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87|回复: 29

[原创] 鲜血蔷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7 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小白 于 2018-5-7 14:31 编辑
  鲜血蔷薇

  文  林小白

  一

  江南大侠林天雷死于一个蹊跷的夜晚,说蹊跷其实有点夸张,那本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月亮打西边爬上来,蟋蟀叫得格外欢畅,整个夜晚显得静谧而安逸。但是,林天雷就这样死了。目睹江南大侠死前最后一面的拐子四叔说,林天雷是被两个人合伙杀掉的。有人追问到底是谁杀掉了林天雷时,拐子四叔却含糊其辞,嗫嚅着说不清楚。

  拐子四叔说,那两个杀手出手实在太快,眼前只看到三个黑影,完全分不清谁是谁,等到其中有一个倒下,那两个杀手扬长而去,拐子四叔走近才发现,躺下的那个,是江南大侠林天雷。听了拐子四叔的解释,大家也能够理解,高手之间过招,往往一招定胜负,定生死,来不得半点花招,何况是江南大侠这样的人物。

  江南大侠行侠仗义,素有侠名,一柄蔷薇剑下,不知道已经沾满多少黑道人物的鲜血,这二十多年来自然也得罪不少黑白两道的人物。黑道忌惮他的,恨不能将他五马分尸,白道嫉妒他名声的,也恨不能用他来磨刀,以使自己名声大噪。

  是谁杀死了江南大侠林天雷,这成了一个谜。

  谜底总得有人来解开,那谁最有资格来解开这个谜底?这个重担就落在了林天雷的儿子林白身上。

  二

  林天雷的妻子徐氏将儿子叫到父亲尸体旁时,郑重其事将丈夫生前唯一留下的蔷薇剑递给了跪在地上的儿子。

  剑气森森,林白年轻的脸庞被那阴冷的剑气照得煞白。很难想象,一代大侠林天雷的独生儿子居然不会半点武功。打小林天雷就不让儿子学武,除了一些简单的强身健体的心法以外,林天雷也没有传授过儿子丁点儿武功。倒是对儿子的功课催促得急,他希望儿子可以通过读书,像其他人那样博取功名,将来即使无法做官,也不至于饿死,至于江湖上的那些事儿,自己扛着就好了。

  林白握着那把父亲生前使了二十年有余的蔷薇剑,一时间有些恍惚。

  “父债子还,父仇子报。为娘知道让你去为你父亲复仇,有些为难你了,但是这就是你的宿命,也是你的责任,你没有办法推卸,所以,也就只有你去担起这份责任了。”徐氏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头,语气平静地道。

  江湖事,江湖了,这就是江湖规矩。林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接过那把蔷薇剑,林白只是静静地听母亲交代报仇事宜。

  三

  林氏交代完一切事宜后,也死了,死于一场自己酿造的大火,与林天雷的尸体一起葬身其中。

  林白看着那场大火,火光蔓延,浓烟密布,心里只是感到悲痛,那种悲痛就像一枚刺,深深贯穿他的胸口。

  他知道母亲的意思,也懂得母亲徐氏的苦衷,母亲不过是想让他没有退路,没有牵挂,而现在,他是真的没有退路了。

  他背负那把蔷薇剑,缓缓走出村庄,沿着蜿蜒的小道一直往前走,一直走到小道的尽头,直到踏上去北方的驿道。去北方,他要找两个人,一个叫秃鹰,一个叫一灯大师。母亲没死之前曾告诉他,秃鹰是他父亲的至交好友,以大力鹰爪闻名江湖,与父亲齐名,有“南天雷,北秃鹰”之说,而一灯大师交友遍天下,消息最灵通,一定能够帮助他打听出是谁杀了自己的父亲。到时候有秃鹰的帮助,自然复仇有望。

  唯一遗憾的是,母亲并没有告诉秃鹰和一灯大师的具体所在,只知道他们都住在北方,所以林白只能一路向北,打听着去找寻两个人的踪迹。

  四

  走过了无数城市,无数村庄,在一个同样月明星稀的夜晚,林白背负那柄“蔷薇”来到一个名叫“回头”的村庄,他很好奇这个村庄的名字,为何叫作“回头”?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父亲的死,母亲的死,都让他感到悲伤,那种悲伤像某种绳索,牵动着他往前走,他只能跟随着宿命的绳索继续往前走,往前走,一路往北。

  可是,这时他的肚子饿了。饥饿让他感觉浑身乏力,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找一个地方,讨要一顿饱饭,好好睡上一觉,才能继续赶路,去找寻那两个素未谋面的父亲的故人。

  林白来到村子的一爿茅屋,屋子里的灯火还亮着。他轻叩门扉,得到主人的应允之后缓缓走了进去。

  主人家是一对老人,一男一女显然是对夫妇,面对风尘仆仆的旅人他们并不惊讶。老人让妻子热了热饭菜,给年轻人端了碗热汤。这顿饭林白吃得很慢,学堂里的先生教过学生们,要斯文。言行举止都要得当,推演到一餐一饭,都要如此。所以虽然肚子里咕噜噜了,林白还是保持着应有的礼数。

  吃过饭,老人和林白聊了些江湖上的事情,询问了他的去向。林白也不避讳,直说了自己此行的目的。老人当然不知道大侠秃鹰,更不知道一灯大师是何人,倒是闻说林白要去北方,委托了他给儿子带封书信。儿子在北方当兵,北方战事吃紧,一年前儿子被抓了壮丁,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林白起先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接过老人的书信,郑重地放到了怀里。

  五

  黎明时分林白告别了老人夫妇,又一次上路,继续往北。

  他记得老人说的名字,那是他儿子的名字,叫韩彪。在郭大将军的帐下当兵,但是,郭大将军的军队具体位置在哪里,林白并不知晓。他揣着那封老人给的信,心里有些恍惚。但是父亲从小就教育过他,君子重诺,既然接下那封信了,他便有这个责任要将信件亲自交到韩彪手上。

  走过无数城市,无数村庄,林白是在一个黄昏抵达这个村庄的,他在村口的大牌匾上看到了村庄的名字——彼岸。这个村庄的名字也很奇怪,彼岸是何处?林白不知道。但是,一路上打听,听说郭大将军的军队就驻扎在这个村庄毗邻的镇上,他便来到了这里。

  虽是黄昏,北方的天气已经转凉。冷空气过后,雪花便簌簌落了下来。很快,林白的身上就落满了雪花,冰冷的雪花落在脸上,他才感觉到寒冬已经来临了。而掐指算一算,从江南一路行来,不知不觉,已经快一年了,他的心里又一次恍惚起来:找寻秃鹰和一灯大师的旅途依然漫无目的。好在为老人送的信件很快就能送到韩彪的手上了,这让他心里有种如释重负之感。

  郭大将军的军营已经在视野里不远了。幸运的是,他很快就找到了老人的儿子韩彪。在军营里的遭遇让林白感到欣慰,由于韩彪打仗勇敢,每次都冲在前面,现在已经荣升校尉了。接到老家带来的书信,韩彪也很高兴,盛情款待了林白。更让林白欣慰的是,秃鹰和一灯大师的所在有了眉目了。和韩彪闲聊里,林白告知自己此行的目的,他说他要找秃鹰和一灯大师,却逐渐模糊了此行的终极目的是为了给父亲复仇。恰好韩彪打仗去过的地方很多,恰好听说过秃鹰和一灯大师的所在,作为报答,就将所知道的告诉了他。

  六

  从“彼岸”离开之后,林白要赶往一个叫作“离谷”的地方,那是一灯大师修行的地方。林白有自己的打算,要为父亲报仇,首先得知道仇家是谁,要为父亲报仇,必须先见到一灯大师。

  风雪交加,冷风如刀。一年多的磨砺已经让林白足够坚强,可是还是觉得冷,单薄的衣衫在寒冷的天气里根本无法抵御,他瑟缩着身子往前走。

  北方多战事,这是个多事之秋的年月,到处都是战争,到处都会有人死。天气如此寒冷,路有冻死骨就不奇怪了。沿路的村庄很安静,有的村庄空无一人,一条瘦骨嶙峋的老狗走过村庄,同样冻得瑟瑟发抖。

  在空空荡荡的村庄一家四面透风的屋子前,林白还是遇到了复仇之路的第二次麻烦。一个即将病死的中年农妇挡住了他的去路。

  “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那个中年农户的声音已经微乎及微,可是还是用破旧的上衣盖住一个孩子的头部。那个孩子已经快没有了呼吸,贫病交加,这样的年份向来都不缺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悲剧。开始的时候林白想着尽快离开这对母子的,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此行的目的也是为父亲复仇,而不是在这些琐碎的事情上面,可是,走出去十几米远后,他又折了回去……

  父亲说过,人活在世上,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那个妇人闭上眼睛时,他从她的怀里抱过了孩子,好在还有心跳。万事只能听天命,尽人事,他想,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他背着那个孩子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最终在数天后的一个夜晚,找到了另外一个村子的一家中药铺,也算是救下了那个孩子。可是,他所走的道路,已经与找寻一灯大师的道路背道而驰。

  七

  也许是宿命使然,林白在背道而驰的村子上遇到了寻找近一年的一灯大师。不是林白发现了一灯大师,而是游历江湖的一灯大师首先通过林白身上的那柄“蔷薇”认出了林白。

  “江南大侠林天雷是你何人?”须眉发白的老僧人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询问道。

  “是家父。”林白诚实回答。

  一灯大师仔细观摩着眼前的年轻人,想起以前与江南大侠的种种,往事历历在目。

  “既然是你背负蔷薇剑而来,那必然是有事情要问贫僧了?”一灯大师目光如炬,道。

  “嗯,家父初春为人所杀,我这次来,是想知道凶手是何人。”林白诚恳问道。

  “杀你父亲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毒蒺藜王凡”,一个是“金钱镖”杜横。不过现在,你只能去找杜横报仇了,因为王凡在你来的前两个月已经暴毙,听说死于瘟疫。”一灯大师道。

  “那杜横所在何处?”林白问道。

  一灯大师一一作答,之后,林白又开始赶路了。他报仇的路已经逐渐清晰,既然王凡已经因病去世,找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报仇,已经没有了意义,剩下的,就是“金钱镖”杜横了,在此之前,他得先找到父亲的至交好友秃鹰。

  八

  有了一灯大师的指引,找到秃鹰就显得要容易许多。很快,林白就在黄河边上找到了秃鹰。

  见到故人之子前来,秃鹰不胜感慨。当年与江南大侠一别,没料到就成了永别。

  “我不能帮你杀杜横了。”面对林白,秃鹰一脸歉意道。

  林白很诧异,因为母亲曾说,秃鹰是父亲生前最好的朋友,一定会帮助自己杀死仇人的。

  看到故人之子眼里的迷惑,秃鹰缓缓道:“因为没有我,你也可以轻而易举就杀死你的仇家。如今,杜横已经被收押在刑部大牢,受了重伤,四肢被切割,现在,哪怕是个小孩子,也能轻易杀死他,只是,面对这样的人物,我不能杀,我从不杀这样的人物。”

  告别秃鹰,林白的心里想起这一年的复仇之路,又开始恍惚起来,他不知道,当真眼前的仇人是这副模样,自己是否真的能够下得去手。背上那柄蔷薇剑,很久没有抽出来过了,也许,已经生锈了吧。这一刻,他只想回一趟家,也许回到哪里,桃花就该开放了。



t014127856b0d69fa4b.jpg
t019e90cd3cbc2186c7.jpg
logo.jpg

评分

12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7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小白的小说,空了慢慢拜读,学习!
发表于 2018-5-7 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年之后,都归黄土。恩怨情仇又算得了什么。珍惜当下,好好生活!
发表于 2018-5-7 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往事成风,一切如过眼云烟,问好小白
发表于 2018-5-7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家分支持,空了来读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8-5-7 15:01
当往事成风,一切如过眼云烟,问好小白

问好子期,欢迎多扔砖头,小白敬茶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18-5-7 14:46
百年之后,都归黄土。恩怨情仇又算得了什么。珍惜当下,好好生活!

小白大概表达的意思也就是这样的了,问候,敬茶
发表于 2018-5-7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刀剑”和“复仇”之类的字俺就害怕!或许心慈吧!心慈才会手软!心狠的才会手辣!做不了手辣的人!
发表于 2018-5-7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金庸一路,武侠小说!!!各有偏好,问好小白!!!
发表于 2018-5-7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鲜血蔷薇 》一篇武侠作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心驰神往了。
发表于 2018-5-7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光看题目,已觉吸引人了,果然,是我最爱看的武侠。好,过瘾。
发表于 2018-5-7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引人入胜的好文章~~~学习欣赏~~~~
发表于 2018-5-7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力支持朋友~佳作~~晚上好~~~
发表于 2018-5-7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差点以为你写蔷薇村,原来是剑,一把没时间没机会抽出来的剑,人性善恶到头终有报,收尾收的漂亮
发表于 2018-5-7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侠”自然有做侠的道理,真正的侠客不是杀人而是止戈。“武”不是真功夫,真正的功夫在武道之外。江湖不是人身的江湖,而是人心的江湖。林白这位侠客有点善良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22 09:36 , Processed in 0.082241 second(s), 2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