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23|回复: 13

[原创] 【短篇小说】枉死凶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4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叶天呈 于 2018-6-21 11:10 编辑

  美佳病了,高烧不退,神智不清,满嘴胡话,学校让她父母把她接回家休养。美佳回到家,在父母精心照顾下,烧是退了,可是神智依旧迷糊,白天黑夜都分不清,整天窝在自己的卧室不肯出来。
  
  美佳是我表妹,我姑姑的独女,掌上明珠一般。姑妈给我打电话时哭了,她说:小雅呀!美佳自小和你要好,有什么事都愿意和你说,你能不能来看看她和她聊聊,看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痴痴傻傻的?
  
  接到电话的当天,我就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回了老家,姑父亲自开车来接我,如此期盼我来,反让我心里沉重,我既不是医生,又不是心理专家,如何能改变美佳的病情?
  
  在车上我问姑父:“怎么没带美佳去看心理医生?”
  
  “看了,问她什么都不开口,催眠都没用,哎!”姑父叹气,我瞧着鬓边都有白发了,比上回见老了许多。
  
  姑姑似乎站在门口等我们多时了,看见我下车,忙迎上去来,一下子拉住了我的手,还没出声,就先落泪。
  
  我拍了拍她的手,微笑着说:“姑妈!我去看看美佳,回头咱们再聊。”
  
  “嗯嗯……”姑妈抹着泪,连连点头,样子让人心酸。
  
  我推开表妹房间的房门时,她正躺在床上,头上蒙着厚厚的棉被,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拉下了蒙住她头的被,她立刻尖叫了一声,双手死死地抓住棉被,要往上拉,我不动声色地加大力度,不让她盖住头,她的尖叫声又起,惊动了姑姑姑父,他们先后闯了进来,惊讶地看着我们无声的撕扯,姑妈刚要张口阻止我,我先她一步喊道:“姑姑姑父你们相信我,就出去……”
  
  姑姑欲言又止,最后被姑父拉走了,并且关上了门。
  
  我们还在撕扯着,谁也没有放弃,最终我胜利了,她松开了手,眼睛里蒙上了水雾。
  
  “美佳……”我轻轻唤她。她没看我,眼神溃散无神,魂不附体的样子。
  
  “美佳……”我又叫,她似乎有了一点反应,身体微微一颤。
  
  “告诉表姐,发生了什么事,表姐会帮你的。”我的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她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里满是陌生,让我大吃一惊,有一种荒诞的想法在我心里滋生,我觉得面前这个人并不是我表妹,也可以说她的灵魂不是我的表妹。
  
  我手臂像是被蛰看一下,缩回了手沉声问道:“你是谁?你把我的表妹怎么了?”
  
  我的话让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可惜没有逃过我的眼睛,我想表妹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那晚我住了下来,我要求和我表妹住一个屋,姑姑姑父没有反对,表妹的房间很大,我睡在沙发上,虽然很软但没床舒服,为了表妹我忍了。
  
  半夜我突然被一阵歌声惊醒,猛然睁开眼睛,表妹安静的躺在床上睡的正香,歌声似乎不是她发出来的,我疑为幻觉,正要闭上眼睛,歌声又起,这一次清清楚楚。
  
  我慢慢站了起来,循着声音走到了洗手间,洗手间的门是虚掩着的,我轻轻推开,那声轻微的吱嘎声,还是惊出了我一身冷汗,我快速按亮了洗手间的灯,啪一声,眼前顿时变得光亮,但很模糊,房间里竟然有很重的雾气。我壮着胆子向里面走了两步,突然感觉有个模糊的影子,在我身边一闪而过,“谁?”我低吼,声音被砰一声关上的门吃掉。
  
  我吃惊的跑到门边,用力去推门,门似乎被锁住了,不管我怎么用力都打不开,我只好用力地去拍门,声音很响,姑姑姑父怎么会听不见?
  
  突然背后一阵冷风吹来,歌声又起,这次就在我的耳边,直觉告诉我背后有人,我快速转过头去,可是雾气更重了,什么也看不清,恍惚间在我一步之遥的地方有个模糊的影子,正在对着镜子梳头,一下一下……
  
  我尖叫着后退,脊背重重地撞在了门上,生疼、生疼的,那个影子慢慢转过头来,我看见一双猩红的眼眸,狠狠地瞪着我:“别多管闲事,她咎由自取。”
  
  这凄厉的声音,让我浑身发冷,禁不住瑟瑟发抖,突然间那个模糊的影子一下子消失了,连雾气也散了。
  
  次日清晨,我带着黑眼圈出现在了姑姑姑父面前,他们非常内疚,姑父说:“小雅,你还是回去吧!这孩子我看是没救了,不行就送精神病院吧!”
  
  “不行……我闺女不是精神病。”姑妈大吼着哭了,哭的我心都碎了。
  
  我略加考虑后说道:“姑姑你别哭,美佳的病是在学校得的,我想去她学校看看。”
  
  姑父一愣,随即说道:“行!这事我支持,你去吧!她们学校我有股份,安排你进去做个实习老师应该没问题,就是要耽误你的时间了。”
  
  我笑了笑说:“这样最好,事不宜迟,我最好现在就出发。”
  
  “好!我打电话。”姑父说完拿起了手机,我起身,正要走时,突然感觉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下意识去寻找,正好看见美佳的房门轻轻合上。她是在偷听我们说话吗?我悄声走过去,推开门,她正要盖好被子,看见我突然闯了进来,双手一抖,瞪大眼睛看向我。
  
  “我也要和你去学校。”她竟然开口说话了,跟在我身后的姑姑差点喜极而泣,扑过去抱住她,心肝宝贝地叫个不停,她硬生生地叫了一声妈,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
  
  我瞧得真真的,只觉得浑身发冷,如果这个身体里的灵魂真不是我的表妹,那我表妹的灵魂去哪里了?
  
  我不敢此时发问,会让姑姑受不了的,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我觉得我这一步迈得方向完全正确,不然她不会突然清醒过来。
  
  姑父要送我们,我没同意,我只要开着姑父的车就行,姑父很慷慨,把车借给了我,千叮万嘱路上小心,我全部用微笑来回答。
  
  车开到半路我停了下来,坐在我身边的美佳愣愣地看着我问:“为什么不走了?”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美佳在哪?”我冷冷地看着她,她的眼神一顿,不悦地说:“我就是美佳,你怎么了,老是疑神疑鬼?”
  
  我没在说什么,继续启动了车子,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到达学校的时间是中午,早有教导主任站在门口迎接我,这都是姑父的面子。这位教导主任是个女人,看上去很严厉。但是对我很客气,我们走在前面,我悄声问她,美佳生病的前后,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她想了想刚要说话,美佳突然从我后面钻了过来,她说:“我先回宿舍楼了,你们聊吧!”
  
  她说回宿舍楼,谁知道她却往外走,而我连忙追上去抓住了她的胳膊,她却突然发了疯似的对我又踢又咬,我不敢还手,怕打伤她,因此身上被她踢了好几下,很疼。
  
  教导主任慌忙找了几位男老师,好半天才把她制服,送到了医疗室,我和教导主任一边走一边聊,她说:“美佳这孩子平时很乖巧,可是前不久她突然变了,性情品行都变了,我找她单独聊了几次,她根本听不进去,而且突然发起狂来,我们只好让她的父母接她回家修养。”
  
  听完教导主任的话,我心里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现在的美佳根本不是我的表妹。可是我要怎么才能把她揪出来?让我表妹恢复正常?这时我想起了我的男友,他曾经和我说他有个亲戚,是个阴阳眼很厉害,我赶紧拿出手机,打给他。
  
  他是第二天早上到的,身后跟着一个其貌不扬的瘸腿老头,他们走近我,我拉了一下男友的胳膊,用眼神问:“这人能行吗?”他给了我一个安慰的眼神,然后很客气地对身后的老头说:“叔!这是我女朋友。”
  
  老头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眼中精光一闪,然后和蔼地笑了笑说:“不错,你小子有福了。”说的男友咧着大嘴笑了起来。
  
  我可笑不出来,我跟着男友一样叫老头:“叔,我还是带你去看看我表妹吧!她下午又发了疯,您给看看。”
  
  他点了点头,但是突然站住,看了看天,然后快速向着医务室相反的地方一瘸一拐地跑去,我和男朋友不放心一前一后跟了过去,他一直跑到学校后面一间废弃的小房门口,指着小房问:“这是什么地方?”
  
  我摇摇头,眉头紧锁不知道这地方和我表妹的病有什么关系。
  
  “找人打开它。”老头严厉的声音不容置疑,我只好找来了教导主任,她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里面都是废弃的教具,乱七八糟的堆着,走进去一股强烈的腐臭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老头走过去,用他的拐棍掀开一面桌子,我看见有一只苍白的手露了出来,我们几人除了老头都发出不同程度的惨叫,教导主任更是浑身颤抖。
  
  我的男友算是最镇定的,他报了警,警察很快来了,封锁了现场,而我表妹在老头凌厉的目光下突然变得安静。
  
  老头的声音不大但是透着威严,他说:“你该走了,冤有头债有主,你不应该霸占别人的身体,会受天谴的。”
  
  表妹没说话,突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凶狠的眼神像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一样,让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老头似乎见劝说无效,从怀里拿出一双银筷子,表妹一见银筷子顿时面露恐惧之色,凄厉地说:“她也不是好人,她明明看见我被拖进了那间废弃的小屋,她却跑开了,不但没报警,还帮着那男同学隐藏,说我失踪不过是偷偷和个有钱男人跑了,这样坏的女人,让她发疯都便宜她了……”表妹的表情越来越疯狂,叫喊声简直是歇斯底里。
  
  老头没等她的话说完,已经出手了,他的手快的不可思议,手中的筷子一下子夹住了表妹的中指,用力一拽,一个黑影被他拽离了表妹的身体,表妹如虚脱般倒在了地上,黑影随即和老头纠缠在一起,黑影的嘴里不时发出恐怖的尖叫,声音越来越凄厉,而我们不知道怎么帮忙早就被吓傻了。
  
  老头与黑影纠缠了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老头的身影渐渐落败,被逼到窗边,黑影不依不饶地扑了上去,老头一伸手,窗帘被他拽了下来,外面正午的阳光一下子照了进来,黑影被照了个正着,她惨叫了一声,浑身起火,瞬间化成了一股腥臭的浓烟,消失殆尽。
  
  表妹是在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她像是睡了一个长觉,对于她身上发生带的事全不知晓,老头对我说:“让她说出实情,害女孩的人不受到惩罚,女孩的灵魂不会安宁,说不上还会出什么样的事。”说完他告辞走了,男朋友要送他回去,一时间都走了,留下我一人心里惶惶的。
  
  美佳开始不肯说出害女孩的男同学,我很惊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保护这个坏人,我很生气第一次用非常严厉的语气对她说:“美佳我告诉你,不管你出于什么理由都不能包庇犯人,这是犯罪你知道吗?”
  
  她似乎听懂了,可是还是不肯说,我气急了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她吃惊地看着我,很是委屈。
  
  “他是我喜欢人。”许久表妹终于开口了,泪流满面的样子惹人怜爱,我伸手把她搂在怀里柔声说:“美佳呀!爱情并不是包容,他犯了罪,杀了人,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就算你包庇他一次,下一次他再犯,你怎么办?”
  
  美佳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吭吭哧哧说出了那个男生的名字。他被抓住时我特意去看了一眼,长得很帅,不知道怎么会干出强奸杀人的罪行。
  
  表妹最后还是被接回了家,休学了一年,后来转到了别的学校,虽然她看上去还和以前一样,但是笑容少了很多,她告诉我她老做恶梦,老是感觉有人在她背后盯着她,她怀疑那个女孩还是不肯放过她,可是我知道那个女孩已经被我男朋友的叔叔超度了,她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觉,纯属良心不安。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4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老虎与小鱼 于 2018-6-14 09:55 编辑

飞刀,又见飞刀!天使的功夫!这一个也可以拍成电影。让我想到的是《午夜凶铃》。只不过《午夜凶铃》是用影像与声音来传递恶灵人的意念,达到控制的目的。这篇不是。总觉得不过瘾,因为环境氛围的渲染还不够(指的是环境描写)。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虎与小鱼 发表于 2018-6-14 09:39
飞刀,又见飞刀!天使的功夫!这一个也可以拍成电影。让我想到的是《午夜凶铃》。只不过《午夜凶铃》是用影 ...

感谢小鱼老师的指导,敬茶!
发表于 2018-6-15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妈妈呀。原来这么漂亮的天使写这么恐怖的小说,吓死我了
发表于 2018-6-16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天使这篇,文笔老辣,构局精美。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莹莹子期 发表于 2018-6-15 16:35
妈妈呀。原来这么漂亮的天使写这么恐怖的小说,吓死我了

抱歉子期,别怕,别怕!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慕容彬 发表于 2018-6-16 07:33
喜欢天使这篇,文笔老辣,构局精美。

感谢慕容老师点评!敬茶!
发表于 2018-6-16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类型的作品我看得很少,或许网络小说比较流行。就小说本身来说,叙事与氛围营构见特色,能够吸引人一直读下去。不过感觉给人的想象空间还是欠缺了一些。
发表于 2018-6-16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提读,加分支持。叙事很有特色,祝好远握!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6-16 09:22
这类型的作品我看得很少,或许网络小说比较流行。就小说本身来说,叙事与氛围营构见特色,能够吸引人一直读 ...

感谢夏老师指导,希望夏老师多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相子 发表于 2018-6-16 12:05
先提读,加分支持。叙事很有特色,祝好远握!

感谢五相子老师加分支持,敬茶!
发表于 2018-6-17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天使 发表于 2018-6-17 09:25
感谢夏老师指导,希望夏老师多批评!

不客气的,咱一起学习提高。
发表于 2018-6-18 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本就玄幻,但万变不离其宗,万千事终归逃不出一个因字。这个领域很应该深入,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休憩花园 发表于 2018-6-18 10:18
人生本就玄幻,但万变不离其宗,万千事终归逃不出一个因字。这个领域很应该深入,期待。

感谢花园老师欣赏,敬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20 14:59 , Processed in 0.12828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