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11|回复: 7

[原创] 老文吏智斗朱元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4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林小白 于 2018-6-4 11:20 编辑

话说纪元翻滚,政权更替,旧鞑子终遭驱逐,新皇帝稳坐龙廷。话说改朝换代的新皇帝年号洪武,自打登基大宝以来,说他不是的也有,说他圣明的也有,当然这个皇帝花样很多,听说新近又成立了什么新机构叫锦衣卫,紫金山下茶馆里的空气流通,也就不如以往那么随便啦。不过对于在金陵衙门做了三十年老文案的季四通季先生来说,鞑子皇帝也好,新来至尊也罢,他一样的优哉游哉,往茶馆里一坐,盘着腿,眯着眼,抽他的水烟袋,喝他的毛尖茶。
   今日来茶馆的路上,迎面碰上几个金山寺的和尚,季先生一眼望去,主持僧人大通,素来很相熟的。这大通看上去眉飞色舞,比他三年前捡到这个主持席位时,还要得意了三分。他只顾奉承着一个僧袍泛白,胡子上沾着跳蚤的脏和尚,连季先生的招呼,也没空理会。季先生拉了拉身后的小和尚惠通,问道,“这秃驴,今日怎么回事!”
   “你老人家有所不知,这位凤阳莲花寺来的本源大师,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呢。”他贴紧了季先生耳朵,生恐漏出风声,“他是当今圣上,当年出家为僧时,亲为之剃度的师尊呢。”
季先生一听就明白啦:敢情是谋算着,找皇上打抽丰来啦。可是皇上的抽丰,真有这么好打的吗?既然同为佛门子弟,又是一场师徒,皇帝看在佛祖的情面上,应付上一番,也是情理之中的吧。
他坐上茶楼雅座,用一根铜挖子,掏着耳朵。正在此时,忽然有个人殷勤召唤,回头一看,原来是嘉兴人,富甲一方的万二爷。话说多年不见,怎的有空,你跑到南京来了呀?万二爷笑眯眯说道,“我这是为儿子奔走来着,想要替他在工部,谋一个出身。”
季先生皱了皱眉,“你们这些江南的富翁,近来频频在南京城奔走,貌似很张扬呀。”万二笑道,“这不是皇上打天下,有我们一份功劳吗?大家好不容易拥戴上一个汉家天子,岂能不热槽热槽?”
皇帝平天下时,这些江南巨户最为拥戴,以苏州沈万三为首,出粮出钱,不亦乐乎。朱皇帝屡屡表态,日后要对这些出过力的豪门,给予政策方便、加官进爵。所以江南富豪在金陵奔走求官,也就不足为奇啦。却见,有个黄门小太监,拿着一张纸,在茶楼掌柜的手里,换过一吊钱,乐呵呵的去啦。顿时有许多茶客,围笼上去。怎么着呢?原来皇上这些日子,雅兴十足,天天作诗,茶楼里少不得使门路抄写出来,用作带旺生意的噱头。
大家争相传阅着几首诗,忽然间,季先生眉头大耸,像是牙齿无比酸疼似的。万二爷慌忙探问道,“你老兄这是怎么呀?莫非近来府上,有什么揪心事么?尽管与小弟言之,小弟但能帮得上的,”
季四通缓缓摇了摇头,“这个大祸临头的不是我,是你们呀。”
“哎呀,此话,不知从何说起?”
“你没听见么?皇帝早上起来,伸着懒腰,在卧榻上头,吟了首诗,你且看,”
“百僚未起朕先起。百僚已睡朕未睡。不如江南富足翁,日高丈五犹披被。”
“你看这首诗,写的怎么样?”
“皇上的诗,那当然是无比的好啦。”
“真的好吗?”
“哎呀,说实在的,好是好,就是太过浅白了一点。不过皇上日理万机,这份操劳勤政,实在令我们景仰呀。”
“景仰你个头呀,你附耳过来,我与你说,”
季先生在万二爷耳边,说出一席话来,万二顿时傻了眼,“这这这,不会如此糟糕吧。”
“那好哇,如果你不想活命,而且还想绝后的话,那么尽管把我这番话,当作耳边风好啦。”
茶楼里转了话题,议论着今日应天府,受理着的一起官司。这件官司,说来很奇特,是老婆告老公、而那个老公,原先是金山寺的旧住持,蓄发还了俗的惠明和尚。案情的始末是:
周氏,美人也,原先嫁与税户某,某一日,丈夫发现,凳子下藏了一对男人鞋子。周氏百口莫辩,遂被休弃,连儿子也不许见的。周氏哀婉两年,惠明恰好还了俗,请人说媒,娶将回去,一年后,生育一女。有一日,惠明抱着女儿嬉笑说,我无良计,安得汝母?周氏诧异,于是追问,原来那一双男人鞋,正是惠明买通了隔壁婆子,借着送针线的机会,藏过去的。惠明以为现下夫妻情厚,直言不讳。周氏当时也没说什么,次日里,却到府衙击鼓鸣冤矣。
大家议论的是:惠明犯下了奸骗良人之罪,会不会被依法,处以重刑?是流刑、腐刑、甚至是死刑?有一个茶客说道,“依我看,不会重判的,当今万岁爷,也曾经剃过度的。同样是还俗的和尚,总该有一点,香火之情吧。”
季先生听了,险些笑出声来。他挥了挥手,请掌柜的过来说话。
“不知季先生,有何吩咐呢?”
“陆掌柜的,你不是有个小儿子,寄养在金山寺里,做小沙弥吗?”
“可不正是,因为他自小难养,这才寄养到寺里,至今,也有一十三年啦。”
“罢啦,罢啦,你快快将他引出,找个像样的借口,一日之间,就让他远赴外省,万万不可耽搁呀。”
“这话从何说起呀?季先生,还请您老说清楚些。”
季四通捻着胡子,叹了口气,“世道无情、天心叵测,要得样样解释分明,不如不说。也罢,如果你不信我,就只当我白说了吧。”正要独步下楼,忽有一个妖艳的女子,扑上来抱住他两腿,“先生,请救我一救!”
细细一瞅,原来是城中素来和他有些来往的,一个相熟的妓女,名叫如月。也不知犯了何事,一见面,就哭诉大祸临头,性命攸关。季先生与她到僻静处说话,在一间玲珑小院落里,还有三名妓女,都在那里抱头痛哭。原来,官府正在大张旗鼓,捉拿她们哩。
“不要慌,慢慢说,你们怎么会,沦落到这等地步的?”
“皇上严禁官员逛窑子作乐,可是我们,因为贪图些赏钱,在前天晚上,陪着驸马都尉欧阳忠,作乐了一夜。没想到,第二日,就有天杀的,去告发啦。我们四个,眼见都不能活啦,还请先生,念在相识一场的份上,给出个点子吧。”
“我看你们想要逃离这应天府,那是做不到的。与其亡命加罪,还不如,直接前去自首的好。”
如月回头看了其余三人一眼,“姐妹们,连季先生也如此说,想来,我们确是无路可走啦。大家喝下这杯烈酒,狠一狠心,一起拿起这剪子,把容貌划破了吧。”
“慢来,你们说什么,把脸划破?毁容?”
“除了这样,还有什么办法?也许皇上看我们四个可怜,会法外开恩,饶我们一条贱命的。”如月泪汪汪说道。
季四通哈哈大笑,“毁了容,你们日后如何谋生?也罢,我来指点你们一条明路,不过,如果能侥幸过关的话,一千两银子的谢仪,你们愿不愿出?”
“这个嘛,一千两银子呀,老先生平日里最是仗义疏财的,要这些银子,有什么用呢?”
“屁话!难道我不需要养老的吗?嘿嘿,我老季一向古道热肠,而且多嘴,只怕这一来,我连这几十年的退休金,也只能放弃啦。我也少不得,要给自己,谋一条退路啦。”
如月看了姐妹们一眼,为了活命,一千两银子,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先生,你有何良策?”
“你们要记住,皇上这个人,最讨厌被人欺瞒,所以,你们要一如既往,一见到他,就拼命的求饶。或许,他就会网开一面。”
“怎样个求饶法?”
“你们必须先以香水沐浴,然后以脂粉香料,遍饰全身,使得芳香四溢,肌肤妍艳至极。戴的首饰,穿的衣服,必须是最贵的珠宝,最好的锦绣,就连贴身内衣裤,也不能掺杂一寸粗布,就连鞋子里,也要放上名贵的香料。如此极尽天下之浓艳华丽,让男人们一看就心神动荡,情难自已,这样做,就可以啦。”
“啊?这样呀,那么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回话?”
“傻蹄子!回什么话!你当是金殿对策呀。你们切记不可饶舌,只管磕头哀求讨饶,就可以啦。”
如月等四个妓女,将信将疑。倒也言听计从,依言而行。四人主动自首,据说皇帝龙颜大怒,要亲自审理她们,以正视听。那个驸马都尉欧阳忠,已经判重刑啦。四人进入皇宫,带到皇帝跟前,哪敢正眼去看,一并伏倒在地,如同中了矢的哑鸡。
只听上座那大贵人厉声喝道,“你们几个骚鸡败类,还有什么话说!”如月等四人磕头如捣蒜,只是连连重复饶命开恩几字。朱皇帝很不耐烦,“来人,与我绑了,拖出去斩首,公告全城!”四妓便被呵斥着,脱衣受缚。
可是不脱还罢,这一脱中,自外及内,备级绚烂,名牌的款式、高超的刺绣、金玉华彩、堆了满满一地。一直脱到裸体时,仍然是珠光宝气,光耀殿堂,而丰肌玉肤,明媚射人;肉体馨香,远近袭人。不要说行刑的侍卫,就连那朱皇帝,也呆住啦。
“想不到我大明开国未久,街上的妓女,是这样的豪华呀。看起来,比元朝末年,要高级得多啦。这么说大明朝不过几年,盛世光景已现,嘿嘿,就这些个小妮子,即使我有后宫三千,也难免被她们迷惑住。驸马都尉那小子涉世未深,也难怪要挟妓行乐呢。罢啦罢啦,一起释放了吧。”
朝野上下闻知,都说皇上能体察人情,不为己甚,真是难得的好明君呀。赞誉之声未了,忽然传下一道旨意,江源金山寺僧惠明,凌迟处死,与他同房的十僧判作绞刑,余下六十多僧,俱发边远充军。那个凤阳莲花寺的本源大师,被押回原籍,勒令还俗。至于金山寺现任主持大通,马屁还没摸到,已然到了绞刑架上。唯独茶楼里的陆掌柜,惊见季四通在狎妓案里料事如神,慌忙把小儿子接出,送到云南去学酿蜜去啦。才算逃过一难。
又过了没几天,朱皇帝再下一道旨意,以江南豪族,行贿买官、挠乱朝纲为名,下令对众豪族一一进行抄检。一年之内,江南那些巨富豪门相继被抄没,家产充公,家族系狱。惟独嘉兴府的万二一族,在最快的时间段变卖了田园农庄,驾着一条大船,举家渡过洞庭湖,跑到广西福建一带去啦。也只有这个万二,保全得家小,寿终正寝。
再说南京城里,早有锦衣卫打探得旧蒙元遗留下的老文吏姓季名四通者,此人包揽词讼,秉性奸邪,不除之不足以平民愤。待得朱皇帝亲自拟旨,到他家里去揪他出来时。房内空空。原来其人重病在房,乃是虚的。早在七日之前,就已不知所终也!
房间里除了简单的日常用度外,墙壁上描摹出一幅画来:乃是一个马脸的丑和尚,拖着一条空布袋,脑袋耷拉愁眉苦脸,上首有一行旁白为,今夜不知到谁家,能赐我一饱乎?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4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熟读明朝历史的读者应该对沈万三的结局不陌生,洪武大帝朱元璋过河拆桥,大杀功臣也是有依据的。当然,千秋功过,留给后人评说。小说塑造的季先生,对江南豪族命运的推断,对惠明和尚命运的推断,以及对妓女们的解救,最终能够功成身退都源于对朱元璋性格的了如指掌。好文
发表于 2018-6-5 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小白 发表于 2018-6-4 11:31
熟读明朝历史的读者应该对沈万三的结局不陌生,洪武大帝朱元璋过河拆桥,大杀功臣也是有依据的。当然,千秋 ...

附议这段精彩的点评,只补充一句:文笔诙谐幽默又不失积极正能量的价值观,的确好文!
欢迎赐稿做客忍俊不禁!
发表于 2018-6-5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不错的文笔。
期待你的原创首发小说。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林小白 发表于 2018-6-4 11:31
熟读明朝历史的读者应该对沈万三的结局不陌生,洪武大帝朱元璋过河拆桥,大杀功臣也是有依据的。当然,千秋 ...

多谢不吝赐教,朱元璋绝对是个狠人,在他的时代,只允许有他一个成功者,古今确实少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大家的不吝赐教。
发表于 2018-6-6 1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加精理由:熟读明朝历史的读者应该对沈万三的结局不陌生,洪武大帝朱元璋过河拆桥,大杀功臣也是有依据的。当然,千秋功过,留给后人评说。小说塑造的季先生,对江南豪族命运的推断,对惠明和尚命运的推断,以及对妓女们的解救,最终能够功成身退都源于对朱元璋性格的了如指掌,小说的布局充分展现作者对历史的掌握,对小说节奏的把握也很到位。
发表于 2018-6-9 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联系不上,由于没有加版权,所以去除精华标志了.还望理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4 01:34 , Processed in 0.07285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