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38|回复: 30

[原创] 和一株麦子对视(散文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3 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木豫 于 2018-5-23 06:26 编辑

        和一株麦子对视(散文诗)

        一

  贫瘠的世界,谁是富裕的一个,身怀利器,铿锵活着。
        空气中传来麦子的清香。嘿!这来自中原的忠贞的信使。

        铺天盖地的麦子,雄心万丈。它起伏。它挺立。无边无际的麦子,在中原,长成田野里璀璨的光阴。收割机哗哗哗,一路过去,那些麦子纷纷倒下,站得久了,终于可以幸福的姿态躺卧下来。

  我是开过花的,麦子说。
        现在我结了果,麦子说。

        我爱着这人间,我要奉献出自己的甜,我爱着人类,我要用自己的果实,来养活这硕大的虚空。你必须爱我,要爱上我的丰饶,我小小的身体,蕴藏着的能量,推动着人类的进程。现在我在这里了,当你饥饿,当你寒冷,当你孤独无以名状,请来我这里。麦子说。

        原谅我的微小。在一株麦子面前,我蹲下来。——没关系的,我也一样微小。
        我对一株麦子说。
        我和麦子是平等的。当我和一株麦子对视,我要让我的果实,慢慢成熟,并丰富着这个世界。

        二

  现在,我在田野上低吟,疾走,以及慢走。
风吹乱了我的头发。我的长裙子飘飘荡荡。在田埂上,我有麦子一样的肤色。蒲公英举着紫色的小花,在路边兴高采烈地经过我时,呼喊了我一声。原谅我没有答应,在那些麦子面前,我必须噤了言。

  怎样才能变成一株诚实的麦子。
  它的一生,要努力灌浆,努力成熟。它要扬花抽穗。它要躲过小虫子,干旱,水涝。
一株麦子活得并不轻松。

        作为另一株麦子,我在陆地上同样艰难地行走。我的根茎脆弱,我的光芒微渺,我的锋芒曾经刺穿过别人,我尖锐的芒尖,让我竖尽世间敌人。那些伤害是劈头盖脸的,那些唾骂凶残而狠毒。有人高高在上,如楠木,如松柏,空顶着巍峨与伟岸的名头,并没有结出什么果实,来飨以人类的饥饿与贫寒。可是,它们的影子,依然遮掩了很多背景,空洞华丽,遮隐了一方天空。

        三

  一株麦子的身世,从秋启程,到夏收割,是奇异而充满传奇色彩的。
它的嫩黄,它的碧绿,它的微黄,以及它的金黄。

        一株麦子,定然有不能与人言说的秘密。它们站在那儿,静默,抑或私语。风吹过时,微斜了身子。一株麦子,挺立着小小的傲骨,它的嘴巴,隐藏在不为人知处。其实它一身的语言,在风里传得很远。
有人在灯下,摩挲着一把生锈的镰刀,想念他丢失已久的麦地。那些兄弟姐妹一样的麦子,逐渐离他远去。

        麦子不记仇,不避世,不抑郁,麦子的一生活得兴高采烈。

        四

  现在,我蹲在一株金黄的麦子面前,与它对视。
这小小的英雄,在田野里,挺直了脊梁。

        世间英雄大多高大伟岸,唯有这小小的麦子,它有低小的身躯,细切的语言,它有南风赐予的勋章,有阳光颁下的颂词,它有英雄的气概,英雄的姿势,骄傲地屹立着。

  喂,麦子。我喊了一声。
  哎,它应答了一声。
  随后成千上万的麦子答应起来,哎——它们摇头晃脑地答应,它们舞蹈,它们欢天喜地答应,成千上万的麦子,答应着一个尘间女子的呼唤。
哎——麦子的应答,让我眩晕,我晃了一下身子,更近地和一株麦子对视。它在风中应答的样子,让我惊诧,它有多么清亮美好的声音呀,在田野里,一株麦子,有最可嘹亮的声音,瞬间的光亮照彻了整个田野。

        和一株麦子对视。我们彼此低矮,又相互高大。

        五

  有人背着麦子走远了。
        夕阳下,他的身影坚定有力,仿佛一个感叹号,定然是去追逐远方与梦的。

        有人的粮仓,鼓鼓实实的。那些在树荫下纳凉的人们,天南海北,聊个不停。
        有人的粮仓,却是瘪的。活着活着,活成了一枚秕糠,谁也不能拯救一个人的命运,除了他自己。

        麦子经常不说话。麦子静静呆在粮仓里。多少兄弟姐妹在一起,就有多少安慰在一起,它们金黄,饱满,丰富,却严肃而静谧。从田间到粮仓,从乡村,到工厂,一株麦子经历复杂,阅历丰富。一株麦子所要看到的,要比没有看到的多。

  要舞蹈,效仿一株麦子,在五月的田野,摇曳,抑或站立。
  要活着,效仿一株麦子,拼搏以及奋斗,置之死地而后生,能够挣扎出一条血的道路来。
        要爱着这人间,把果实奉献出来,便是要恨,也是瞬间事,之于一株麦子,这世界值得爱的要比值得恨的多得多。

        六

  和一株麦子对视,仿佛是和另一个自己对视,它以麦子的形式,长在田野。
        一个人在一株麦子里,慢慢接近一个人的前世。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5-23 06: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早上好,我的朋友们。
五月好,我的麦子们。
发表于 2018-5-23 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木,你真早。夸奖一个抱两个。我一会儿也收拾收拾发一组诗歌。
发表于 2018-5-23 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你。你总是把最温存的词语揉捏得恰到好处,呈现给我们。
发表于 2018-5-23 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首散文诗写的辽阔、大气、厚重。现在新诗越来越向小说、和散文方向发展,出现了“诗互融”现象。问候。
发表于 2018-5-23 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一株麦子对视,叙述丰饶,想象开阔,深沉深刻的审视中,另一株麦子,丰满形象地站立在阅读的视野。
发表于 2018-5-23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爱着人间,我要奉献自己的甜
很好!
发表于 2018-5-23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和一株麦子对视,仿佛是和另一个自己对视,它以麦子的形式,长在田野。
        一个人在一株麦子里,慢慢接近一个人的前世。

对视人生,对视风景,对视渺小的伟大
发表于 2018-5-23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着麦子,爱着人间
这五月的麦地,五月的人
一个我看着另一个我
发表于 2018-5-23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麦香飘远,飘到游子的心中,飘到五湖四海的每一个角落。
发表于 2018-5-23 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趁着闲暇,再读一遍。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简枫 发表于 2018-5-23 06:52
木,你真早。夸奖一个抱两个。我一会儿也收拾收拾发一组诗歌。

抱抱岛,一起快乐地写。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秦皇岛简枫 发表于 2018-5-23 06:53
喜欢你。你总是把最温存的词语揉捏得恰到好处,呈现给我们。

这个写得比较慢,也比较满意,嘻嘻。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西玉 发表于 2018-5-23 07:15
这首散文诗写的辽阔、大气、厚重。现在新诗越来越向小说、和散文方向发展,出现了“诗互融”现象。问候。

散文诗其实就是散文和诗的结合体,不过少不了诗意是真的,至于西玉老师所说“诗互融”现实,确实是有的,那种分行散文,总归还是少了些诗意之美。
问好西玉老师。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古月灵秋 发表于 2018-5-23 07:16
和一株麦子对视,叙述丰饶,想象开阔,深沉深刻的审视中,另一株麦子,丰满形象地站立在阅读的视野。

谢谢灵秋,抱抱,一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9 10:18 , Processed in 0.12917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