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2|回复: 5

[原创] 中篇小说:进京告状(续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2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全体告状队员进入家门之前,都由于爬山越岭而汗如雨下,都说回家头等大事,便是立马洗澡换衣(从这一点意义上看,他们还是有点组织纪律性)。除了洗除一身污垢,把自已还原成地地道道的农民之外,再也不谈进京告状的事了。但所有高尚村的男女却无一例外地一边洗澡,一边就向自己的老婆或老公吹嘘起北京之行的光荣来,甚至还要老婆或老公以给他(她)擦背为代价,要不还不给他(她)说。

  是啊,北京那是多么的神圣,北京的天空那是多么的与别处不同;北京的街道那是多么的宽阔;北京的楼房和人那是多么的漂亮潇洒气派;毛主席纪念堂又是多么的神圣庄严;人民大会堂又是多么的庄严神圣;革命历史展览馆又是多么的让人肃然起敬;天安门又是多么的雄伟壮观;还有许多许多简直都没的说了。必须要说的是天安门广场又是多么的大呀大,大得简直无边无际,要是把他变成水稻田,那每年要收多少水稻,只要有水,那田又是多么的好种,多么的平坦;北京的太阳也比别的地方大得多,红得多。鲜红的大太阳几乎就从广场东边的街道上升起,又从西边的街道上落下,每一棵秧苗都不会少受一粒阳光……还有北京的全聚德板鸭,南京的盐水鸭,山东德州的扒鸡扒鸭,都吃得嘴上流油,油都滴到身上手上裤子上鞋帮上,我的天!这么说,还大亏着村中出了个夏健,让我们告状才有机会上北京呀。啊呀,这辈子去过北京,也不枉顶一世人头了!

  据说有那么一个老婆,先也给老公擦了一会背,但听着听着一生气,就去搲了一瓢虽然有点过时但至少还有八十度的开水往那老公头上一倒。烫得那老公既要大义灭妻,又要老婆照顾着再浇头一盆冷水,就算是正能量愿向恶势力低头了。那老婆先是想试试杀猪泡毛都是用的开水,便在他头上狠狠拽了一大把头毛,才想起不能把毛全都拽落了,以后干那事面对一个光头不好看,便赶忙起身又搲了一瓢冷水。然后说,我要不趁此机会让你痛到骨头里去,你还不会清醒的。你跟高尚大去了一趟北京还有脸回来吹牛。去时,我不在家,事前也不跟我说一声。你可晓得高尚大是个什么人哦?那个高尚大就是个畜牲呐!上高中的时候,他就经常拐带妇女钻树林。还有一次,把人家妇女绑在树上强奸了几个轮回,自己躺在山草丛中睡着了。不想人家妇女光着身上绑在树上,被几个大黄蜂螫得獍唏鬼叫。那蜂子蒲就挂在妇女的头顶上,事先也没看见。都是他爸向人家磕头流血才绕了他。他还好意思,把自己做的好事栽到夏健头上。他是在家混不下去,走到哪家,女人不说话,男人都把他挡在门外。他无路可走才投奔夏健,喝了夏健五年的酒,据说还把夏健老婆搞了。夏健那老婆听说也是个不值钱的货,人也不太精明,夏健也不大在乎,说是有人愿意搞他老婆,等于给他帮忙了。老公便趁此插言,你是不是看着夏健长个小白脸,文乎文乎的,就想给他睡呀?老婆说,你要不要问问夏健,就我这粗手大脚的,他可看得上?看得上,我就贴点小钱给他睡了,这辈子死都值了。老公就“啊哟”一声没了词,老婆就说,你不在家的时候,高尚大几次都要搞我,我不干,他就要搞我们家的女儿了,把我和女儿的衣裳都撕破了好几件。其实我知道,我要是跟他搞上了,女儿以后更要被他糟塌,谁叫我们母女俩都长得不丑。

  那老公一听,先把老婆的头按在盆里喝了不少洗澡水,再起身就要找高尚大报仇。那老婆抬起头,干脆把他的头发趁着开水还有点温度,又拽了一大把毛,说只要他以后别跟高尚大混在一起就行,最好要想个法子把高尚大搞死。哪天我把他引到山林里,等他一上手,你就在他身后一铁棍子把他打死,放山上埋了,鬼都不晓得。老公说,那是划得来,你既和他过了瘾,又杀人灭口了。老婆便和老公一起大笑。

  不过,后来那男人又在外面冷不丁听说,是他老婆,老是纠缠高尚大,并且要把女儿当见面礼,先送给高尚大睡了,自己才好沾点光。她老婆听说也可能是亲眼见过,高尚大那家伙才是真的高尚大。那家伙就像驴子的那家伙一样,就是比驴子那家伙红亮火色些。高尚大也就因为那家伙老作怪,要不真比不夏建有才学些。这老公从此便觉,人生真是无趣,谋人害命没那精气神,单凭高尚大的才貌年龄,配自己的老婆绰绰有余,不如让给他算了。

  也有一家男人,回头也是在盆中洗澡之时,一边吹嘘去北京的光荣,一边还说北京的妓女好漂亮。都说妓女好肮脏,头上生虱子,胯裆长臭虫,一碰就是艾滋病,哪晓得妓女全都是文明礼貌的姑娘,见到我都喊大爷大哥,还老师,比良家妇女有意思多了。引得老婆差点将那一难免与妓女有关的物件给揪了下来。那男人就改口专谈和高尚大一起在北京的种种行为。不想也被那女人好一顿臭骂,你个没良心的,你在杭州找夏健帮忙,白吃白喝他十多天,找了好多活路,你都干不了,还借了他的钱也没屌本事还,还好意思这么跑到北京告人家状。可告成了哉,可有八百万奖金拿给你平分哉,北京可理会你们这些土狗子哉,你去北京的路费算哪个的哉?那高尚大在村中连八十岁老太婆都要奸污。他老婆为什么一分钱不要就离婚出走了哉?因为她知道他就是没出息人,都念过高中了,连胯裆里的一个鸡巴都管不好。也只有你这二百五的货才相信他。男人说,我们一个村长大的,怎么就没听说过他有这德性。那老婆说,这都是丑话,你不跟人家谈家长里短,人家哪会跟你说。那男人叫老婆不要血口喷人,高尚大为人还可以。那老婆说,高尚大是好人,就是强奸你家八十岁老母有功,把你老母亲搞得就像转老还童,还经常给他送吃的,还把他抱在怀里喂奶呢,村里有许多人都在窗户外看见了。就瞒着你一个。看在自家人份上,我这真话没处说,都憋了好多年了。我也就是瞎了眼睛才嫁到你们这个就要搅尾巴村子,迟早还要看到你们这个村是怎么毁灭的,一个个要不痴巴赖呆,要不疯疯癫癫。整一个村也就出了夏健一个聪明人,早早就在西湖买了房子,把风水都换了,再也不用跟这搅尾巴村子里人七扯八拉了。一番话说得那男人垂头丧气,原本很想洗得干干净净和老婆干了快活事,再去把进京告状的荣耀也带老娘高兴一下,这时就赶紧起身换衣,旁敲侧击地问老娘高尚大其人如何。被称八十岁其实也只有七十多岁的老娘说,开始听说高尚大是很不正经,念书不好好念,就晓得老是拐带妇女上山,也是村上有许多混帐女人,就喜欢上山和他捉野鸡。后来,她看高尚大越看越有味,证明人都是有坏也有好的一面。年纪大了的人,就是遇上坏人,也得把他当好人待了,这叫老年栽花莫栽剌了。高尚大还经常给她送些小礼物,还请她看录像,那录像里都是外国人,连衣服也不穿,就是她老眼昏花看不清,也听不到什么声音。高尚大还给她送酒送香烟。她到老能喝上酒抽上烟,都是高尚大的功劳,真是有福了!老鬼死了以后,全靠着他了,他比自己儿子好多了。他每次回来,都到我这来,我也每次都给他带去不少东西,什么腌豆角啊,腌蒜子啊,桃子干啊,杏子干啊,葵花子啊。以前也听说高尚大,在村子里生了许多野种,看来都是人家污蔑他的。他这人其实钟情得很,叫她都叫妈呢。嘿嘿嘿。

  这男人一听老娘这话,便知真是和高尚大有一腿了。他老娘在年轻时就很有风流名,如此看来不是虚言,不知他父亲可曾清楚,要是清楚就更亏了,更怕自已就像父亲。老娘人也长得极标致,虽是七十多岁,看起来也就六十傍边。而他们有一腿,照他老婆的话说,应始于老娘看起来不过五十岁的花甲之年,也就是高尚大离婚之后,还没到杭州之前……于是,这男人从此也消沉了不少,好在高尚大现在才年近五十,给他老娘当姘头,老娘不亏,既得情夫又得孝子。老娘是夏家人,识得些文字,知道武则天到八十岁还弄几个小白脸受活着。老娘不是皇帝,更是有福了。就可惜这人类也太荒诞了些。

  当然,后来的高尚村全都知道,一切都是那个自以为怀才不遇妒嫉贤人的告状大队领袖——高尚大搞的鬼,也就不太作兴高尚大了。但高尚大既是高尚大,是总有能力活得好的,至少他这一次上北京,虽是搭了许多心血和时间,却没搭掉一分钱,还天天在北京的小饭店里喝酒,故宫、长城也都去过。高尚大当然也不怎么会赚钱,家里搞得也不怎么比人家好些,房子还比一般人家差些。他就是善于凭一张破嘴皮和一付坏心眼,往自己脸上贴金子,往别人头上糊狗屎,就活得特别有味道。也可能小人就是比好人聪明才智,一个花招就把八百多人骗疯了,说不定日后还会把全村人骗卖了。这在历史上可能没出现过,在现代中国可能就有了。就亏一个夏健,硬被一个村人搞得狗屁不是。就是得过夏健好处的人,也把夏健说得狗屁不是,因为人家都那么说,不那么说就好像不在理路上。往大里说,就是不合中庸之道,又因为夏健既想成才,也就跟莫言般的不合村庄里的中庸之道。

  后来的高尚大,在老家还很争气的不再占用群众一针一线地独辟溪径地寻访了几个律师事务所,拿出自己的稿本,只管要告夏健抄了他的小说,不再涉及其他。这确实引起了某个律师事务所某个正愁着无处搅眼的律师的兴趣。然而,那律师并非高尚村的人,也就没有高尚村遗传的那么徊徨。他很快在许多论坛上搜到了夏健本人有着十多年以来的十几种稿本,稿本的标题也一直更换。按夏健自已说的,是不想让人等他出书以后能在网上查到他的长篇。但可惜很少有人对其捧场,被捧场的多是女性作家。可见,中国文学论坛上的风气也是十分的恶劣,他们炒的是人不是作品。一旦有人出了好作品,大多不是被欣赏而是被攻击,网络写手也就这么被迫一一走向纸刊,夏健就是其中之一。让律师信服的是,网上的日期是不会伪装的(虽然有些稿本因为论坛网站欠费或有敏感词被政府封闭了),而且夏健也没必要伪装,也不会有人替他伪装,就是在他获得茅盾奖之后,也很少有人去看那部作品,反而有把那作品骂为狗屎的,看来天下人都是一个德性。看那一次次修订稿后面为数不多的回贴,也能感觉到夏健写得很累,很真诚,真诚得恨不得向任何人跪地剖腹掏心请求指点,但指点的人很少,恶搞的人却层出不穷。比如夏健说他要追求语言的狂欢。人家就说一味追求语言的狂欢是没意义的;比如他说他很崇拜卡夫卡,也想超越卡夫卡。人家就说卡夫卡是学不了的,任何人学任何人都不会成功,也没必要,只有成为自己才是最重要,而卡夫卡其实中国是最最要不得的,中国人就是因为他的文章过于晦涩难解,才故意捧着吓唬人的;比如他说他想以后要以后现代手法为主。人家就说先锋派早已沉沦,因为那是一条死路;比如说他说也想以后要放弃当代,而去写历史小说。人家就说写历史小说就是逃避现实,就是不负任何责任地任意胡来;比如他说他很崇拜鲁迅,尤其崇尚鲁迅无人可比的言简意赅。人家就说鲁迅根本不能算是作家,那就是共产党捧出来的标牌,而且早已过时了;比如他说他其实更喜欢王小波。人家就说王小波就是一个被炒过了头的人,他实际上就是死得其所,要不什么都不是;比如他说他要以意识形态为主,因为故事从小看得太多,不觉得再有什么新鲜事了。人家就说小说就是为了写故事,其余的都是走向死胡同了。比如他说他也想专以写故事为主。人家就说小说光写故事是低能的表现;比如说他说他也想以后放弃当代,而去写历史小说。人家就说写历史小说就是逃避现实,就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地任意胡来;比如他说他以后不如也写网络小说骗点钱拉倒。人家就说一个人要是没才华,也只有写点骗钱的垃圾算了……总之,夏健就是无论说什么都有人反对。那些人尽管来自五糊,却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要团结一心打击夏健,联想高尚大的行为就不难看出原因,尽管夏健在网上极尽了谦虚所能事,尽管也有别的人在网上受打击……当然,夏健在诸多论坛中的文章也确实不够成熟,诚如夏健自己说的,他要是自信成熟了,就不上网了。而高尚大拿来的稿本,虽然也有两种,第一种显然是在夏健第十五稿的时候打印出来的,上面只有用钢笔注上的时间,更有着太多的钢笔修订。那显然是高尚大觉得夏健文笔不好,他要改出一种全新的语言。第二种稿本也是打印稿,上面不再有钢笔修订,显然是高尚大已经学会了打字和打印,其文字与夏健的第十六稿有很大出入,但内容还是大同小异,否则也就没的说人家抄袭他了。该律师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终于把高尚大一顿臭骂,如果你再想置我于不仁不义,夏健不告你,我都要告你诽谤了。

  高尚大便从此妖身一变,竟以夏健最知音的研究者身份现身于当地文艺部门,并年年月月时时处处出席县及地区文联作协的会议活动,每次都要向人们大谈夏健的为人处事和性格特征,除了竭力贬损夏健之外(虽然有些话是真有出处)更重要的是要求省政府给他扶基金,好让他有条件写一部《夏健评传》。高尚大说他和夏健是从卵子拖堂灰一起长大的。夏健因为只念过小学,有许多生字生词都是他教的,许多文学理论和哲学思想也是他教的,现在只能说是夏健青出于蓝胜于蓝了。他对夏健熟悉的程度,早已到了只要夏健动个手指头,他都能知道他在想什么的地步。但夏健还是亏在过早获了茅盾奖,又长年在外,也就没机会听到老家人怎样指责他的缺点。他的缺点,本地不识字的人都一清而楚,全国的读者们却以为那是优点。如果他能稍稍听取老百姓,或者只听我一个人的话,他的成就还远不在于此。因为我锈花不咋的,看花论花还是比他强得多。当然,由于我们那个村,一直文化底蕴比较丰厚,人们对他那些过激的种种歪理邪说,也都是很宽容的。我本人也看着他既可怜又可嫌,也都不忍心对他提出指正。比如他说孔子不识字,比如他说宋朝只有秦桧那样做才会有活路,等等。有关如此,诉说不尽,也就不说了,再说下去,他还会指责我们过于偏激,那还是客气,要不还说我们是反革命、反党、反文化、反爱情、反人类。他这种人其实也许本就没什么价值和成就,更因为他那本书,很有可能是抄的,只是被他改了好几稿,人家心中有数却拿不出证据。这人生最苦的,就是受了大冤苦,却无法提供证据,证据必须靠拉帮结伙才可以被提供出来,没有的事都有可能变成证据。他还说做为一个夏健的贴心研究者,他有必要让全世界知道夏健的全部,否则对得起夏健对不起全人类文化。以往学习一个作家,就连他的缺点也一并赞赏地接受了,或者将那缺点掩盖不提,使我们以为所有被称之为伟大的作家都是完美无缺遍体阳光透明的圣人或神人。现在再也不能那么做了,那么做是要误人子弟害人子孙的。我们只有将一个伟人的不足之处彻底解剖至尽,才能更好地引以为鉴,扬长避短。我们要懂得不是正人君子更能写出好文章,万恶不赦的小人更能写出好文章。秦桧就比岳飞的诗写得更好,因为秦桧做人的技巧高明,诗的技巧也就高明,所谓诗如其人文如其人,说的就是这个理。宋朝的诗比之唐朝的诗和今天的诗,也就是一个技巧诗的时代,而岳飞那种人缺心眼的人也就是缺了这个。秦桧的诗就是让李逵那样的人读了,都会感动得哭鼻子。再比如鲁迅,那只是一个在文革中行得通,在这种种外衣已经脱尽的今天,他身上所有的缺点和阴暗萎琐之处都不再让人敬佩,而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大突破。他还说,研究夏健其人,就像研究曹雪芹、屈原、荷马等等。之所以这么说,不是说夏健的成就可比他们,而是说屈原、荷马、曹雪芹,可能都是不存在的,但那些伟大的作品是真实的,必须有人顶个名字,不是张三就得是李四。何况屈原早已是中国诗人的伟大祖宗,是一种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夏健那本书虽然很有可能是另一个有才华的人写的,但那书上已经印着他的名字,即便将来有一天会被证明是抄袭的,也难免那第一版第二版上还印着他们名字。人们不关心作者的真假,只会关心那本书是不是真好。这就像屈原即使不是实有其人,《楚辞》可是一笔一划构成的;荷马可能没有其人,但也没有第二个人能从二千多年的死亡堆里跳出来证明是自己。与其有人从两千多年前的死亡堆里跳出来证明自己是《奥德塞》和《伊里亚特》的作者,也无人相信,不如就假定荷马是真有其人也罢。

  高尚大还说,他最高尚大的地方就是不去努力获奖,也不争取到处发表文章,是因为陶渊明也没努力到处获奖,寒山也没努力发表文章。更因为这个世界文章本就太多了,文章就是一种强加给人民头上的负担。大清王朝就是因文章太多而终于亡国,大宋王朝也就是太重视文章终至毁灭的。至于夏健一共喝过他至少几十顿酒(实际上是他喝了夏健五年的酒,他只请过夏健一次,就那一次,他还狠着脸骂夏健尊崇毛泽东和鲁迅,是过于偏激和顽固),却至今没有为他写上一篇,没说过一句客气话。那些话连每一个只要不孬的农民都会说,夏健却不会说出半句也不肯说,好像说了他就是个俗人,实际上他也因此就是一个浑人。他还说,尽管夏健那人那么不通世故,一根筋,缺心眼,死顽固,我高尚大都毫无怨言,当然,这也是我待人不该那么客气的的过错,所谓请人吃一顿饭是恩,吃十顿饭就是仇人了。至于高尚大之所以没有成为大作家,他在另一个会场解释说,就是他条件不足,其实哪个不想当作家一举成名啊,但他要过日子,老婆不允许他老是写作,要培养儿子才是重中之重(就好像夏健不要培养儿子,或老婆还很支持他写作似的。其实中国最低层,就没有一个人支持老婆或老公写作的,除非两个都是写作的)。他才华无比,没有成名,却能在人间最低处乐知天命,不求名,不求利,就是人格无限高尚的明证,他的名字就叫高尚大!!!他说夏健无论怎么说都是个卑鄙小人,也许在古代,我们中国华民族的文人绝大多数都高风亮节,但这一个时代多是出了稗子了!以至像阿鲁那样抢劫杀人的,像顾城那样杀妻然后自杀的都有了。夏健除了是个卑鄙邪恶小人,更是一个亡命之徒,看来也只有妄命之徒和卑鄙邪恶的小人才能搞好文学了,而且文学已经变成小人争风吃醋的时代了,未来的时代是绝对不允许的,云云。

  这些话在县市级作协会议上都说了好几遍,有时还请来几个没齿老翁老太婆,诉说夏健如何不懂事,居然因为没老婆,就在牛栏里强奸母牛母猪的种种劣行。让全县全地区大多数作家也都对夏健其人其书不屑一顾嗤之以鼻。其中就有好几个人决定,要铺天盖地的采访夏健的老乡和妻子,以便掌握到足够的反面材料,最终写一部只有卑鄙小人和亡命之徒和偏激狂才能写出好书的光辉论著。他们以为高尚大是夏健的朋友,不得不给夏健留些面子,若非如此,还不知要吐露多少见不得人的真话实话。古话说,当地胡椒不辣,月亮总是外地的圆,可别怪本地人不客气了。本地人就是再客气,也绝不可能硬把一泡狗屎包装成金砣的。这其实都因为夏健是个孤儿出生,一直在外也只以苦力营生居然获得茅奖,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本县大多数作者,可都是科班毕业,写作也多有十几二十年,年龄也多有四十五十岁的了。

  事实上,此前,县作协有好几年,都在会议上把夏健作为一个反面教材,说要想不过日子,就以夏健之流为榜样,学着他搞了几十年文学都搞不清作家协会是个什么组织;学着他让家里的房子倒塌,田地都被人占了也不知道;学着他靠老婆偷人养汉为生,自己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只管一门心写那些离经叛道的歪书,连书法修辞标点符号都不会打,写得痛苦不堪罢了,来生都别想出版不说,只要不坐牢都是积了八辈子德了,想让人理解同情和支持,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在中国是决不可能的!!

  有良知的人也听出县作协领导说那话,虽然不叫缺德,但确是有点过于听信谗言了,对于一个潜心写作甚至穷苦打工者是太过火了。再说,那个县的文艺界,几乎无人见过夏健其人其文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再说,这个县自建国以来,就没出过一个像样的作家,充其量只能手捧几个祖上的文豪反复宣传,还无人说得清祖上的几个文豪到底文章如何身世如何人品如何。当然,有良知的人也有对夏健作品十分看好的,只是惊讶自己几十年以来怎么就不知道?要是知道,但凭独具慧眼,好酒好菜几顿,信件电话几次,是否也连扯带拉地跟着上去了!有几个有良知的人,在读过夏健作品之后,也认定如果夏健的人品太低下,不可能写出那么崇高的作品。夏健可是在书中反复对共产党革命,红军长征和毛泽东、鲁迅等极具赞赏感叹怀念,对当下的社会和人性却很有微词。有良知的人还认定,高尚大以及许多反夏健的人实是心胸狭窄所至。但心胸狭窄不是犯罪,是犯罪普通人也管不着,所以必须允许那些心胸狭窄就像疯狗一样乱咬乱叫的人存在着。(8054字)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算以此一篇结束,谁知又拉长了不少,还得再来一篇,但绝不想超过四千字了。虽然写得过瘾,但也太累。如果修订稿还要充塞细节,那也任着性子来吧。
发表于 2018-6-13 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彼岸丛林 发表于 2018-6-12 15:49
原算以此一篇结束,谁知又拉长了不少,还得再来一篇,但绝不想超过四千字了。虽然写得过瘾,但也太累。如果 ...

如果再次修订只能是大幅度的压缩。作者写作过程就像是一个拿手术刀的外科大夫,要一刀见血,直至要害。如若慢慢切割,细细研究,只会让病人痛不欲生……
另外,小说的本意就是虚构,即便是真实的事件,也需要虚构来完成最后的升华。既然这样,那么其中牵涉的一些主要现实事件及人物地名最好也要虚设,不要直来直去,比如北京、天安门、毛主席纪念堂等等。历朝历代一些文学作品涉及的历史性事件也不会直接的表露,只是含蓄,甚至隐去本真。借物而言他是文学创作中常用的手法。如若不然,其作品就很难得到付梓认同!
发表于 2018-6-13 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风范,大手笔,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09: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楠 发表于 2018-6-13 00:48
如果再次修订只能是大幅度的压缩。作者写作过程就像是一个拿手术刀的外科大夫,要一刀见血,直至要害。如 ...

这一篇里关于天安门的描述和赞美,应该是行得通的吧,这是单位纯的农民的口气啊。我就怕在广场静坐喊口号之类,有涉嫌潮流之嫌。请你对此说说。
     我的改稿很难会缩短的,除极少数之外,但句子会缩短精炼,内容却总是不断扩充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童心是 发表于 2018-6-13 06:56
大家风范,大手笔,点赞~~~~

先生可能提些建议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4 01:37 , Processed in 0.07074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