚当了点长,就让他当这个打头的,立马坐马车走。别人的活和昨天一个妈样,散了。”

  赵铁嘴还没明白过来咋回事呢,就当上了修河堤打头的。五个人坐着马车向河堤进发。何秀丽和王静说说笑笑,在欣赏着路边的美景。三驴子说道,“笑个屁,一会子让你累得哭爹喊娘,没人帮。”刘麻子笑了笑说,“不帮咱帮,是吧俩妹子。”说着就用手去摸何秀丽的手。何秀丽照着抻过来的手,就是一巴掌,“拿一边去。”刘麻子一看没捞着便宜,“知青打人啦。”叫着就跳下了马车,往回跑。”赵铁嘴一惊,让马车停下,冲着往回跑的刘麻子高喊道,“站住!今天不去河堤,扣你十天工分。”刘麻子脚停下了,心想,一天工分是八角,十天可是八元,这小子够毒的,说道,“没跑,要撒尿。一喊,尿吓回去了。”

  刚到河堤,就听到大广播喇叭在喊,“各队注意了,领队的马上到指挥部,来领段。”赵铁嘴挤进指挥部,指挥部的指挥是个胖子,胳膊上还有个红袖标,写着黄字:指挥。胖指挥说,“来的全是领队,没来的先不等了,段都分好了,为了公平,五十个生产队,指挥部做了五十个阄,摸着哪段算哪段,开摸。”赵铁嘴没着急,看摸阄的到了二分之一时才走上前去。赵铁嘴伸手就拿了一个阄,打开一看,吓蒙了,是个空阄,没号码。赵铁嘴拿着空阄去找胖指挥“我这个咋没号码?”胖指挥把赵铁嘴拉到一边,悄声说,“你小子便宜了,一共两个空阄,一个是做饭的阄,一个是送水送饭的阄,你选一个。”赵铁嘴笑了,“那还用问,送水送饭,我们队来的都是知青,饭做不好。”胖指挥看了看赵铁嘴,“我说没见过你呢,是知青。任务是上下午各送一次热水,中午送一次饭。”赵铁嘴拿着空阄回去一说,这把来的人乐得四脚朝天。

  这天开始,赵铁嘴领着全队人往工地上送水送饭。赵铁嘴听说指挥部有个规定,往指挥部写一篇报导和一篇诗歌给加半个工。这可是赵铁嘴的强项,在学校读书时,市里边的报纸还刊发过好几次豆付块。送完水,拿出小本子在腿上开写。没一会子大广播喇叭开播,“下面请听大洼地村知青队长赵铁奇发来的诗歌:

       辽河的水啊,
  辽河的田,
  河水一怒害了咱多少年。
  为了驯服这条河,
  男女老少来齐参战。
  党的号召鼓春风,
  河堤修成一排山。
  弯曲的河水听人管,
  两岸是咱们的美家园……

  真有才!这时工地上不少人开始打听,谁是赵铁奇?咳,听说就是个才下来的知青,外号赵铁嘴。给咱们送水送饭的,一会子就能看见。才来的就能当领队?咋地,不服?要不你去喇叭上扯一段。不,服了。

  (三)

  这天往工地上送热水。赵铁嘴领着三驴子在前面走,大水桶是满满的热水。何秀丽和王静在中间,每人担得是半桶,刘麻子在最后。刘麻子偷看着前边这俩女知青,看人家那小腰,那屁股让扁担一压,来回摆。这要是让我压上一把,别提多美了。在越过一个水沟时,刘麻子见何秀丽脚下一绊,一个跟头摔到水沟里,两半桶热水是一滴没剩。刘麻子放下扁担,跑过去,抱起趴在水沟中的何秀丽,说道,“摔着没?”说着俩手就碰到了何秀丽的奶头。何秀丽脸上全是泥水,吼道,“手拿一边去。”刘麻子吓得俩手一松,何秀丽又趴回到水沟里。赵铁嘴回头见俩人没跟上来,放下水桶回去找,正看见何秀丽趴在水沟里,过来拉起何秀丽。何秀丽见了赵铁嘴,哭上了。刘麻子怕赵铁嘴扣工分,忙说,“我好心拉她起来,不领情还打人。”何秀丽用手划拉着眼睛,用哭腔说,“那是拉吗?是抱。”刘麻子辩驳“拉和抱没差啥。”何秀丽开始比划,“这样是拉,这样就是抱。”刘麻子说,“不管是拉是抱,是让你站起,错没?咱不和文化人叽咯浪,送水去。”

  赵铁嘴看了看,对刘麻子真地不好说什么。跟何秀丽说,“水不用送了,回工棚洗洗脸换换衣裳,我多走一趟。”何秀丽用感激的目光看着赵铁嘴,“谢谢哥。”

  这天晚上回到青年点,刚要吃晚饭,做饭的李姐,端上来半盆鸡肉烧土豆,闻着真香。赵铁嘴问李姐“哪来的鸡肉?”李姐小声说,“是大楞二楞哥俩偷的。”赵铁嘴心想,坏了,要出事情。

  这时听窗外是队长李大炮的声音,“妈的,点长赵铁嘴,给我出来。”“咋了队长,这么大火气,来,进屋子说。”赵铁嘴往屋子里边让。李大炮的火更大了,“妈的少扯淡,青年点有人偷小鸡子,妈的管不管,不管我帮你管。”青年们全出了屋子,知道李大炮是个硬主,来看热闹。赵铁嘴忙说,“我管。”“你咋管?”赵铁嘴冲着全体青年,“想买鸡吃,要和人家谈好价,多钱一只,不能楞捉,吃完了算账,这是不对的。”赵铁嘴用眼睛死盯着大楞二楞哥俩,意思快出来认错。二楞先出来说,“对不起李队长,昨晚点长给了十元钱,让我哥俩出去买鸡,到了你们家,喊了半天没人,就捉了俩回来,走时想把钱放在窗台上,风又大……钱在这哪。”说着二楞将钱哈腰送上。队长李大炮接过钱,火消了许多,“妈的,不和人家说,就是偷,懂不?”二楞忙点头哈腰,“懂懂,下次一定先给钱。”队长李大炮冲着赵铁嘴,“看在我这个工地打头的份上,拉鸡巴倒,妈的。”说完走了。

  进了屋子,大楞二楞哥俩一下给赵铁嘴跪下了。赵铁嘴拉起哥俩,“这是干啥,起来。”二楞跪着说,“说完这句话就起来,往后你就是我哥俩的亲弟,没你,在村子我们哥俩的名声就完了,偷小鸡太难听……”赵铁嘴拉起这哥俩,“知道错了就改。”

  (四)

  日子过得飞快,修河堤一个来月了。这天指挥部胖指挥,来找赵铁嘴,要调赵铁嘴去指挥部当工地编辑,写写稿编编稿,换一个送水工。胖指挥说,“工地没这样的人,指挥部看好了你,给领导写写稿子,往市里边送送材料,见见报。”赵铁嘴二话没说,便应承了。

  第二天上工时,赵铁嘴便把行李拉到了指挥部,晚上好写稿件。便告诉三驴子,今天上工你负责送水送饭,连换工那个归你管,可得管好了,管不好扣你工分。三驴子一听让他负责,成打头的了,忙说,“能管好,有事问你去。”

  何秀丽从那次让刘麻子碰了奶头,心里边总是不安,不能让坏人得了便宜,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要将女人的第一次给了她的心上人赵铁嘴。她有时会幻想和赵铁嘴睡在一起,还有骑大马的情景,想得浑身发热……

  这天下工后,何秀丽跟三驴子说,“今天不回青年点了,回家一趟,明天准点来上工。”三驴子说,“行,明天可别来晚了。”何秀丽来到汽车站点,眼看着最后一趟汽车在脚边停了下来,可何秀丽的脚就是不想抬起。急得司机喊道,“上不上车?”何秀丽摆了摆手,意思不上了。汽车突突几声跑没了影子。

  何秀丽在汽车站点站到了天黑,顺着小路,向指挥部走去。何秀丽看见了指挥部的灯光,在黑夜里闪着光亮。那光亮仿佛是她的希望,她的理想,她的爱,她心中的灯……

  何秀丽来到指挥部门外,指挥部里边就俩人,一个是给指挥部做饭的一只眼王春田,另一个就是赵铁嘴。赵铁嘴在写着什么,一只眼王春田在说着让人脸红难听的话:“城里姑娘比农村姑娘长得都白,是不是像发面馒头砍一刀。”赵铁嘴手没停,“王叔说啥呢,我在给报社写稿子,明天邮不出,谁负责。”一只眼王春田说,“我可负不起,你写。我到后沟老张家看一会纸牌,天亮就回。”说完出了指挥部,向北边方向走去。

  何秀丽见一只眼王春田走了,心开始咚咚乱跳。轻手轻脚,走进了指挥部。赵铁嘴听到脚步声,可能认为是一只眼王春田又回来了,没抬头,“咋又回来了,可别唠发面馒头了,这忙的要死。”“咋个死法?”何秀丽说着就来到了桌边。“你没回青年点?”“我想回家来着,没赶上最后一趟车,来这借宿。”“没吃饭吧,灶上有馒头,有开水,吃完了上里屋睡我的被子,写稿不知何时能写完。”何秀丽吃了两个馒头,喝了一碗开水,到里屋等着赵铁嘴过来,要献上第一次。可能是太累,眼睛不停地打架,没一会子就睡着了。醒来时天都大亮了。

  (五)

  河堤要修完了,指挥部要散伙了。市里对这次河堤会战相当满意,报上多次出现赵铁嘴的文章。公社有意调赵铁嘴到公社广播站工作。说来巧了,三队队长李大炮要去黑龙江大哥家,听说那的日子好过,干好了还能变成林业工人。说走就走,不管什么队长不队长了。三队没了队长,村书记王大会知道指挥部要散伙,到指挥部去要人,让赵铁嘴回来当队长。指挥部没办法,同意先回去当队长,可有一条,给上边写稿子不能扔。赵铁嘴下乡三个月,真地当上了生产队队长。要说他不懂农活,的确是真的,但人有办法,找了两个老农当谋士,每天谁干啥,谋士都给计划好了,赵铁嘴就是下个令。第二年这个队是全公社分值最高的,一天分值达到了一元一角。

  赵铁嘴生产队长一干就是三年。何秀丽没能和赵铁嘴走到一起,为了回城当国营工人,将她的第一次给了村书记王大会。说到何秀丽为什么没能和赵铁嘴走到一起,说法只有一个,一个知青不能和村书记抢一个女人。


 




评分

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27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终于坐到了相子老师的沙发,先加分支持老师,明日拜读欣赏。
发表于 2018-3-28 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塑造了一组公社时期以赵铁嘴为首的人物群像,真实鲜活,不错。谢谢支持。本周很有可能是我在太虚的最后一班岗。祝你多出精品期待精彩。
发表于 2018-3-28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物形象丰满鲜活,好文,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白兔白又白 发表于 2018-3-27 21:17
哈哈,终于坐到了相子老师的沙发,先加分支持老师,明日拜读欣赏。

回帖晚了些,咱家沙发皮的,好大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3-28 06:29
塑造了一组公社时期以赵铁嘴为首的人物群像,真实鲜活,不错。谢谢支持。本周很有可能是我在太虚的最后一班 ...

谢清风版一年来的支持和鼓励!祝一切安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休憩花园 发表于 2018-3-28 07:34
人物形象丰满鲜活,好文,点赞

谢战友的评介支持!问好祝安!
发表于 2018-3-30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辽河的水啊,
  辽河的田,
  河水一怒害了咱多少年。
  为了驯服这条河,
  男女老少来齐参战。
  党的号召鼓春风,
  河堤修成一排山。
  弯曲的河水听人管,
  两岸是咱们的美家园……
发表于 2018-3-30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有才!这时工地上不少人开始打听,谁是赵铁奇?咳,听说就是个才下来的知青,外号赵铁嘴
发表于 2018-3-30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好朋友~大力支持朋友~~~
发表于 2018-3-30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欣赏支持,周末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心是 发表于 2018-3-30 21:52
辽河的水啊,
  辽河的田,
  河水一怒害了咱多少年。

先和先生握手!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心是 发表于 2018-3-30 21:52
真有才!这时工地上不少人开始打听,谁是赵铁奇?咳,听说就是个才下来的知青,外号赵铁嘴

知青生活就是这样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心是 发表于 2018-3-30 21:53
晚上好朋友~大力支持朋友~~~

多谢先生阅读支持!祝好问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3-30 23:06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心是 发表于 2018-3-30 21:53
学习欣赏支持,周末快乐~~~~~~

是的,祝先生周末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2-10 08:54 , Processed in 0.04374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