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66|回复: 24

[分享] 《中国小说八大罪状》作者:梦亦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9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中国文学史上,没有任何时代像这二十年来这样,在小说上是如此的无耻与失败。于别的文体,这二十年来尚有可圈可点之作,于小说,则是最失败最无耻最黑暗的二十年,这二十年,中国作家们齐心协力将中国小说拉入最平庸的底谷,无任何贡献。因为“现实主义的泛滥”与“现实主义的腐烂”,这二十年的中国小说将被文学史彻底地否定。

二十年来的中国小说,犯下了八宗罪:

罪行之一:将小说理解为故事。二十年来中国小说所有艺术上的失败,都源于这一条:将小说理解成了故事。故事只是小说的一个元素,甚至不是小说的必要元素,从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到孙甘露的《信使之函》,这些有贡献的小说一再说明:故事并不是小说的必要元素。但是,中国作家(这个群体是中国第二大文盲群体,第一大文盲群体是艺术家)们却在这二十年间用一堆堆的垃圾文本一再试图说明:小说就是故事,小说仅仅是故事,小说低于故事。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个莫名其妙的故事:《废都》、《抉择》、《尘埃落定》、《风声》……一本一本的畅销小说都在说明:中国小说,就是一个个巨无霸的垃圾故事。

罪行之二:缺乏良知。二十年来中国小说在精神上的失败:都源处这一条:缺乏良知。中国的作家们(这个群体是既得利益集团中的吹鼓手)是中国历代文人中最没有良知的一个群体,他们只善于为一个个“晚会”唱赞歌、粉饰太平、宣泄性欲,对这百年来的沧桑历史视而不见,对当下的丑恶现实视而不见,他们不知道小说应该是人类良知的体现,有责任对抗极权与丑恶的现实。因为良知的缺乏,让中国小说在艺术上失败的同时,在人类的承担精神上也同样失败,在通往人类真善美的天梯上,没有中国小说的影子。

罪行之三:没有实验精神。八十年代的先锋小说代表着中国作家们最后一次实验的冲动,虽然那一次冲动是借助了西方现代主义与拉美爆炸文学的“兴奋剂”,但毕竟是这百年来中国小说的亮点,并且是最亮的一点:只有在年轻的苏童、余华、格非、孙甘露们的身上,中国小说才偶然地显示了那么一点小说应有的尊严。进入九十年代之后,浮在公众视野中的中国作家们,无任何人显示了哪怕那么一点的实验精神,实验精神在这二十年来的中国作家身上,彻底地消失。于是,中国小说陷入了平庸的万劫不复之中。

罪行之四:得奖成为写作的唯一意图。中国的作家们只知道世界上有三个奖:诺贝尔文学奖(供他们攻击之用)、矛盾文学奖(既得利益集团的作家们的最高奖、也是成为既得利益集团重要BOSS的捷径)、鲁迅文学奖(是尚未“脱贫”的中国作家们迈入既得利益集团的起点),也只知道写作的目的是要得到最后两个奖中的其中一个,写作于中国家作而言是一种“生意”,一种“交易”,写作的目的是什么?得奖!而鲁迅文学奖与矛盾文学奖所鼓励的是什么?是一种平庸的“唯故事是图”的现实主义标准以及“公关”的社会行为。要获得这两个奖,你必须要现实主义,要剔除故事之外的小说元素,要拿钱与权去公关。在获奖为写作唯一意图的前提之下,我们还能指望中国作家们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罪行之五:现实主义一统天下。中国作家们只知道文学有一种主义:现实主义。他们不知道还有现代主义的文学、后现代主义的文学、魔幻现实主义的文学……庞大的中国作家群致力于现实主义小说重复,于是我们的小说现状是“现实主义的泛滥”与“现实主义的腐烂”。不,中国作家甚至不知道什么叫“主义”,而特别清楚“现实”,他们的“现实主义文学”是一种没有“主义”的以“现实”为目的的“文学”。在这种“现实主义文学”一统天下的二十年,中国小说终于死得彻彻底底,死得无知无畏而无耻。

罪行之六:语言意识的缺失。小说是一种语言的艺术,是一种集语言之大成的艺术,是一种用于语言实验的艺术,一个民族语言的成熟与否,体现在小说上。可是,这二十年来的中国小说,语言意识是什么样的呢?答案是:没有任何语言意识。先锋文学之前用“新华体”写小说,先锋文学之后还是用“新华体”写小说,那么多的中国作家,居然没有任何人去致力于语言建设的写作,他们只会消费既有的苍白的现代汉语,只是将语言当作了工具,这是多么可怕的语言态度。一百年来,中国现代汉语尚无任何成熟的迹象,甚至消失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样的质感,真是汉语的耻辱,更是中国作家的耻辱。

罪行之七:文学编辑的无知。众所周知,好的文学编辑必然是好的写作者,是有宽阔阅读视野的有文学良知与原则的鉴定者。但是,中国的文学编辑却是最没有文化的群体之一,他们成为编辑,那是因为他们需要一份工作,并且恰有人脉关系让他们有机会进入杂志与出版社。中国小说的兴衰他们不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市场,认为中国读者都是白痴加弱智,只读懂《故事会》与《知音》级别的小说,于是,他们大力推举的就是这一类的小说。让中国的小说编辑们永远被钉在耻辱柱是的是:在先锋小说之后,唯一一次大型的实验小说文从的策划与推出,不是小说编辑们在做,而是诗人蝼冢在做,他在新世界出版社推出了十卷本的“小说前沿”文库,让年轻一代写实验小说的不为人知的小说家们浮出水面。中国如此多的文学杂志,坚持发表实验文学的只剩下《山花》《花城》等几家,中国如此多的出版社,只有新世界出版实验小说文丛,这并不是中国文学编辑的骄傲。一个失败的作家群体,对应的必然是失败的编辑出版群体。

罪恶之八:小说评论家们的势利。严格说来,中国没有小说评论家,只有小说表扬家。在中国小说表扬家们的笔下,中国每一部小说的艺术成就都可以拿诺贝尔奖,都是人类文学的最高峰,每一部小说都体现了人类最高的良知。中国小说表扬家们的无耻程度,与“新闻联播”有得一比。而这些小说表扬家们,只关注哪些作家的文本呢?一类是出得起大价钱请他们表扬的“成功”的商人,一类是“名家”。这种对金钱与权力的依附,让中国小说表扬家们与作家们一样无耻无知无畏。

中国小说这二十年来的无耻与失败,对汉语所犯下的罪行,是中国作家们的“功劳”,也是编辑、评论家们的“功劳”,在没有“主义”只权衡“现实”的“文学”——“现实主义”泛滥与腐烂的当下,我们有必要宣布:现实主义已经腐烂,中国文学需要新的精神。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9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孙甘露久闻其名,但没读,前些时路过书店,随手翻了他的某篇小说开头,语感极好,和格非的语言有得一比,第一眼就喜欢上了。有时间去借阅。
发表于 2018-6-9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当下小说纸刊,的确是现实主义作品一统天下,这个现象,怎么讲呢,我当初也不解。

现在我想明白了,现实主义以外的小说表现手法,更有技术性或技巧性。其实技巧这东西,是最容易学的,我认为难度不大。但是,现实主义小说,看起来好写,实际上要写好,也不易。现实主义小说更考验一个作家的基本功,考验一个小说家对于现实生活对于现实平庸与平常生活中闪光点的挖掘能力。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9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芳弟的分享!
1.文学创作在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其表现特点,与社会经济状况,政治导向有关;
2.故事既然是小说的一个元素,把小说看成故事的一种表现形式也不为错,至于不把故事当作小说的唯一要素当然可以,但截至现在还不是主流,尽管情节可异化,可简化。
      所以,作者的看法只不过有警示意义而已,无需大惊小怪。
发表于 2018-6-9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分享。
有一定的警示意义,但也不避免偏激片面极端。
发表于 2018-6-9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8-6-9 12:16 编辑

第一,尽管否定了中国小说,但基本认同多数罪状。这些罪状的根源来自小说之外,不是文学艺术本身,是人之罪。
第二,文人,尤其是中国文人,自古为了强调一件事,极尽夸张能事,不惜耸人听闻,致使夸张成为一种常用修辞。
这一篇文,不妨当做一篇没有故事的中国小说吧。
发表于 2018-6-9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凄惨的现状虽有失偏颇,但也不无道理。这样的分享很妙
发表于 2018-6-9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6-9 10:35
第一,尽管否定了中国小说,但基本认同多数罪状。这些罪状的根源来自小说之外,不是文学艺术本身,是人之罪 ...

你不觉得这位作者幼稚吗?在中国,小说走向是政治决定的,你想先锋,也有先锋的能力,但政治不让你先锋,你别说开拓,让你的犁土也粘不到!
发表于 2018-6-9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6-9 10:35
第一,尽管否定了中国小说,但基本认同多数罪状。这些罪状的根源来自小说之外,不是文学艺术本身,是人之罪 ...

前天想给梦游太虚的某篇小说谈点看法,结果中财提醒:因涉及敏感词语,此回复不能发出。
 楼主| 发表于 2018-6-9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只为分享。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砖家。
本砖家分享此文,也不代表同意文中观点。
发表于 2018-6-9 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铁树开花! 于 2018-6-9 23:22 编辑
fonyuan 发表于 2018-6-9 14:27
此文只为分享。文中观点不代表本砖家。
本砖家分享此文,也不代表同意文中观点。

砖家的这个跟帖应该站沙发的。所谓分享就是顾名思义了呗。让大家讨论一下对错与否,大家也可以从中可以理清点东西。问好砖家!加分点赞!
发表于 2018-6-10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好,无论言语措辞如何激烈,但起码让我们能认识到、感受到,甚至可以辨别和理解到一些不曾洞悉的领域。说实话,这八宗罪,我犯其一种,就值得骄傲了!如此想,这类“犯罪”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发表于 2018-6-10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基本赞成,就嫌有点失偏过急
发表于 2018-6-10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6-10 10:26 编辑

其实我个人觉得无论是小说还是散文都是在说事,而事一经人传开来,就成了故事。张爱玲有一本《流言》也有一本《传奇》。此二书,说的也就是这个事了。很赞的一篇文。阅读后能引人深思。问好fonyuan,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8-6-10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估计也是想博眼球吧,全面否定了二十年来作家们的“贡献”,而且还非要批驳的体无完肤才解恨似的!不过第一点的罪行“将小说理解为故事。”大概也只有批驳者自己理解这样再反过来安在别人头上并以此作为第一宗罪,而且一再的罗列“小说就是故事,小说仅仅是故事,小说低于故事……”究竟是谁这样说过?恐怕也只有梦亦菲自己说过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20 17:03 , Processed in 0.09348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