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82|回复: 25

[原创] 唯有空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6 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开始罗织春梦,我总在春天追赶白色的行踪。但我终究是一再错过野旷里的花事,只守着那个春梦空荡荡的壳。
  
  梦和织梦的人总是不能同路而行。梦在天界飘忽,人在地上走着,更多的时候,不免像一尊雕像那样坐成坚守工作岗位的样子。
  
  那个梦在下一个楼层,一个十分喧闹的房间里一个十分安静的角落。可笑了,梦不成梦,皆因这样一个二十分的隔膜!梦在那层膜上滑行,滑着滑着就轻轻起飞了,在空阔无碍的天空里仿佛一只终于出笼的鸽子。这层膜拖住了织梦者的行脚,让他怎么都不能赶上野旷里自来自去的花事。失望之后,只好相信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在阻挠——我才这样,既到不了下一个楼层,也到不了越来越远越来越陌生的野旷,酷似一个提线木偶,被那只手不怀好意地操控着。当有一日,偶然,或者终于走出那个赖以安身立命而很难走出的屋子,只身闯入野旷。哦,遍地人迹,野旷里所有的草木都长到丰满了,仅存于树枝上的花朵,它们的样子和颜色,怎么看都像干燥而坚硬的黄土。春梦的所有细节也随同干缩,独占梦境的人毫无表情,不言不语,更像喧闹楼层中那个宁静的角落,是从喧闹沉落到宁静,再从宁静沉落到仿佛从未出现过。
  
  花,果然有魂,并且,那些魂魄的结局无一不是尘归尘,土归土。春天行到远处,总是这样的满脸尘灰色,而不得不借一场春雨洗去所有的残留物。人也这样一边老成一边衰退了吗?胆怯了吗?更加雅致了吗?更加俗气了吗?坦率的脸庞变得患得患失,仿佛又一块正在干缩、开裂的黄土。
  
  若有所悟。无论多么缠绵多么感人的春梦都大不过春天。最让人回肠荡气且深深感伤的,是每一个春天都被一场畅快淋漓的雨收割的。之后,无论是很难脱离的房间,还是芜杂辽远的野旷,都与下一个楼层无关,都与喧闹房间里宁静角落无关,都不牵扯一个大活人永远的沉默。最后最后,一切都被孔武有力的夏天占据了。
  
  但春梦尚未结束,它只是进入夏眠。
  
  连日连夜的雨就是详尽的注释。雨水洗去了厚厚的积尘,也清理了干裂如土块的花的遗骸。叶的群体发达起来,虽然势众,却免不了千篇一律的贫乏和焦虑。蓬勃的叶子是幽暗与淤塞的丛林,白雾是微小与雷同的丛林,鸟鸣是饥饿与孤寂的丛林,矜持或冷漠,是忍受或掩饰的丛林,公鸡的啼叫,是乏味与无聊的丛林……丛林之外,唯我在看,看到空阔;唯我在听,听见春梦像檐滴一样不紧不慢地掉落。
  
  我是渴望与失意的丛林。
  
  所有的丛林无不蓄积着排拒与仇恨。
  
  报点的钟声,电子的,穿透力相当生硬。那生硬的声音,在梦,在野旷,在春天的残迹,在平庸与俗套的肌肤上,留下新鲜的刻痕。这刻痕似在对我训示了:野旷还在,去那里的人更多一些,不同的是,沙尘滚滚,雾霾重重,垃圾遍地,每一片平旷的土地都被房屋的脚跟踏破,许久许久,野旷里再也没有开过朴拙的白花了;或者,白花也曾开过,但终究被拥挤和扰攘所淹没,无暇亲往者,定然错过。野旷不是野旷,无处不留人迹的野旷,无处不存浪笑与自拍的野旷,无处不有放大的脸庞的野旷,它们把一切美感推挤到更远处——这让习惯独自织梦的人再无去处。
  
  占据我春梦的人和我,在这样的野旷里两两走失,即便都回到同一座楼中,下一个楼层,我是无法到达的。二十分的隔膜已经固化成完整而独立的世界,我是流荡在上面的风。上楼,下楼,每一次路遇都是一次远离,白色影子一样的人继续躲进那间屋子,我在隔膜之上,看到了更加广大的空阔。
  
  葱茏的叶子,它们群体的寿命总是很长的,而大凡花者,存期也便短暂得可以忽略。难怪古人说“自在飞花轻似梦”,每在春天想起花或者想起梦,那些花都是洁白的,那些梦都是彩色的。真的,花一直是那样的白,是矜持的白,是胆怯的白,是脆弱的白,是洁癖深重的白,是让人不忍触碰的白,是让人不敢斗胆一嗅的白。是的,不敢,我生怕闻到白色之外别的什么气味来。白色影子一样的,就从鲜艳得凌乱的梦上面消隐了。我却记得那种白色本来的味,是雨雾的气味。对,就是水的气味;既然是水之味,那就一定不带有别的什么。而彩色的梦,因为凌乱,显得很脏。
  
  或如春天,或如白花,我对一种情结的不肯放弃就像对一个女人的仰慕,但在春天即将过去的时候,不舍和仰慕都像花一样褪色了,干缩了,最终都无一挽回地坠入虚无,只给我留下苍白的影子。
  
  喧闹的更加喧闹,宁静的更加悄无声息。感人的春梦大不过春天,苍白的影子大不过雨雾。我因失意和空阔而心怀仇恨了,我是可耻的;我的可耻皆因为贪图苍白的东西或许该有的回应。却没有,那种白就在春末夏初的绵雨催生的白雾里化为乌有,或者,那种白就混在绵雨催生的白雾里不再出来。
  
  情而仇,爱而恨,原来是让人变得可耻的;虽然当初纯粹的利他主义终于演变成现在纯粹的利己主义,虽然仿佛可算一种自然而然的解脱了,但这种解脱也是有罪的。身不由己,坠回到自我的丛林中去。那是什么东西啊,猥琐的丛林,贪婪的丛林,冷漠的丛林,小器的丛林,看不见别人,只看见自己。
  
  暮春的绵雨终于停了下来,天空像擦去污迹的水晶一样发亮起来,洁白的雨雾向更加崇高的地方飞升上去。我在旷野里,我很孤单,旷野很空阔。下一个楼层,那是遥远的地方。
  
  白日里的鸡啼终于疲惫,原地打转的喧闹终于止息。上楼,下楼,走过的是更加空空荡荡的楼梯。二十分的隔膜融入支离破碎的旷野,蓬勃的草木无法填充暮春的空阔。草木的身体丰满起来,是它们亵渎了自己繁花似锦的青春期——旷野上树木繁茂,不挂果的,树叶只等秋分时节了,挂果的,没有人注意到果子究竟被谁摘去。
  
  我只留意春天的残缺了。我的春梦,无关叶的丛林,只关乎春天野旷别样的空阔,还有空阔野旷里,我像一片独来独去的雨雾那样袅袅娜娜——我还在想着一朵白花。那是怎样的一朵白花呢?叫不上名字,花期很短,是比飘忽的春梦更加飘忽的白色的魂魄,而春梦,就是未纵即逝的春天那个实实在在的核;我与那个核很近,只隔着一个楼层的高度;我也与她很远,中间横着那片二十分的隔膜。那层隔膜,托举着春天的空阔。
  
  春天正在过去,这又一场春梦还算仁厚,它让我见识了让我深感可耻的。在工作间与野旷之间,我又在绕开丛林,沿着空白的路径寻找我想要的白色了。最远的白色,是在夏日的深处;最白的白色,是如茉莉一样若有若无的。
  
  2018-4-24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26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青衫子 于 2018-4-26 20:03 编辑

未看内容,只看题目,直觉会是一篇个人印记具足的精神盛宴。
发表于 2018-4-26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开篇便抛开尘染,直指内里,如光掠过,诗意盎然。
发表于 2018-4-26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的题目颇具匠心。视角另辟蹊径,行文层层深入,内蕴丰富多元,语言凝练节制,主题的发散也有新的拓展和升华。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8-4-26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实在无法形容我的喜欢了,太多精彩的句子,太多深至灵魂又那样飘渺的情愫,春梦终归还是成了一场梦,然而那“白花”,却分明实实在在开在那场“春梦”里的,有白色为证,有清香为据。那再没有开出过白色花朵的旷野呢?那些一片又一片的丛林呢?春天的旷野里有别样的空阔,别样的空阔里有个做着春梦的别样的“他”。文中有很多诗意盎然的句子,富有哲理又独具魅力,很是喜欢。实在说不好,总说喜欢总又不说点什么好像不大厚道,也不知道我的感悟能不能靠点边,不妥处还请老师见谅。

点评

这次我直接附议,没意见吧,咱一人一次。  发表于 2018-4-28 22:49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26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灯芯草 发表于 2018-4-26 19:57
我实在无法形容我的喜欢了,太多精彩的句子,太多深至灵魂又那样飘渺的情愫,春梦终归还是成了一场梦,然而 ...

我只是读出了,以前是利人现在全都利己了。其它隐喻俺笨得无法往深刻里发散。看来还是灯灯聪明!
发表于 2018-4-26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此篇诗意昂然,对春的感触层层递进,语言凝练,行文精彩。读来令人赏心悦目了。
发表于 2018-4-26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字里行间,如同春天的旷野里,行走着一位抒情诗人。爱的深沉,生的迷茫,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我无法用学术语言来解读你的大作。只让它保持语言和语境的美感和启示吧。
学习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衫子 发表于 2018-4-26 08:57
未看内容,只看题目,直觉会是一篇个人印记具足的精神盛宴。

是否有标题党的嫌疑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4-26 16:49
这篇文章的题目颇具匠心。视角另辟蹊径,行文层层深入,内蕴丰富多元,语言凝练节制,主题的发散也有新的拓 ...

还望彦林深层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灯芯草 发表于 2018-4-26 19:57
我实在无法形容我的喜欢了,太多精彩的句子,太多深至灵魂又那样飘渺的情愫,春梦终归还是成了一场梦,然而 ...

我很感激灯心草!
不雷同,不随众,不步尘,哪怕走错了,回头也行。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4-26 22:00
我只是读出了,以前是利人现在全都利己了。其它隐喻俺笨得无法往深刻里发散。看来还是灯灯聪明!

幸福小草不必过谦,任何批评都有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思想理由。
发表于 2018-4-27 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兴文 发表于 2018-4-26 23:29
我很感激灯心草!
不雷同,不随众,不步尘,哪怕走错了,回头也行。

看来错了,没猜对,俺回头是岸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4-27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灯芯草 发表于 2018-4-27 19:44
看来错了,没猜对,俺回头是岸哈。

灯心草误会了。我是在说我自己。
发表于 2018-4-28 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兴文 发表于 2018-4-27 23:11
灯心草误会了。我是在说我自己。

呵呵,开个玩笑。你写的时候不会在意我怎么看,我读过后的体会也只会跟着自己的感受走,哪怕你的原意并非如此。文和人也是讲究缘分的,我时常看到散文中出现“认领”这个词,你的文写的是你的心,而喜欢的读者其实是在你的文里来认领他们自己。老师最近两篇我都挺喜欢,慢慢着眼开阔起来,我读的时候也比以前轻松,没有了以前的纠结和撕扯,看得人焦虑又隐隐作痛。这两篇格局也大气很多,放下一些,翅膀才会展的得更宽,飞得更远。班门弄斧了,因为喜欢,所以直言,切莫怪罪,早安早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6 16:19 , Processed in 0.138901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