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30|回复: 33

[原创] 【短篇小说】过去的日子(5636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5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叶天呈 于 2018-6-21 11:03 编辑

 当现实折过来严丝合缝地贴在我们长期的梦想上时,它盖住了梦想,与它混为一体,如同两个同样的图形重叠起来合而为一一样。——《追忆似水年华》
  
  一
  
  “隔夜凉白开”是丽珍在婚恋网的称呼,她不知道那属于什么级别,但是这个称呼至少符合她现在凄凉绝望的心情,丽珍一遍遍扫过那五个字好像开在夜里的栀子花,温凉细滑。触及灵魂的某个地方,让枯死的枝叶多了一些舒展,这个网站她曾经申请了好多次,每次都是在感觉生活迷茫,对人生失去目标时候,她就会以同样的方式解脱自己,让自己找回自信,他们好像是鸦片,令垂死的丽珍看到一线生机。
  
  当然她一次也没有成为正式会员,因为成为会员不只是每月几百元钱的费用,而是,而是那将再次改变她的人生轨迹,彻底摧毁她和阿来十多年的情感,与其说是情感,还不如说相互取暖更好。中午的阳光炙热地烤着大地,天空也像睡着了似得灰蒙蒙的,只是热,周围像有几百个火炉在烤着她,令她每个毛细孔都喷出火来,路上灰突突的,丽珍站在站牌下,打算去超市买一星期所需要的用品。再考虑要不要去银行。袋子太大,在微风中发出硕硕的声音,她一面看着公交驶来的方向,一面低头摆弄手机,自从她把相片传上去,手机就不断发出悦耳的提示音,果然有好些帅哥给她发了短信,丽珍数了数,不过半小时,就有十几个男人向他示爱,丽珍捋捋耳边的发丝,脸上带了微笑,看来自己依旧光彩照人,魅力无限,可是阿来知道么?那个死阿来总说她丑婆娘,真正丑的不是我,是他,丽珍想。
  
  阿来不过四十出头的年纪却早早谢了顶,眼袋明显垂下来,像细细的沙漏堆积而成,再加上因长年累月外面奔波,风吹日晒的皮肤,整个人像六十岁的人,何况阿来不只丑,还没有文化,没有钱,他什么都没有,丽珍觉得自己被糟蹋了。但是又能怎样呢?一切都是自己当初的抉择。
  
  何况阿来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退一万步说如果阿来真的放手她会心安么?那她将彻底背上不仁不义骂名,但如果时间真的重新来过她会接受阿来么?
  
  不!不会!我要嫁给爱情!爱情多么美,就像一粒莹润的珍珠,它是丽珍这辈子的梦想!
  
  那你把这些年的积蓄还给他,不用多,一半可以么?一个高大声音从心底突然蹦出来对她说。
  
  不!不!不!凭什么?我这些年辛辛苦苦跟着他打江山容易么?而且他是自愿的。另一个微小的声音说。
  
  自愿?那个高大声音嘿嘿笑了,丽珍你好自私!你忘了在最困难时候是谁帮你度过的难关?那时你像溺水之人抓住了稻草,现在你用不着他了,就一脚把他踢开?高大声音严厉的指责她。
  
  不,我没有,我没有!是他,是他!我没有嫌弃他丑,没嫌弃他穷,也没嫌弃他没文化,是他,明明是他错了,每次却要我来低声下气讨好他,凭什么?凭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哄哄我呢?微小声音渐渐高涨起来。
  
  算了吧,别演戏了,那都是你的借口,才冷战几天你就申请婚恋网了,你心里巴不得他尽快和你脱离关系吧?高大声音阴森森地说。
  
  微小声音沉默了,隔了一会他说,可是你知道我从没有爱过阿来,你知道的,他那么粗鲁,一点诗情画意也没有,还有我们没有共同话题,根本沟通不到一起,哪怕一件很小的事情我们都要争吵才能解决,但是这么多年我都忍了,也没有抛弃他,为了生活我放弃了爱情,我容易么?那个微小声音委屈地辩解着,几欲落泪。
  
  我知道,可是那能怨谁呢?是你乐意的啊,你不是需要钱么,高大声音揶揄着她。
  
  我不乐意!不乐意!我也不爱钱,我是为了儿子,你知道的,我需要有人帮助我,我一个人带着儿子,在那个最困难时期,我需要一个男人和我一起渡过难关。爱情虽美,但是我找不到,找不到啊……丽珍大声辩解着。
  
  唉……高大声音幽幽叹了口气,好像长辈的手轻抚着她的头,爱情?那个声音讥笑着,傻丫头,比如吕方么?
  
  吕方?想到办公桌后吕方那张清俊的面孔,潭水一样的眼睛,丽珍心抽搐了一下,无数个失眠的夜晚,吕方帅气的影子,磁性的声音,吕方的一切、一切早已融进血液,成了她心头的一颗朱砂痣。

    她的渴盼终于感动了神灵,那个夏夜吕方牵了她的手一步一步向楼梯上走去,他的手宽厚而温暖,不似阿来的粗糙而僵硬,吕方的眼神像两团火焰,足以把她融化,丽珍就那样痴痴地看着他,生怕那只是一场梦,她一眨眼就消失无影无踪。楼上是未装修的简易房子,门和窗户还没装,吕方引领着丽珍在一个毛坯间站下,和她面对面站着,他的眼眸晶莹而透亮,像暗夜里的两颗星,他们眼神纠缠在一起,不用交流,他知道她的心思,她也知道他心思,就像两颗缠绕在一起的水草。四周黑漆漆的,角落里一些忽明忽暗的影子仿佛随时就会冲撞过来,月光在楼的缝隙间游移,楼下的回声盘旋上来像黑夜里生了翅膀的幽灵,吕方抚摸着丽珍柔顺的长发,男性的荷尔蒙在黑夜蔓延过来,像一片海把丽珍紧紧包围。吕方呼吸有些急促,他两手卡着丽珍的腰,丽珍就像一只鸟儿,腾空而起,吕方抱着她噔噔噔几步向前,靠了墙根放下,他的头低下来捕捉到丽珍的唇吻了下去,
  
  “吕方你爱我么?你爱我么?”丽珍呓语地问到。
  
  “别动!”吕方温柔地托着她的腰,轻轻解开她的外衣,手像一条鱼儿游了进去。丽珍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他把食指压在她的唇上“嘘……”
  
  暧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乖,不要惊扰这夜的安静。”他喷着灼热的气息含混地说着,低下头一点一点吻她冰凉的肌肤……
  
  看看,看看,丽珍你多么无耻,多么肮脏!你背叛啊来,抛弃阿来,还说阿来不好,看不起他,在他遇到困难时候你退缩了,借此想和他断绝关系,最毒妇人心,妇人心……高大声音愤愤咆哮着。
  
  微小声音再次沉默,丽珍想起三月前吕方对她如路人,目不斜视,冷若冰霜。终于痛苦失声,我错了,我不是个好女人,不是好妻子。我对不起阿来,我帮他度过这个难关,这辈子对他不离不弃好吧?你别再纠缠我了,求求你……
  
  所以啊,你就认命吧,可怜的丽珍,不要幻想爱情了,爱情最后还是要步入现实的,无论你们多么相爱,还是要在落到实处的,幻想最终会像泡沫一样消失殆尽,就像人迟早会走向死亡,死亡,死亡……那个声音渐渐消失直至不见。
  
  丽珍哑然失声,她抬起头,用手揩揩眼角的泪痕,天上多了些一团团云彩不停变换着,变幻着……远处绿色的公交穿过稀薄的空气,带着一种令人晕眩,窒息的怪圈懒洋洋驶来,她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手机上那些看起来文质彬彬,儒雅帅气,阳光俊朗的面孔上,渐渐模糊。她怅然若失地叹了口气,卸载了婚恋网,她决定先去银行。丽珍跳上公交,车子发出一声沉闷地响声不急不缓向远方驶去。
  
  二
  
  这天,看着立秋呀还他妈这么热,电三轮踢踢拖拖一阵乱响,四周呼啦啦刮进来的不是风是火吧?头上的汗,身上的汗,脸上的汗,也不知道哪里出的汗,顺着身上、脸上往下流,跟下雨似的。不论天气怎样,阿来都要骑着这辆三轮风雨无阻穿梭在大街小巷,送快递是他的工作,想到月底那薄薄一叠钞票,阿来就憋气。路上那些人一个个都他妈那么滋润,开着有空调的小车,还有美女相伴,刚过去那辆奔驰,副驾驶那女的一边像下蛋老母鸡似的咯咯咯地笑还一边给开车那男的喂什么,应该是荔枝,或者葡萄,反正亮晶晶的,操,阿来心里咒骂着,听那娘们浪笑,一定是个鸡,那水果最好是沾了鹤顶红或者五步倒什么的,明天腾讯或者头条就会有新闻,某男因为贪恋女色被人谋财害命,那多热闹啊,阿来沉浸在自己幻想当中。这世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尤其不缺我这样窝囊的男人。阿来想起这些有些悲愤,也有些莫名的焦躁。
  
  老妈昨天打电话说爹的病又厉害了,前列腺肿大,好几天尿不出来了,听说需要动手术,家里那小地方,哪能治病,得去省城,还要做手术,还要住院。
  
  娘说去省城他嗯嗯。娘还说去省城,他又嗯嗯。
  
  娘大声说:“二小,你爹得去省城看病,你能回来不?”娘终于说出阿来最不想听的话,回去看病是其次,要钱才是真的吧?
  
  他说:“娘,我知道了。”然后不等老妈回话赶紧挂了电话。
  
  这操蛋的日子,这操蛋的日子!丽珍那个臭娘们抱着钱罐子比命都金贵,该怎么跟她说呢?阿来有些气急败坏了。
  
  前两天她还说儿子糖糖又没生活费了,哦,准确说糖糖不是他的儿子,是丽珍的儿子,但也是他阿来的儿子,是他儿子么?是么?这个问题阿来想了好多年都没想明白。
  
  刚开始时候,糖糖一个月两千,后来见天涨,一直涨到每月三千,丽珍说糖糖谈恋爱了需要钱,他奶奶腿的这是什么世道?学费,生活费需要我出,谈恋爱钱还要我出?他爹,亲爹死哪去了?就算判给丽珍,可糖糖才是他的亲儿子,没见过这么操蛋的爹,阿来一脸悲愤,唉,怨我命苦啊,命苦不能怨政府。
  
  谁让他就稀罕丽珍了,第一次见就稀罕,她对阿来说:“阿来,我需要钱,我有儿子,我要养儿子。”丽珍说这话是十年前了,十年前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第一次在麦当劳见面,她低着头拨着手腕上那串廉价水晶珠子,一边对他说了那些话。她低着头时候像一个虔诚的信徒。
  
  “我可以帮你。”阿来记得当初自己是这么说的,他还说我可以一辈子不要孩子,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我的钱都归你管。嗯。当年他就是这么豪情壮志地说的,虽然他没有拍胸脯,丽珍在听阿来说完最后一句话时才抬起头,她抬头一瞬间阿来觉得她脸在发光,眼睛在发光,身上在发光,周围也在发光,像什么呢?对了,就像家里墙上贴的观音菩萨,阿来顿时就眼直了,后来谈话丽珍越来越轻松,而阿来却越来越拘谨。
  
  婚后他们在省城租了一间三四十平米的小屋,除了一张床,几乎没有什么别的家具了,唯一奢侈的就是晚上可以洗个热水澡,丽珍爱干净,所以租房一定要带卫生间,她每天都要洗澡,尤其和阿来那啥完之后,她能在里面洗两小时,有时候阿来担心她把自己洗秃噜皮。除了爱干净,别的也没什么,关于丽珍的过去他也很少过问,丽珍也很少提。阿来觉得过去的就过去了,和自己没关系,他只要过好以后就行了。他知道丽珍文化比他高,丽珍爱看书,有时还要记笔记,但那有什么用,看书不能当吃也不能当喝,过日子还需要勤勤恳恳脚踏实地的才行。阿来心里有些嘲弄丽珍。
  
  但那傻娘们老拿这说事,说他没文化,不懂女人心。
  
  “咋懂?”阿来歪过头问:“我一天累得臭死哪有时间猜你的心?”丽珍指着他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就转过身呜呜哭,声音像夜猫子似得吵得人心神不宁。阿来索性用被子蒙着头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丽珍不让阿来碰她手机,手机一响,阿来不过是回过头看看,丽珍都紧张的不行,难不成她外面有人了?这是阿来第一反应,但是丽珍一直按时上班,按时回家,也没见和别的男人走的近,更没有听到闲言碎语。他没有理由怀疑。丽珍在一家超市做收银员,工作地点离阿来不远也不近,阿来骑电驴子半个小时路程吧。丽珍整天唉声叹气,有时候阿来半夜醒来发现她抱了膝在床上瞪着眼睛坐着,阿来听说女人有更年期一说,他想她肯定是更年期到了。
  
  那天阿来对丽珍说:“丽珍,我爹病了。”
  
  “嗯。”丽珍没抬头,拉着两手水看也不看他,欠着身子去够墙上的衣架,那天她没梳头,也没洗脸,头发乱蓬蓬的,用一根皮筋胡乱扎了个髻,有几根白发像野蒺藜直直的立着,分外扎眼,脸黄黄的,眼角还挂着两块眼屎,穿着一件廉价的、掉色的、宽大睡衣,趿着拖鞋,这幅鬼样子哪里还有十年前的影子。
  
  但此时阿来无心指责她,阿来又说了一遍:“我爹病了,要住院。”
  
  “嗯嗯。”丽珍冲他撇撇嘴把衣架拿在手里进了卫生间……
  
  阿来跟进去,他尽量很回避跟丽珍发生争吵,但那天她的态度,让阿来再一次爆发,阿来大声说:“你他妈聋了,我爹病了,尿不出来了!”
  
  丽珍用厌恶表情瞪着他:“看你那个恶心样,你这个农民!”
  
  她居然嘲笑阿来是农民?阿来火一下子冒了上来。
  
  “我是农民咋的了?你丽珍往上三辈子不也是农民,再说不是我这农民谁要你这拖个油瓶的半老徐娘?为了你我每月把工资如数上交,省吃俭用,甚至为了你我这辈子都断子绝孙了,哪个城里人,这么待你?”
  
  “你,你放屁!”想不出她这有文化人也会说出粗话来。
  
  阿来指着门口对她说:“不信?不信,有本事你走!你走!你再找一个好的给我看看?”
  
  丽珍看着他脸色渐渐发白,她咬着下唇:“好,好,这是你说的?阿来,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说完她摔门而出。
  
  “有本事走了永远都别回来!”阿来在她身后吼着。
  
  这娘们是要反了,阿来气得浑身哆嗦,一把把桌子上那些瓶瓶罐罐扫落地上,那些东西发出一些惨叫之后在地上或者四分五裂,或者滚落角落里。
  
  “操,我操,你个傻逼娘们!”阿来又一脚把餐桌踢翻,锅里的热汤倾倒出来,浇在他的脚面上,溅到脸上手上,”啊……”钻心得疼痛席卷全身,他杀猪般叫着,快速脱掉脚上的鞋袜,冲进卫生间……
  
  没有后来,几天后丽珍就从宿舍搬回来了,还带回来两万块钱,阿来高兴得忘乎所以,他想不通丽珍怎会变得如此大方,他恨不得抱住亲她一下,但是他没有,他想我是个爷们,不能因为这点事喜形于色。他甚至在她离家日子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那太丢份,他只不过是偷偷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六个字:老婆,我想你了。
  
  嘿嘿,你们不要笑,阿来说他其实没想,真的没想。只不过是第一次哄女人的一种手段而已。阿来真正想的是她若不负我,我必不负人。这话好像谁说过的?他想改天得问问丽珍。
  
  三
  
  后来丽珍辞去现有的工作,换了一家离阿来很近的商场做理货员,工作虽然辛苦点,但是工资相对也好,他们又换了一间大点的房子,打算等糖糖放假了可以来住一段时间。秋后的一天下午丽珍坐着公交去医院,路过曾经居住的地方,看到熟悉的面孔,熟悉的街道,突然感慨以往总也过不去的日子,竟也不知不觉走完了。

评分

8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5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有空来看。问好子期。
发表于 2018-6-15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棒棒的的小说,看完了,高兴。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玉 发表于 2018-6-15 12:28
沙发。                                             
有空来看。问好子期。

呀,玉儿来了,看见你就好高兴,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 发表于 2018-6-15 12:41
真棒棒的的小说,看完了,高兴。

谢谢莺儿能来捧场,真是高兴
发表于 2018-6-15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不方便看,先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8-6-15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爱情在徘徊的时候,身体里总会跳出两种声音来对抗:一方是善良的,一方,则代表着“恶”,善恶之间的较量,最后,善良终于战胜邪恶,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找寻到真爱,又回复到本真的女主人翁,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小说的心理描写很到位。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天使 发表于 2018-6-15 16:00
手机不方便看,先支持一下。

谢谢美女支持,先来个西瓜降降温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莹莹子期 于 2018-6-15 19:00 编辑
林小白 发表于 2018-6-15 17:04
当爱情在徘徊的时候,身体里总会跳出两种声音来对抗:一方是善良的,一方,则代表着“恶”,善恶之间的较量 ...

谢谢老师点评,这篇写的不只是善与恶的对抗,还有女主对爱情的渴望和失落,男主和女主思想、观念、追求的差距,还有底层人的艰辛。对生活的无奈,对婚姻的麻木。问好老师。
发表于 2018-6-15 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学会两个叙述主角了,都很到位。
这两个叙述,齐头并进,写得非常好。这是我没想到的。
这类叙述一般不太好写。一般情况下,短小说里都是单一叙述视角。
这类多视角的也有,非常多。写好,就难
所以我说,写得不错。后面可以加多个视角,比如从糖糖那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5 19:01 | 显示全部楼层
fonyuan 发表于 2018-6-15 18:36
不错不错。学会两个叙述主角了,都很到位。
这两个叙述,齐头并进,写得非常好。这是我没想到的。
这类叙 ...

砖家总结很到位,看到了小白没有看到的地方,前来学习来了。哈哈,喝茶喝茶!
发表于 2018-6-15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期这篇给人的感觉不错,两条线叙述,让文本拥有了凹凸感,避免了单一叙事的单调。对人物心理层面的展示,细腻真切,切近生活本身。这一点很难得。
发表于 2018-6-16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期老师这篇真好!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6-15 22:08
子期这篇给人的感觉不错,两条线叙述,让文本拥有了凹凸感,避免了单一叙事的单调。对人物心理层面的展示, ...

谢谢夏冰老师点评,给与的鼓励,我自当再接再厉,不敢懈怠问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6-16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天使 发表于 2018-6-16 09:06
子期老师这篇真好!学习了!

谢谢天使妹妹的赏读和鼓励,惭愧得很啊,呵呵,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4 01:59 , Processed in 0.08411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