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2|回复: 4

[原创] 【中篇小说】进京告状(续十一,尾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4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叶天呈 于 2018-6-21 11:09 编辑

       据说后来,这些进京告状大队队员们真地吃了不少苦。最早吃苦的是在北京旅馆里发明通奸的人,但吃苦最多的却是有那么一批告状大队成员,因为再次返身进京,一时缺票,就去找票贩子买到了黑龙江。要是一定要买到北京就得在车站熬上一夜,还要钱吃饭,而提前上黑龙江的车,就是车票贵了一倍以上,也可以在北京下车,两比似乎划算。只是他们太累,以至在车上全都睡着了。有几个没睡着的,眼睛瞪着车外,也没认出哪是哪,因为所有的城市都相似,所有的农村也都差不多。

  当他们下车出站后,就被一辆大客车在车站广场上把他们接住了。他们也说明了要去天安门广场,车上也有几个人说明了这就是去天安门广场的专车,如果错过这一班车,就得等五六个小时了。他们宁肯把时间都花在北京,绝不肯花在那心理上都不肯接受的地方哪怕半个小时。他们就上了车,就五六个小时后,就整一辆公交车清一色的青壮男人就被开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煤矿洞里去了。但那煤矿洞好像不是黑龙江管辖之地,而是什么三国或多国交界处也未可知。知的就是车上那几个负责的都是中国人种,说的也都是中国话,而且远比告状大队成员们说的标准好听。好听的话听过之后,整一车告状大队成员们,就得拿起铁锨、铁镐、铁锹、煤箩,乍看就像是保尔柯察金们坐火车遇上大雪,所有乘客都必须下车铲雪一样,以至有许多告状大队队员,还以为是此去天安门广场的某个隧道塌了方。好听的话一开始是说,地方有难,八方支援,请好心的各位帮忙挖上一天煤,他们也会付出一天一百元工资,然后就送他们去天安门。第二天却说,一天解决不了问题,还请帮忙挖一天,工资一道算。第三天又说两天解决不了问题,还要请他们再挖一天,三天工资一道算。第四天,负责人说,上头一时没钱,急于要走的人可以先走,工资回头一道算,反正这地方跑不掉;不急于要走的人,可以再挖一天两天,工资回头一道算。也因为有人很贪于这挖煤的工资听起来不菲,便存心把告状之事交给高尚大他们,就一天一天挖了下去。终于有人提出质疑,负责人也终于说,你们怎么还没明白?所谓倒霉倒霉,这都被卖到煤矿里了,不就是倒了霉嘛,要是能马上自由,不就不叫倒霉了嘛。再说你们这也不算太倒霉烂,还有饭吃,那解放前血战台儿庄那会,中国有几十万农民,都被日本人捉着去日本挖煤,挖了十几年才得以回国。那大作家邓友梅就是从日本煤矿中挖过来的,要不以他的才华还有谁比得上么?还有那共产党、国民党,包括日本士兵,一场战争都死了多少人啊,那可都是爹娘父母生的有血有肉的优秀儿女啊,啊呀妈呀!还有那当代股票市场上,有多少真诚的聪明的贫穷的发愤图强的废寝忘食的刻苦学习的,都把心血不知给谁输送光了,到了活着比死了还难受啊,啊呀妈呀!你们这都是小儿科了。再说你们都还年轻力壮,怎么就那么心疼自己的力气?力气就像井水一样,用了再有有了再用的嘛!要是动不动就提工资,不就太小气了嘛?这不就是为人民服务嘛,不就是不为人民不为国家也为天地良心嘛,啊呀妈呀!人有时就是要被动地听凭天意嘛,要是叫你们主动牺牲你们不肯嘛?你们要是整一车老弱病残的,就是花钱买车票来旅游,我们也不要你们到这来见天日的啊,我们这里的天日可比别地的天日值钱多了,啊呀妈呀!

  于是,这些进京告状的勇士们,不但得不到一分钱工资,还老要饿肚子,以至这些进京告状的还必须给工头们拍马屁说好话,才有可能获得一顿好口味或请个病假的权利,否则,一提生病什么的,不但不准休息还会挨打。有几个忍受不了的人联手出逃,结果有的触电死于铁丝网上,有的被乱棒打死,然后可能就被埋了。也有几个人就在煤矿中和负责人对打,虽把负责人打破了头,也差点死去,但自己也很快就被打断了腿打断了胳膊和胁骨。除了煤矿上有会打的工头或铁丝电网之外,还有许电棒和十几条大狼狗。仅那伸着巨大舌头的狼狗就是不叫不咬,就已让人害怕。仅那雄性的伸出来的巨大鲜红有如燃烧的狗鞭,都像利刀一样可以捅死人,让人感觉着无论嘴巴或屁眼都要分外小心。 那些被打死或没被打死的人,也恐怕不是被活埋,就是被喂狼狗了。当然,是否有政府人员来过,挖煤的人也不知道;政府有关人员就是来了,怕也不知道地底下还运动着一大批活人冤鬼。直到最后煤矿开完,又因为煤矿中埋有不少告状大队成员,那煤矿就天意地塌了,告状大队成员们也就被获准回家。回家之前还得抄写许多揭露自己杀过人强奸过妇女的文字,并写下具体地方具体时间,就是说要把故事编得圆一点,编得足以让警察抓捕让法院判决……就这样,还真体现了煤矿头子们的用心良苦,要不把他们全都堵死在煤矿里,有谁知晓?

  挖煤矿的告状大队队员回到家,已是三年之后,虽也立马还了农民本色,只是个个脸如枯树皮胡子拖胸口,就像赤日炎炎的盛夏一眨眼就到了大雪纷飞的寒冬。有那曾经自吹一晚上干了老婆七八次也没感到腰酸的人,都患上了严重的腰肩盘突出,再也不能干体力活了;有那原本自认要是有条件写作就一定会超过夏健的人,都已变得不再识字;有那原本是色情狂的人,再怎么跟他谈女人屁股大屁股小,他都没反应了,并且再也不肯提及告状之事,还敬佩万恶的骗子们是真有本事,也真也不容易,甚至还有一番贴心话,让他们彻底开了窍。骗子头头之一就对他们说过,你们那个夏健同志,我们是不能也没机会对他下手,因为他是在北京,除北京之外怕是任何城市都保护不了他。要不就他那种只会读书写书的二货,我们早就把他骗卖了。就是把他卖着明天当猪杀,也保证今天晚上他还会帮我们数钱,还生怕数得太慢而脸红。这世上没有比书呆子更好骗的了,我们就是把他们身上的器官都骗卖了,他还得在写作时尽量装着没怨言,因为有怨言就证明心胸狭窄,这是写文章的大忌。其实在北京我们也能很快找到他,只怕弄不好会暴露你们在我们这挖过煤矿的事实,要是把我们搞得怎么着,你们都是天下最好的一班人,也于心不忍。你们在我们这都吃过不少苦,我们也是心中有数的,我们对你们照顾不周,也请你们原谅。所谓盗也有道,就是我们对不该赚的钱也坚决不赚,甚至还会施舍。你们之所以到我们这来受苦,也可能是你们前生对我们做了缺德事,这一生是来还我们的。所以,你们凡事要动脑子,对任何事件,都要看出他的两面性,不能光怪骗子坏。所谓世上三百六十行,每一行都得有人做,这叫世态平衡。所谓行行出状元,我们还远远未到状元的程度,充其量就是混一碗饭吃一下的小骗子,要是没人上当我们也不能总是怨天尤人。我们一年到头到处行骗,也就直到骗上你们才发了一笔小财。煤的利润向来不高,不比金矿银矿,你们也不是不晓得。就这一笔小财,还得感谢你们都是好人,要是跟梅里美小说《塔芒戈》那样为非作歹地把我们杀了,我们也只有到阴曹里发财去了。我们的愿望并不太高,也不能太高,高高者易折嘛。要是我们不用骗也能赚大钱,我们也乐意,可哪有那么好的事呢?所以我们骗完这一笔就准备再也不骗了。真心感谢你们的合作,让我们得以洗心革面。我们决定到时候也会修公路造桥梁积点阴德,能入党就尽量入党。你们相信么?我们说不定比你们还善良呢,我们都是见个花朵被风吹落都会流泪的人,我们一提到孤儿寡母被人欺就会血脉贲胀。我们都是爹娘父母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身上到处都闪耀着人性的光辉。我们骗钱也是用心极其良苦,都是为了养父母养子女,让子女上大学,以便他们再也不用行骗。我们也是被逼的,就跟你们被逼才会进京告状一样。想我们年轻时也都想着要做毛主席接班人,要把红旗插遍全世界,哪轮上我们呢?说到底,你们遇上我们都是三生有幸了,你们要是诚心拜我们为师并能通过我们的考试,并被骗子大队长认定有着一定骗子天赋的话,我们就会把你们培训成不折不扣的新一代骗子手。我们其实不光会骗还会偷,不相信的话我们可以从你们身边一过,保证你们的钱包就到我们手上了,你们要有所发觉,那钱包就会转到另一人手上了。除此我们还个个会武功,一般非武林高手,五六个对我们一个也难的,这一点你们其中有不少人早已领教过。你们只要取我们的考试通过,就再也不用挖煤抬筐种地下田了。这叫担天下大任者,就必须饿其饥肤,累其筋骨,苦其心志。不过,骗术也就跟文学创作一样确实需要天赋的。当然,也是可以后生的,就像人生来不一定都坏,碰巧被坏人一教就坏了,说不定还能成为一个好骗子。好骗子就是要不管到哪里,说话做事都被人喊好,甚至可以骗取一个国家甚至几千年历史。就像诸葛亮,没胆量自荐于曹操,就去蛊惑那个大傻逼刘备,但他能否得以善终,就看他个人的造化了,天下事都同此理,我们更不例外。当然,你们一定要想学做骗子,最好还要让家里寄来一些学费。如果我们肯教你们,你们就会胜过上任何大学学会任何学问和本领的。天下没有比骗术更有用的学问了。你看我们把你们骗到这里,让你们乖乖挖了三年煤,却不用付出一分钱,就足以证明我们的高明,共产党也没这么大的本事,你们相信吧?再说你们要是剃头上山,当了和尚,把老婆子女都送给别人,还要年年月月念经拜佛,不拿一分钱还要老受清规戒律的鞭笞,我们还偶尔让你们喝了几杯酒,吃过几次大排,抽过几包烟,甚至还偶尔派上几个小妓女直接来煤洞里陪你们睡过吧?你们都把那些白生生白亮亮的小妓女睡得浑身比非洲黑人还黑,你们都还记忆犹新吧?你们的老婆也还在家替你们把守空房,有共产党政府管着,没人赖你们的吧?

  有关以上所述,虽然有点不伦不类,但由进京告状的勇士变成了煤矿工人的村民们全都表示相信,并连连点头说骗子们真有本事,骗子们高明,骗子们万岁!也情愿让家里寄来学费,但不知需要多少学费才行。当然,村民们不是当面叫骗子为骗子,而是叫他们领导。但是,骗子们经过协商后,认为不能再让他们家里寄学费过来,因为没付他们多少工钱,还让他们家里破费实在不好意思了。但招他们为学员的事,只能等着后会有期了。相信不远的将来,他们会请他们来工作,那他们就不用光干活不拿钱,而是会跟他们一样拿工资而且分红了。就是说他们要正当经营煤矿或者金矿铜矿或成立什么别的公司了,所有非法的,只要有了钱都会变成合法的,这一点不言自明。至于有个别未成家的小青年,愿意继续留学深造,也就免费了。

  最后的最后,骗子们还教了他们一条锦襄妙计。那就是乡亲们此后再去北京,不要告状,而是要给夏健送礼。比如买一只老母鸡,再弄些家乡特产,甚至把老婆洗得干净点,把好衣服穿着裹着,也带到北京,就说老婆想和夏健说点体己话,就让他们在小房间里过上一段时间,然后再让老婆反客为主地下厨烧点家乡口味,和夏健一起吃着喝着。千万别说此来北京的目的,只说自己曾经如何的有眼不识泰山,后来又是多么地崇拜夏健,就是把老婆杀了腌了全都送给夏健下酒,都难表真心崇拜之情。为的是要夏健主动开口,还装着不晓得有多老实的三缄其口,才终于被逼无奈似地向夏健开口借钱。要尽量借得多点,再把借改为投资,最好拟出具体投资计划,要把夏健的钱列为股份,然后好分红。然后,就溜之乎也,永不回家了。然后,夏健若要写出你是个不好的人,你就在底层十倍百倍地逢人就说他是个人渣。而夏健在老家本就比狗屎还臭,而非老家人本就不知夏健的底细,加上还有外国人来访,就能让他臭遍全世界,就跟隋炀帝一样,永生永世别想翻头了。而夏健要想更上一层楼,就还得夹着尾巴做人,不敢乱写一个字。你们看莫言敢写国家政府领导的坏话,都不敢乱写家乡一个人的坏话。就算写了半句坏话,还得回家拎上两瓶酒,赔礼道歉,否则他都别想活着离开故乡。这个时代最大的好处就是,虽到哪个车站都会遭遇检查,但还没有任何仪器可以查出人的坏心眼,只要不带刀不带枪,就可纵横世界。以后要是夏健和你们顶头打碰躲不掉,就表示一定还债,请他放一百二十四个心,就说现在正处亏损,没的还,然后就将电话换了。考虑夏健总会忙着写作,过几年他就老了,过几年就忘了那笔钱了。干嘛要告状呢?

  于是,除了有几小青年留学骗子中专门深造骗术之外,也有几个村民一回家就当真开始了向夏健行骗的勾当。他们认准夏健好骗,因为夏健才是这个村中最老实最好说话的好人,说他缺德是大家都这么说惯了,改不过来了,夏健也就这么成了坏人的代名词。如果夏健真是坏人,村民就谁也不敢乱说了。

  当然,还有几个人,也不知是在北京,还在从北京或从煤矿回家的路上,彻底消失了,过了好多年,也未见回来。(4806字,总71598字)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到此,这个中篇算初稿完成,共有71598字,完全超出我的意外,应是到目前为止,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到此,这个中篇算是初稿完成,共有71598字,完全超出我的意料,应是到目前为止,我的最长的中篇了,而且一气呵成,而且料知到修改时,根据我的习惯,还会增加一万字,同时也会减除一些累赘。我有暂时的满足。
     这个中篇,我在两年前就隐约有了构思,但却没信心动笔,怕以自己的能力根本不能完成。因为那种不合常情的文字,又非要写得句句合理,有上有下,语法逻辑通顺,真非易事。
发表于 2018-6-16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来欣赏先生的大作。感觉到了先生的笔力。不过有的地方叙事嫌拖沓,有的地方则叙事匆促了些,最关键是,怎样让读者能紧紧看下来。这个需要把握叙述语气和节奏。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6-16 09:31
来欣赏先生的大作。感觉到了先生的笔力。不过有的地方叙事嫌拖沓,有的地方则叙事匆促了些,最关键是,怎样 ...

写得太仓促,不过,我有能力将他打磨好,但不是现在,因为一部小说若能一气呵成,就证明他代表了自己许多感受,剩下的就是文章本身的功夫了。日后可能费时还要超过初稿的时间。多谢点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8-20 17:03 , Processed in 0.08511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