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578|回复: 59

[原创] 母亲的强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6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母亲的强悍
  
  (散文)杨友泉
  
  母亲是在沙发上老去的。她一点点向一侧歪,神志像是被空气里的冷逼出了体外。茫然了大概两秒钟,不知要倒向哪个方向,然后,缓慢地倒在左边沙发的扶手上。没有人打扰她。这是她一天中最安详的时光。她的口水流成一根亮线,亮线成了水珠,滴在了枕住她头的左手臂上。
  
  母亲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老了。这就是母亲给我的印象。这像是一场梦。这个图景,令我吃惊。它令我震动不小。母亲沉溺了大概十来分钟后,动了一下。桔色的沙发也扭动了一下,然后母亲再次进入深深的沉睡中。
  
  母亲午间不睡床,就习惯在沙发上歪一下。她说她就愿意这样歪一下。我说这样着冷。她说不会。果然不会。一个冬季下来,没有感过一次冒。
  
  醒来后,母亲开始埋怨今年的冬天冷,她说早晚没有你姐买的厚衣服,就不敢出门。这中午好些,暖和。实际情形是,这又是一个暖冬。整个冬天没有下过一场雨,没有雨,山上就捂不出雪,山上没有雪,刮的风是暖风,整座城市是暖和的。母亲感到了冷,是因为她的骨气被岁月带远了。这样想,她的埋怨有些空洞。
  
  她埋怨是有道理的,母亲一直是强悍的,这是她的性格使然。我接她来城里照看我儿子,初来她不熟,怯怯的,后来熟了,熟了就显出她的性格,她很快就包揽了家里的家务,她买回菜后,接孩子,孩子接回来后做饭,饭做好后----我洗碗了,这是我们家的规矩,不久也被她打破了,她也揽了去。洗衣服是我的事,这是任何时候都没有争议过的,她也接了过去。她的理由很强悍:闲不住。有几次作过争执,她干脆说,没有事做,还不如回老家去。我赶紧由了她的性子,再不阻拦。
  
  母亲年轻时就是这样子。母亲年轻时就有用不完的力,我没有见过她累,一年到头没有一次累倒过。她一年挣下的工分超过队里男劳力的工分,这让她很有名。有队上的男工气不过,要和她在打谷场上摔跤,她摞倒过好几条汉子。当时我在场,我看得心惊肉跳,心里有一丝不快,很是敌视了那几个男人,但另一面也暗自高兴,一个女人竟然能把男人摔倒,觉得不可思议。
  
  尽管母亲拼却全力挣工分,分下的粮还是不够吃,父亲在城里拿回的工资也是杯水车薪。一家人开始吃各种粗食,杂粮、野菜、豆皮,不少人家开始吃米糠。那是母亲最受煎熬的时光,她常说在三年困难时期她也没有饿过肚子,现在不但让她饿,还让她的孩子们饿,她受不了。于是她常常做一些与粮食有关的梦,有一天早上,她醒来后告诉我们,她梦见有米从屋顶上漏下来,就漏在楼上。我们穿上衣服跑到楼上去看。屋顶上既没有开着天窗,也没有看见一大堆白花花的大米。我们并没有因此失望,隔上三五天,母亲又会让我们到楼上去看看,我们又充满希望从楼梯上一级级往上爬。
  
  母亲的强悍不仅表现在上通天意上,还表现在她对贫弱人的体恤。
  
  有一年,先是大旱,接着是大涝。苦苦企盼的甘霖突然化为数十天的滂沱大雨,终又酿成比大旱还难对付的灾难。
  
  住在队场边上的一户人家,子女多,单是存活下来的子女就有八个,最小的还在袸褓里嗷嗷待哺,这户人家是队上有名的超支户,说是穷形尽相也不为过。这户人家的主妇平时常哭哭啼啼,为揭不开锅发愁告苦,遇到这样的连天大涝,就是祸从天降了。
  
  那天的雨特别大,上不成学,等我睡醒过来,已接近吃午饭。突然听到一个妇女哭哭啼啼的声音,我听了好一会,才听出大概来,是有人来借米。
  
  我起床后问母亲,果然是借米的。说是借,其实这哪是借,这种十来年的超支户,娃娃一而再地生,连肚子都填不饱,她拿什么赔。奶奶的看法也和我的差不多,并不赞成借。
  
  但是那妇人,三十多岁的年纪仿佛有五十,额头上的道道皱纹在得很深,一哭那些皱褶挤在一起,把一个瘦削的脸弄皱了,脸上满是这些皱褶垒起的乞怜和卑贱。
  
  她背上的婴儿已经奄奄一息,她把婴儿从背上放下来时,他既不哭也不闹,是不会哭,也不会闹了。我们凑上去看,那婴儿脸若鼠脸,尖削而病白。她说:求你们了,你们要救这孩子,给他一碗米!
  
  母亲盛了一碗米给她。
  
  奶奶和我没有拦。忧戚而惋惜地目送她母子离去。
  
  不一会,那妇人又来了,她这次是来讨猪油的。她对我母亲说,婶,再要点猪油,没有猪油他活不下。
  
  母亲骂她,你叫我婶是折夺我,我辈份比你小,该叫什么你还叫什么!边骂边到楼上木箱里切了块陈年的腊肉。取了腊肉,那妇人一溜烟跑走了。
  
  我们正在吃饭,那妇人又顶着瓢泼大雨来了,头上遮块旧塑料布。
  
  母亲有些惊异,他婶,又有么子事?母亲问。
  
  没得烧的哩!这几天下雨,冷,找好的包谷杆烧完了。我见你家灶边码着煤块,借我两畚箕。
  
  这位成我婶字辈的妇人,拾了两畚箕煤块,找了两片塑膜盖住煤块,摇摇晃晃消失在雨中。
  
  我和奶奶觉得过分了,挡在妇人必经的门口。母亲只字未说,走了过来,一手攥着我,一手攥着奶奶,把我们带到一边儿。我觉得母亲的手像铁箍一样,嵌进我的手里------
  
         
  
  母亲从舒适的沙发起来后,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什么,母亲就这样说着什么,说着说着就成了老人。她说的事很多,很杂,大多已忘记,包括这个那个事。
  
  看着窗外的雨,我觉得仿佛有个事儿,这雨粒唤醒了我一个沉睡的梦,这个梦像是昨夜才做的。
  
  不一会,母亲就离开了沙发,然后忙着买菜,菜买回来后,又去接她的孙子,孙子接回来后开始做饭------你在她身上看不到老相,她依旧用她的强悍走完每一天。
  
  2010、2、4、

---------我谨保证我是此作品的作者,同意将此作品发表于中财论坛。并保证,在此之前不存在任何限制发表之情形,否则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谨授权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全权负责本作品的发表和转载等相关事宜,未经浙江中财招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授权,其他媒体一律不得转载。


[ 本帖最后由 杨友泉 于 2010-4-6 22:55 编辑 ]
发表于 2010-4-6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坐沙发,慢慢品读。
发表于 2010-4-6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那样强悍的母亲忽然老了,老得让人心疼。母亲的强悍,其实是对儿女的大爱,对生活的不放弃,对弱者的眷顾,文笔练达,颇具感染力的文章,匣子学习了,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0-4-6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zfx875206 于 2010-4-6 23:09 发表
曾经那样强悍的母亲忽然老了,老得让人心疼。母亲的强悍,其实是对儿女的大爱,对生活的不放弃,对弱者的眷顾,文笔练达,颇具感染力的文章,匣子学习了,问好。


谢匣子朋友的点评支持!谢谢你的鼓励!
向你问好!
发表于 2010-4-7 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留个脚印,稍后读。
发表于 2010-4-7 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的强悍—— 从几个角度和场景挖掘情感,感性纷呈。以母亲强悍于生活的精神展开叙述,说到强悍,实则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一种积极进取和不惧困境的一种精神体现,无论何时,做为母亲能具备这样的精神,总是会为儿女带来乐观、积极的因素,在这种精神的渲染中,往往诞生一些强者,在生活中永不消极。本文视角宽,层次细密,形象比较明显突出,尤甚的一笔:“母亲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就老了。”有着诗意和意象的超拔,彰显感性色调,时间在这一个句子里浓缩或者拉长,很具感染力。通篇贯穿中,既有“力主通脱”的特征,又格外见出散文的真性情,个性明晰。简意于笔墨艺术含蓄,重构于写实留白,给人以深情、温婉、有韧度等等文字个性,突出了爱与亲情,更提炼了越于时间之上的思考和思想,融“我”之境,共鸣展扩。
发表于 2010-4-7 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记号。问好!
发表于 2010-4-7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兄好啊.久不见.原来你在这里.欣赏你的美文了.问好啊
发表于 2010-4-7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透过文字我看到了一个坚强善良的伟大的母亲,她瘦弱的肩膀撑起了心灵的强悍,这样的强大是真正的强大。同样,我也有一个强悍的母亲,她也是全村的劳动模范,还敢跟男人们大碗拼酒。只是我总不愿意想她是老人,并在别人称呼她“老太太”时,心有别扭。这也许是缘于我心中的一种梦,以为母亲还是年轻的母亲,以为我还是年少的我。祝愿天下所有的母亲幸福安健!
发表于 2010-4-7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位老人,让人可敬可亲。文字流淌着真情。问好
发表于 2010-4-7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老师好文笔.问好一下!
发表于 2010-4-7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和结尾漂亮极了,一下就打动人,一下就拉起人的情思。问好杨老师!
发表于 2010-4-7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强悍,这个词用的非常好。对于母亲,她就是强悍的秉性,不管是在生产队还是现在在你家里,她都闲不住,都以自己的身体力行为这个家劳作着。母亲还有特别善良的性格,当年救助那个亲戚,三番五次,只要有都给予。在那个年馑里,这就是救人一命。如今,母亲老了,而那些生活经历却给了你持久的回望与感恩。问好!
发表于 2010-4-7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抓住一个瞬间感受--母亲昨天还是好好的(年轻),今天就变老了--展开了前后追索,比对,揭示出强悍的母亲的性格品质。读来感觉文笔老辣,韵味十足。
发表于 2010-4-7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情真挚,纹路清晰,好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9-10-23 23:48 , Processed in 0.03401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