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70|回复: 34

[原创] 昙花绽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休憩花园 于 2018-6-7 10:54 编辑

  范贵的夫人淑娴三个月内暴瘦二十斤,一百三十斤的体重现在只有一百一十斤。之前无论怎么折腾,她那个富态的体型始终无动于衷。但让她想不到的是,如此立竿见影的减负,却得益于范贵的出轨,这让她欲哭无泪,羞于启齿,一双曾经美丽的大眼,时常被一层水水的雾朦胧着,长吁短叹充斥在沉闷的空间里,每一声深长的叹息,都会抖起一团剪不断理还乱的网,将周围的空间束紧,凝结在腹腔内的那团沉重堵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男人出轨了,五年前发生的。她于三个月前才确定。之前就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感觉,但被她有意无意地疏忽了。孩子们长大后,她突然发觉除了影子一样的男人,其他的几乎一无所有,她不敢往下细想,可又忍不住想,越往深里想越恐惧。那个曾令她目眩神迷,死心塌地的男人,在她的询问下和盘托出,没有任何隐瞒地告诉了她,并且是全部。

  事情源于八年前,范贵的天易建筑公司正处在事业的冲刺阶段。他心中膨胀出一种高度,跃过这个瓶颈期,他这个中流的土建实业公司,就会跻身一流公司的行列。正值壮年的范贵踌躇满志,雄心勃勃。

  占地一百多亩,位于市中心的塑料厂,因经营不善,于一年前倒闭,市政府经过反复调研论证,决定将这块牛皮藓移除,以此为契机,重新布局陈旧杂乱的市容,竖起N个标志性的高端楼盘,使之成为集住宿,商贸,休闲,娱乐为一体的繁华市中心,以此提升量化城市的品牌形象。

  这是一块谁都能看出来的肥肉,觊觎者众多,竞争之激烈前所未有,各路诸豪使出浑身解术,都想分得一杯羹。其时范贵的天易公司论实力资质并不具备竞争的绝对优势,但范贵不甘心放弃,他知道这次若中标,天易公司就能在市中心竖起一座标志性的建筑,那就是公司最有内涵的广告牌,其社会效应不言自明,为此他冥思苦想,挖空心思,势在必得。

  这里边的关键人物是主管城建交通的张副市长,但这个人为人严谨,政声清廉,很难找到突破口。至少表面是这样的。

  天易公司公关部的部长银果经过缜密了解,已经摸到一点蛛丝马迹,在范贵的办公室里银果给他透露了张副市长有个隐秘的嗜好。银果是女人,话说的隐晦,范贵浓眉微皱,若有所思。

  这个二十七岁的女人,一身青色合体的职业装,将她的体型包装的洒脱干练,又透出一股柔美悦目的气质,公司经她手的事务都被她处理的妥妥帖帖,恰到好处。每每关键的时候,就像一块创可贴一样,堵出漏洞,止疼止血,效果立竿见影。为此深得范贵信赖,公司的重大决策都会让她列席,并郑重征求她的意见。

  银果低调内敛,不事张扬,处事果决,且不居功自傲。人品魅力因此在整个公司获得一致认可。

  一次酒会,范贵慨叹了一句:造化弄人,憾也!

  范贵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众属下不明所以,云里雾里,那一刻银果垂目专心品茶,恍若未闻。一身虎气的范贵感叹仅止于此,很快转移话题。但玲珑剔透的银果却心明如镜。

  此刻,看着这个能征善战,杀伐果敢的男人,银果平平静静地轻声说道,“范总,这件事交给我安排吧。”

  范贵心中晃悠一下,皱眉凝目,当即说到,“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下边的事你就不用管了。”,他的语气不容商量,干脆果断。

  银果清清澈澈地一笑,美目中蓄起一层透明的雾,没再说什么,转身退了出去。

  银果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当初进公司的那一幕,当年二十四岁的她,刚刚大学毕业,被招聘进天易公司,上班的第三天,突然接到了继父的电话,告诉她,她母亲冠心病突发,经诊断,血管堵塞,需要在血管内安放三个支架。父亲病故后,母女两人相依为命,为了她的学业,知书达理的母亲权衡再三,嫁给了镇上一个家道殷实,开着小超市但腿有残疾的男人,唯一的条件就是要对方承诺将银果的大学供到底。

  这个男人还真的说到做到,银果四年所有的花销都按时打给她,且对她视如己出。母亲更是知恩图报,尽心尽力,每天用十几个小时的辛劳去偿还男人的恩德。好不容易将银果供毕业了,还未来得及舒一口气,确突发了心脏病。

  继父因供她上学,手中的积蓄已所剩无几,已经无力负担银果妈妈高昂的手术费了。

  银果心脏剧烈地抽搐着,一个人呆坐在办公桌前,最后银牙一咬,走进老总办公室,站在陌生威严的范贵面前,轻轻说道,“范总,我叫银果,是刚刚上班三天的员工。就在刚才,我接到了继父的电话,被告知我母亲突发心脏病,急需手术费十万元,我们家因为我上学已将钱花完,没有能力再支付母亲的医药费,恳请范总提前预支我三年的工资,救我可怜的老妈一命。今后不论范总要我干什么,俺决不后退半步。”,说吧,深鞠一躬。

  范贵一时错愕,愣愣地看着这个刚刚上班的小姑娘,足足有五分钟,竟没有说一句话,就在银果绝望的时候,范贵开腔了,“你走吧。”,口气平平淡淡,没有做任何表示。

  银果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走出来的,脑子一片空白。尽管她知道自己的这个要求是多么荒唐,多么幼稚可笑,但一时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好大一会,心中泛起的羞愧,悲哀,还有绝望,让她处于一种无地自容的状态。

  四十分钟后,当银果带着一捆没有拆封的现金,坐着范贵的专车上向医院奔去的时候,恍若梦里,用指甲狠狠掐了一下大腿,直到传来疼感,方知自己不是在做梦。这笔款子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使母亲的手术得以顺利进行,最终保住了性命。

  银果知道十万元不是一个小数字,更知道范总对她的这份沉甸甸的恩情的分量,事后,范贵特别交代财务,三个月内不要扣银果的工资,以便于她支付母亲术后的护理费用,以后每月扣一千,一年后银果加薪至每月四千元,二年后月工资涨到六千元,仍然是每月扣一千。这件事过后,范贵就像忘了一样,没有向她提出过任何哪怕是一丁点的非份要求。

  对范总她只能仰视,夜深人静的某一刻她冒出了一个荒唐的想法,只要范贵对她有要求,不论是神马,她都会痛痛快快无条件地答应,可范贵始终没有。这样的念头一产生,男人的影子就驻留在了心里,时间长了,就揉搓成了她自己的一部分。

  在负重下生命,让她感到生命的沉重,转移沉重的最好方法就是拼命工作,把自己份内的工作一丝不苟地做到位。一年后,当她全面熟悉了公司的运作流程后,她自己主动提出负责公司的公关事宜兼工程预算,她知道这个位置对公司的业务和利益起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她想证明自己,向公司证明,向范总证明,她不想让自己闲下来,只想减轻这份受恩的压力。

  关键时候天易公司感动了她,她用一个女人的良知和聪明的付出也在感动着天易。

  付出就会有回报,她的加薪,她的升职几乎无一人有异议。这是一种动态平衡,也是每一个公司的激励体制。但对她而言,确是又一次严重失衡,她尽一切努力就是为了报恩,但结果是旧恩未报又添新“恩”,日久,银果的心处于一种奇怪的亏欠失衡态,绷紧的神经会让她时常失眠烦躁。

  当她得知范贵对那块炙手可热的地皮志在必得时,心中立刻涌起一种莫名的兴奋,她开始专注留心,利用各种途径悄悄地把网撒开,一个人的意识只要专注投放,相关联的信息就会接踵而至,内心的感召力展现得尤为明显。一次商务酒会,她意外地得到了张付市长有处女情结这个特殊嗜好,她有点莫名的兴奋,或许这是攻开他这个堡垒的唯一可以尝试利用的机会,她咬牙切齿地想了三天,在最后一天的黎明之前,灵光一闪:我为鱼肉,尔为刀俎吗?那要是我为刀俎,尔为鱼肉呢!感恩需就义,有彼必有此,辗转反侧,后豁然心定,复蒙头大睡。

  九点十分赶到公司,第一次迟到,迟到了一小时零十分钟。

  利用市府同学关系,请到张副市长大秘,银果一番费尽心机地游说,最终答应牵线搭桥,给她安排十五分钟的汇报机会。次日下午四点五十分,银果着一身干净利索的黑色职业套装,端坐在张副市长的办公桌前。

  银果代表范贵侃侃而谈,将天易公司的建筑理念,设计思路,建筑质量,小区绿化,物业管理,业主认可,一一道来。银果语音甜美,一口纯正的普通话颇具磁性,从素雅的穿着到优雅的谈吐,一下子获得了张副市长的好感。十五分钟的汇报顺延至四十分钟,直到秘书进来提醒,方知已到下班时间,银果率真无忌,对方也是意犹未尽。银果适时地提出请副市长吃一顿地道的农家菜。对方略一犹豫,随点头应允。

  一番不着痕迹的曲径通幽,事情终于有了重大进展,接下来进入招投标程序,天易公司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和其他两家实力背景很强的公司一同中标。这样的结局让公司全体同仁喜出望外,为此举行了盛大的宴会,范贵在酒会最后,突然酒醉失态,忍不住浊泪横流,众人皆以为这是喜极而泣的失态,也的确是,这次能够中标,论实力论资历天易公司中标已经让业界诧异不已,范贵岂有不高兴之理。

  这期间银果只向范贵说一句“按部就班实施”的话,就意外失踪了,直到天易公司中标二十天后才回到公司上班。

  这天下午,银果突然接到范贵电话,要她立刻赶到大世界高档社区十二号楼三十八层西门。银果一头雾水,未敢怠慢,半个小时后,在那里见到了范贵。

  这是天易公司开发的一个高档楼盘,三十八层是顶层楼中楼,里边装修完毕,风格简洁典雅,就连家具都已经配备完整。

  银果挺直脊背坐在沙发上,对面一脸阴郁的范贵弯腰坐在那里。

  “银果啊银果,你怎么这么糊涂!”范贵几乎是在低吼。

  “你知道了什么?范总不要瞎想。”

  “当我托人送去一百万外加这套房子遭到拒绝的时候,我就对这次招标不再抱任何幻想了。”

  “张副市长是,是清廉的。这是一块明晃晃的肥肉,以他的谨慎不可能冒这样的风险。”

  “银果,不值得的,你太傻啦!”

  “我傻吗?只怕有人比我更傻。三年前,我刚到公司,你仅凭一个小女孩的一面之词,不去探究,就答应给我提前支取十万元的工资,救了我母亲的命。事后,你装聋作哑,一路照顾我,提携我,而又从不向我提任何要求,你岂非比我更傻?!”

  “那十万元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大数目,何况是你母亲病危,更何况你是我的员工,我不可能视而不管。接下来你拼命工作,三年里没有迟到旷工一次,你所负责的工作更是让人无可挑剔。我没有提携更没有照顾你,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你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得的却是一个人的工资,公司里谁人不知?你根本不欠我什么!你不是傻子是什么?!”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是我做人的底线。有一段时间我都不敢见你,那样的压力你想象不出来,我像蜗牛一样背负着,连气都喘不匀,你的恩情和我的付出相比,永远不能划等号。但你不会承认你是在刻意照顾我。公司的王工,付出并不比我少多少,可他并没有得到他所期望的。”。

  “傻妹子哟,你不该拿自己去成就公司,我不配,那个人更不配!没有人能配得上你这样付出,你把我当什么了?!银果,你让我今后如何在你面前抬起头来?你这个糊涂蛋!”范贵双手捂脸,泪水盈眶。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值得让我那样付出,能让一个人不顾一切去疯狂的,只能是一个理由……四两若能博得千斤,那层薄膜又算得了什么?人的这身臭皮囊迟早都会贬值,能够为义薄云天的恩人做一次赌资,岂非物超所值?你一身虎气,在商场上从一个施工员到如今打下这片天地,在外人看来你是成功人士,可你更像是一只披着虎皮的羊,戴着一副似是而非的面具,端着一副威仪的面孔,把自己的非非想装在四面透风的篮子里,范总哟,你真的很伟大吗?需要伟大吗?”银果突然伸出了“手术刀”,顺着他皮肤的肌理,一刀划出。

  “……你真的以为我不想吗?倘若你做了一件一时兴起,但又是一件没有结果,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还愿意去做吗?有时候我真想把脸皮一抹,去他妈的!初一都有了,十五的出现有什么不可的?哪怕是昙花一现,可我真的害怕伤害让我倚重的人哟!”,范贵一声深长的叹息。

  “这个世界上只有神做的事情是全对的。可惜你不是,我也不是!你不必为我的某种失去抱屈,当那层薄膜成为官帽子的饰品,被玷污的不是女人,而是脆弱的权力!一个高大上的东西却被一件薄若蝉衣的物件击溃,想一想都让人哑然失笑。这个变态的世界,太让人不可思议啦!”,银果再次挥剑炫舞,致密的空气在锋利的剑刃下,被洞穿成一个个隐形的窟窿,有黑色的东西蜂拥而出。

  这是另一个银果,之前袒露的是前胸,现在呈现的是后背。他再次震撼,讶异,惊艳。

  “你见过昙花吗?暗夜里的昙花盛开在亥时,紫色的外衣绽开后,一朵硕大的花冠在如墨的夜色里抖开洁白,黑暗因此退避三舍,独留一个幽柔的空间,在月色下自然馨香,温情芬芳,不需要阳光,甚至不需要俗不可耐之徒的欣赏,于黎明之前悄然闭合,给黛色的夜幕绣一朵纯真,给缘分留一个若隐若现的入口,给道貌岸然者制造一个道德说辞,于两个时辰后飘然而去,秀出短暂的静美,你可以静心守候,等待灿烂,你也可以闭眼假寐,直接忽视。她被所有无视着,也无视所有。昙花用短暂解释真实的虚幻,那又焉不是一种伟大的启示?",银果美目清亮,神情飘忽。

  范贵惊楞骇然,这是一个怎样的奇女子哟,“……,不论是一朵什么花,她都应该拥有生存的空间,天地之间很大,大就是一种不需要解释的包容。这套房子已经从公司账上核销,现在房本上写的是你的名字,你不需要在外租房了,这不是对你奖励,是你应得的。你要拒绝,我范贵这一辈子难在众人面前抬头,如果这样,那我还有何面目做人。”,范贵对她惊世骇俗的观点无言以对,有一种刺眼的锋芒让他的眼光打折,压迫之下尽快转移话题,说完拉住她的手,将一串钥匙连同有关手续一并递给她。

  “用我的初夜权,换这么一套房子,可真是值了。这套房子足有二百平吧?我一个小女子孤身一人住在这里,光空气就能把我淹死。有意义吗?”银果将钥匙掷于茶几上,瞬间泪奔,突然一阵眩晕,释放后的虚脱,让她不由自主的晃荡了一下。

  范贵迅速绕过茶几,伸手扶住她,突然发力紧紧搂住这个心目中暗恋已久的女子。

  “哥,我不稀罕什么花好月圆,更蔑视那张包装婚姻的薄纸,我只想拥有一个属于我的小世界,小世界的空间里只有我和我喜欢的人……",银果闭上眼,依着男人宽厚的胸膛呢喃着……

  隐秘的二人小世界于浮躁迷茫之中,在这座高高耸起的钢筋丛林里温柔出一个小天地,你中蕴我,我中藏你。已经成型的生命之树的树干上突兀出一根娇俏的嫩枝,幽明暗夜时分,分蘖出一朵盈香扑鼻的奇葩,是昙花?还是铁树之花?没有人分得出是非曲直,或者知道了是冤孽,那应该是前世的一次擦肩回眸,灵魂误撞后的旧债情殇,未曾缔结的迟到的姻缘吧?

  范贵一个人呆在书房里吞云吐雾,室内烟雾缭绕,云山雾罩。

  闺女范可从母亲那里得知事情原委后,从澳大利亚坐飞机飘了回来,这个时尚留学生的骨子里传统的东西更多一点,她选择和母亲站在一起,尽管她对老妈颇有微词,尽管从感情的角度他喜欢父亲更多一点。

  和倔强的儿子比起来,范贵更喜欢这个乖乖女,一直视为掌上明珠。女儿偶尔的娇蛮霸道对他而言那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小精灵似的范可为达成目的最善于利用这一招,毫不费力地就能让老爸乖乖就范,这是父女之间最虐心的游戏。可这次女儿的话让他有点不寒而栗,范可从后边抱住他,将小下巴抵住他的肩膀,说道,“老爸,祝贺你感情有了新的归宿,我想带妈妈离开这里十年八年,彼此都有一个独立的空间岂不更好,这次回来就是知会你一声。可以吗?”。范可声音不大,却让他瞬间觉察出一种入骨的寒意,明显的是在给他下最后通牒……

  儿子范正因和女朋友失联,半年内自杀三次,精神抑郁症治愈期间,心理医生叶曼的那段话对他触动最大“……家是一个系统的整体,你儿子得病除了自身因素之外,我们做父母的是不是该有所反思,如果能够找出来不可为而强为之的事,然后修正之,那么,范正的偏执和极端的性格会得到很大改观,或者说家的整体和美就能修缮好他的残缺,这是内在逻辑,也是因果,”。

  他知道该到自己摊牌的时候了,如果再不做出选择,自己经营的这个家将分崩离析,不复存在,这样的结果是他最不愿意看到也是最不能接受的。他可以虐待自己,那么银果呢?这个弱女子就应该承担这个因果吗?若如此,自己这颗良心只怕这辈子都难以安宁。

  他嘴中很苦很苦,不知道怎样开口给银果说,他知道只要他一张口,可人的银果就不会让他为难,他更知道只要他做出决定,无异于挥刀自骟,最疼的不是银果而是他自己。可他知道自己必须说,那是神识清明后的必然抉择。

  入夜,一个赤身裸体搂着另一个赤身裸体,彼此进入,尔后一动不动,两颗心的距离消弭了,室内异常静谧,彼氤氲此,此融化彼,用心的语言让正负两个灵魂砥砺交汇,这是他两个独特深入的交流方式,没有狂放不羁的语音,没有奔放热烈的动作,娇嫩细腻的肢体包容着陈年沧桑,只用晨星般的眼神,去激励,去编织,去幽柔笼罩,去让天地媾和后被淋湿和承就,然后雌雄连体的灵与肉开出一大片五颜六色的罂粟花,在内在的震颤中,玄幻出一团空前绝后,骤然爆发的烟花,瞬间锁定时间,一下子抖出石破天惊的虚无……

  黎明到来时,范贵揉了揉发红的眼,一声困顿之极的哈欠,首先睁开眼。

  哈欠具有感染性,银果也是一个哈欠,但她没有睁眼,突然说道,“哥,我的专业是建筑预算,对建筑设计一直心向往之,我想到英国著名的AA建筑学院充一下电,在这个建筑领域内,我感到知识越来越不够用。你说呢?”

  范贵心中一阵剧痛,不由自主地重新搂住她,把头埋在她那头飘逸的长发内,冰雪聪明的银果终究还是感觉到了自己苦苦挣扎的,那副狼狈相后边的根由,她在用一种绵里藏针的针语,轻触结痂的伤疤,让内藏的黛色液体慢慢渗出。

  “……你决定了吗?”,范贵不做顺水推舟的虚伪,那样自己也看不起自己,他声音沙哑,艰涩地问道。

  只一句话就已经证实了自己的预感,银果噙着泪用力点点头,好大一会沉默,静寂的极致让彼此都听到了对方的心跳。银果喘着粗气,稳定着语速,“……哥,决定了!命运似乎从没有在我手里滞留过,我一直都是在被动的接受,我难道不应该自己作主一回吗?”她用反向的触角,先自扎破自己。疼痛对于真爱来说,最不愿意弄疼对方,多是用中指蘸着自己的血,去抚慰对方的颤栗,平复铭心刻骨的暗殇。

  “再有五年我就该颐养天年了,女儿定居国外,儿子更不喜欢建筑,志不在此。我老喽,日感力不从心,你学成归来后,我将建议董事会让你出任总经理。”范贵用手指梳理着银果的秀发,狼一样的眼神发着森森冷光,语气决绝,“我已做出决定,希望妹妹不要推辞,能最后一次成全我,这也是你的事业,我不想一生奋斗的事业后继乏人。”。

  一个故事只能有一种结尾。拥有真爱五年,短吗?这是宿命吗?,人一生该画多少个阶段性的句号呢?

  若干年后,当银果一个人孤独在夕阳下的时候,那如雨的往事像流经裙边的水,再一次打湿龟裂的裙摆。母亲说,万事的终结没有迟早。命运总会在最适当的时候显示它的唯一性,那是一个人固定的风景。

评分

1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7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唯美的情感大戏,让人置身其中,无法自拔。讲真,无论是男主还是读者,大概都会觉得难以取舍,为啥?一边是相濡以沫几十年的夫妻,一边是肝胆相照,只为付出,不求回报的情人。也许这样的事搁谁身上都无法取舍,好在,情人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孩,为了心爱的男人,她选择离去。
整篇文章写得荡气回肠,人物性格刻画极具功力。点赞!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07:09 | 显示全部楼层
请版主帮忙移到太虚板块,发错了。

点评

蒲公英不选择落脚的土地,因为自信生命力。先生在江天是可以随意漫话的。窃以为。  发表于 2018-6-7 09:38
发表于 2018-6-7 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扫了一眼,发不发太虚都行。建议以后往散文上发展发展。
发表于 2018-6-7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就行了,我来欣赏。
发表于 2018-6-7 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上班前看了一部分,哇塞,这文笔够厉害啊,先膜拜一下!
发表于 2018-6-7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乍一看标题,我以为是写昙花呢哦,待我慢慢读来
问好先生!早上愉快!今天我也起得很早哦,自己表扬一下
发表于 2018-6-7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世间所有的付出,都是需要回报的,只是这种念头被很多人潜藏于身体里,不会示于人前。也或许,需要一个收获回报的契机。孩童是纯粹的,眼神是清亮的。但是成人的世界是混沌的,有很多欲望在喷薄与克制间博弈。所以,能够克制欲望的人就是理性的人。反之,会偏离既定的轨迹。这样的故事在影视剧里很多,可能结局都以分手告终。其实,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又有什么不妥?人这一辈子难道只能爱一个人吗?为什么非要在婚姻的破壳里了此残生?如果一个人只为义务、责任而活,是不是太无趣了!
当然,人们都习惯于常态,若违背了,会有很多人站出来谴责。当唾沫与眼泪齐飞时,总有人败下阵来,所谓的爱情即刻坍塌。不想过多去说文中的这段婚外情,只是婚内的出墙出轨,必定是有一个人不够优秀,不能够及时自省,即使挽留住了婚姻,也只是一个形式,内容是空泛的。

评分

2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千年女妖 发表于 2018-6-7 10:20
世间所有的付出,都是需要回报的,只是这种念头被很多人潜藏于身体里,不会示于人前。也或许,需要一个收获 ...

这篇是我所创作的一个长篇中的一个章节,看看可以独立成篇就简单的涂抹一下发出来了。

文中银果的”选择“基于一个被世人践踏的”恩“字,原本不想使用这种觉醒式的结局,但以婚组成的家庭是一个整体系统,任何一次分割或者说叛逆都会破坏这个系统完整性而祸及最近的人,这是本篇探讨的隐性主题。当感情以婚姻的形式固化后,其合理性正在被年轻一代做不断的修改,居高不下的离婚率就是明证。感情和婚姻是两个概念吗?相信许多人都在思考,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这个问题实在棘手。一百个人会有一百零一种答案。
妖妖的个性具足一个真字,文字和思想因此大放异香,这种散发着烟草味的麻辣味不会雾霾空气,倒还真的能让人耳目一新。
发表于 2018-6-7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很具人性的东西,报恩,以身委蛇于官人,为了心中的男人,女人付出了很多,银果爱男主,可是男主是不是利用了她?虽然男人爱她,但是,在利益面前,他还是看着或着说是助推暗示了银果,去献身。
人性复杂的混合体,祝贺,加分。
发表于 2018-6-7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梦儿 于 2018-6-7 14:37 编辑

故事角度选择好。

因为男主少于事故而富于同情之心的高尚情操打动了女主,女主由此产生了爱慕,这些都真实可信。但因报恩无门,义无反顾地以肉身换取男人事业的成功机会,读来有一点点失真,当然只是一点点。如若在情节设计上选择一个更充分的更可信的素材,当更能动人。

结尾的句子不错,优美而富张力。
发表于 2018-6-7 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休憩花园老师的作品耐读——情、理交缠……最终随缘。
发表于 2018-6-7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厚重的文字,笔力令人赞叹!
发表于 2018-6-7 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作品对人物的内心刻画从容有力,令人叹服。银果这个角色的存在,对于支撑小说,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换句话说,这个人物的光环盖过了其他人的,略显倾斜。不过站在全局看,还是具有一定说服力的。尽管可能有做得“过”了的感觉,然而小说就是一种可以让人感受到现实中的极度残酷或者极度温暖的东西。读者从中感受到人物的个性特色,就蛮好。
发表于 2018-6-7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昙花绽放》看完,写出了要写的东西,情节细节都不错,加分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3 16:03 , Processed in 0.097554 second(s), 3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