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36|回复: 39

[原创] 海岸槐花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1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岸槐花香

  文/碣石清风

  (一)

  阮家村坐落在大角湾的岸边,过去就是一个人家不多的小渔村,以打渔为生。村里人家大多姓阮,据传说,是水泊梁山阮氏三雄家族落难辗转流落到这里隐居,远离兵荒马乱,远离横征暴敛,白天出海打鱼,夜里上岸蜗居。都说山高皇帝远,海深不闻朝政。虽然生活艰辛日子倒也安稳。改朝换代的变化,历代战火的洗礼,阮家村由一个弹丸之地的小渔村发展成为人口多姓氏杂的大村庄。水向东流大浪淘沙,阮氏家族势力早已不复存在,但盘根错节的姓氏渊源依然在潜移默化地发挥着作用,左右着村政权的历次选举。

  大角湾海岸那片槐林在海水拍岸涛声中展叶开花,白色的花,紫色的花,一嘟噜一串串包裹掩映着绿叶,相互映照,格外生辉。一棵树就如一颗硕大的花冠,花冠与花冠连成一片花海。白的耀眼,紫的绚丽。柔和的阳光,跳跃的涛声,浓郁的的槐花香,五彩斑斓,动静和谐,如诗如画。承包这片槐林的人就是阮村的阮槐花,她是前任书记阮成雄的女儿,一名农大毕业的高才研究生,二十六岁,尚未婚配。

  最近,阮家村出海船队都接二连三地赶回来了,走亲访友的村民也都齐刷刷地赶回来了,就连那些在外打工在外开会的也统统地赶回来了,该回来的都回来了。阮槐花却没有回来!何故?有人惶恐有人笑。

  阮家村的村长换届选举即将开始,这是阮家村头等大事,村长官不大,别看行政级别最小,在阮家村他却最大。三千人口的黎民百姓,农林牧副渔五业俱全的大村,村长必须德才兼备公私分明,谁来当村长,直接关系到家家户户的民生大计。村民不敢小觑,更不敢懈怠。

  半月以来,阮家村沸腾了,街头巷尾茶余饭后,村民无不关注选举,都在物色自己心内的人选。大家议论的焦点人物有三人:阮槐花,高为民,阮海生。三人各有所长,阮槐花呼声最高。高为民是现任村长当然希望连任。阮海生大学毕业回村经营海产品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民营企业家,其父阮鸿瑞是村支委,鼓励儿子竟选村长。阮槐花一直在外忙大角湾槐花蜜的品牌注册与出口销售,很少在村里露面,公司事务全由母亲代理,其母有意无意透露,槐花不会竞选村长,她没有那两把刷子,比他爹差远了,提起丈夫阮成雄,槐花母亲就一阵难过,丈夫为阮家村操了一辈子心,父老乡亲都先后富了,他却撒手走了。槐花才不会走她爹那路,说啥也不让她走她爹那路!她这样想也这样说,但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紧折腾,据说乡里早跟槐花打过招呼,她也答应回来参加选举。

  还有两天就选举了,听说槐花还在国外考察学习。槐花的举动让乡亲们犯琢磨,难道真如其母所说,宁愿自己发财,不愿带领大家致富?

  (二)

  菱花大清早就踏上黄金海滩,她站在经海水冲刷千年的怪石上翘脚盼等日出,奶奶告诉她,“日出时候站在怪石上许愿,灵着呢。”

  菱花来此许愿就是为了替海生求告,希望上苍助他当选。她早已和海生私定了终身。

  此时,红霞托着旭日从海上冉冉升起,金光灿烂。

  菱花虔诚地双手合十祈祷许愿。海浪追逐,涛声滚滚,海天一色,渔帆点点。菱花把目光从海面上收回,跳下怪石披着霞光跋涉在松软而空旷的的沙滩上。身后留下两行深深的脚印。走着走着她的脚步突然快了起来,细细的海沙随着她起落的脚步飞扬。她无心观赏海上日出的旖旎风光,满脑瓜子都是竞选的事。她觉得海生竟选胜算不大。虽然海生父亲是支委,但性格粗暴,为此得罪了一些人,海生本人看是文质彬彬,但不善交际,除了读书就是经商,与村民打交道的时机甚少,人气远不如现任村长高为民。高为民,土生土长,高中辍学养家,父母多病弟妹尚小,老少责任一肩挑,后来参军,退伍回乡务农。出海打过鱼,下田种过地,老书记阮成雄看好他把他培养成村长,阮家村的发展,怎么说呢,高为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财大就气粗,居官一久脾气长。高为民的变化,村民颇有微词,老书记临终前曾有八字嘱咐:不贪不色不忘初心。老书记的话一字千金,当然拥护高为民的村民自然不在少数。这次选举很可能连任。至于阮槐花,菱花一百个放心,她两是闺蜜,她对槐花太了解了,她立志经商不想从政,更重要的是槐花妈绝不允许女儿当村长,她说老头子就是累死的,女儿不能走他的路。她自然不会拉票。菱花想到这里,会心地莞尔一笑。她知道,把槐花拉过来,让槐花再拉拉票,海山就绝对有希望当这个村长,自己就没有白忙活。

  菱花已经越出海滩踏上岸边水泥路。蓝色的大海,阳光满照。路上行人渐多,推车的挑担的,骑电动摩托的,开小车开大车的,车如流水人如潮,海边集市真热闹,菱花一阵感叹,突然一辆奥迪A6鸣着喇叭从身边驶过。他瞟了一眼见是高为民就有些惊异,他来这里干什么?开着A6臭显摆,不会吧?何况这时候?她有点儿好奇就尾随跟了上去。早市人多,大多外村的。擦肩接踵的人群,蜗牛般行进的车辆,水泄不通凝固了似的。这时,高为民推开车门走了下来,双手拢成喇叭状,高声喊道:“乡亲们我有急事,大家让一让,让一让!”

  有的人往边上闪,有的人站住不动,有的返身后瞧,有的认识高为民,有的不认识,一个愣头青反问道:“你谁呀,这么横?”

  高为民心急火燎,“你管我是睡?快让开!”

  “凭什么?”

  “少废话,让开!”

  “你家的地盘?”那小伙子不听邪,摞胳膊挽袖子。“不让!”

  高为民横眉立目,“你说得对,这里就是我的地盘,哪里容得你耍横!”

  “你好大口气,我就耍了,你奈我何?”说着话往前闯,一百个不服气。

  高为民跺脚哼了声,返身一弯腰钻进车内,喊了声,“乡亲们请让让。”启动车子前行,人们早已让开路,只那小伙子拦在路中,高为民手摁喇叭脚踩油门,手脚并用,奥迪擦着小伙子身子冲了过去。那小伙子本能地跳到路旁,骂了声,“操你妈,真敢压?”

  “不是我敢压,是你不敢死。”高为民哈哈一笑驱车扬长而去。

  场面惊险,菱花看得心惊肉跳,谁是谁非?顾不得多想,她盯着奥迪的车影追去。海边早市很大,随势七零八落地摆摊,随意叫卖。菱花终于七拐八拐追到了奥迪车。高为民把车停在了那片槐林边,这里是早市边缘地带,那里停着一辆小四轮,一堆人围车站着,都是村里人,菱花认识。高为民指手画脚地说着什么。菱花躲进槐林偷听偷看着。高为民在给大家发东西,一人五只圆脐大海蟹,这样的海蟹,市场价都在百元以上。高为民拱手对拎着螃蟹走的村民恳请说道:“麻烦大家传个话,十二点以前来者有份。”

  高为民这样做,菱花很气愤,她为海生很是担忧。

  (三)

  高为民紧锣密鼓地跑票,太不自信了。

  海山按兵不动无动于衷,胸有成竹吗?

  槐花至今未归,闷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菱花愤懑困惑焦虑,抓耳挠腮搓手顿足,快要急死了。她觉得自己典型的咸吃萝卜淡操心,想了想又不是,那是什么?有句老话,皇帝不急太监急,对,就是这意思。把自己比作太监又觉得好笑!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后面有人喊她,是阮鸿瑞问她,“看见海生没有?”

  菱花实话实说。

  阮鸿瑞一拍大腿,开口骂了一句儿子“不争气的东西!想玩稳坐钓鱼台,学姜子牙直钩钓鱼?你谁呀你!异想天开。”转而对菱花说,“他当他的甩手东家,咱爷两再努力努力!”

  按计划,阮鸿瑞去老人堆里拉票;菱花到年轻人中拉票。二人分手各奔东西。

  菱花直奔闺蜜枣花家。

  槐花,枣花,菱花被称为阮家村的三朵金花,伙穿衣服,合吃东西,形影不离不分彼

  此。三人中,枣花人缘最好,槐花念书最好,菱花针线活最好。

  枣花家很热闹,传出来一阵欢声笑语。菱花好奇地问,“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屋内人大多噤声不语,有人却掩嘴偷笑。

  枣花附耳对菱花说,“桃色新闻。”

  “谁跟谁呀?”

  “别打听,什么好事?”

  菱花再三追问下,终于知道了真相。前几天的事情了,高为民与三狐狸偷情被从娘家回来的妻子抓了个正着,盛怒之下,直打得三狐狸披头散发地光着屁股满大街跑。

  三个女人一台戏,更何况人还这么多?女人在一起无话不说,三狐狸的狼狈不堪更是让她们兴奋,连说带笑,无所顾忌,荤的素的,香的臭的,夹枪带棒,又吐又骂一起来。

  枣花一转话题说,“这次选举,高为民的村长当不成了。”

  “不一定吧?照样有人选他。”

  “怎不一定?照样有人选他?这得两说着了。”

  “你说的没错,吃人家嘴短拿人家的手短。阮家村贪占便宜的人还少吗?”

  “那五只大海蟹肥实着呢,打开满黄流油,喷喷香。”

  “你们家一定投高为民的票了。”

  “那,哪里呀。”

  “怎还哪里呀?”

  “听我说呀,海蟹没吃完就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为哪般呀?”

  “意见不统一呗。”

  “怎么个不统一?”

  “就我爸的票给高为民,别人都不投他。为这吵起来了,我爸摔了碗。”

  一屋人七嘴八舌地起哄,“哪有你家这样的,吃着人家的螃蟹投别人的票?”

  “你爸还算义气!”

  “吃人家就是嘴短。”

  “这个高为民真不地道。”

  “我家也吃了人家海蟹,竟还都说不投他票。”

  “高为民这海蟹不就白送了?”

  “冤大头!”

  “脚上泡个人走的,活该!”

  三狐狸满大街跑,高为民送海蟹,引发的议论得出的结论是:高为民竞选没戏。用村民的话说,高为民也该到一边凉快凉快去了。

  议论归议论,结果归结果;民意归民意,逆天归逆天;秦桧还有俩相好的,更何况高为民是老书记阮成雄一手培养起来的,不看僧面看佛面也是有的,老书记的影响还是存在的,所以,竞选村长谁能胜出还就真有的一拼。高为民似乎大势已去,已无力回天。

  枣花说,“我感觉槐花有望胜出。”

  菱花眨了眨眼,插嘴说道,“槐花到现在还没回来,她妈早就满村替槐花表态,不当这个村长。”

  有人接口说“真可惜了。”

  枣花说,“管她想不想当,我这一票投她了。”

  “对,投她。”大多人齐声附和。

  菱花有些着急想乘机为海生拉票,话在嘴边却说不出来,公开拉票怎么说也不光彩,就把在嘴边上打转的话咽回去了,连咽了几口吐沫。

  这时,街面上突然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并有人欢呼“槐花回来了!”

  枣花屋里的人拥挤着跑了出去,大远打着招呼,就像多年未见的亲姐妹一般亲热。

  高为民的奥迪A6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菱花问,“高村长把你接回来的?”

  (四)

  槐花满脸倦容一身疲惫。众姐妹欢天喜地拥着她进了家。叽叽喳喳一阵热闹后,槐花说着话,眼睛打着架,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睡着了。众姐妹七手八脚把她扶上床,她竟然昏睡不醒。枣花一挥手,带头轻轻地迈步退了出来。

  菱花悄悄留了下来,她望着疲惫不堪的槐花,心生抱怨,“你呀,说你什么好,干起事来不要命!真是你爸的闺女,一样的秉性。”端详着沉睡的槐花,菱花似乎受了感染,觉得一阵发困眼睛也睁不开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就觉得硌了一下。原来是本厚厚的大书:《世界蜂蜜大全》眼睛立时睁圆,随手一翻,正巧看到阮槐花的《大角湾的槐花蜜》,菱花一阵惊喜,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深情地看着熟睡的阮槐花,不免心潮起伏,一阵感慨,老书记阮成雄走了,她的女儿自己的闺蜜阮槐花成长起来了,多么好的村长人选啊。大势所趋,村长非槐花莫属,就是她了,菱花的思想大转弯,使她为自己曾经的自私而羞愧,为自己的错误想法而悔恨。凭心而论,此次竞选者,阮槐花最优秀,海生差之,高为民最差。其实谁优谁劣,百姓心中有杆秤。按时下风气,谁能胜出?还很难预测。左右选举的因素也会暗流涌动。菱花很爱这块土地,自然希望阮家村快速发展,这就意味着一村之长的重要性,选举不是儿戏,高为民无能连任必须让贤,海生还不具备一村之长的潜质,海生的能力,菱花最清楚不过了,再说他也没有做村长的思想准备,只是其父的一厢情愿而已,她为自己的为海生盲目拉票深感内疚,她望着熟睡的槐花,默念着,“槐花,你该继承父志,完成他的遗愿。”继而在心里呼叫,“海生,对不起了,我这一票只能投给阮槐花了!”

  这时,槐花恰巧醒来,猛地站起展臂伸了个懒腰,“菱花叨咕什么呢?”

  菱花有些惊异,“我心里话她都能听得到?神了!”稍加迟疑,瞪眼说,“,没叨咕呀,你做梦吧?”

  槐花扫了一眼菱花,诡异一笑,“想必是吧?”说着话进了卫生间,稍事洗漱,虽淡妆,却也眉眼清秀,焕发神采,出水芙蓉般靓丽。拎起扔在沙发上的小包包,说了声走就出了门。

  菱花愣在原地未动,槐花回头催促了声,“走啊!”

  菱花依然愣愣地问,“去哪里呀?”

  “看看我妈去,我都离家大半个月多了,我有点不放心,真怕她累着。”

  “好吧,我陪你去。”

  二人说笑着直奔槐树林蜂蜜场而去。

  (五)

  暮色苍茫,花海般的槐树林逐渐被夜色吞没了,空气里却依然飘散着素雅的淡淡芳香。

  槐花和菱花赶到大角湾蜂蜜场门口时,正巧碰上母亲拉着大黄狗巡视槐林回来。槐花喊了声妈,母亲没有理她却附耳对菱花说,“你求大姨的事,大姨办了。”

  菱花知道是拉票的事,咧了咧嘴,欲说无话。是呀,她怎么开口?能说拉了也没用了吗?能说自己改变了主意吗?自己什么人呀!内心一阵羞愧,脸颊一阵发烧。

  槐花见母亲不待见自己,心里发毛更难受,母亲不理睬自己比扇她两巴掌还疼痛。妈妈给菱花办什么事了?菱花怎么没回话?只觉得蹊跷,又不好问。心里七上八下地胡思乱想着。

  母亲突然气呼呼地问,“怎么提前回来了?”

  “回来选举啊。”

  “我不是说让你选举完再回来吗?”

  “为民哥连打三电话让我回来,乡长也是三番五次地催促。”

  “那就不听我的话了?”

  “妈,选举是大事,我能不回来吗?”

  “你还是想当这个村长?”

  “选上就当呗。”

  “别作梦了,选不上的。”

  “妈,你咋这么说?”

  “到时候就知道了。”槐花妈转而对菱花说,“海生有戏,高为民瞎胡闹。”

  “海生没戏,大姨我不希望他当了。”

  “你这丫头咋反悔了?我给他拉了不少票呀!”

  “大姨对不住了,让你白忙活了。”

  “海生那孩子不错哇,比他爸强多了。”

  “不错是不错,但比槐花差多了。”

  “不提她,说她我长气。我去做饭。”一甩袖子进了厨房。

  生气归生气,疼爱归疼爱。槐花妈尽管满肚子火气,还是做了几样可口的菜肴为女儿接风。吃饭时却说,“菱花你吃,大姨专为你做的。”

  槐花暗自好笑,就索性望着菜饭不吃。

  菱花问道,“你怎么不吃呀?”

  “不吃,那是你大姨专为你做的,没我份。”

  “少来,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槐花妈嚷了一句,“菱花别管她,不吃她不饿。”

  槐花知道妈妈真的生气了,就不再硬装,口气变得和缓地说,“妈,你至于吗?还真生气了。”她站起来摇晃着着妈妈的胳膊说,“真没想到妈会发这么大火?女儿不孝,以后全听妈的,消消气,消消气。”

  “我是怕你走你爸的路,若不,才懒得管你。”

  “我爸哪里得罪你了?一说就咬牙切齿的。”

  “你爸扔下咱娘两一撒手就走了,这就得罪了我!我记恨他。”

  “阮家村的人都念他的好。这就是口碑。”槐花为有这样的父亲而自豪,自己一直以父亲为榜样,砥砺前行。

  槐花妈不以为然,她觉得丈夫太不顾家了,为了阮家村的大事小情生生把自己累死了。口碑?可别跟我说口碑,口碑能当钱花当饭吃?

  “妈,这话可别在外面说,挨笑话的。”

  “挨笑话?哪里错了?”

  “荣辱颠倒了。”

  槐花妈有些懵,想了想更懵,觉得说不过孩子们就蛮横说道,“反正我是你妈,我反对你当村长。你要听我的。”

  槐花说“我的傻妈,不是想当就能当的。选上才是。”

  “若选上你呢?”

  “那就当呗!”

  槐花妈狠狠瞪了一眼女儿,“不跟你说了,跟你爸一个样子。”

  海生把菱花叫走了。他对菱花说,“高为民找槐花了吗?”

  “菱花说,“没有哇。”

  “车就在我前面,一拐弯就没了影。”

  槐花母女无话而躺下。辗转反侧,各想心事,久久不能入睡。槐花昏昏沉沉地调过来调过去地似睡非睡,母亲睡沉了,时轻时重的鼾声响起来。

  墙上的时钟敲了三下。槐花轻轻地起来,翘着脚轻轻地出了屋,带上大黄狗走进槐林,坐在那块方石上想着选举的事,大黄狗卧在自己的身旁,头伏在地面听着动静。月光如水,洒在槐林中,那光亮像跳动的碎银闪过来闪过去,她的思维也如碎银般月光跳来跳去。让她感到头疼的是母亲的态度,父亲当了一辈子干部,为阮家村操了一辈子心,殚精竭虑而逝。母亲的苦衷她自然心如明镜,反对自己竞选村长不无道理,母亲宣传自己不竞选可以理解,虽然会失去一定数量的选票,但也无妨。既然高为民不能继承父亲的遗志就该让贤,海生好像也不合适,乡长的意思,希望自己来担这副重担。我还犹豫什么担心什么?父亲未竟的事业谁来完成?责无旁贷,更待何时?如果竞选胜出就该不违天意民心。新时代新里程任重道远,想到这里,猛地站起来,昂首挺胸,精神抖擞地冲出槐林面向大海

  海上出红日,岸边槐花香。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1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个沙发,明儿个好好读。
发表于 2018-6-11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分支持,明儿拜读
发表于 2018-6-11 2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加个分,支持清风先生,明儿在拜读!问候并祝福先生!
发表于 2018-6-12 0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农村题材的东西不好写,就像农村选举不好选一样,这里边最复杂也最有戏,清风老师的这篇以俯瞰式的视角,深入人物内心,通篇乡土气息浓郁,人物形象鲜明,好作品。点赞
发表于 2018-6-12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清风老师这篇乡土乡味,村长改选,海浪涛天。很正能量的小说。成语可以少用,意思一样明了。
发表于 2018-6-12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围绕村干部的选举来展现各种人物和心态,深刻地反映了有知识年青一代的抱负,很有时代感,槐花是这个时代的代表。小说人物饱满,个性鲜活、突出,成功的作品,问候清风先生!
发表于 2018-6-12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来报道,空了来细品老师佳作,老师的文需要好好学习。
发表于 2018-6-12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海岸槐花香》清风老师这篇农村题材的小说,选择的角度,恰如其分。小说人物形像丰满,个性鲜明、心里描写细腻,情节设置推动了故事的发展,时代印迹深化了主题,是一篇佳作。加分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梦儿 发表于 2018-6-11 20:26
坐个沙发,明儿个好好读。

谢谢梦儿首席来访支持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休憩花园 发表于 2018-6-11 21:19
先加分支持,明儿拜读

欢迎来访谢谢支持祝福你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武如 发表于 2018-6-11 22:13
先加个分,支持清风先生,明儿在拜读!问候并祝福先生!

谢谢支持和祝福,不急,不急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休憩花园 发表于 2018-6-12 06:16
农村题材的东西不好写,就像农村选举不好选一样,这里边最复杂也最有戏,清风老师的这篇以俯瞰式的视角,深 ...

谢谢雅评支持祝你佳作不断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欧阳梦儿 发表于 2018-6-12 07:48
清风老师这篇乡土乡味,村长改选,海浪涛天。很正能量的小说。成语可以少用,意思一样明了。

谢谢梦儿美评支持。祝福你
发表于 2018-6-12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开明时代,众望所归,这就是天意民心,违之不祥啊。
力赞老版主又一篇力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20 17:02 , Processed in 0.13266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