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0|回复: 10

[原创] 白马非马,西风不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5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远牵 于 2018-5-31 00:49 编辑

       白马,西风,呼啸,疆漠。  

       这几个字眼一扑面而来,就给人一种辽阔而强烈的大场面之印象!但刚开始读到这部《白马啸西风》,你可能想不到的是,它竟然只是个薄薄的中篇。好在一个作品的好坏池并不完胜在长度,虽篇幅不厚不长,但在其浓缩的短小精悍中却自成一番别有洞天且内延丰饶的呈现,看完以后味有回甘且后调极其复杂悠长……有一种话外音的花边说法是金庸当年苦恋明星夏梦,求爱不得遂作此篇以求释怀。如果真是这样,那种爱别离之后又求不得的痛与心悟,在小说最后与李文秀的这几句话里,就已经得到了完全的释放与宽慰----

  ”……白马带著她一步步地回到中原。白马已经老了,只能慢慢的走,但终是能回到中原的。江南有杨柳、桃花,有燕子、金鱼……汉人中有的是英俊勇武的少年,倜傥潇洒的少年……但这个美丽的姑娘就像古高昌国人那样固执:“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就是这么堪称神来之笔的一句,委实动人,它最后用这样的怅惘将你的心弦轻轻一拨,在幽咽中尘埃落定,你的心却听到了一声巨响,如滚滚春雷,铿锵有力地将一个不完美的过去投射了未知的未来世界,而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完美的企望呢?

  是呵,这世上好人好物,原有许多,并且那也都是极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好人好物与我何干,一一只因我从未动心,这是动心之后不得的不再轻易动心,且如此宽慰,且如此洒脱,且如此可有可无,否则又将如何?

  可是动了心呢,动心之后曾经又如何?

  动了心会天雷地火,会爱恨情仇,会不得解脱,甚至会不得好死,一一其实《白马啸西风》这个有浓郁回疆草原风情大场面的故事,正是一个充满着怨憎会的执念与相爱相杀的悲情故事!只是幸好,所有因爱而生的怨与憎,恶与仇,在白马的主人,这个叫李文秀的孤身奋马在北漠的汉族姑娘身上,被她用超越个人,甚至民族的至善与至爱,在无形中全部化解,百炼钢与绕指柔,以此都可以真正地放下了。

  故事主题简单,背景却波澜壮阔,再加之人性谲诡复杂,最后的云淡风轻,让人在看尽人世无常后大有举重若轻之感。

  故事一出场就是惨烈的追杀,李文秀的父亲被杀,母亲上官虹利用追杀来的师兄对自己的感情杀了他又自杀;回疆的瓦尔拉齐因得不到所爱之人心生怨念竟起杀心,还曾想在水源里下毒毒死整个部落;一介孤女的李文秀被计老人收养后,与哈萨克小伙苏普青梅竹马情愫暗生,但因为不同民族之间的深重隔阂与偏见,两人被迫分飞;长大后的苏普后来有了意中人阿曼;计老人为了李文秀克服自己的恐惧与师父瓦尔拉齐对决,双双死去……瓦尔拉齐作为李文秀的师父,这个暗黑者在重伤濒死之际,央求李文秀陪伴在身,想让徒弟为自己殉死。

  当瓦尔拉齐道将两枚毒针慢慢向李文秀移近,黑暗之中的人什么看不见,在毒针一寸一寸移近毫不知情的女孩时,女孩问了句:师父,阿曼的妈妈很美丽吗?心已被仇恨撕扯得面目全非的瓦尔拉齐听了此言心头一震,突然间无力了,他的恶在一瞬间被曾经的美好扼制住了。

  曾经少年,曾经轻狂,曾经单纯美好的时光,那如花的少女与天真的少年,原来一直深藏在一个人的内心最深处,从未忘记,这正是让一个耽于杀人的偏执狂到死前,终于放下了执念的原因。

  《白马啸西风》正是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你深深爱著的人,却深深的爱上了别人,有甚么法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李文秀选的是放手成全别人,瓦尔拉齐选择的是既然得不到让美好毁灭,还有人选择找机会杀掉情敌自己上位。善恶的选择,在一念之间。李文秀面对周遭世界的敌意,面对无望的爱情,除了一边默默从师修习武艺,其实一直也在争取苏普的对往昔青梅竹马的纯真回忆,但曾经纯真的回忆毕竟抵抗不了身边热烈的爱情;李文秀也问过苏普,会不会为两小无猜的真情赴死,结果苏普只是笑道那是故事中说的,不会真的是这样;苏普让文秀明白了这一生一世是他要陪阿曼的。

  李文秀呢,她其实早已知道了答案,而当她忍不住又问到了这样的答案,只徒然添些伤心罢了;这种伤心,就像草原深处的那一只天铃鸟的轻声歌唱,宛转动听又凄凉哀怨,然而却无可奈何。

  记得小时候天铃鸟美丽的歌唱,可是对李文秀看重那只堪比信物的玉镯子,苏普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早就打碎了,不见了。李文秀只能幽幽地叹一声,原来爱情早就被时间,打碎了,不见了,并且再也不会回来了!少年时的约定,对苏普来说是儿戏;李文秀若再坚持下去,也不过是得到更直接更残忍的拒绝罢了。一个心中装满了爱情的少女,也只有离开伤心地、回归中原一条路了——她还能怎么办呢?


  许多人都受过“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的苦楚。爱能有多销魂,就能有多伤人。本文因爱而生的还有一种强大的易容术,如乱花渐欲迷人眼,瓦尔拉齐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易容,计老人隐瞒自己的真实年龄易容,就连李文秀也女扮男装易容,每个人真实的一面都半藏半掩,时间面前,假的终需灰飞烟灭,这种易容可能是因为爱情而生,我们看到的可能是易容后的假象,但爱情终究需要真实才能长久,而当真实的一面显露之后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人们不得不为自己再次易容,去寻求新的改变,而这,就正好是文秀离开回疆,牵白马往江南而去的那个意义所在。

  心里有了一个人,就再看不见别人,哪怕那个人对自己弃若敝屣,也是难以从心中消去。情之所钟,非能自已。在这样的状态中,其他人的爱再难以入眼。多年以后历尽了风霜,回顾来时路,便是如此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是一种深深的失望,苦楚与煎熬……只愿人们都不要经历此这般无望的剪熬,与苦楚吧。

        而正经历此般苦楚的,也没有办法,只有将自己默默的交付给另一段时间,另一片天地,交付给另一个尚不知在何方的人;带着万般思量翻身上马,投入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个未来。
    白马非马,这个马还指向另一个爱着文秀的人马家骏。马家骏本为瓦耳拉齐之徒,因与其师瓦耳拉齐(汉名华辉)决裂,为防报复,一个英俊青年化妆成老人隐居在哈萨克人中。在收留李文秀的12年,他对李文秀既有亲情又有爱情,但他只表露了亲情,隐藏起了爱情,最后与华辉同归于尽,没能与李文秀移居江南。当李文秀牵着老去的白马一个人南下,白马非马,此时老瘦的白马,己非一直陪伴她爱护她的那个姓马的年轻人了!在失落的爱情里,除了不可能的苏普,还有这个可能的身边人马家骏啊!而白马啸西风的白马,更多的是指向这个隐忍不发一直爱着文秀的马家骏,在烈烈西风中,一切可能与不可能都随风而去,更让人有浓重沉郁的回味与无尽的感慨。

  于是,在白马嘶啸的西风里,一个被命运从江南席卷到北疆的姑娘,又自北疆回到江南,她牵着她唯一的白马,茕茕而行着,孤独而坚强地,如此走过。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5 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部书读时只有十几岁,甚至连人名都忘了,今日重温一遍……
发表于 2018-5-25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不太火的小说,表现形式过于内敛了。
爱,本就是一场煎熬一场折磨。
一帆风顺的爱,长久不了。
发表于 2018-5-25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本身就是上苍挖的一个坑,后人尽管往里跳。爱无论多么复杂,无论走多么远的路,无论多么坎坷曲折。但结果一定很简单,那就是爱的结晶——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宝宝!
发表于 2018-5-25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是金庸作品里独树一帜的一篇作品,远牵老师读的细致,观点独到,学习了。
发表于 2018-5-25 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非马,但有可能是白马王子的“白马”。这样李文秀什么也没丢,她骑着他呢。西风自识,故有“啸”。
发表于 2018-5-25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白马啸西风》这部书没有读过,远牵老师讲读的详尽,观点独特,拜读学习了。
发表于 2018-5-25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远牵先生带我们又重温了一次白马啸西风。这本武侠小说,窃以为,没有一定阅历,根本体会不到其中妙处。阅读的畅感为通俗小说读者的追求,讲究的是刺激、热血和心驰神往,白马啸西风却不是这样的小说,按照书中的话来说:
这世上好书好小说,原有许多,并且那也都是极好的,可是我有个偏偏喜好的小书,它叫《白马啸西风》。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5-25 15:53
白马非马,但有可能是白马王子的“白马”。这样李文秀什么也没丢,她骑着他呢。西风自识,故有“啸”。

18兄,你这分明是白马即马,死马当活马医了啊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18-5-25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5-25 20:54
感谢远牵先生带我们又重温了一次白马啸西风。这本武侠小说,窃以为,没有一定阅历,根本体会不到其中妙处。 ...

小狐狸得了真味
发表于 2018-5-28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讲《苹果里的星星》,我对孩子们说,看人和切苹果是一样的,如果你觉得某个人已经让你无法忍受了,换一个角度,就可以发现他的美。但随后,我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有一天,你喜欢一个人喜欢得死去活来忘了自己,也可以换个角度,去发现他的缺点,那样就会冷静很多了。
我知道他们用这句话还早呢,且到时也不见得管用,但还是说了,因为十有八九他们是需要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9 08:29 , Processed in 0.076882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