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13|回复: 40

[原创] 一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7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夏冰 于 2018-6-7 17:00 编辑

  


  那可能是世上最奇异的情景了。他们集中在操场上,过“六一”。我倚着自行车站在一旁,自行车后架上,一边挂着一个冰棍儿箱。

  此刻,学校负责人在讲话。他慢条斯理,不慌不忙。孩子们有些站不住了,嘁嘁喳喳,交头接耳。天阴着,欲雨未雨的样子。看这情形,我无论是走到哪儿,这冰棍儿也不走快了。

  我们的交集,就是两个月前,我举办的第二次作文培训班上,他们这个五年级班,大部分是我的学员。另外,三、四年级还有几个。现在,我是利用下了班的时间,走村串乡卖冰棍儿。我在县里一家颇具规模的企业车间,三倒班,所以每天有时间做点业余的小买卖,贴补家用。妻子带着四五岁的儿子跟老妈住在村里。工资不足的情况下,我必须想方设法改善生活费用的拮据局面。

  我的心情十分复杂。

  我几次对自己说,走吧,离开这里,赶紧把剩下的冰棍儿卖掉;又拔不动脚。我不由自主,长时间站在这里,倚着冰棍箱,听着他们在校长、老师们的讲话间隙,窃窃私语,并向我投来一丝半点热切的目光。

  很难说我站在他们旁边,没有其他的意思。嗯,如果只是想卖掉冰棍箱里余下的冰棍儿,我完全可以到别的村里。事实是包括他们在内的这个村的孩子们,已经买了我不少冰棍儿了,尽管天气这么不好。那说到底,我依然站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呢?这恐怕一言两语说不明白。是舍不得离开,想看见他们?是想对他们再说点什么?是想听他们说点什么?是想跟他们过一个不同寻常的“六一”?……好像都是;又不全是。我总是按照内心里的感觉做事。从他们看我时热切的眼神可以感觉到,最起码,他们不讨厌我——我这个在他们眼里,集工人、老师、小贩于一身的奇奇怪怪的家伙。面对这个怪人,他们并没有流露出讨厌的意思。

  儿童节,是我曾经的记忆。那时候我还是小学生,每年学校会组织一些活动。拔河、歌咏、团体操……这些比赛,能让我们激动一整天。我们穿白衬衫、蓝裤子,戴着红领巾,一张张笑脸无比灿烂。至今记得有一年,老师“六一”前一天临下学,检点我们穿好过节的衣服时,一个男生冒冒失失的回答:“老师我们知道,白裤蓝衫子!”逗得同学们哄堂大笑。那是专属于我们的童年,我们的节日。虽然有历史的氛围笼罩着,但还是留给我们格外甜蜜的印象。这些印象活生生,鲜灵灵,隔了几十年,一点儿也没有变。记忆里,好像还在昨天。

  嗯,此时此刻,我打量着他们——男孩子们一个个阳光帅气,女孩子们一个个花枝招展,想着自己的曾经,默默地笑了。但是我不敢笑出声。我能站在这里,“陪着”他们,已经是十分的荣幸。

  我看到那个名叫什么霞的女孩,脸蛋儿红扑扑的,每过一会儿,就扭头冲我笑一笑。我记得我结束给他们的作文培训后,那个学期末考试,恰好是母亲给她所在的班监考,母亲回到家来就跟我说,那个什么什么霞,作文写的是你。他们那次的作文题目是《最难忘的一件事》。当时母亲站在她跟前,就看到了她正一笔一划写我给他们作文培训最后一天的情景。作文培训期间,她随同其他同学来我家串过几回门。我们村距离他们村,五六里路。他们走着来,再走着回去。母亲说,她写你写得哭了。我听着母亲的话,心里一动。我装作若无其事,走开了。但是,心潮起伏。我真的不清楚自己当年选择离开学校,走进工厂,是不是明智。一切已经过去,世事不可挽回,多想无益。可是我忍不住要一次又一次作想。

  我还看到,那个在我们作文培训课间,被别的同学冷不防挥后来的羽毛球拍伤了眼睛的女孩,此刻,她看我时,眼眸亮亮的。不知她记得不记得,当时可把我吓坏了,赶紧带她去找医生,等到医生检查完,说没什么事,消消炎就好了,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还看到跟我一起在学校照料孩子们的那位老师的一双儿女,他们看着我时,眼睛也是闪闪发亮,笑意荡漾在脸上。

  ……

  我一一打量着他们,一次又一次想起他们每个人不同的说话腔调和调皮模样,心里默默地笑了。

  为什么还在不停地讲话?“六一”节的大半天,就让孩子们站在操场上一动不动听老师讲话,这也是过节吗?我为孩子们不平,又无可奈何。真的,此时此刻的我,算是什么角色?我根本没有话语权。注视着他们,我不由自主想起童年的自己,想起当年过“六一”时候那快乐的情景。

  于是,阴沉着脸的老天爷就会看到,这个九十年代初的“六一”节,我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站在邻村这所学校的操场上,把差不多一半冰棍儿置之不顾,完全沉浸在一种忘我的境地,呆若木鸡,或若有所思,仿佛被施了什么魔法。

  时间过去二十多年,这一幕依然清晰。

  2018.6.3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7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的那一幕,虽说时隔二十多年,但许多影像却是记忆幽深难以忘怀的。正好在某个特定场景中再次让你回想,可见 这一幕是多么让你挂心。此篇写得实在。

拜读欣赏夏版佳作,问安!
发表于 2018-6-7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时光在炎热的儿童节冷凝,“我”站在这个点上,打通了过去与未来的神念之穴,像要渡劫又似单纯的被定身。
发表于 2018-6-7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把一个简单的场景,反反复复,跟随一种意识来演绎、剖析,表达一种缅怀,一种思考,或者别的什么。应该是新颖的,但个人不是太喜欢。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22: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馨 发表于 2018-6-7 17:50
曾经的那一幕,虽说时隔二十多年,但许多影像却是记忆幽深难以忘怀的。正好在某个特定场景中再次让你回想, ...

嗯,那天忽然想起来这一幕,就提笔记下来几句,后来延展开。谢谢云馨首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6-7 19:59
时光在炎热的儿童节冷凝,“我”站在这个点上,打通了过去与未来的神念之穴,像要渡劫又似单纯的被定身。

真的有些不可思议的意思。问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梦儿 发表于 2018-6-7 21:14
把一个简单的场景,反反复复,跟随一种意识来演绎、剖析,表达一种缅怀,一种思考,或者别的什么。应该是新 ...

嗯,向内,一直向内挖。好像性格内向的人比较合适做这种事。再,我受普鲁斯特那部《追忆逝水年华》影响可能大一些,比较喜欢这类型文本。这纯属萝卜白菜的现象。
发表于 2018-6-8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6-7 22:13
嗯,向内,一直向内挖。好像性格内向的人比较合适做这种事。再,我受普鲁斯特那部《追忆逝水年华》影响可 ...

意识流的东西,是适合在头脑最清醒的早上,泡上一杯清茶,慢慢地看,细细的品。一目十行,晕头涨脑,显然一个字也读不进去,读了也不知所云。昨天就属于后一种情形,尽管我读了两遍。今天早晨,只读了一遍,只读了第一句,就被这样的笔触感染并喜欢了。那个身份“复杂”的“我”,迫于生计,四处奔忙,但在六一这天,在孩子们特殊的节日里,我还是与他们一起沉浸了。不为其它,只为我发自内心地爱着孩子们,孩子们也如此地爱着我。好就是好,一点点善意在孩子们纯洁的心灵中都能投射出波澜。我就这样,在六一这天,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被这样的微波淹死,舍不得离开。为孩子家长们不顾童心的施教方式焚心、担忧。
发表于 2018-6-8 0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6-7 22:13
嗯,向内,一直向内挖。好像性格内向的人比较合适做这种事。再,我受普鲁斯特那部《追忆逝水年华》影响可 ...

《追》只看过翻拍的电影 ,没读过书,所以品不出传说中的好来。但是,感动着这么多人,经岁月淘汰还能让人心动的东西,毕竟是好的,改天一定找原著来看看。
发表于 2018-6-8 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不仅仅是多少年,就是永远。善良会感动别人同时也会感动自己。回忆有意义的事,心里也会年轻。
发表于 2018-6-8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一个培训老师,变成一个卖冰棍的,中国的孩子很难接受这样一个集多角色于一身的人,因为他们从小就接受了尊贵和卑贱的教育,那是格格不入的,他们不能把两个角色融为一体。作者本身也在挣扎。
发表于 2018-6-8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到能理解夏冰老弟当初站在邻村学校操场的心情!
问好夏老弟,喜欢这文!
发表于 2018-6-8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典型的“触景生情”一幕,那“情”很活泛,多线头,百感交集...欣赏“一幕”,太有同感。
发表于 2018-6-8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版,我相信,那一刻,那一个时间段,你老早忘记你当时只是一个小贩,需要凑点生活费补贴家用。
那时的你,已然恢复了老师或者说文人的天性,这就是本质吧。
发表于 2018-6-8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开始回忆童年往事的年龄,感同身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0-19 05:04 , Processed in 0.07604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