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57|回复: 51

[原创] 臣服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8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川媚 于 2018-5-29 09:53 编辑

  把时间都用在做饭上面是可耻的。

  我这样说,肯定会招致反对,而且不仅仅是女人的反对。我这样说,好像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敢于脱离妇道规范。老实说吧,这句话不是我的首创。我以为它是我的偶得,写出来后忽然想起,它出自一位老友。

  想起她纯属偶然。我们已经多年不交流。相爱的人也可以很淡漠,这样说,对于坦率真诚的个性是一种误解:没有隔膜就不可能淡漠,既然淡漠了就一定会有隔阂。

  这句话可见她的好强个性。但是在多年的人世生活中,她独立特行的个性并没有得到命运的成全。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持有精神贵族的自我观念。

  甚至还记起她这句话,是针对庸常的亲人而言的。世上许多夫妻一辈子都像蟑螂一样,在厨房里打转。她作为我的文章知己,跟我有来有往的时候,她的生活语言就是文学语言,有一种高端的尖锐的特质。她文笔优美,而我不失鉴赏力,我们之间没有芥蒂。芥蒂出现在她远离文学之后。文学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早已没有神圣不可动摇的地位。文学没法当饭吃,如果要找一个饭碗她不会来找文学。文学只是她的业余爱好。她当然可以把这个爱好变成别的,比如爱好家务,爱好做饭。她肯定不会再说一些个性鲜明的话,比如:把时间都用来做饭是可耻的。这些年我真的再也没有听到她说过这样的话。为了孩子,为了家庭,她已经回到形而下的生活中去了。

  她回归了生活,抓紧了亲情。这也是无可厚非的,我同样欣赏她的务实态度。但是如此一来,我们就像两朵风中的云,渐渐远离了对方的视线。淡漠开始像野草一样形成了。这毛茸茸的野草,在我眼中成为新的景观,也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安慰:距离产生美,产生安全感。但是在我心中像毛茸茸的野草一样生长起来的,还有寂寞感,还有无力感。

  人人都生活在观念里面的。观念的水位,是一个好题目,来自北大女教授刘瑜的一本书名。观念是我们生活这个常青之树的根本,那么自然而然地,行动是生活这个常青之树的枝叶。她关于时间的观念,其实相当地积极。我知道我十分欣赏她这一点。

  但是,我像一棵树一样,决意保持缄默。站在她面前的时候,仅仅给她一个眼神的问候,小心回避着她的眼光。绝不在朋友面前指手画脚。这就是一棵树决意保持缄默的原因。“让我们像树一样各自站立,开花或者结果。”我时常抱着这样的信念,虽然实际上我大多数时候是茫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观念正确或者先进与否;我更不知道如何对一件事情始终抱着一种信念,除了对自己智力的盲目信心。这件事情上的那种茫然的迷雾之中,还隐隐约约地闪烁着可耻的感觉。我知道她同样决意保持缄默的原因,是为了拒绝一切来自故人的同情。因此,纵然感到可耻,我也无法打破双方的缄默,我无法向她开口,像风儿打开她衬衣的下摆,让她对我敞开心扉。那些劝告性质的语言,与其说出来,不如咽下去:自己还随时想突破文学的界碑呢,也还没有做一个好战士的资格呢。

  生活是怎样的一个酷吏!它折断你的腿,划破你的心,像折断一截树枝,撕碎它的叶子。生活不由分说,一夜之间,就剥夺一个人的所有,改变一个人的心志。我在自己的思想里忿懑,也随即到达和平之境。我愿意她回复安宁,不用在文章里把自己交出去,把自己像上帝的祭品一样牺牲掉,我甚至想象着这是她最可贵的叛逆思想之叛逆,即负负得正、回归常轨的意思。

  “上帝,我愿意臣服,你别再折磨我吧。我放下一切名利心,我愿意修养身心,成为你的一个顺民,而你再也不要责罚我。”于是我面前出现了一个面黄肌瘦的、驯顺的、沉迷于日常的女人。她在集体活动当中表现出来的那种主动的服务意识,那些精干、周到、热情的姿态,都引不起我的兴趣。我在幻想中似乎听到她的心中音符。那泉水一样喷涌的感恩颂辞,响亮地散布着神明的光辉,像丛林之上的光瀑,已经把丛林之中的一切黑暗,都严严实实地挡在了思想之外。——如果不是看见了我的话。我每次见到她,都感觉不自然,尽管我什么也不说。我不但不和她往来,而且避免和她见面。一起窥见了生活的残酷真相的人,必须彼此遗忘。周国平的自传体作品《妞妞》就表达了这个意思。夫妻见证了孩子的死亡,无法再一起寻找幸福,只有分手。这种思想其实并不需要用一本书来表达,每个人都能够想象,不得已分手的恋人也宁可相忘于江湖、彼此不相见。

  文学女人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在打算结束本文的时候,我想再稍稍舒展一下自己的文学神经。

  前日的作代会上,一位男作家来对面闲谈,我便大谈特谈男人与女人在文学创作上的境遇。此刻在回想之中,我有一种反省的视角,于是有了这个结论:文学生活其实是人世生活的一个局部。

  “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更容易得到幸福。”我向来就这样想,也这样说。当时,我也对这位男作家说出了这个意思。“没法比啊,你看你们男人大都有个贤慧的女人,把你的生活方方面面照顾得多好啊。”

  后面的话还用说吗?男人能够理解女人,能够不掣肘,允许你参加社会活动,就算是好的了,回家恐怕往往连开水都没有一口;这也是文学女人的命运,必须是能上能下,连王安忆都希望男人能够帮助女人做家务。

  这些文字大半是在餐桌边写的。一边盯着锅底下的火候,一边信手写下“生活在别处”这个题目。没想到,最终是她,把我带到了思想的远方。她或许曾经为文学所误,所以回到日常生活之中。她是被生活驯服的人,可以称作被动的臣服者。但她在我的心中,始终不失高贵。不被生活打垮的人,自然就有几分高贵,他们可能开掘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思想深潭。

  题目总不能失之雷同,于是改掉了。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5-28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沙发,稍后细品。
发表于 2018-5-28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于女人,就像女人手上的结婚戒指,可戴,亦可取。戴着好看也有顾忌,不戴利索。但大多数戴钻戒的都不幸福,反倒是清汤寡水的普通女子,生活的满意度得分最高。

很久没读过你文了,主要是你写的少,我也懒惰惯了。还怪网络不好。今天看,依旧感动,为了你的文笔及思想感动。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 发表于 2018-5-28 20:59
文学于女人,就像女人手上的结婚戒指,可戴,亦可取。戴着好看也有顾忌,不戴利索。但大多数戴钻戒的都不幸 ...

亲,你的比喻太绝了。你有如此超脱的心态,真是太好了。有人说,幸福的人无话可说。有幸福可享,确实不需要表达。

我在写,一边修改,改得心灰意冷。一边投稿,一边被退稿,也是心灰意冷。到中财来,就是寻求写作状态,和一点同道的暖意。

我感觉,我在中财的写作更深刻更自由,不像报纸副刊。
发表于 2018-5-28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与女人的相对论,也应该部融和论才是,那样才会让文学成为女人的指间花。
发表于 2018-5-28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学对于任何人而言都只能达到修身养性的作用。在现实中,除了能帮助我们梳理自己的情绪外基本没有多大的作用。在遇到事情的时候,人,还是逃离不了自己的格局与胸怀。

     从文中我读到了这一点:是个平凡的女子,但拒绝平庸。无条件地服从生活以示驯良,把它们当做一件喜欢的事来做。如果不快乐,至少可以做到不悲伤。

      一件事的发生可以有很多种评价和看法,但是评价和看法都并不能代表这件事的本身,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可能对于个体来说,从一件事中解脱的办法就是臣服,而臣服之后,能量就可以自由流动。因为事情结束后,人还是可以直起身来。
发表于 2018-5-29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川媚。《臣服者》题目就很有深意。再读文章,果然不一般,对生活,对现实,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识见。语言也有特色,有很强的辨识度,读后印象深刻。拜读。
发表于 2018-5-29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更容易得到幸福。"很赞同媚儿这句话,大多数男人的幸福都是建立在女人任劳任怨的付出之上的。不过少数情投意合的家庭却另当别论。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木门长子 发表于 2018-5-28 22:10
文学与女人的相对论,也应该部融和论才是,那样才会让文学成为女人的指间花。

是的,文学可能带来伤害,同时也可以疗伤。每个人的立场不同。问好木门。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5-28 22:33
文学对于任何人而言都只能达到修身养性的作用。在现实中,除了能帮助我们梳理自己的情绪外基本没 ...

谢谢延伸论题。问好小鱼。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5-29 08:59
问好川媚。《臣服者》题目就很有深意。再读文章,果然不一般,对生活,对现实,有着自己的思考和识见。语言 ...

感谢刘版鼓励。文章总是有欠缺的,但主观上总希望自己的写作处于上升之中,希望能有所进步。
发表于 2018-5-29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很多时候,世俗生活和精神走向是对立的,这在许多人身上都有着明显的反映。
但我以为人活在世上本身就充满了对立的矛盾。或者深一层讲,世界本身就是悖论的。
俗世幸福和精神幸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对于游移在文学和生活之中的人来说,之于文学就是把“时间都用在做饭上面是可耻的”,而后回归生活,自有他们的幸福感。无论哪一种状态,即便纠葛摇摆也罢,最后都会自见分晓。欣赏川媚文字中的基于生活和文学所进行的辨析与认知,睿智、清晰而深刻。
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8-5-29 10:29
在很多时候,世俗生活和精神走向是对立的,这在许多人身上都有着明显的反映。
但我以为人活在世上本身就充 ...

就是。矛盾无处不在,哪怕是自然界,也有人所不能理解的不自然。比如,无花有果的无花果,有花无果的花石榴。所以重要的是理解力,和宽容心。问好房子。
发表于 2018-5-29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第一句差点跳起来,我们南方男人尤其上海男人大部分烧饭的,我烧一日三餐。我是可耻的?
继续读下去:厉害了,我的版!川妹子的思想走得真远,望尘莫及,臣服,啊,臣服。
我讨厌烧饭,我不想将时间都花在烧饭上,我想做文学票友,专读川媚的锦绣文章,可是版关照我,必须臣服于做饭。现在,我心安理得的去烧饭。谢谢版解开了我心中一直解不开的疙瘩。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鴳雀 发表于 2018-5-29 10:59
读了第一句差点跳起来,我们南方男人尤其上海男人大部分烧饭的,我烧一日三餐。我是可耻的?
继续读下去: ...

呵呵。感谢抬爱。上海男人还不错哦。吴侬软语。读你文章,感觉你倒像是个长袖善舞的女人。
男人可以做任何事,何止票友?向你学习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7 02:36 , Processed in 0.13263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