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3|回复: 14

[原创] 小说:镜中(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3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瑕玉 于 2018-6-13 20:27 编辑

微信图片_20180613153344.jpg


     《她生纪事》之—镜中(2)
  一
  晚钟就要来了。盥洗室奶黄的光晕下,飘萍端详着镜中的自己:秀发翩翩,在肩头云堆雾涌,明眸善睐,流波婉转依然多情。镜中之人,依然是美艳不可方物的丽人。
  晚钟如约而至。他端起她递给他的杯,他饮下她为他倒的酒,他抱起她要她抱的人。飘萍在他怀里昂起头来,她看到了二十三年前的王子。百感交集,泪落纷纷。晚钟温情地笑着,抬起一只手掌替她拭去了腮边的泪水。
  “晚钟,我就是想听你亲口告诉我,你是真的永远都爱我吗?”飘萍问。
  晚钟的手轻轻地抚着飘萍的面颊。他没有回答。
  “晚钟,你是觉得我这个年纪还问这样的问题很傻吗?”飘萍又问。
  晚钟的手继续轻轻抚着飘萍的面颊,“是的”,他说。
  飘萍在他怀抱里僵直了身体,“你这是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吗?”
  晚钟不再回答,他把她往自己怀里紧紧地搂住,飘萍发觉他在颤抖。那颤抖,像是一种竭力克制的热烈,又像是一种摇摆不定的犹豫。
  飘萍心中忽然在那一刻感到了索然。像是自己争着抢着当主角演一场戏,戏还没完,主角却有点演不下去。她轻轻地想从他怀里抽身,她觉得有点口渴。几杯红酒怎么喝得口干舌燥?她想喝点橙汁。但晚钟再一次用手臂带紧了她。他继续颤抖,但扳过她的头,看着她的眼睛正面回答她:“我是永远爱你。”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的。飘萍看出来了他想吻她。可是她发现自己这一刻并不那么想迎合。为什么并不呢?那不是自己早就设计好的向往的结局吗?这么一想,飘萍就向着晚钟送上了红唇。
  但晚钟把微微颤抖的手掌盖在飘萍唇上。
  “我要给无忧打个电话。”晚钟忽然说。他的声音已经不颤抖了。
  “给无忧打电话?”飘萍诧异不已,而后就身不由己地迅速抽离了两情相悦的氛围。
  “无忧,我在飘萍这里。我发现,我还是非常爱她,我控制不住,想吻她,我想……”晚钟在给无忧打电话。
  “哦…真的可以吗?嗯,好,那好。”晚钟在继续。
  飘萍已经喝了一杯橙汁,坐在沙发上了。她觉得无趣极了。
  晚钟的电话打完了。他迫不及待扑到沙发上抱住飘萍,迫不及待要吻她。飘萍奋力挣脱了他。
  “你干什么?”飘萍没好气地问。
  “飘萍,无忧已经答应了。我……”
  “答应什么了?表示她理解你还爱着我?答应你可以吻我?和我上床?”飘萍从晚钟身边挣脱开,很不客气地问道。
  就是这样。晚钟说他永远爱她,但他赤诚到要向无忧坦白告知了以后,再来和她寻欢做爱。这不是飘萍想要的结局。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不是赢家。
  二
  羞愤交加。飘萍很久不和无忧及晚钟联系。晚钟也没有主动和她联系。大概是没有向无忧申请吧?有时,飘萍会既嘲弄又恶作剧地想。
  无忧的电话来了。
  “飘萍,来看看他吧……”
  “你以为你是谁?你有权利批准晚钟和我偷情,你也有权利要求我去看望你的丈夫?请问你的大度是什么材料制成的?”飘萍愤怒了,她不能接受无忧的圣母状。
  “你约会他时,晚钟已经得了X癌……”无忧继续在电话里平静地说。
  飘萍如遭雷击。
  如果那次,晚钟不主动向无忧请示能否和自己欢爱,那自己就真的会和他……然后不久之后,看他离开人世。
  想到这里,飘萍手臂上的汗毛竖起了一排。
  “现在他已经卧床了。他昨天和我说,他永远爱你,不知道你最近好不好?”无忧的圣母状还在继续。
  飘萍又一次走近了晚钟。准确地说,是走近了晚钟和无忧。她带着一本《席慕蓉诗集》做力挽乾坤的武器,但还是徒劳地看着晚钟一天天虚弱下去,在家和医院之间来回地辗转,瘦到无人形。
  三
  飘萍有时候依然会觉得无忧的圣母状不够真实。
  有一回,晚钟又一次从医院回家,他疼得厉害。无忧喊着,“飘萍,你快来给晚钟读诗……”飘萍赶紧站到晚钟床边去读诗,她变得对无忧言听计从。而无忧是那个靠在晚钟身边,握着他的手时不时替他拭去额头冷汗的人。飘萍一直读下去,用尽力气激情地读,声音满满而又空空地缭绕在房间里。飘萍有点无计可施。无忧看看晚钟不断冒出冷汗的脸,又替他拭了一把,然后冲着无忧竖起一只叫停的手掌。
  无忧拿出注射器,虽然是第一次,却很老练地给晚钟注射了止痛针。
  这时候,飘萍不能控制地悲从中来。与其说她是被晚秋受病痛折磨的样子震撼了,不如说,她是被无忧彻底的平静震撼了。在她的生命中,好像从来没有过像无忧这种坚硬的平静的能量存在过。
  注射之后,晚钟终于安静地睡了。无忧也长吁了一口气。她洗手,给自己和飘萍各泡了一杯咖啡。
  “无忧,我想问你个问题。”飘萍捧着咖啡说,虽然她觉得自己很龌龊,但还是决定龌龊一回。
  “嗯,你问吧。”
  “上回,就是晚钟给你打电话请示的那回,你已经知道他得病了?”
  “是,我刚得到确诊的消息,他自己不知道,去医院检查也以为是小问题。”
  “我就是想问,如果……那时候,你不知道晚钟得病,就是说,如果那时候,晚钟是个一切正常的人,他是你的丈夫,他问你他可不可以和我…哎,这逻辑不对啊,有哪个想在外面偷情的人会问自己的妻子可不可以啊?”飘萍把自己绕进去了。
  “晚钟会问的。他和我结婚时就答应我的,你可以不爱我,可以爱别人,但我们一定彼此保持坦诚。”
  到底是爱重要,还是坦诚重要呢?飘萍愣了一下。
  “好吧,就算晚钟会问。如果那时候是个一切正常的男人,他打算和我欢好,他问你,你会同意吗?”飘萍问。
  无忧喝了一口咖啡,有点怅惘地笑了一下,又歪头想了一会,然后回答说,“我应该还是会同意的。”
  飘萍把咖啡杯重重地放在茶几上,拍了拍手。她不相信。她想,都这时候了,你还装什么圣母呢?又一想,不管无忧的圣母状是真是假,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撩起她的面纱往里看看呢?她是不是真圣母不知道,但看来自己是真龌龊毫无疑问了。
  “因为,只有我同意了晚钟的请求,你才会拒绝他。”无忧又平静地说,然后喝完了杯子里的咖啡。
  如果无忧拒绝了晚钟的请求,那么,从第一层逻辑就是晚钟不会和自己欢爱。因为,如果他不得到无忧的同意也要和自己欢爱的话,就不必去请求。晚钟请求无忧的同意这种做法本身就会刺激到自己,如果无忧不同意,那就会变相地更刺激到自己,会使自己产生无论如何都要把晚钟拿下的欲念,不顾一切达成和他欢好的目的。在自己已经疯狂的前提下,晚钟是否还把持得住,就很难说了。而只有无忧答应晚钟,那么,要么是晚钟自己忽然觉得惭愧终止,要么就是自己觉得和征得无忧同意后的男人欢爱这件事很恶心——而事实正是如此。
  那以后过了不久,晚钟就死了。
  啼妃2018.6.13
  (注:虽然发稿但不参与加精与计酬谢谢;没有一一回复的习惯见谅谢谢;;另不喜者勿阅,谢谢。)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3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占沙发再学习,逐字逐句地品味
发表于 2018-6-13 17: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篇有关两个女人与一个男人的情感爱情小说,三个小节的情节结构虽然平淡无奇,三个人物的情感纠葛却细腻生动,情爱的向往与克制,言行举止的描写,人物心理的刻画,使得人物血肉丰满立体鲜活。作者写人状物的本领非常人能比。值得我们虚心学习。这是我喜欢瑕玉小说的原因,每次学习都会有收获。以上是学习体会不是点评。
发表于 2018-6-13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着力向内挖掘人物心灵深处的点滴,突破表层的发现,让人物鲜明而立体。圆熟的叙述语言,加强了叙述力度。
倒数第二段中男主名字多处误为“晚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碣石清风 发表于 2018-6-13 17:17
这是一篇有关两个女人与一个男人的情感爱情小说,三个小节的情节结构虽然平淡无奇,三个人物的情感纠葛却细 ...

感谢清风先生分享,请多提宝贵意见。最近没有出过好文章,都是潦草敷衍一周一稿,我很惭愧。文章立意陈旧,也没有好的素材,纯属应付。从这个角度审视自己,甚不纯粹。最近工作也太忙。问好清风先生!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6-13 17:48
着力向内挖掘人物心灵深处的点滴,突破表层的发现,让人物鲜明而立体。圆熟的叙述语言,加强了叙述力度。
...

谢谢夏冰版主指出,已修改。问好!
发表于 2018-6-14 0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6-14 06:03 编辑

从文中读到一个问题“是爱重要,还是坦诚重要?”这个问题一直都是感情上最纠结的难题。在这篇文中各人的立场已经很鲜明:晚钟与无忧认为坦诚重要,飘萍可能觉得爱重要。那么这就意味着飘萍可能为了爱而不坦诚,因此她的爱是不纯粹的。(个人看法)。此其一,其二,晚钟与无忧认为坦诚重要,这也说明了一件事,家是维系他们感情的唯一法码,而家的维系靠的就是彼此的信任——坦诚。

到第二章,“镜中”这个词的意义已经很明显了。镜子是最坦诚的物件,它能够照出你真实的容颜,也能照出人内心的世界。《资治通鉴》就有“揽镜自照”这层意思,也就是借一些事物来观照自己,以便及时纠正自己的缺点。

感谢瑕玉的分享。文章写得很细腻。

另外,想问一下,照片上的人是张国荣哥哥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6: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6-14 06:02
从文中读到一个问题“是爱重要,还是坦诚重要?”这个问题一直都是感情上最纠结的难题。在这篇文中各人的立 ...

是张国荣先生。哥哥是我的偶像。谢谢您的分享!
发表于 2018-6-14 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瑕玉 发表于 2018-6-14 06:26
是张国荣先生。哥哥是我的偶像。谢谢您的分享!

嗯。我也很喜欢张国荣哥哥,他演的《胭脂扣》,曾一度让我着迷。另外,我还喜欢周润发那亦正亦邪的眼神。我也发一篇《胭脂扣》的观影笔记与瑕玉分享。

    《日影飞去,字入水中》

     在同一个地方生活,很自然地会沾染上当地的飞扬:没有骄矜的语言,自由自在叙述方式。因读《胭脂扣》才识得了李碧华。这个精致到能在心尖上开花的女子用精巧的笔触写出那样醉生梦死的故事。而我的偶遇张国荣,却是在一个深夜。

      那个深夜,寂静清冷,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看完电影《胭脂扣》。直至屏幕漆黑,才深吸一口气,硬将眼泪憋回去:那两位如梦如幻月的主演,都已不在人世了。

      不可否认,在海量的电影数据中,《胭脂扣》实在不能算得上是部好片子。它没有繁复的舞台布局,同所有的情感剧一样俗套。但却有精致到细腻的演员演绎构思与几个独特的镜头特写及古韵十足如旧年画的片头。

      整部影片始终围绕着“死而未亡”这个话题,以倒、顺、插叙等表现手法展开了整个故事情节。从镜头特写孤单的如花(梅艳芳)的描眉点唇,到最后陈十二少(张国荣)吞鸦片。再追补镜头如花的离开,留下孤单的陈十二少都再再鲜活地叙述着两颗“死而未亡”的灵魂。这不禁让我想到《鬼语者》:灵魂滞留人间,有未竟之事。

     那两个来自不同环境的生命,从偶然邂逅,到敞开心扉,到逐渐靠近。语言、生活方式都仅仅只能在彼此的爱里面简单地存活:女子来自莺歌燕舞的花楼,男子来自殷实富裕的中产家庭,她仅仅只能在他的爱里面简单存活;而他在对她的爱中,获得慰藉,并懂得珍惜感情,告别似乎是一早就已经注定好的事情。

     且看二人的初相识。张国荣用自己独到的解读方式细细勾画出一个多情儒雅的公子爷形象——先是垂眸,目光淡淡,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女子,继而面部的所有肌肉都舒展开来,双眼微微眯起。待镜头旋转再打上特写时,他已略略侧头,目光里沾上了欣喜,眼神上下轻微移动,最后几乎是目不转睛,嘴角扬起一抹淡不可见的笑意,一句清唱“愁对月华圆”让眼前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粘稠起来。看至此,你已知道,那个人,爱上了。

        一个好的演员确实只需几个镜头、几秒钟、便能成就一段经典。而镜头的特写则成了整部片子某段经典的灵魂。

    从放鞭炮送对联这个镜头看张国荣的定位,也只在短短的一瞬:坐于窗台上,眼神中有着那种特有的看似漫不经心却实足用了真心的神情,两脚悬空,晃动着双腿,居高临下,台词也只用了一个字“放”,那眉梢,那神情,八七年的张国荣已经懂得如何收放自如,不夸张,不矫情,不造作,仿佛是浑然天成地去流露,一出场就是满心的痴情狂恋,连吐气都芬芳醉人。

     影片的最后, “死而未亡”的两颗灵魂的终极相遇、陈十二少满目苍容的自怨自艾、如花缱绻决绝的不管不顾、寂寞黯哑的胭脂盒子,镜头一直跟着,跟着,直至如花径自消失在门洞那头,只留下陈十二少孤独的背影,到此,似说书者将木尺一拍,也只道出一句台词“如花,如花,原谅我”。特写在此处停顿了数秒后又闪回至初时二人初见之场景:女子抬手点脸颊的神情依旧,男子清朗俊雅,眉目带情依旧。

     片子里张国荣饰演的陈十二少始终像隔着玻璃的画,镜头极少,台词不多,夹杂着几个含义不同微笑与沉默。

     回想李碧华的两部作品——《胭脂扣》和《霸王别姬》,都是以张国荣为原型而创作主角的。确实,那样深情清秀的十二少,那样风华绝代的程蝶衣,除了张国荣,还有谁能胜任?!李碧华笔下的精致的美也只有同样精致如玻璃瓷器的张国荣能够配得上。十二少是清水,程蝶衣是毒药,张国荣只轻巧地将二者揉捏撮合,就能酿出这么一坛醉生梦死的陈酒——影像。这些代表着一个人一生的陈酒却也如张国荣般始终沉默。

     影像最终成为这世间唯一可见证的事物,它的好,随着时间的推进,逐渐变得浓厚与醇熟,让许多人在光影中嘘唏直至黯然神伤。

    “如果,如果你还在。”这就是胭脂扣,只假设,不作答。

     胭脂扣,又名Rouge。这场电影里更多的始终是往事。情感带给我们的从来都不是获取,而仅仅是一种长久的回味。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6-14 06:32
嗯。我也很喜欢张国荣哥哥,他演的《胭脂扣》,曾一度让我着迷。另外,我还喜欢周润发那亦正亦邪的眼神。 ...

敢问阁下可是衣上酒痕呢?这帖子非逼人用满20字符,十分别扭……
发表于 2018-6-14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6-14 09:42 编辑
瑕玉 发表于 2018-6-14 09:37
敢问阁下可是衣上酒痕呢?这帖子非逼人用满20字符,十分别扭……

我在Q与博客上曾经用过衣上酒痕这个名。后来发现有人和我同名,就改了。你叫我Sue吧。是“素喜”这个名的“素”字第一个英文字母。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瑕玉 于 2018-6-14 09:46 编辑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6-14 06:32
嗯。我也很喜欢张国荣哥哥,他演的《胭脂扣》,曾一度让我着迷。另外,我还喜欢周润发那亦正亦邪的眼神。 ...

微信图片_20180614094204.jpg


      如果,《胭脂扣》传说中的十二少,他偷生人间是为了唱戏,那么,如花,你便原谅他吧……“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他是夸赞过你浓妆、淡妆、男妆、无妆,情致千千种、才貌双双全的那个人。
  
  很难想象,《胭脂扣》这部电影,如果没有张国荣先生来演十二少,它又会有怎样的风景与风情?名伶若花,女鬼痴心。旧时塘西风月,今日双飞鸳侣。世界何其宽大,无论少了谁,它照样花开蝶舞,照样一圈圈轮回着地老天荒。但,我会记得,很多人都会记得,《胭脂扣》只是十二少的《胭脂扣》,一如《霸王别姬》只是程蝶衣的《霸王别姬》——这些,都是张国荣的,张国荣的程蝶衣和张国荣的十二少——我们的张国荣!
  
  是谁,一袭长衫、眉目如画从倚红楼的楼梯转角含情回眸,撩动了多少芳华女子隐秘的真情痴意?是谁,唇红齿白、气度优容笑得璨若星辰,暗淡了一室俗世寻欢的珠光宝气?是谁,与ta两厢对视,目光温润如烟,口角噙笑如香,缱绻旖旎,欲吻未吻?是谁,声喉未启,已然情动四方,颠倒众生?及至汇聚眼角眉梢的万种风情亮嗓开腔,一句“愁对月华圆”便让男装的如花芳心大乱,亦令举座惊艳……是谁,在浊世中言笑晏晏风度翩翩?是谁,在欢场中深情款款情有独钟?是谁,为了心有所属而甘做干煎石斑?是谁,吊脚坐在高高的窗口,倜傥万千睥睨着碌碌众生?是谁,与如花同睡一张床,共持一杆烟,暖两颗流离心?……
  
  《胭脂扣》中,我永远会记得这些镜头。许多人讲,他是负情的十二少,我说,他是不可代替的十二少。十二少,方是真正的世外如花。
  
  如果说,当初十二少对如花的追求,令如花这孱孱于人世边缘的畸零之人动了井水人家的凡俗幻念,那么,对于十二少来讲,这不过是他终生身处如梦如幻、若即若离情境中的一个优美插曲。如同他身为南北行十二大少,却并不欢喜财帛计算一样,他夜夜行走欢场,却也并不贪恋美色阑珊,因而他给了别人他情有独钟如花的错觉。其实,十二少并不爱如花。他爱的,是他自己抽离现实,活在另一个美好翩跹世界中醉生梦死的情境。他爱的,是与他终生相随,富贵相伴、落拓相依的一味精神鸦片!十二少,是如花从人到鬼痴恋难舍的具象载体,如果非要给十二少的这味精神鸦片也寻到一个确切的落实载体,那绝对不是如花这个人,而是唱戏这件事。
  
  当十二少和如花的交好受到来自家庭的离散阻力时,十二少本人并没有主动为所谓爱情捍卫,出手以卵击石的是如花。两人恩爱地在宁波鸳床上缠绵之后,如花絮叨这些人世烦忧时候,十二少的反应是怎样的呢?他眼神烟波迷离,嘴角轻哼有声,他依旧在属于他自己的戏的世界里,独自末世迤逦。所以,可以说,由头至尾,十二少和如花要走的,就不是同一条路。如花自己走岔了道,还要硬拉上十二少,他不拒绝他,是他天生多情和善良,而非心甘情愿生死相随的爱意。
  
  如花将十二少介绍至华叔处学戏,也只是出于她想与他携手并立,对抗来自家庭、社会阻力,能真正缔结秦晋的入世期盼,然而,十二少的反应,始终是处在如梦似幻的烟雾迷蒙中的。他爱着这一盏烟灯前点燃的万紫千红世界,却于这俗世情爱的争取,实在有心无力。他去华叔处学戏了,连盛饭、敲骨、倒痰盂这样的不堪杂务,他也放下世家公子的身段,一一为师傅去做了。但那不是为如花,是为他自己,为他心头真正所爱的唱戏。十二少初见华叔时,唱的是《胡不归》:“胡啊胡不归,胡啊胡不归,杜鹃啼,声声泣血桃花底,太惨凄,太惨凄,杜鹃啼,堪嗟叹人间今何世……”十二少,是南北行富贵潇洒的世家公子,又得倚红楼头牌阿姑如花如此厚爱,为何于繁华似锦人世作此哀声悲啼?唱《胡不归》时候,十二少一袭玲珑的净白长衫,一张精致的无辜面容,目光含泪泪未落,心中有语语竟休!那侧面棱角的寸寸角角,无不美到让人落泪,也无不悲伤到叫人落泪!如花能明白此刻十二少的心思吗?红唇白面的她,口齿健谈,一脸殷勤,时时关注的不过是华叔的反应而已。
  
  十二少在戏院门口的摊口买了一枚胭脂扣送给如花,并亲手为她戴上,如花因此感动非常。但这并不是情比坚摧的见证,而只是十二少为他这一段与如花有关的如梦如幻情境即将终结表达的良善愧疚之意。一个情难自制的反手拥抱,一声失声的哽咽,其实都是十二少对如花说不出口的话,“如花,你原谅我,你放过自己,也放过我吧……”然而,如花她既然并不能领会,又如何谈得上不放过十二少呢?情重如十二少,又如何能在3811春色未满人间之际,如花以美酒鸦片邀他同赴黄泉时,再做过多的解释呢?这世上,关于爱,有很多种。我并不愿与你携手走这一生红尘,我并不愿与你携手同赴黄泉再塑来世。但这许多不愿,都抵不过这一刻,我并不愿你这个如花的凄凉女子,因为我而伤心地孤单赴死。至此,我们又是否还能轻易斥责十二少的情薄偷生呢?
  
  一枚在时光隧道里转身进退,变得锈迹斑斑的胭脂扣,像一把情锁,锁住了如花前世今生五十几年无法割舍的痴恋,更锁住了从青春年少到耄耋残年的十二少,他恨今生在世为人多烦忧,究竟是谁锁住了他的纯真痴迷和潇洒不羁?那个白发苍苍、老态龙钟、潦倒无穷的十二少,你到哪里,能再寻到他当日半分鲜艳颜色?那踉跄的步伐,那悔恨的呼喊,在幻灭中一幕幕沉渣泛起的伤心,“誓言幻作烟云字,费尽千般心思……”唯有那亮如星辰的一双眼睛,仿佛永不落幕的明星,恒远照耀在天际。那是十二少诚挚的低语,也是哥哥张国荣温暖的眷恋,“如花,你原谅我,我真的爱过你,一如我真的爱过这一场我并不十分中意欢喜的人世……”
  
  所谓灵魂的孤独,是在通常的世界里,茫然沉睡,而在非常的世界里,独自沉醉。仅以此文深情纪念《胭脂扣》十二少郎心如花。
  
  啼妃字于2013/2/1
微信图片_2018061409420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6-14 09:41
我在Q与博客上曾经用过衣上酒痕这个名。后来发现有人和我同名,就改了。你叫我Sue吧。是“素喜”这个名的 ...

Sue,好的,很开心。我要开始工作了,也许下次我们会以其他的方式遇见。
发表于 2018-6-14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瑕玉 发表于 2018-6-14 09:43
如果,《胭脂扣》传说中的十二少,他偷生人间是为了唱戏,那么,如花,你便原谅他吧……“如 ...

     读过。啼妃是你的另一名?

    《胭脂扣》的主题是等待。一个是为了承诺,譬如如花;一个是为了信念,譬如十二少。当影片结束,留在我内心的依然还是那个问题:人死与心死的区别在哪里?十二少没死,他还活着,但我感觉他已经死了;如花死了,但她也活着,因为她的心不死。你写得比我深刻,学习!
发表于 2018-6-14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瑕玉 发表于 2018-6-14 09:45
Sue,好的,很开心。我要开始工作了,也许下次我们会以其他的方式遇见。

  好。没问题。期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4 01:34 , Processed in 0.085542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