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96|回复: 8

[原创] 给攀二狗子索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4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贩 于 2018-6-14 19:52 编辑

    攀二狗子是我主人,我是和他相依为命,住在他下铺十年的兄弟——水牛。
  十年前,攀二狗子用两头大肥猪把我换到他的家,这充分说明,攀二狗子对我的看中已超出那两头大肥猪。为此,我在心里非常感激攀二狗子,既而毫无怨言地帮他犁地、耕田。那时,我的兄弟攀二狗子刚过三十。
  按理说,在农村,条件好的男人大都在法定年龄讨了老婆成了家。可攀二狗子的父母死的早,走的时候除了给他留下一间破瓦房外,连半个子儿也没给攀二狗子攒下。因此,我的兄弟攀二狗子从小就落了个发育不良,镗上个营养不良症。别看他已是三十岁的人,可个子看上去还不足一米五,再加上他人长的歪瓜裂枣、黄皮骨瘦,外加一贫如洗穷得叮当直响,你说哪个女人会正面瞧上他一眼?
  说攀二狗子一贫如洗,我还真没说他假话,他除了有间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四面都通风的瓦房外,家里最值钱的恐怕就要数那口锅沿上长年生了一圈黄铁锈的大黑锅,和两个有点跳瓷的唐瓷碗。不过我兄弟攀二狗子虽然穷,但他的床还是比较有特色。他的床是用几根树杆搭建起来的,上面铺了张用竹片编成的篱笆,篱笆上面搁了一些稻草,由于篱笆编织的孔较大,稻草就絮絮行行从篱笆的缝隙里钻了出来,看上去有点像溶洞里倒挂着的钟乳石。我兄弟每天晚上,就躺在这张床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我比较喜欢我兄弟的这张床,它悬在房梁之下,在我头顶之上。每当夜里我肚子饿得难受的时候,我只要站起身,然后伸长脖子仰起头,就能毫不费力地吃到他床上的稻草。说真的,我兄弟攀二狗子的脾气比我好,他不像我一样有一副牛脾气,他待人总是笑呵呵,很少硬着脖子和别人粗声大气地说话。就拿我每次吃他床上的稻草来说吧,如果换作是我,我才不愿意三天两头就去田坝里抱稻草回来铺床哩,我肯定会及时喝斥几声,如果恰巧又遇到自己心情不好,我干脆什么也不说,甩起尾巴就给他两个大嘴巴。但我兄弟攀二狗子不这样做,他从来没有责备过我,更别说拿什么像牛尾巴一样的鞭子来抽打我。我知道,攀二狗子并没把我当成一头牲口来看待,他一直把我当成兄弟,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
  瞧,我都给你说了些啥?絮絮叨叨跟你说了这么多,竟然还没说到正题上——还没说出我为什么要给我兄弟攀二狗子索命。
  唉!说到攀二狗子的死,其实追根究底,这事说起来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情大概发生在七月的某一天,呃,是的!我应该说的更确切更具体一点。事情发生在去年的七月中旬,那时黄豆叶子已经开始泛黄,豆荚儿一天比一天饱满,田里的谷子也挺着个腰杆快要抽穗,想到每年谷子含苞抽穗的时候,那可恶的卷心虫都会大肆侵害庄稼,我兄弟攀二狗子就去镇上买回农药,想提前给稻子作个防治。
  俗话说:“谷出如火。”虽说还没完全到出谷的时候,但树上的知了早已没白天没黑夜地撕破喉咙“热啊!热啊!”地吼着。天气也真是相当闷热,反正在那个时候,我的鼻头上已挂满了汗水星子。我兄弟攀二狗子从镇上买回农药后,就从邻居家借来喷雾器,然后依照药瓶上的介绍,按比例兑上了水,正值中午时分,他就背着装满药水的喷雾器去田里喷药杀虫。那天,天气出奇的热,太阳像发了疯似的热辣辣地烤着田间地坎,等我兄弟攀二狗子把那一亩八分田的农药喷完,已是午后两点左右,因为天气太热,结果我兄弟攀二狗子热伏了心——就中了暑。
  中暑几天下来,你不知道我兄弟变成啥样了?
  唉!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会相信,我那兄弟短短几天下来,他的下巴啊,尖得像柄铁锹,两眼珠子“兹溜”一下陷进很深的眼眶里。不瞒你说,在他洗澡的时候,我偷瞄了他一眼,唉!他全身简直就是皮包骨头,看上去活像一根干树枝,反正这么跟你说吧,他这人已经干瘪的不能再干瘪了,如果有火星子靠近他,我还真怕一个不小心把我兄弟给点着了。
  你说我兄弟都这样了,他干嘛还老惦记着自己喷过农药的庄稼地不放哩?
  呃!你说的有道理,攀二狗子又不是菩萨,没有粮食他会饿死的。其实,我认为菩萨也并不是不食人间香火,不然他干嘛要让大家给他上贡哩!这么看来,大家都得吃东西——菩萨要吃,我要吃,你要吃,我兄弟也要吃。对吧?呃!是的,我饿了可以吃我兄弟床上的稻草或去山坡上啃点野草填饱肚子,可我兄弟却不行。呃,我非常赞同你刚才说的这句话:“攀二狗子能不能填饱肚皮,关键得看他田里的稻子收成的多少而定。”其实我兄弟也和你一样,他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了,不然他不会在自己精神稍好一些的时候就急着去看田里的稻子。可话又说回来,要是我兄弟不去关心田里的庄稼,那该有还好!他要是不去查看,打死他也不会相信,那喷过农药的一亩八分田的稻子苗心子竟然全部发了蔫,他也不会相信那个药贩卖的是假农药。当然了,他要是不去查看,他那颗扑通跳着的心,便不会跟着稻子心儿一起发了蔫。
  不知道你听过这样一句话没有:“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呃,知道就好,那我就不用多费口舌向你解释了。我兄弟决定怎么着也得上街去找那个药贩讨个公道,结果,任凭我兄弟如何赌咒发誓,可药贩死活不承认是自已的药毁了我兄弟一亩八分田的稻子,最后好说歹说,又在一个好心人的调解下,药贩才肯赔我兄弟那瓶农药的价钱。我兄弟拽着那几个可怜的钱,心里闷得慌,这庄稼不好就耽误了一年,来年的口粮也就成了问题,他虽这样想,但确实要承认,我兄弟攀二狗子的性子的确要比兔子还要温顺一些,他虽然把牙咬得“咯咯”直响,但他最终还是没下得了嘴咬上对方一口,他只是愤愤地从农药摊上抓起一张旧报纸,然后扑楞扑楞扇着悻悻而去。
  记得我先前说过我兄弟攀二狗子喷完农药后就中了暑,身体变得像根干树枝。他的身体真的很虚弱了,从镇上到我们家不到两里的路程,可我兄弟足足走了两个时辰。回家后,他有气无力地瘫坐在我旁边的檐坎上,神情沮丧地把眼睛落到手里那张皱巴巴的报纸上。突然,我兄弟像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身子猛地一怔,两眼珠“兹溜”一下又从眼眶里弹了起来,而且还大放着异样的光芒。他微张开嘴,满脸涨得通红,他的手也时不时的开始颤动起来。当然了,如果你以为我兄弟是在抽风,嘿,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你不知道我兄弟在报纸的夹缝里看到了啥?如果你和我兄弟处于一样的境地——我是指个头,还有光棍汉的这种特殊身份,我想你看到这则信息后,甭定也会像我兄弟一样,或许你比我兄弟“抽风”抽的还要厉害也说不定哩。
  我兄弟激动万分,他“轰”地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说实话,当时吓了我一跳,我真怕他把持不住做出啥过激的举动,好在他只像叠在一起的衣服又被伸展开,然后手舞足蹈地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最后,他吞吞吐吐地用发颤的嗓音把那则消息念给我听:XX省XX市XXX村有人发现一种神奇的草,凡吃下这种草的人都能迅速增高……。
  “凡吃下这种草的人都能迅速增高!”我兄弟反复叨念着这句,竟兴奋忘形地在我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撑。说真的,别看他干筋瘦猴的模样,可这一巴撑却打得我屁股火辣辣地发痛,我气乎乎地回头鼓了他两眼,他可能看出我有些不悦,就有些不好意思地在打过我的地方又帮着揉了几下。
  “天不绝我啊,兄弟,看来天不绝我攀二狗子后啊!你知道不?只要我把钱汇过去,可能我还能捞上一个……嘿,哪怕半个女人也成。吃到那种草,咋说哩?我就能变成高个儿,到时……嘿嘿。”攀二狗子语无论次地对着我说,双手很不自在地在胸前相互交替搓揉着,他像刚抽了大烟似的精神高涨,虽然我屁股还有点生痛,但我还是替他高兴,我在心里默想:真是谢天谢地,老天保佑!我兄弟能在这把年纪看到希望。
  在汇出钱后,啥?你竟然不知道钱是啥东西?呃,我给你简单说一下得了。钱其实就是人类制造出来的一种特殊法码,它可以交换到很多东西,比如他们用它换取漂亮的房子、得体的衣服、嘴里的吃食……。听我兄弟说,那个卖农药的人个头其实也和我兄弟差不多一般高,相貌比我兄弟还要生得歪瓜裂枣,但人家就是有钱,腰杆硬,卖了假药他还耍横,还倒打我兄弟一耙,说我兄弟穷疯了想去敲诈勒索他,你说这和贼喊捉贼有啥区别哩?好在后来有人打了个圆场,那个药贩才赔了我兄弟那瓶农药的钱。
  你说那药贩是不是太缺德?你可不知道我兄弟为了那点补偿都挨了他啥骂?什么不知好歹的武大郎啊,该死的土行生啦……看热闹的人听到药贩的骂声把我兄弟都围了个水泄不通,哄笑声此起彼伏啊,你说在这样的场合,我那本份的兄弟咋能挺得住?要是我当时在场就好了,起码我会扬起犄角让那药贩知趣地闭上嘴。可我当时没去,药贩就无所故忌地把我兄弟骂了个狗血淋头,他的奚落与咒骂像钢针一样直戳着我兄弟的脊梁骨,让我兄弟不由得在谩骂中矮上了那药贩半分,唉……。听我兄弟说那人气焰嚣张的很,尖嘴猴腮的样子竟然还讨了个漂亮女人做老婆。
  呃,呵呵,你比我想像的要聪明,一下子就知道钱还可以换到很多东西,嗯嗯,比如还有漂亮的女人啥的!呃!你真的非常聪明。
  你暂时别打岔,不然我说到天黑,恐怕也说不完。现在让我接着给你说我兄弟攀二狗子汇出钱后的情形。我兄弟在汇出钱后,就数着日子在家里等候消息。你得承认,希望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它能让你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让你如同在黑暗里见到一缕阳光一般。我不知道我这么形容是否贴切,但我兄弟攀二狗子自从有了希望后,这根枯树枝上竟然冒出了勃勃生机。我兄弟不再是无精打采,他成天乐颠颠的,一有空闲,他就筹划着将来的一些事情。比如自己长高后先拖媒人说上一门亲事,然后做一张相样的床,呃,他还筹划着最好先贷个款把破房子修一修……。他开始有一句无一句地哼着曲调,竟管那声音听上去乱七八糟,像野猫子叫春般令人毛骨悚然,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兄弟是喜悦的、舒心的。
  你睡着了会不会做梦?
  呵,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兄弟就要做梦,他究竟做了什么梦,说实话,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在他汇出钱后,睡着后他就经常“嘿嘿”地发笑,我想他一定是梦见了啥高兴的事情,或许是梦见娶媳妇,也有可能是梦见自己变成了一个大高个儿,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梦见捡到金元宝或是田里的稻子心儿又打起精神立了起来啥的。如果你要问我在那段时间看到攀二狗子最多的是啥?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作为水牛兄弟的我,我看到最多的就是我兄弟攀二狗子笑时嘴里露出的那两排黄牙。
  我兄弟就在这样喜悦的乞盼中大约过了半月光景的样子,村长就送来了邮局寄来的有关“神草”的资料。我兄弟迫不及待地接过信封,哆哆嗦嗦把它拆了开,可翻遍了整个资料,也不见上面有那种“神草”的内容介绍,上面到是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如何能使牲畜快速增肥的各种特效秘方。这会我兄弟攀二狗子可傻了眼,他所有的筹划彻底被这张八杆子打不着的资料搞砸了,他死气沉沉地坐在檐坎上,两眼珠子逐渐暗淡下来,最后变得死灰。
  看着手里花大价钱换来的资料,我兄弟终于还是想通了,若真能把我催肥,也算是失中有所得。于是,他依照资料上的配方为我配制“补药”。
  呵呵,你也看出我兄弟对我好了?
  是的,我兄弟攀二狗子希望我能长得膘肥体壮,日后便能毫不费劲地应付秋后的劳作,当然,还可以顺便得到更多母牛的爱慕与亲睐,呵呵。
  你在笑啥?
  人有七情六欲,难道我们做水牛的就不该有?呃,你赞成就好。这就是我的兄弟攀二狗子,他又把我感动了一回。虽然我兄弟又感动了我,但我得对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可以对天发誓,或者以我水牛的人格担保,那“补药”是我吃过所有食物中最难吃的一种。我没把这话告诉我兄弟,你也知道,我兄弟是一片好意,我还能去挑剔啥哩?我只好硬着头皮瞪着眼强迫自己把那“补药”吞了下去。
  嗯,我真的吃了,大约在我吃后过了半个小时,呃,你真是个聪明的槐树精,我还没说,你竟然就已猜出事情的八、九分。呃,正如你所猜想的那样,在半个小时左右,我感到心烦意乱,浑身血脉爆胀,两眼也充满了血,最后我完全失去了理智,用头上的犄角三下两下就挑断了我兄弟的那张床柱子,还一脚踩烂了他那口大黑锅。我兄弟见我突然发生变故,不由得慌了神,他试图上前来拉住我鼻上的绳子,结果……
  唉!真是作孽啊!
  你不要打断我,我不想喝水,也不想吃啥东西,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其实,我一直想找个倾诉对象,可自从我兄弟攀二狗子死后,就没有谁愿意听我唠叨了……。
  我今天能够遇到你,真是老天保佑!嗯,好!我接着说,其实,我还能说啥哩?
  我当时痛苦疯狂的挣扎,直到筋疲力尽之后,我才发现躺在我脚下早已断气的攀二狗子,我就那样毫无意识地踩死了我那苦命的兄弟——攀二狗子!
  你不用劝导我,我也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买,虽然我兄弟是有些天真、愚昧,难道他就该死?
  哦,谢谢你——谢谢你也赞同我兄弟不该死,你让我感到很欣慰。
  呃!你和我想法一样——应该去找过那个买假药的药贩子算帐。
  不瞒你说,我去过了,去的时候,有好多人也在找他哩,不过我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搬家了。具体去了什么地方,没有谁知道。
  呃,有可能像你说的那样,他骗到了很多钱远走高飞了,也有可能他真被人捉住后打了个半死再也不敢露面了……
  你真是一个爱思考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好心的槐树精,老天会保佑你,保佑你有个健壮的体魄!可千万不要像我一样,就算你把所有美食都弄到我面前,我也没有胃口消受。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打量着我?
  我说的可是实话,自从去年我兄弟给我吃下那该死的“补药”后,我的胃就彻底坏了,你看我这瘦骨嶙峋的样子就应该知道了。我的胃经常翻江倒海地绞痛,还伴有一种灼伤的感觉,只要稍微吃上一点东西,这胃啊,就胀啊,胀得难受,所以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真不想吃任何的食物。
  呃,你看我刚说到胃,这胃……又开始作祟了,看样子……又要……又要……没完没了地打嗝了,呃……
  老天保佑,希望不要像往常一样,打完嗝,这胃……这胃……就……就……开始绞痛,呃,呃,看吧,真又打上了,呃,呃……
  呃,现在,你知道我兄弟——攀二狗子的死,与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了吧?
  呃,是的,我非常疲倦,这你也看出来了?
  呃,好!我接受你的提议,我就躺在你的脚下打个盹,然后……呃,然后再去替我兄弟攀二狗子索命。
  呃……呃……这该死的胃……呃……呃呃……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5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十三小时,没人来买一张碟,很不像话,阿,很不像话。
发表于 2018-6-15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牛!没说的。
二狗子,够贱的,还是有人攀。
小贩自曝内幕:小贩是骗子。
发表于 2018-6-15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贩兄的文笔犀利、幽默,嬉笑怒骂中见人生哲理。点赞!
发表于 2018-6-15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平_gMTT8 于 2018-6-15 13:30 编辑

       “欠钱还钱,杀人赏命”天理昭昭!小贩兄弟借用了鲁迅的投枪和匕首,用老水牛的【索命】呐喊,揭露了假药害人的悲惨现实。老牛【索命】用诙谐的语言,设问的形式,生动地记叙了情节,同步触及着读者的同情,别具一格,为【太虚】又树一帜。
      唯觉部分节段仍须简约,避免重复,阅读效果将会更好。
发表于 2018-6-16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贩的小说有看点。叙述风格十分见趣味,可以密集调动读者阅读注意力,在他设置的情境里流连。不过确实如楼上所言,部分重复叙述也影响到了文质,需要做一定的删减调整。
发表于 2018-6-16 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小贩!小贩的这种写法有点儿象夏目漱石的《我是猫》。在这本书里,通过猫眼看世界。小贩的这篇是通过水牛来看他的主人。问好。久不见了,一切安好?
发表于 2018-6-16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呃,这庄命案啊,可怜复可叹!
发表于 2018-6-16 1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福朋友端午节万事如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6-18 15:48 , Processed in 0.09036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