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50|回复: 53

[原创] 桃花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1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8-4-14 15:41 编辑

桃 花 岛
文/草舍煮字


  
  (一)
  
  天上的云层越来越厚,越来越低,西边天已经压到了海平面,时时亮起闪电。海风暴虐地推搡着一波波海浪,揪着海浪的头发,连续不断地把浪头拍碎在海礁石上,飞沫溅起几丈高。那嚇人的声势,宣示着毁灭一切的力量。
  
  迎着西风,我站在沙滩边最高的那块岩石上,极目远眺。遥远天空中,那些在云水之间上下搏击的细小黑影——海燕,不是我要看的。
  
  我小的时候,阿妈就经常站在这块她叫做望乡石的上面,向西远眺。其实,就算是风和日丽的天气,目力所及,也只是天蓝海蓝一线隔。后来,阿妈就一个人划船消失在那天海一线了。我三叔说,大嫂是渔家的女儿,她站在这里望的是船。可是,到现在我二十岁了,从来没有见过海面上经过的船。当然,我有空就来这里,不是看船。从前是想念阿妈,现在是等人。
  
  我紧了紧上身的蓑衣和下身的草裙。只要没有风雨,岛上常年都不是很冷的。冬天有几天难捱,但贴身穿着桃子的娘偷偷给做的,桃子偷偷带出来的亚麻粗布坎肩和小裤,凭着身强力壮还能过得去。我们虽然识得些药草,但是得了大病能不能活过来,只能听天由命了。我爷爷当年就是重病不治的。
  
  (二)
  
  想到桃子,我扭头看着北山岩上那座石堡,桃子和她娘桃花住在那里面。桃子私自溜出石堡和我相识的时候,已经十二岁了。我四岁那年隐约见过一次桃子娘,当时我和阿妈正站在望乡石上,远远看见武老爷家的老大武开疆和老三武戍疆,划船载着一个女人上岛。那女人手脚被捆着,头上盖着红盖头,被他们扛进了石堡,再也没有出来过。后来透出消息说,那女人叫做桃花,是武家从陆地抢来的,配给死了媳妇的武老大当老婆。他家的武老爷最近这些年身体不济,也不出来了。
  
  落潮的时候,岛南边会露出一条路,通向临近的两个小岛,三叔和武家人经常沿路去那边捡捞海货。现在是涨潮时候,他们还在小岛那边。直到再次落潮,他们才能回来。我爷爷活着的时候定下的规矩,家里不能离开男丁,经常都是三叔去小岛,我在这边侍弄田亩。桃子总是趁着她爹和她四叔离开岛子的时候,偷跑出来,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她说从石堡出来有暗道,这是她爷爷偷偷告诉她的。还说,暗道要是让我们文家的人知道了,她和她娘都得死。
  
  正想着,桃子像刚出水的鱼一样,湿漉漉地跳到我的面前。身上的亚麻短裤短褂缩水,凸显得她十四岁的前胸鼓鼓的。我想看又不敢看,心里突突地。每次她的头发和身上都是湿淋淋的,我猜暗道出口在水下。
  
  “这么冷还要来!”我言不由衷地埋怨着她,一边从身边的鱼皮袋里,拿出来她存在我这里的浅棕色亚麻长裙,让她去岩石下面换上。和桃子几天不见就想念,坐在一起东拉西扯心里也快活。
  
  “昨天,我娘说不许我再找你玩。我和她吵架了。”桃子闷闷不乐地说。
  
  “为啥?她怕我害你?”
  
  “我一直和她说你的好,知书达理,又对我好。”
  
  “别担心,桃子,以后我会说服她。”
  
  听了我的话,她又高兴了。聊了几句,她又让我给她讲我们武、文两家人老年间的事。
  
  雨下起来了,顷刻瓢泼一般,雷声大作,我和她赶紧躲进巨石下的一个岩洞里。猛然“咔嚓轰隆”一连声巨响,雷电击中了洞口面对着的一棵树。桃子吓得尖叫一声扎进我的怀里,紧紧抱着我,全身发抖。雷劈到了一棵树冠,着起火来,不一会儿又被雨浇灭了,冒着白烟。这片树林下是武家的坟地。武家老二武封疆,和武家长媳的两座坟赫然在目。我们文家的坟地没有这么好的风水,在碎贝壳堆成的坡地那边,埋着爷爷和阿爸。
  
  (三)
  
  老年间的事,说来话长。二十多年前陆地上的南朝被北朝灭亡,我爷爷是南朝的文臣,带着三个儿子文瀚、文渊、文浩,仓皇往东海逃难,投奔爷爷的生死之交余员外。余员外把女儿嫁给了我的阿爸文瀚,又派他的儿子渔老大驾船把我们一家送到了这个荒岛,爷爷他们还带着粮种、菜种。这个荒岛既不临近渔场,也远离航道,环岛还有丛生难测的暗礁,所以,这里哪怕过路的船都几乎没有,更别提靠近了。也因此,知道岛上有淡水的人极少。我爷爷他们乘的渔船无法靠近,只好划着小船摸索着上了岛。三叔后来回忆说,余员外家的船头上都有一个大大的“余”字。
  
  万没料到,岛上已经有了一户人家,他们在淡水井上用石头修筑了堡垒,给人以凛然不可侵犯的感觉。爷爷他们只好另外选地方盖房。对方来人打探,爷爷和他们攀谈,了解到这家的老爷,原来就是北朝赫赫有名的武将军。他在与南朝的征战中屡立战功,不意因孤军犯险,中了伏击打了败仗,一条腿残废了。北朝皇帝听信谗言,要把他拿问治罪。武将军心灰意冷,带着四子一女和长媳,乘两条船出海,想找到瀛洲仙岛,出世归隐。没想到遭遇风暴,漂流至此。他们惊喜地发现这里淡水充足,大量的海鸟粪使土地肥沃,真是个天赐的男耕女织,自给自足,享受天伦之乐的世外天堂。他们给这里起名叫做桃花岛,用了一年的时间在井上修建了堡垒,以防万一。为了种田灌溉,他们还在山下挖了一个池塘,把井水引到池中。甘甜的井水蓄在池里有点苦涩味道,虽然可以浇地,人却不能长期饮用。
  
  原来武家和我们文家从前是各为其主的仇敌!两家人谈判了三天,也吵了三天,几乎动了手,最后承认同是沦落人,放下了国仇。可是武家人占着先机和地利,依然心怀着岛主的优越感。好在岛上地多人少,两家在岛上生活大多可以互不相扰。只是我家没有能饮用的淡水,武家坚持让我们用农产品或者劳动力来现换。
  
  (四)
  
  我一岁那年夏天,一场风暴摧毁了地里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武家兄弟却不同意赊给我家淡水,闹得两家兄弟发生了械斗,两败俱伤。我阿爸被他们当场打死,二叔、三叔也都受了伤。他俩把我阿爸抬回家,爷爷见到惨状口吐鲜血,一病不起,没能捱过那个冬天。武家兄弟四人也都受了伤,老二武封疆伤势最重,当晚就死了。老大那怀孕的媳妇受了惊吓,引起早产流血过多,母子二人都没保住。这场械斗没有赢家,此后两家不再动武。唉!虽然结下冤仇,但又不得不慢慢恢复往来。
  
  我四岁那年,又是个多事之秋,岛上出了几桩祸事。先是开春的时候,武家为老大抢来了一个叫做桃花的媳妇。到了夏天,我二叔文渊和武家的女儿武东仙一起失踪了,武家的两条小船也少了一条。文、武两家人在岛上找遍了,也没有找到,最后确定他们是一起划船私奔出岛了。急急火火的武家的老大、老三拉着我三叔,划着武家的另一条船出海去追,还没划出阿妈的视线,船就撞到了暗礁上,船底完全漏了。三个人跳海拼命游了回来,还好没有遇到鲨鱼。这让我们两家人非常担心,私奔的两个人,能不能安全地到达他们要去的地方啊?后来,武家没有太追究这件事,可能也不想再发生流血冲突了吧。
  
  那一年格外地风调雨顺,二叔走了,秋天我家收庄稼都忙不过来,三叔和阿妈很担心,一部分收成要烂在地里了。那个早晨,天蒙蒙亮,阿妈像往常一样叫醒我吃早饭,然后带着饭,去和已经下地干活三叔一起收庄稼。她嘱咐我吃完饭去地头上玩。我出门时天已大亮,阴阴的。到了地头,三叔问我,我阿妈做好早饭了没有,我们这才发现阿妈没有来。到处找遍了,阿妈和我家的小船一起失踪了。
  
  天哪!对阿爸我从来没有印象,现在阿妈又狠心抛弃我走了,我的天塌下来了,我哭了三天三夜。三叔白天把我放在地头,在我的哭声催促下拼命干活,晚上搂着我一起流泪……我和三叔相信,我阿妈一定是去了她经常站在望乡石上眺望的地方。
  
  岛上没有船了,也没有能造船的材料和工具,两家人与岛外彻底失去了主动联系的机会。当然就算有船,谁也不敢冒险出岛。二十多年过去了,岛上的气候温热潮湿,当年我们带来的棉布衣服被褥,大都已经烂做了土,但是带来的书籍大部分还保存着。虽然生活清贫辛苦,我们文家读书耕田的家风依然不变。
  
  (五)
  
  我说到阿妈失踪的时候,桃子在一旁嘤嘤地哭了起来,说昨晚不该和娘吵架。之前从桃子那里,我也知道了一些石堡里的事情。武家垒起石堡后,长媳把无意中带来的两枚桃核种在井旁,竟然发芽长成了桃树。于是武老爷给这个井和这个岛起名叫做桃花井和桃花岛。这样看来,我估计那抢来的桃子娘叫做桃花,不是她的本名,可能是武家为了纪念死去的长媳给起的名字。桃花被抢来后转年生下了桃子。后来这么多年,她一直被关在住着石堡最好的房子里,虽然没有受到其他虐待,但武老大最终没能感化她。她平常总是郁郁寡欢,病恹恹的样子,可能因为这样,后来又生的几个孩子,都体弱没能活过一岁。再后来,她不再哀怨自怜,而是每天忙忙碌碌地为全家纺织亚麻,用劳动来麻痹自己,打发时光。岛上两家人都没有带来棉花种子,只能利用野生的亚麻来解决穿衣铺盖。
  
  桃子没有被关起来,她爹教会了她水性,但是因为娘的身世和不自由,她和爹不亲近。爹给起的名字她不要,她跟着娘的名字叫桃子。爹不准她独自出石堡,直到前年,她爷爷偷偷告诉了她暗道的秘密。这两年,她跟我识了一些字,她喜欢听我讲《诗经》里的一些小诗。
  
  我虽然在桃花岛上长大,但是十八岁之前,都没有见过桃树和桃花。“桃之夭夭,灼灼其华”,当我读到这个诗句的时候,无法想象那灼眼的繁花,是个怎样的情景。三叔说,他也没有见过,或许家乡的梅花盛开时,都不能与桃花的繁盛相媲美。岛上有各种野花,但都美不过仙人掌花。三叔不喜欢,说仙人掌在庄稼地里总是除不尽。梅花比它的花要好百倍。后来,桃子从石堡里偷出来桃花枝,后来还有甘甜的桃果,我信了三叔,但是我不知道那还不算“灼灼”。直到我有幸站在石堡里那十几株盛开的桃花树下,不由得双膝跪下,信了《诗经》。我两眼灼伤,泪流满面,感激造化的恩赐。这是后来的后来的事。
  
  (六)
  
  雨过天晴,天光大亮,我们走出岩洞,远近景色尽收眼底。天空被洗得湛蓝湛蓝的,飘着稀疏的白云丝。阳光下,青草绿树挂山石反射着水光,一切都清洗得干干净净的。我正待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桃子突然叫起来。
  
  “哎呀!文懋哥你快看。”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石堡里冒起了浓烟,平常的炊烟没有那么浓重,我脱口而出:“出事了!”
  
  “我娘……我娘……”桃子一边叫着,一边往海边跑。
  
  我忙追上去问:“你娘咋了?”
  
  “早晨我偷了爹的钥匙,把娘放出来了……”她说着跳进海里,我深吸一口气,也跟着她潜入水下。
  
  出水时,我发现我们在一个石洞里,洞底的水下透着洞外的光。岸上有陡峭的石阶向上通到一丈多高的洞口,天光照进洞里,可以看见水里飘着一条已经腐朽的小船,船头上有一个斗大的“余”字。
  
  “娘,娘——”桃子哭叫着,手脚并用爬出洞口,我紧跟上去。转过几座山石和石砌的房子,眼前豁然一片大院子。着火的是左边一座柴草垛,因为被雨打湿了,没有火苗,只是冒着浓烟。右边是十几棵成荫的绿树,是石堡外面从未见过的,那是桃树吗?
  
  院子中间有一座石砌的井台,台上趴着一个浑身泥水的瘦老头,谢顶的头上垂下稀疏的白发散在脸上,和那些皱纹浑然一体。他手里拿着一根拐棍,一边敲打着井边,一边用苍老沙哑的声音,有气无力地叫着:“桃花,桃花……”看来,是他点着了柴草报警。
  
  “爷爷——”桃子扑过去。
  
  那是我多年前见过几次的武老爷。他转头看见我仿佛看见了救星,顾不上诧异,指着井口说:“快,快……”
  
  我缒着井绳下到井里。井口小,下面却宽阔,井水齐腰,冷森森的。眼睛慢慢适应井里的光线,我才看到暗处有个老妇趴在石块上低低呻吟。她下半身泡在水里,额角隐约一块黑迹,仿佛是血。我用井绳把老妇从腋下系住,先缒绳出井,再和桃子两人合力把她娘拉了上来。
  
  (七)
  
  我把老妇安顿在太阳晒暖的石块上,在周围找到治伤的药草。我吃进嘴里嚼碎,敷在她额头的伤口上。桃子扶着爷爷过来了。
  
  “造孽啊!”武老爷两只瘦骨嶙峋的拳头捶着胸口,哀叫着,“几个不肖逆子去陆上抢亲,天理不容,天理不容啊!活该我武家绝后!”
  
  老妇逐渐醒转来,桃子高兴地含泪叫着:“娘,娘,你醒啦!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别丢下我走……呜呜呜…………”她又哭了起来。
  
  老妇看看周围,突然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我。我看着她的脸庞暗暗吃惊,仿佛在梦里见过。桃子忙说:“这是文懋哥哥。谢谢哥救了我娘!”
  
  “文懋?是懋儿……”老妇挣扎着坐起来,向我伸开双臂,用力喊起来,“你是我的懋儿,我是……我是你的阿妈呀!”
  
  我的阿妈?她怎么会是我的阿妈?我和阿妈亲眼见过她被抢来的情景。看着她迫不及待的神情,我被她的慈祥面善深深感染。这么多年了,辛苦伤情,我日夜都想有个阿妈,享受亲情的抚慰。情不自禁地,我跪了下来,她把我的头抱在怀里,哭诉起来。
  
  “这么多年我抛却贞洁廉耻,认贼作父,忍辱负重,苟活下来,就是为了你啊……”
  
  “你,你怎么敢在我家里恶语伤人,你到底是谁?”武老爷哆哆嗦嗦地指着老妇,质问她。
  
  “你的三个孽子做下这阴毒的事,你会不知道?”老妇愤怒地控诉,“我是文家的长子媳妇!当年,先是你家老四假扮抢来的女人,被你老大老三捆进这个石堡,做出假象。后来,趁我一个人往地里送饭的机会,他们把我抢到这里。我决死不从,他们拿我那四岁儿子和他三叔的命胁迫我。没想到啊!你这个堂堂的常胜武将,居然纵子行凶,谋人妻女,伤天害理啊……”
  
  “原来如此……”武老爷恍然大悟,不像是假装的,“我家强,文家弱,我们要强抢民女根本不用这样处心积虑。他们瞒天过海是要瞒住我啊!这几个不肖子孙,不肖子孙……”他攥着拐棍使劲敲着地。
  
  “阿妈……”真相竟然是这样!我泪流满面,郑重其事地给阿妈磕了三个响头。
  
  桃子羞恼地捅了我一拳,扑到阿妈怀里失声痛哭。
  
  “桃花岛像个天堂,可是两家相仇,明争暗斗不知明理守德,成了地狱。我熬了这么多年,情况没有好起来,岛上的人早晚都会死掉。天啊!我这不贞的戴罪之身,再熬下去还有什么用?我不如臭了这口井,你们大家离开岛子,或许还有活路……”阿妈抚着桃子的背,无神的两眼凝望着天空,绝望地说着。
  
  武老爷在一旁喃喃自语:“天时……地利……人和……”
  
  武家的两个儿子不知什么时候回到石堡。老四武垦疆站在高处,突然指着海面喊起来:“船!有船来了!”说着,慌忙与他大哥一起去向冒着浓烟的柴草垛里泼水。

      我登上高处,只见午后的秋阳下,三叔愣愣地站在海滩上眺望。顺着他的视线,我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船,浮在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5500字】

   

评分

16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1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沙发午后在学习,分也加上,免得忘了
发表于 2018-4-1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煮字的小说,必须滴!
空了学习,拜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4-1 12:39
先占沙发午后在学习,分也加上,免得忘了

谢谢清风老师!篇幅长,不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4-1 13:11
先加分支持煮字的小说,必须滴!
空了学习,拜读。

武兄吉祥!谢谢支持。
发表于 2018-4-1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待慢慢细品。
发表于 2018-4-1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像电视剧。加分赞一个!
发表于 2018-4-1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老师的佳作,问候老师。
发表于 2018-4-1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度好文,加分学习欣赏。
发表于 2018-4-1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桃子原来是文懋的妹妹?结局的陡转让人难忘。
发表于 2018-4-1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呀,草舍老师发文了~先收藏,慢慢看~问候草舍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叶天呈 发表于 2018-4-1 15:48
呀,草舍老师发文了~先收藏,慢慢看~问候草舍老师~

谢谢!多提意见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zizhu 发表于 2018-4-1 14:42
先加分支持,待慢慢细品。

谢谢紫竹!春日吉祥!
发表于 2018-4-1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以南北朝为历史背景的历史小说。演绎两个朝廷文,武两个家庭祖孙三代人的荒岛上的繁衍生息爱恨情仇故事。矛盾冲突错综人物纠葛复杂,国恨家仇,化敌为友,战胜自然,冲破束缚,向往美好,寻求自由,作品厚重。小说以文懋和桃子两个人物情感交集为线索倾情演绎两个家族的激烈的矛盾冲突和众多的人物纠葛。小说结构布局合情合理,头绪多而不乱,层次分明且节奏舒缓,这些因素增强了小说的阅读吸引力与美感享受。欣赏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 发表于 2018-4-1 15:25
看完了,像电视剧。加分赞一个!

呵呵,一笑可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4-27 08:46 , Processed in 0.03390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