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2|回复: 14

[原创] 由庙房到套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4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wmi06 于 2018-6-19 21:09 编辑

                                                              由庙房到套房
                                       
壹、本主庙神龛是我的宿舍

       住房的变迁也是人类进步和进化的一部历史,同时也是鹤庆教育发展的一面镜子。1983年7月我从大理师范毕业,被教育局分配到六合乡金塘村小,这里离六合街不过三公里山路,在当时来说应该也算占尽了地理优势了,毕竟属于六合村委会,可校舍还是比较简陋。金塘村小座落在金塘村子的西北角,是由这个村子的本主庙改成的。尽管有些破败,但还是有围墙大门。正西面有三间平房,是老师的宿舍 ,虽然有些简陋狭小外,也被前任老师在墙壁和天花板上糊上了旧报纸,在当时来说,也算有一间像模像样的卧室了,床就靠最西边墙上。正北面是供奉大老爷神龛的地方,是教室兼老师厨房。那些课桌凳也是用几根木头板子钉在一起不能活动的架子,因为是整架连在一起的,我们称之为——火车头。一至三年级面西而坐,二年级面东而坐。黑板是用两根树权竖着,再按上一块有些歪钭的用粗糙板子钉成的门板,然后用墨汁涂黑便成了用来上课的所谓黑板。

        一开始和村里人也没有处熟,因此跟村里人接触也少。慢慢地就跟村里的人处熟了,他们便有些恐怖地问我,晚上睡觉有没有见什么东西?我有些不解。但那人又不明说,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好老实告诉他我什么也没有见。后来经过了解我才知道那个人是问我的床正好就搭在二郎神神位牌的地方,因为人们天天在那里顶礼膜拜,以为肯定会二郎神显灵,晚上出来捣乱的。一面我为那位好心人的提醒而感动,他们心目中老师的地位是至高无尚的,关心老师是不是被鬼影响了。另一方面我也觉得肩上的担子太沉重了,我要让他们的下一代不要这么愚昧了,只对神灵一味的盲拜,那只有害了自己。

      不过从那以后,刚吹灭带灯罩的煤油灯,我心里也不免会有无名的恐惧感。这些神灵会不会责怪我占用了他们的神位呢。时间一长也没有什么响动,心里便淡忘了。

贰、 生产队仓库是我的教室

      1985年9月我又被调到六合、松桂、金墩三个乡镇交界的上木禾村小,这里更为偏远,条件也异常艰苦。那时还有供应粮,需从六合粮点打了32斤国家供应的口粮,人背是不现实的,那只好请当地有骡马的人家到六合街赶街驮上来。学校在小村子中间的一个山坡上,那时候刚刚包产到户不久,这所学校原来是生产队时候的打场。正南面是生产队时候的仓房,是用来当教室用的,西面也是三间仓房,隔出来当老师宿舍和厨房。大门已经歪斜,围墙有些已经坍塌,正上课,有时候放猪,放牛的还跑到学校院子里赶猪赶牛。那时就下决心跟村里商量,要把围墙和大门重新修葺一下,这哪像所学校。可我到上级部门跑了好几趟,都回答现在没有校舍修缮资金,可以发动群众捐工献料解决一下。刚刚改革开放,家家户户只能勉强维持生计,那顾得上学校里的闲事,只好作罢。在那仓库教室里上课也是受尽了折腾,主要是七八月下雨,上课可就遭殃了。外面下大雨,教室里面就下小雨,有时候要搬课桌来避雨。因为原来是仓库,没有留窗子,早上天亮了好一阵子,教室里都看不清楚字。没办法,只好让学生在院子里一直读书,读到太阳出来,教室里有光亮,这时才进教室上课。一到下雨,不仅教室里下着小雨,宿舍里也是通天漏底,需顾完了教室,再跑到宿舍里将被子床单搬到没有淋雨的地方。方能放心上课,否则淋湿了行李铺盖,晚上就惨了。

      后来实在住不成,只好硬着头皮到各家各户去说服,全村人终于肯捐工献料,驮了砂子,弄点石灰,重新翻盖了学生用的由仓库改成的教室和漏雨成灾的老师住的宿舍。这才让学生在雨天安心上课,老师也才放心教学。否则天一变学生也怕下雨,老师也怕淋雨。都不安心,如何能学好知识,上好课呢。

叁、  四面出水苏式楼板房卧室

     艰苦的日子,自然有艰苦日子的欢乐。那时个个都穷,日子都差不多,攀比也不严重。能把肚子填饱,身上不露皮面肉也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1989年我又调到了松桂镇龙珠小学,龙珠小学地处漾弓江边一个由河水冲击而成的山间小坝子。由于出产好,气候是河谷气候,慢慢地就演变成了一个人稠地密的村子。学校自然条件比起六合的那村小要好一点,可老师宿舍的条件也没有什么大的改观。那所旧学校依然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本主庙,大门一进去是旧时遗留下来的戏台,开始那几年连个像样的厕所都没有,师生上厕所也非常简陋。也许那个时候的人对克服种种困难已经习以为常了。我宿舍也就在苏式建筑的正中间的中楼上,而且也就是随便用捐工献料得来的楼板隔榨成的,一间与一间之间缝隙也大,大概也就只有9个平米左右,能有一张用学生用来上课的凳子搭成的床睡一睡已经觉得很不错了。如果要是谈点恋爱,也有可能会相互影响。可那时候的人似乎大家都非常大度,都非常相互体谅,也没有因为相互干扰而有矛盾或者有意见的。

      电影还是稀物的时候,我那间宿舍由于正对着学校大门口的古戏台。村里放电影也没有什么公共场所,一般就到学校里放电影。四面八方的年轻人就打着电筒,由四山头赶到龙珠小学来看电影。我们也就把宿舍的窗子打开,那银幕就挂在戏台上,窗子打开就正对着银幕,看电影真是方便极了,和看现在的大屏幕电视也就差不多,现在回想起来也还觉得非常有趣呢。

      1993年到了新窝小学,宿舍是夹在教室中间的隔音室。好在那时候还年轻,也不怕吵闹。有时候就是两边教室的老师在上课,一只耳朵听一边,也觉得怪有趣的。有人形容注意力不集中为左耳进右耳出,可我那时听同事讲课是两只耳朵一起听。

      到了1994年9月我调到了三庄初级中学,也还是四面出水的苏式建筑瓦房。学生宿舍在下面,老师宿舍就在学生宿舍上面。一到学生熄灯了,老师在上面住,连走路也要练习走猫步。否则白天上课学生打瞌睡,肯定学生就责怪老师晚上影响自己睡眠了。

      1996年丽江“2.3”大地震,我住的那间宿舍山墙倒了,宿舍也大曝光了。好在地震正好在寒假期间,否则没有伤着也会吓人一大跳的。

       后来也新建了教师宿舍楼,可还是苏式建筑的四面出水的有走栏的砖木结构的房子。有一次西部大开发的一个领导小组下来调研,有一位女性官员就打趣地说:“像你们这种隔壁打个鼾都相互影响的房子,连谈个恋爱也不方便。”

     确实那样的房子隔音太差了,有时失眠了,那就真正变成了“听级干部”了。左右两边的耳朵,可以享受两间临近宿舍的鼾声交响乐了。就是到了2007年我下到松桂初级中学,这种听交响乐的厅级干部待遇也没有得到真正改变。后来开始了学校大范围的“校安工程”启动,大笔大笔的资金下来,眼看着很多学校都旧貌换新颜了,我想大部分老师的宿舍也应该更新换代升级了吧。

肆、 平顶洋楼一厅一卫一厨二居室

      2010年9月鹤庆县资源整合后,我们三庄初级中学,松桂初级中学,西邑初级中学三个初级中学被合并到鹤庆第二中学。刚开始那几年,教师宿舍紧张外,连学生宿舍也非常拥挤。国家加大投入先后建了一栋教学大楼两栋学生宿舍大楼。尽管有一旧一新两栋教师宿舍楼,也因为学校规模有了很大的发展,有一半以上的教师还是没有住处,不得不到外面松桂街上租借地税所的大楼居住。不过我自己还分到了一小套平顶洋楼袖珍宿舍,尽管比较袖珍。只有十多个平米,但也有小阳台、小卧室、小客厅、小卫生间。就像人们说的那样:“麻雀虽小,肝胆俱全。”其它的老师也是,虽然住在校外,有时上课有些不方便,可也不用住在八十年代捐工献料建的D级危房了,那种D级危房不是老师影响学生,就是学生影响老师,现在这个样子教师的身心也得到了一定的释放。

      常言道:“安居才能乐业。”我们从事三十多年的山区教育教学工作,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小天地。我的袖珍宿舍温暖而可人,有时为了赶某个教案,我要当当夜猫子,也不用担心开灯太长,影响学生休息。有时候我也在某个没有课的早晨,睡个懒觉,给自己心灵放个假,也没有其它人的干扰了。

      以前一到学期末,人就变得烦躁不安。现在搬到这个袖珍宿舍里,感觉好多了。那个袖珍宿舍,冬天也会从阳台照进来暖暖的阳光,夏天也通风透气,物件也不会发霉。关键的是,大多数时候我太累了想休息,可以安静地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阵子。这就促以安放我疲惫的灵魂了。

    后来县委政府又决定在鹤庆二中建一幢公租房共有40套,一幢廉租房共有20套,到2014年4月份,公租房和廉租房都建成了。原来在地税住的老师也终于摆脱了在校外居住的种种不便利,全部教师都搬进学校居住,一方面有利于学生的管理,另一方面教师也减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校园内一片喜气洋洋,原来没有宿舍的大多数教师,如今都可以搬到新的宿舍里了。

     我也分到了一套一厅一厨一卫二居室的房子。看着宽敞明亮的这套房子,不知怎的,我突然想起我已经过世了十多年的双亲。以前我心里总有个愿望,就是期望把我双亲从农村接出来享几年清福,可过去连我自己的住处都成问题,不要说接双亲出来跟我享福了。现在终于熬到头了,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且有空余的房子了,可他们都先后离我而去了。真应验了那句古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真是人世间最让人心痛的事了。

      走进这套一厅一厨一卫二居室的房子,真的是感受颇多。尽管山区教师的工作条件,生活条件还不尽人意,但我们已经感受到我们的生活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变化,鹤庆的教育有了很大的发展,相信鹤庆明天的教育会比这一厅一厨一卫二居室还要敞亮温馨。
发表于 2018-6-14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坐沙发,稍后品读。
发表于 2018-6-14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这套一厅一厨一卫二居室的房子,真的是感受颇多。尽管山区教师的工作条件,生活条件还不尽人意,但我们已经感受到我们的生活实实在在地发生了变化,鹤庆的教育有了很大的发展,相信鹤庆明天的教育会比这一厅一厨一卫二居室还要敞亮温馨。
欣赏佳作,遥祝问好!祝创作愉快!
发表于 2018-6-15 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文章很好,请按常规编辑一下,就完美了。问好。
发表于 2018-6-15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细数作为教师工作者在时代中的住所变迁,不同时空阶段,具象的描述,给人留下年代感的深切记忆。同时也折射出时代的进步和变化,凸显出山村教育的改善和发展!欣赏,问好。
请作者按要求排好版式。
发表于 2018-6-16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很写实,把自己的住房史一路写来,有辛酸,也有趣味,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住房了,却依然有着遗憾。
欣赏!问好!
请注意一下排版格式,段首空两格,若是原创首发,请加版权。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8-6-14 19:35
先坐沙发,稍后品读。

谢谢阅读!希望提出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邓仲祥 发表于 2018-6-14 20:47
走进这套一厅一厨一卫二居室的房子,真的是感受颇多。尽管山区教师的工作条件,生活条件还不尽人意,但我们 ...

谢谢邓先生的评论。希望多提出修改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8-6-15 10:10
细数作为教师工作者在时代中的住所变迁,不同时空阶段,具象的描述,给人留下年代感的深切记忆。同时也折射 ...

已经用了修改,用得不是很熟悉。谢谢提醒!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夜昙花 发表于 2018-6-16 21:29
文章很写实,把自己的住房史一路写来,有辛酸,也有趣味,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住房了,却依然有着遗憾。
欣 ...

重新修改了,也加了版权。
发表于 2018-6-19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小居室反映的是社会的缩影时代的变迁,生活越来越好了,可惜双亲走得早了没等到这一天。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晓妮 发表于 2018-6-19 21:29
这小居室反映的是社会的缩影时代的变迁,生活越来越好了,可惜双亲走得早了没等到这一天。

是好,很是遗憾。没有让他们享点清福。
发表于 2018-6-20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
06文友不容易,乡下这么艰苦,看来, 还应该是贫困地区的-贫困村小、初中。
这样的文本,读了叫人心疼、沉重。可能,许许多多的中国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文笔朴实,看得出文友是个好人,无怨无悔的。欣赏,赞一个!
希望你多多保重!

比我50年以前,读小学还要贫苦。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川媚的精华,一定努力写更好的作品!
 楼主| 发表于 2018-6-21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MLMC 发表于 2018-6-20 13:51
问好!
06文友不容易,乡下这么艰苦,看来, 还应该是贫困地区的-贫困村小、初中。
这样的文本,读了 ...

是的。云贵高原的山沟沟里头生存异常艰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24 01:34 , Processed in 0.08222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