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16|回复: 33

[原创] 刘婆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5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夜莺 于 2018-6-15 16:17 编辑

  刘婆婆

  文*夜莺

  每每看见油光水嫩的瓜果蔬菜上市,我就想起邻居刘婆婆来。

  打我记事起,刘婆婆就是个老年人了。细眉细眼,经常是一根旱烟杆不离手,烟嘴一头溜光,没事就啪嗒啪嗒吸两口,然后取出烟叶,把烟斗往身边板凳一磕,嘘一声,一摊口水就落在脚边。

  大人们不太喜欢她这点,也不喜欢她的薄嘴咋舌。但我们小孩子喜欢她,因为在她家玩耍,只要她一高兴,我们就可以吃一块薄荷糖或是花生饼饼之类的东西,或是见见她的压箱绣花鞋丝绸锦缎衣服。

  刘婆婆娘家日子好过,丈夫是工人。在不大不小的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了。

  刘婆婆不栽秧打谷,一年四季都很闲。春天了,就在一两厢地上,种些瓜果蔬菜自己吃。丝瓜,黄瓜,苦瓜,茄子,四季豆,绿浪浪的爬满一排排竹蒿架。绿波里,游蜂粉蝶穿来穿去,嗡嗡嗡地振翅呼应。

  那时,我就天真地想,以后长大了,也嫁一个工人,才能像刘婆婆那样,成天穿干净的衣服,不需要喂猪,不需要放牛,想出门了,就去大城市遛遛,呆一段时间,带着奇闻异事回来摆摆。

  冬天更好,不用披霜冒雪,挨冻受饿,卧在被窝里,热烘烘的,吃点零食就可将就一天。夏天呢,则早早吃完夜饭,拿出一把崭新的大蒲扇,轻摇慢摇的,坐在凉水泼过的院坝里,和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一起看电视。

  刘婆婆有钱。邻家孩子有读书的,学费不够,就向她借,不会吃闭门羹打光脚板的。借是借了,可得受些闲气,三言两语不对头,就拿你发火。东一句西一句,骂了这又骂那,骂得你莫名其妙。

  她不骂别人,只骂她自己的两个亲儿子。骂他们不给她称粮,不给她打米,要遭天杀,是“活报应”,咒儿子,咒儿媳,但从不骂两个孙子。旁人装作没听见,悄悄走开,不敢与她搭讪。不然的话,会遭她儿子媳妇骂。

  现在想来,刘婆婆也不容易。据她说,年轻时也很能干,驶牛磨耙耕田犁地护水样样都干。老了,也许是寂寞孤独,就种点小蔬菜打发时间,讨我们小孩子欢喜。

  那时下午放学回家,路过她家门前,她总要亲切地向你招手,嘴里不住地“来来来”叫你过去,问你吃东西没。或是领你到她的菜地里,寻几根小黄瓜或是小丝瓜让你拿回家去。

  我妈总是按娘家辈分叫她“刘妹”。刘妹长刘妹短的,嘘寒问暖。所以一到夏天,刘婆婆中午就来我家坐坐,说是凉快。其实,她有电风扇,舍不得开,怕用电。

  我最后一次见她,是在我婆婆的丧酒上。那天,雨兮兮的,刘婆婆拄着柺棍,没人请就过来了。头发花白,乱蓬蓬的,耸起;衣服上污渍斑斑,油沁沁的;一双手,指甲蓄得老长,黢黑;脚背肿泡泡的,趿着一双旧布鞋,分不清颜色。浑身一股异味直冲人鼻。她媳妇对她皱眉瘪嘴,大声吼她夹不住尿,就别出来丢人。

  她坐在那儿,似乎听见了儿媳在说什么,抬头觑了一眼,又赶紧移开,埋头,默然不语。我妈出来打圆场,说没得事的。端了一碗很帊活的粉蒸肉,送她回去了。

  没多久,刘婆婆就瘫痪在床,死在矮房子里。据说,屎尿抹得到处都是,是背床而死的。死时,她丈夫在家,儿媳曾孙也在家,住在旁边的楼房里。

  没事,我就爱瞎琢磨刘婆婆一家的事儿。

  按说,刘婆婆生前诅咒她的儿子,他们该会有什么不测吧?没有。至今还活得好好的。古稀之年了,儿孙绕膝,身体无碍,生活舒舒服服,滋滋润润。

  我曾听说过,刘婆婆年轻时,很风流。与其他男人有扯不清的关系。这是否就是她被嫌弃的理由呢?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看见一桌的新鲜瓜果蔬菜,于是有了上面的临屏文字,当了一回牙尖婆(说空话的人)。

评分

1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5 1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夜莺的文字很有吸引力,一进来就不由自主看完了。刘婆婆是个普通人,拥有平民百姓皆有的性格,例如泼辣唠叨能干等,她同时也是不一般的人,皆因年轻时候的风流。不过生命的轮回,大概是谁也避免不了的,从风光到没落直至消亡,她走的是一条典型路线。在她身上, 可以看到那年代普通百姓的生命轨迹。
问好夜莺。
发表于 2018-6-15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乡下老太太就是这个样子,想想,特别传神。
发表于 2018-6-15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帊活,不是四川人多半懂不起刘婆婆刻画得很生动传神,颇见莺子的功力,赞!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15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令人怜惜的刘婆婆被作者写活了,捉个虫子,展新(崭新)
发表于 2018-6-15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丫头最近打鸡血了,这勤奋、这速度,都成为一流的了。俺先膜拜一次!

点评

啥子哦,往日写的,现在发的  发表于 2018-6-19 08:54
发表于 2018-6-15 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多热闹,多风光的人,等待最后整个人生无论精彩,亦或落寞,也就是一篇文章的内容·。想想一切都是过眼云烟。

点评

妙评,正是如此!  发表于 2018-6-15 20:13
发表于 2018-6-15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分的风流其实是一笔债,年轻时风光无限,老来常常寂寞凄凉。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随玉 发表于 2018-6-15 13:59
夜莺的文字很有吸引力,一进来就不由自主看完了。刘婆婆是个普通人,拥有平民百姓皆有的性格,例如泼辣唠叨 ...

好久不见,玉玉夏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6-15 1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6-15 16:34
无论多热闹,多风光的人,等待最后整个人生无论精彩,亦或落寞,也就是一篇文章的内容·。想想一切都是过眼 ...

草姐,明白人。赞一个!
发表于 2018-6-15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莺子将一个乡下婆婆勾勒得极其传神、到位,恍然邻家的刘婆婆,超厉害啊!
发表于 2018-6-15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人都无法预料、离世前的一段目子,我姥姥总告诉我,嘴上要留德,别咒人,别揭短,别幸灾乐祸。做好人死时不受罪。她做得特别好,但病痛太可怜了。周围人都说姥姥是特有福的人。我们总遗憾她积德行善,却没如意。刘婆婆也善良,只是人生走过弯路,也许埋下了恶果。世事难料,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才好。
发表于 2018-6-15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能揣测,刘婆婆晚年境况不佳,必有她自身的因素。她对谁好谁不好,每个人大约都记得。她对孩子好,孩子也就记着她的好了。。。又想到一句老话,多想想别人的好,谁都不容易呢。
发表于 2018-6-16 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婆婆种瓜,浇水太多,施肥不足,得的也是瓜,但不甜。
发表于 2018-6-16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亲爱的夜莺,在放声歌唱
亲爱的,我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7-22 16:31 , Processed in 0.17357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