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93|回复: 38

[原创] 江天乡平安村轶事——太白峥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30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槐安. 于 2018-4-30 22:04 编辑

  江天乡有一条河,几百年前,平安村民叫它“夏大”,仓满村民叫它“夏小”。那些年头,每逢夏季,这条河水就泛滥,“夏大夏小”的名字就是根据它青睐村子所发的水量而来,但奇了怪了,不知从何年开始,这条河居然懂事了,开始老老实实做一条河了。河的两岸,村民们弄不懂呀,它怎么不吓人了?众说纷纭一段时年后,平安村民就改叫这条河为“不可语”,而仓满村民则更直白,他们叫它“十八岁”,后来连“岁”都去掉了,可不是嘛?是个人长到十八岁,就该懂事了吧?还不懂事的,就“不可语”了。
  今年平安村的初夏,“不可语”河有点诡异了,当然它在仓满村那边还是老实河“十八娇羞”的模样,事实上不止河水诡异,不少村民也很诡异。

  呆书生的诡异是他更文艺了,原本他每天捧一本《聊斋》爱不释手,现在《聊斋》不要了,时时刻刻一幅摇头晃脑的模样吟诗作曲: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夜太漫长凝结成了霜,是谁在阁楼上冰冷的绝望,雨轻轻弹朱红色的窗,我一生在纸上被风吹乱……
  他不对劲,还属于人类的诡异范畴内,可是作为妖精的桉树和小狐狸的不对劲,就令人发指了:
  树妖在玩火!
  树妖玩火岂不是自焚?NO,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桉树有修为压根儿不惧火烧,她在火焰中变身为十八佳人,挥洒长袖婀娜起舞,顾盼生欢臭美得不要不要的样子。
  可惜的是,“桉树之舞”几乎看瞎了一群村民的眼眼!光头会长觉得他眼珠子都要滚到火里去了,而草舍老头也不想想小草婆婆年纪够大了,啥没见识过,还“我为你好”地捂住了小草婆婆的眼眼,不准看!
  是有点露呀!白嫩嫩的手腕露了,白森森的牙露了……

  如果说桉树的“作邪”还能算艳惊全村,那么小狐狸的“作邪”就是地痞流氓,混账加八级了!这只死狐狸整个村子的乱来,每家每户的房子和木门都被她祸害到了!她不知从哪里淘来了一杆最粗号的签字笔,到处涂鸦:小狐狸之家!小狐狸之屋!小狐狸的门门!诸如此类“强霸强占条款”的“签订”,就差没在村民脑门上直接题字:这个人是我罩的!
  其实她也想在小隐脑门上写的,关键时刻,人家小隐贼机灵地喊了声村长的名儿:“大白你来啦!”笨狐狸一回头,小隐就逃命地大隐去了。

  诡异的村民实在太多太多,比如说闫老头跟简姑姑怼上了,起因是闫老头嫌简姑姑制作的酒坛子有问题,他的好酒放她的破缸里就成了赖酒;文娘则跟云姐怼上了,文娘认为云姐家的小于儿长相不如她家的长辫子,而云姐认为一个男孩子长得好看就能比女孩子更好看!“她好看!他好看!”并无营养的怼话,但怼得好认真耶!
  ——这都啥毛跟啥毛事嘛?!
  平安村陷入了乱象,处处透着诡异,不对劲的人事、妖务举不胜举。有村民男扮女装,有村民茶饭不思只流口水,还有的村民多愁善感,见到晴天担心雨伞卖不出去,见到阴天又担心雨伞不够卖,长吁短叹的声儿村子里此起彼伏。

  “唉,怎生是好呢?”大白虽然也叹气,但他还算正常的,他去求教一孔道士。一孔掐指一算:“呀!不好!不好不好!不好办呀!”
  大白掏钱。村长的责任,一村村民的安危牵动着大白的心。再说,能用钱解决的事就不是事了!
  一孔连忙摆手:“不是这个意思!”
  “唉,那道长是啥意思呢?”大白顿了顿,改从兜里掏出一瓶酒,不想,一孔却两眼放光,一把夺了酒瓶。
  大白摸摸额头,背了段闫老头的广告词:“这里有好酒,好酒好酒便宜咯!这里有好菜,好菜好菜正好下酒!”
  一孔嗅了嗅:“就是这个味儿!”
  大白点点头,喝酒吃饭果然是全村儿最重要的事儿了!
  一孔翻白眼:“你咋还不明白,平安村出事就出在这酒上头了!”
  “啥?”
  一孔言辞凿凿地道:“整个村子的村民都喝多了!”
  “啊?”
  一孔却不答他,随手将酒瓶子丢还后,径自往“不可语”河畔走去。大白接住酒瓶后,连忙尾随其后。  

  来到河边后,一孔掬了一把河水,咂巴了下后赞叹:“厉害厉害,委实厉害!”
  “道长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都是怎么回事?”
  一孔慢条斯理地在衣襟上擦了擦手,淡淡地道:“这条河醉了!”
  “喔!”敢情是河出了问题呀?大白正在瞎想,莫非“不可语”也喝酒了?莫非一整条河都成酒河了吗?却听一孔娓娓道来:“民风纯朴,村民多不拘小节,有喝多了吐的,尿多了尿的,还有发酒疯用酒坛子在河里洗澡的吧?”
  大白掩额。原来是环境污染,水源污染呀!
  “我听说最近村里来了个客人,文武双全还善饮是吧?”
  “是啊,这事与他有关吗?”
  一孔突然作呕,哇哇地吐了起来。大白急:“怎么了怎么了?”
  一孔边吐边道:“适才还想找他喝酒来着的……一想到这河水&%@#……”
  大白感动。到底是得道高人哇呀,一方术师,一孔道长肯定是把该交代的都交代完了,才想到了自己喝了洗澡水呀!

  “人为什么爱喝酒呢?开心的时候喝一点,不开心的时候喝一点;来朋友了喝一点,朋友走了再喝一点。好像什么时候都能喝,什么事情都能喝呀?”小狐狸突然冒出脑袋,拉了拉大白的衣服后摆,呱呱了两句。
  “你没醉啊?”大白诧异。一只装醉卖酒疯的死狐狸为非作歹,这问题性质就不好了!“没醉你满村子乱写乱画为了啥?”
  小狐狸又扒拉了下一孔的衣襟,从他兜里掏出了一叠符纸,刚想划脚,整个身子就被提溜了起来。一孔继续咬字不清地吐着:“我说……我的笔咋不见了!”
  “叽里呱啦”与“哇哇呀呸”一阵后,大白终于弄明白了其中的曲曲歪歪。这只狐狸是稀有的、少见的不能喝的品种,所以她是村里头唯一清醒的狐……小狐狸发现平安村整个村都“醉”了后,就去偷了一孔画符的笔,到每个村民家以涂鸦来“镇邪”。她心想,只要是她的东西(她的人)就不可能醉了吧?

  “人到底为什么爱喝酒呢?”小狐狸很委屈地挂在一孔手臂上,晃着尾巴。
  “我想答案是……”秋爷爷一路追赶小狐狸,却因腿脚不好,姗姗来迟,答案也随之迟到了。
  答案在前方,在眼前,在河里。大白、一孔和小狐狸顺着秋爷爷的目光,看到了“不可语”河面上,“一枝渡河”的奇观。
  那人一袭白衫飘然,踏着一截树枝,在河面上逆行而来。风中隐约传来他豪迈的笑声,仿佛吟唱了几句诗歌: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哈哈哈……”
  答案就是这个人了吧?
  蔚蓝的天,碧绿的水,天水之间,太白宛如谪仙下凡,他的一身白衣仿似镀了一层银,所经之处,无不闪闪发亮,明媚动人。
  大白在震惊之后,再次揉了揉额头:“一个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后半句话茬,大白使劲地吞咽了回去:东施效颦的祸害也是无穷的!
  一孔止住了呕吐,如果是太白的洗脚水,好像就没那么难接受了哟!
  小狐狸呆呆地道:“他又喝高了!”
  秋爷爷从一孔手里接走小狐狸,摸摸狐狸头,不言不语。“不可语”河附和着秋爷爷的心声,静静地流淌。

  事后,小狐狸曾追问过太白:“你那个在河面上飘来飘去的法术是怎么练的?”结果她被太白瞪眼:“胡说八道啥?你成天儿不干正事,尽整些瞎扯八扯的!闲得?快去学习!只要肯用功,铁杵都能磨成针针儿!”
  太白拒绝承认他“一枝渡河”,说是根本不记得有这回事儿!但有睿智村民比如草舍老头私下揣测,大约可能或许没准是桉树搞的鬼,不过问桉树也是没用的,她肯定也不记得了,树妖喝多了呗!
  总之,有一首《侠客行》的诗歌就在坊间流传开来,倘若你正值十八岁,你应该唱唱,倘若你不止十八岁了,你也可以想想,想不到啥子丑寅卯,你就“不可语”一下呗。
  有人从来都是少年,也有人总是笑而不语。当然,酒从某个角度来看,却真是好东西。嘿嘿,其中妙处,不可语耶!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30 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狐儿家的沙发是我的咯,哈哈哈~~

点评

动作真快呀~。~么么~  发表于 2018-4-30 15:33
发表于 2018-4-30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娘则跟云姐怼上了,文娘认为云姐家的小于儿长相不如她家的长辫子,而云姐认为一个男孩子长得好看就能比女孩子更好看!“她好看!他好看!”

先不问其他,看到有我的情况,俺先研究一下是否对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8-4-30 15:31
文娘则跟云姐怼上了,文娘认为云姐家的小于儿长相不如她家的长辫子,而云姐认为一个男孩子长得好看就能比女 ...

哪有啥对板哈,全都是瞎扯瞎扯。。。
发表于 2018-4-30 1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爱的小狐儿,忒会写故事了,稀罕滴
发表于 2018-4-30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4-30 15:33
哪有啥对板哈,全都是瞎扯瞎扯。。。

我所说的对板,就是符合我的谓口~`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8-4-30 15:37
可爱的小狐儿,忒会写故事了,稀罕滴

也是咱们平安村的人精彩,各个都有趣~耶!
发表于 2018-4-30 2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有趣,有趣,真有趣!
 楼主| 发表于 2018-4-30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南浮萍 发表于 2018-4-30 21:32
哈哈哈,有趣,有趣,真有趣!

见笑了,献丑咯,谢谢来读~~
发表于 2018-5-1 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啊,这个我知道,咱江天的老帅哥掌门。其它人的十八岁就如过眼云烟,虚幻朦胧,不值一提。尤其美女桉树小狐狸还正是在曦曦发光的档口,本色出演。只是大家都不要装,咱这里还是和谐社会一偶。
发表于 2018-5-1 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早醒来,躺床上看剧本,粗略回复。小狐狸,节日快乐!
发表于 2018-5-1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是条河。想起那首歌,《那就是我》:如果有一朵浪花向你微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
发表于 2018-5-1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手倒真有些像江天的李明,好像是李明吧,专门写啥啥村的哪个版版。
发表于 2018-5-1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写得不错,学习个。
 楼主| 发表于 2018-5-1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5-1 06:50
十八啊,这个我知道,咱江天的老帅哥掌门。其它人的十八岁就如过眼云烟,虚幻朦胧,不值一提。尤其美女桉树 ...

不和谐不成的喂,会被呆书生发泰山石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1 12:54 , Processed in 0.085794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