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99|回复: 62

[原创] 美在舌尖无人知的南瓜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1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欧阳梦儿 于 2018-6-12 18:15 编辑

                                  文/欧阳梦儿



 (一)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它,以至于无数次的提笔,却无法成行。心烦意乱的时候,割上几节,拿在手里用指甲细细地撕慢慢地挑,看它由粗笨变得纤巧碧莹,仿若经历了灰姑娘套上水晶鞋的过程。撕的人拼的是耐心与细致,得到的是极致的美味。一根复一根,堆出满满的成就感,心情慢慢平复。

  写到这里,口水已然流出,满嘴都是那种难以形容的清香。这种清香,它不张扬,但绝不寡淡。它甚至是浓郁的,让你一下子满足了味蕾的需要。这种浓郁有别于麻辣酸甜,它如此纯粹,似天然去雕饰的小姑娘,只靠自身的清澈与美好打动你,哪怕只是意念间的轻轻一转,便已满口生津。

  旺盛的生命力,令它身价低贱。它的种子,无论你是有意或者无意,随便扔在一个有些许土壤的角落,它便蓬蓬勃勃,有杆爬杆,无杆匍匐,藤蔓遍地。

  宽大厚实的卵圆形叶片,遍布全身的刺一样坚硬硬的“汗毛”令它长相粗鄙。单调的花朵开成硕大的喇叭,千篇一律的黄。它结出的东西叫南瓜,大的如盆,扁扁平平。长的如葫,奇形怪状。

  我恨南瓜,一年四季,除了冬天,春、夏、秋都有它的参与。节俭的外婆,春炒南瓜丝,夏炖南瓜汤,秋煮南瓜片,无瓜不成席。不过只种了十几窝,那满间满屋的南瓜高得就令人发了愁。

  怎么看都看不出南瓜的好。有时候偷懒,少割了些猪草,想让南瓜充数都是不能。外婆说你都不想吃,怎能让猪天天吃?可见南瓜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连猪都不想吃。玩到天黑,背兜装不满的时候,便弄些南瓜叶充数,三下五下,又快又多。第二天,外婆准会站到猪圈边边看边摇头,说她的猪又被我给整瘦了。我的心便惶惶,想那毛毛糙糙的东西,定是很难下咽,不知尖针一般的毛有没有刺伤猪的嘴巴,或刺一样倒挂在猪肠子里?


  (二)


  外婆早就不再养猪种南瓜,远远地离开那片生她养她让我撒欢的土地。然而对南瓜的厌恶不减,每每看别人对南瓜百吃不厌,十分不解。一日好奇地买来尝尝,一种奇妙的新感觉晃荡于心,让我忍不住得陇望蜀,盼望着春天快些过去,夏天和秋天快点到来。特别是嗜甜的姥爷,糖尿病让他痛苦不堪,唯有这老南瓜的甜能稍慰他渴望甜蜜的心。外婆的“三高”,让南瓜的回归更加理直气壮。

  一日去亲戚家,排骨汤里的一道青菜,让人食欲大开。一点点粉,一点点脆,一点点清香卷裹在骨油的香滑之中,吃多少也不觉得腻,让人啧啧称奇。一问,回答说是南瓜尖和南瓜花,顿时大笑不止。


  后来隔壁来了个湖南人,骑个三轮车早出晚归神秘兮兮,却是去拖那些又老又黄遗留在田间地头的南瓜藤,然后就坐在门前慢条斯里的撕皮抽筋。观察好几天之后,忍无可忍,去问,才知原来是弄来吃的。“疯子!”当时只有这一个词可以形容我的感受。转念一想,生吃猴脑者有之,蒸吃婴儿者有之,高价享用美女水果屎者有之,大嚼蛆虫者有之,人家高兴与猪争食,也便不算什么了。

  邻人不以为怪,只是在中午的时候为我送来一小碗“清炒南瓜藤”。那是怎样了得的刀功啊,那些又老又硬的毛刺刺的藤杆,切成了均匀碎小的颗粒,红色的尖椒与翠绿的青藤,对比鲜明,煞是好看。试着用小勺子盛了一点放入口中,那种遗世独立的清香便溢出唇齿,往人的梦里钻去。

  再回家的时候,就特意绕了远,为的有机会顺手牵藤。好,现在让我们来撕南瓜藤上的筋。看着很容易上手的活儿,直累得我喊手软眼睛疼。切的时候,听着刀与藤拉锯般PK的声音,心里直打鼓。怎么切怎么拍怎么剁都成不了邻人细碎好看的模样,心里先泄了气。炒好一尝,木头一般,纤维凸现。在老妈幸灾乐祸的嘲笑声中,拼命嚼死命吞做出香喷喷的表情,恨气把它吃完,暗暗地却把肠子都悔青,直呼上了邻人的当。


  (三)


  邻人不懂我的心,仍在我面前秀她的美味南瓜藤。忍不住质问出声。为了证明真理与谬论的区别,伊一招一式当面表演操作过程。那一根根南瓜藤在她手里,变戏法似的,老一片片剥落,变成腰身柔软青翠欲滴的娇嫩少女。原来美味不但需要耐心与细心成全,还要有一颗聪慧、技巧的心呢。撕的时候,要趁着那股子新鲜劲。天气大的时候,就要适当浸浸水,保持住藤的鲜活。然后轻轻巧巧地顺势往下拉,才能事半功倍,越用力越不能成事。当然这并不算完,还得翘着兰花指,分别从不同的角度挑出渗进骨肉里伪装成嫩质的青。如果从一个地方下手,“内奸”不但不容易清除干净,反倒把“身子”戳穿,拦腰折断。

  切,并非重要工序。撕完后,还得“顺手”把这些圆筒状的南瓜藤撕成一丝一丝的细条。这就好比把毛线分成几股,你大可以一边看电视饱眼福,一边做这些机械运动。剩下的工作,既便是最差的刀手也能够完成了。

  本以为吃藤也要嫩些为好,其实不然。吃藤以老为最香,太嫩吃到嘴里,香味淡了不说,还没嚼劲儿,有种水水的嫩秧秧的不得劲儿。

  物以稀为贵,既然“下乡”,总要“黑心黑肠”扯上许多,方不枉那点车油钱。剥完放冰箱里,三五日尚可,多几日色变味变,不但浪费时间与精力外加原材料,还会稀里哗啦跑外销。

  于是把多余的部分晒干,搓掉小钢毛,切细煮汤、泡茶。一年后,外婆的”三高“竟然出奇般的好了,外公的糖尿病也得到了控制。偶尔咽喉肿痛,剥下几根,鲜灵灵地浸到清水里,第二日喝下,也是立杆见影。

  那几日,总为朋友的离去哀伤不止,撕着撕着南瓜藤,心里便云淡风清。很多时候,人就像这粗鄙的南瓜藤,只有你真心诚意地走近和了解,方能品味到它的美妙。别人不知它的好,不代表是南瓜藤自己的失败是它本身的不好。有没有人吃南瓜藤不重要,有没有人懂南瓜藤,这才是关键。

  对南瓜藤的热爱与思念,不知不觉演变成了一种味蕾的执著。特别是在青岛游玩被海鲜弄得胃口全无的时候,东张西望做贼一样,随时都想扑到墙上去拽下几根来嚼了就开吃。怎样才能不舍近求远呢?突然灵机一动,再撕的时候,就特意搬一小凳在街边高调表演。上来人西洋把戏一样围观,便兴高彩烈地跟人回应、讲解。有时候还故作正经地来一句:“治癌症啊,不知道么?”听的回数多了,也便信了真。

  于是,市面上真的就陆续出现了叫卖南瓜藤的农民。有事没事,总要鼓动、游说没尝过的人也买上两束,无它,就是想让南瓜藤好吃的理念普及下去,让更多的农民参与到卖南瓜藤的行列中来。

  如今,满大街都是南瓜藤,还从最初花钱都买不着的五元一小束,发展到现在的两元一大束。

  南瓜藤,你不为人知的美,总会遇上懂你的人。



nanguateng_4593246.jpg

nangua_5553662.jpg

11190159_230438610972_2.jpg



                                        2018年6月11日于梅苑

















评分

1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1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草舍煮字 于 2018-6-11 17:50 编辑

谁说无人知?谁说无人知啦?!
我小时候就常吃。南瓜秧和其他瓜秧都吃过,剥掉带刺的皮,切成寸段,合着南瓜花一起炒菜、煮汤。只是要像炒野菜一样,多放一点油,最好是猪油。
哎呀!不可说,不可说,哈喇子流下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6-11 17:44
谁说无人知?谁说无人知啦?!

想一想,“相对论”!

点评

豪哥,夏天沙发多热,难道你不觉得凉席更好。  发表于 2018-6-11 17:58
为了抢占先机,没写完。  发表于 2018-6-11 17:49
发表于 2018-6-11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章写得细,相比于散,细有细的妙处,本文就是!从一个小菜,联想到许多人,许多事,细而不腻,很好!
问好!

点评

你是吃不到葡萄的狐狸。丫头家里有空调。  发表于 2018-6-11 20:26
发表于 2018-6-11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小时候家里小院老妈也会种几颗,但是我和弟弟都小,老爸又经年出差,到了秋天南瓜便像地雷似得,满院都是,我可不喜欢吃了,但老妈喜欢,无法,梦儿的文字去掉青涩,成熟了很多,你咋进步这快呢,是我老了么?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欧阳梦儿 于 2018-6-11 18:04 编辑
草舍煮字 发表于 2018-6-11 17:44
谁说无人知?谁说无人知啦?!
我小时候就常吃。南瓜秧和其他瓜秧都吃过,剥掉带刺的皮,切成寸段,合着南 ...

哈哈,煮字兄抢沙发的身影如在眼前,禁不住就心花怒放。
切段的吃法,还是局限于嫩杆,我这里着重介绍的是老杆。

来来来,为同是知音握上一握。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遗忘之城 发表于 2018-6-11 17:49
这文章写得细,相比于散,细有细的妙处,本文就是!从一个小菜,联想到许多人,许多事,细而不腻,很好!
...

城城好快的手。令人愉悦令人感动。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8-6-11 18:03
记得小时候家里小院老妈也会种几颗,但是我和弟弟都小,老爸又经年出差,到了秋天南瓜便像地雷似得,满院都 ...

有吗?不知道啊。也许,天天跟你们混,不熟也被煮熟。你嘛,也许是瓶颈期,感觉进步小,那才是台阶之上的节奏。
发表于 2018-6-11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些感受。我写在这里与梦儿参考:

    写植物。我曾写过一小段。方法与你的略不同。是写藕的一小段:

     尘世间的欢喜与悲苦是人间之外的“众生”。只是借着现世善歌舞的笔墨成了故事中的“乐神”。

     我一向是痛恨夜叉的。但后来,竟发现夜叉是好的:在地、在天、在虚空的旷野维护着众生界。

       然,佐一杯酒入喉,那香气与音乐却都是那缥缈峰上难以捉摸的隐约了。

      在暗的光里,我再度放纵自己的笔做着自以为是的功课:阿修罗与帝释之间那些天翻地覆妒忌抢夺战,最终的结果是阿修罗王大败。大败后的阿修罗王上天不成,入地不能。无处遁身之际最后只能潜入“藕”的丝孔。

       “藕”的丝孔显然是美的,不然何以能容下那寸寸情怀。然而,我是不擅长切“藕”的。莲藕的切断,大约与 “藕断丝连”这个词有关。而“藕断丝连”非大智者不能悟,岂是由我这愚钝泯顽不灵之心能解的。那纯青的琉璃子、去了苦心的白莲子似乎亦不可轻视。

        试问这世间又有多少昔时因,今日果方能成就此三者呢?

        节气依然照着节气的方式烟云着。

        节气的历本上注明的那几滴水是德行所在。无枯。无像。是龙象了。

     可能我对植物的描写与梦儿你的不同。我虽读不出哪里不同,但能感觉到真的是两种不同的角度。与你一起探讨交流一下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6-11 18:43
有一些感受。我写在这里与梦儿参考:

    写植物。我曾写过一小段。方法与你的略不同。是写藕的一小 ...

小鱼的写法是大智慧,大气魄,梦儿一时半会,也许穷其一生也学不来的。唯有尽力奔跑。谢谢小鱼,非常感谢。
发表于 2018-6-11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俺知道吃南瓜,却不知吃南瓜藤。看了欧阳的文章又长了见识,以后看见南瓜藤了弄点吃吃看,能不能吃出梦儿这水平。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6-11 19:20
俺知道吃南瓜,却不知吃南瓜藤。看了欧阳的文章又长了见识,以后看见南瓜藤了弄点吃吃看,能不能吃出梦儿这 ...

包你忘不了。想想以前竟不知,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又肥又长的藤子。
发表于 2018-6-11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梦儿 发表于 2018-6-11 19:30
包你忘不了。想想以前竟不知,白白浪费了那么多又肥又长的藤子。

丫头啊,藤子主干得留着结南瓜,可能那些偏枝才能揪下来吃。要不就是等待南瓜收获,那时间估计都老得吃不动了。主干真的不知,缘由这里人不咋吃野味菜,所以俺笨笨。
 楼主| 发表于 2018-6-11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6-11 19:48
丫头啊,藤子主干得留着结南瓜,可能那些偏枝才能揪下来吃。要不就是等待南瓜收获,那时间估计都老得吃不 ...

老了更香浓,估计没看仔细。

当然,老得可做外婆的,就不要吃了。

点评

那就成了老外婆瓜藤。嚼起来估计又是一种味道。  发表于 2018-6-11 19:57
发表于 2018-6-11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梦丫头不愧为吃货,看到啥首先想到的便是吃!
这也不能怪梦丫头,连字典里都是这样,比如说到老虎,都不忘解释说肉可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19 19:56 , Processed in 0.15059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