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7|回复: 9

[原创] 哦,远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8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家地处丘陵,周围都是小山包,高不过数丈,几分钟就可登顶。若是晴天,视线很好的情况下,可望见一座远山。远山呈弧状,连绵起伏似乎没有尽头。极目眺望,整座山笼罩在绿色的蓬帐中。可以想见,那是无数鸟儿的家。鸟儿在那嬉戏成家,在枝头唱着快乐的歌。

  我早已无数次地登上过小山包,总觉得这过于无趣。心中对远山却有无数的幻想,期望着脚踩登山鞋,持着登山杖,爬上那远山。站在山头望着天空,澄澈得一如镜子,没有任何的污染,没有任何的杂念,胸怀无限放大。似乎惟有这样,人生才有意义。

  我也曾无数次地将这告诉身边的人。玩伴们斜着一双眼睛,以不可思议的目光对着我,那样子,让我想起在动物园里看猴子戏耍的情景。末了,他们拿这件当成笑料,嘲弄了我不下百次。爸爸摸摸我的头,笑笑地不说话,自顾自地又忙起了他的农活。他的腰从没有直起过,纯粹是庄稼的奴隶。村东头的老爷爷一脸慈祥,白花花的胡子好长。他指指远山:“孩子,那太远了。反正从我记事起,我们村子里就没人到过那里。听说那有老虎,专吃人,我劝你还是别有这想法,小心回不来。”回不来三个字被他拉得很多,真吓得我全身冰凉。

  尽管如此,我依旧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想法。我一个人在夕阳西下时,爬上最近的山头,一个人坐在石头上,盯着远山久久地看。时间长了,远山变成了一面旗帜,在风中飒飒起舞;又成了一双手,在遥遥中招呼。这双手还到了梦里,我走进了他的怀抱。他紧紧地抱着我,比母亲的手还温暖,我沉醉在幸福中,不愿醒来。

  十岁,我已长成半大小伙,至少我自己这么认为。这个梦,我已做了五六年。为此,我被玩伴们嘲笑了五六年。又一次,我坐在山包上,心中一刹那像注入了一股力量,仿佛找到了绝对的支撑点,毅然做出决定:我一定要爬上远山,俯看大地,与白云对话。

  我跑回家中,脚步已等不及走。我要精心准备,打场胸有成竹的战争。远山就是敌手,梦想就是武器。我要手持长矛,杀敌于脚下,傲然于世间,让藐视我的伙伴们瞧瞧:“我也是好样的。”

  鞋子是必须的。脚下的破解放鞋在登山的我眼里,如同敝履,若不是需要,它早已被我扔进垃圾堆里,与苍蝇蚊子为伍。我狭隘的思维中,上海回力是好鞋。大人们常常谈起它,说穿得舒服,白白净净,像美丽的女子,格外合脚。就是这句话,铺设了我对回力鞋的无限好感。

  我跑到附近的集市问过,一双正宗的回力鞋二十一元。卖鞋的阿姨一脸骄傲:“这家的鞋穿起来,十年也不会坏。”她的话恰好印证我的猜想。我要买双回家,可钱呢?家里穷,肯定是拿不出来,父亲也不会支持我的宏愿。

  捡废品是个不错的选择,纸张、铁、塑料都是可以。夕阳立在山头,我背着书包,冲刺般地来到附近的垃圾堆,扑天盖地的苍蝇嗡嗡乱飞,如同轰炸机群飞过天空。我管不了这许多,提着手中的塑料袋自顾自地捡,手套是没有的,脏是无所谓的,捡来废品是最根本的。一天下来,也有一、二毛钱。

  废品攒成一堆再去卖。每晚回家,我都将废品积攒到角落里。父亲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我眨巴着眼睛:“老师号召我们勤工助学。”父亲实在,也就相信了我的话。

  每一次去卖,拿到几角甚至一元。我心中的激动不亚于获得巨奖。躲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借着窗前的昏暗光线,将全部的硬币、零钞铺在床铺上,一遍遍地数。每数一遍,心情就格外激动,似乎看到回力鞋离我近了一些,远山也来到了脚下。

  终于,钱攒够了。已经等不及星期,我在放学后就小跑着来到集市上。我估摸着商店的门还没关。可惜事与愿违,那木门已紧紧地关闭。我“咚咚咚”地敲了无数下,没有喊来售货的阿姨,倒惹来了无数好奇的目光。那天,回家的路特别长。

  星期六一大早,我跟爸爸说去找同学玩,却径直走向了集市。我把几日前的事说给售货的阿姨听,她一脸惊讶:“原来是你,别人告诉我,我还纳闷。”因此,阿姨还特地便宜了一元钱,将回力鞋卖给了我。我对阿姨鞠了几躬,抱着鞋子回家。

  回家的路上,我一次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一次次地拿出回力鞋,仔细地摩梭着,似乎那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有了鞋子,干粮是需要准备的。家里的零食有一些,都是农民家里最常见的:炒米片、红薯干、花生等等。我知道母亲藏零食的所在。那是她房间的床底下,有一个巨大的瓮,掀开瓷盖,往里一掏,都是香喷喷的零食。

  我找来一个袋子,悄悄地看着爸妈的动向。等他们离开家去田地里干活时,我蹑手蹑脚地打开他们的房门。果真,一掀开盖子,香气扑鼻,让人根本忍不住不吃一些。我一边吃,一边往袋子里抓。塞得满满的,又原样盖好,钻回自己房间,藏得深深的。为了防止老鼠,我还包了好几层,放在特制的盒子里。有时,我贪吃的欲望袭上心头,但尽量控制自己。因为我有远山,我是有梦想的人。

  时间当然定在假期。幸好,我准备这些的时候已离暑假很近了。看着暑假一天天临近,我似乎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兴奋异常,整夜都在做着爬山的梦。我登上了那头,站在山顶的石头一声大喊:“噢……”群鸟惊动,扑喇喇飞了一群,似乎也在为我伴奏似的。

  我规划了路线,笔直朝着东方。我对书上有关方向的辨识进行了认真的研究,早晨看太阳,雨天看树木,晚上看星星,还有水流……这些都是我的导师。

  我知道,从出发,到行路,至上山,以及回来,大概需要四五天。为了避免爸妈担心,我做了万全的准备,还写了封信留在房间,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我要去爬远山,四五天回,你们不用担心我。为了避免路上寂寞,我还特地约了最好的伙伴,说了我的计划,说了我的行程。他考虑了半天,还是摇摇头。我也不甚在意,毕竟像我这样有着伟大梦想的人,那一定是凤毛麟角。

  放假了,出发就在眼前。头一天晚上,我看了星星,明亮了整个天宇,第二天一定是个大晴天。我站在夜空下,心中像藏着巨大的宝藏。

  已经等不及第二天,爸爸已经站在了我身后。我回头一望,那是一张威严的脸,像严寒的冬天。

  原来伙伴告诉了他爷爷,他爷爷告诉了我爸爸。我的计划被爸爸知晓了。他揪过了我,不分青分皂白一顿揍。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爸爸都是不讲道理的,都是这样的棍棒教育。

  凄厉的哭声夹杂着噼哩啪啦的挨揍声传遍了整个村子。大家都聚拢来,听着这好玩的故事,看着这好玩的笑话。人群中,我看到了我最好的伙伴,他也在一旁笑着,居然露出了酒窝,还有那牙齿。一下子,我忍住了哭泣,心中诅咒了他一百遍。

  零食没收了,信被撕了,那回力鞋,父亲拿走了一月后,又还给了我。我穿着它,在体育课上拼命地跑。

  几个月后,回力鞋破了个洞,细细的线从里面露出来,像狰狞的野兽的毛发。它终究没像售货的阿姨说的那样,可以穿十几年不坏。

  我终究没有踏上那远山,一直至今。

发表于 2018-6-8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能抵达的远方,
仿佛永远无法触摸,却又那么渴望触摸。
为了一次远行,为了一次爬山,为了远方,
选择付出,无需多言,只要抵达。
虽然最终没有成功,最终,远山只能是梦。
朴实无华的叙述,彰显出心中那片山的高大。
 楼主| 发表于 2018-6-8 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甄小竹 发表于 2018-6-8 12:48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能抵达的远方,
仿佛永远无法触摸,却又那么渴望触摸。
为了一次远行,为了一次爬山 ...

谢谢你的欣赏并点评。
人心中都有无数的远山。
发表于 2018-6-8 1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回望的姿态,追忆青春年少时的往事,尤其写通过“勤工俭学”的方式积攒买回力鞋的经过,读来让人心情沉重,但也折射出农村孩子的自食其力、勤劳坚韧等品质。同时,也传达出作者对那一处“远山”的真切情愫。拜读,问好。
发表于 2018-6-9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人的梦想,有时是不——可——告——人的。人长大后,懂得衡量环境了,知道自己局限了,也不再苛责自己的。但是梦想,总是可贵的。文章写得生动流畅,颇有细节,情感饱满,十分真切。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8-6-10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远山的向望,其实是对实现梦想的渴望。有时候,哪怕已做了万全的准备,也往往会在现实面前一败涂地。可是规划过,努力过,毕竟是不一样的。文章很具看点。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6-11 08:11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家地处丘陵,周围都是小山包,高不过数丈,几分钟就可登顶。若是晴天,视线很好的情况下,可望见一座远山。远山呈弧状,连绵起伏似乎没有尽头。极目眺望,整座山笼罩在绿色的蓬帐中。可以想见,那是无数鸟儿的家。鸟儿在那嬉戏成家,在枝头唱着快乐的歌。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彦林 发表于 2018-6-8 15:36
以回望的姿态,追忆青春年少时的往事,尤其写通过“勤工俭学”的方式积攒买回力鞋的经过,读来让人心情沉重 ...

非常感谢你的点评,农人家的孩子就这样。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8-6-9 09:26
一个人的梦想,有时是不——可——告——人的。人长大后,懂得衡量环境了,知道自己局限了,也不再苛责自己 ...

朝着梦想而努力,不管结果,也许这样才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8-6-10 15:25
对远山的向望,其实是对实现梦想的渴望。有时候,哪怕已做了万全的准备,也往往会在现实面前一败涂地。可是 ...

只有努力了,就无悔,感谢你的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20 17:01 , Processed in 0.11075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