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8|回复: 0

[原创] 蒙山沂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7 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蒙    山   沂   水
                                                   作者:章社友                                                                                                                                                                                                      

                                                                      第一章               
           沂蒙山,坐落在齐鲁大地之上,在中华抗战史上写下了灿烂的一笔,八年抗战沂蒙山人民始终坚信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支援了一次次战役,直至解放全中国。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九、一八事变,蒋介石下令‘绝不抵抗’坚持扰内安外的政策。东北军得到命令,向关内撤退。日军轻而易举攻占沈阳,在先后四个月黑龙江、吉林、辽宁沦陷,导致日军统治东三省长达十五年之久。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军在北平,卢沟桥附近以军事演习的名义,突然向当地驻军,国军第二十九军发起进攻,二十九军全体战士浴血奋战。中华民族抗战史就此拉开帷幕。
  
      1937年8月13日,日军借失踪日军名义,对上海发起了进攻,上海驻军愤死抵抗,各路援军纷纷抵达,中国抗战史上最惨烈的《淞沪会战》悲情上演。全国人民抗战的激情就此点燃。
  
      1938年1月17日,沂蒙山下。“咕咕喽······!”赵家洼不时传来鸡鸣声,炊烟透过烟筒,飘向天空。一名十五六岁,身穿花棉袄的少女,站在锅台前翻炒着鸡蛋,一名三四岁的小男孩,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抬头看着少女:“姐姐、好香啊!”
  
      “想吃吗?”少女面带微笑,低头看着弟弟。
  
      “嗯!”小男孩点着头。
  
      “砰!”一声枪响打破清晨的宁静,接着锣鼓震天:“鬼子来了快跑啊······!”村子上一阵慌乱,百姓慌里慌张向山上跑去。
  
      “砰!”跑在最前面的庄稼汉一头栽到地上,一队日本兵端着枪在山沟中爬出来,见进山的路被封,人群四散而开。
  
      “砰······!”不时传来枪响,枪响过后便有人倒在地上。
  
      “弟弟,快到地窖里躲起来,千万别出来!”少女慌里慌张,打开地窖盖板。
  
      “姐姐,你怎么不进来?”小孩抬头看着少女。
  
      “我要是进去了,谁帮我们把地窖盖上!”少女急忙用玉米杆把洞口盖住,小男孩不舍的看着姐姐。
  
      少女急忙关上大门,插上门闩:“咔······!”一阵砸门的声音。少女急忙跑到屋里,把一把剪刀揣在怀里。“哐镗······!”大门被砸开,六名日本兵端着枪走了进来。
  
      见大门被撞开,少女急忙把屋门关上,翻箱倒柜找着什么东西“砰······!”门缝传来几声枪响,少女被吓得一个哆嗦,门闩被子弹打断,俩名日本兵越过门槛走进屋里:“吆西、花姑娘得干活!”俩名日本兵,把枪放到门旁向惊恐的少女走来。
  
      三名日本兵正在院子里追一只老母鸡,不时传来母鸡的叫声,一名日本兵见烟筒冒着烟,走到锅前用铲子把煎糊的鸡蛋铲起来,咬了一口:“噗······!”吐到了地上。
  
      少女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日本兵,手里握着剪刀:“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吓得全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啊······!”少女闭着眼睛,刺向一名靠近自己的日本兵,当少女睁开眼,日本兵微笑着:“花姑娘!”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少女双手被一名日本兵,死死抓住。
  
      听到女人的叫声,院子了的日本兵急忙跑到屋里,每个人都一脸色迷迷的微笑,把枪放在门旁,少女被俩名日本兵抬起来扔到床上,少女全身颤抖缩在床头,惊恐的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六名日本兵。突然少女手碰到枕头,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格到了手心,原本惊恐的少女,突然面带微笑,手上多出一个木柄手榴弹,一阵青烟冒出,少女眼含泪水想着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恋人。
  
      “蓝花,这个你留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身穿八路军,军装,手中握着一枚手榴弹,少女吓得一哆嗦:“我不要!你留着打鬼子!”
  
      “拿着、这是我给你的聘礼,等打跑了日本鬼子我就回来娶你!”少女双颊红润小心翼翼的接过手榴弹:“石头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俺等你!”泪水顺着脸颊流下,落在衣服上。
  
      “我一定会回来的!”少年扛起枪向大部队追去。
  
      三个月后,噩耗传来石头在一次战役中,下落不明,很有可能被日军飞机炸死,送回来的只是一只绣着鸳鸯、荷花的鞋垫。
  
      “石头哥!”少女哭泣的喊道,日本兵惊恐的向屋外跑去。
  
      “轰!”一股气流在窗户、屋门中窜出,两个刚跑到门口的日本兵,被气浪推出数米,趴在地上来回翻滚,一阵痛苦的哀嚎回荡在院子之中。
  
      硝烟散去,一名血肉模糊的少女,躺在床上,四名日军散乱的趴在地上。院子里不时传来痛苦的叫声。
  
      打麦场上,几十名日军端着枪,围住近两百名手无寸铁的百姓。两挺重机枪,六挺歪靶子,两门75毫米迫击炮架在日军军官身后,日军军官双手扶在军刀上看着打麦场上的中国平民。
  
      “藤田少佐、赵家洼的百姓除了死的,全部到齐!”一名头戴日军军帽,肩上挂着枪带的翻译,面带微笑低头哈腰道。
  
      “我们这次的任务是缉粮,不是抓土八路,这些百姓对我们没有价值!”面带邪恶的微笑。
  
      “藤田少佐,那我们是不是把他们放了?”藤田少佐看着下面几名年轻貌美的少妇:“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慰安妇’一直短缺把花姑娘带走,其他人······!”
  
      “轰······!”一声巨响打断藤田少佐的话。
  
      “怎么回事,那里来传来的爆炸声!”顿时所有日本兵,举起枪警惕的观察四周。
  
      五分钟后,没有再次传出爆炸声,警惕的日本兵,开始松懈下来:“田源、带上人跟我走!”俩名趴在地上的机枪手站起来,十几名日军向爆炸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啊······!”突然,一声痛苦的哀嚎声在院子里传出来。
  
      走在院墙外面日军急忙背贴墙面,两名日军翻过墙头,警惕的跳进院子,见俩名战友一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个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挣扎,嚎叫!举起枪悄悄的向屋里走去。
  
      接着几名日军在大门冲了进来,十几只枪口对准屋门:“里面的人听着,皇军优待俘虏,出来缴枪不杀!”翻译声高气昂道。没有回答,一片寂静。
  
      只有院子里受到惊吓的母鸡“咯咯······!”叫个不停。
  
      藤田少佐抬起手向前一挥,两名日军在腰间掏出手雷,分别从门口和窗户扔了进去!
  
      “轰······!”两声巨响,房屋墙前面出现了一道十几公分宽的裂缝,后墙被炸出一个两米多高的洞口。两名日军,在响声过后迅速的跳进屋子。
  
      摇摇欲坠的屋子里,藤田少佐看着死去的日军和躺在床上分不清男女的尸体:“八嘎!”怒气冲冲的向打麦场上走去。

                                             
                                                                      第二章  


          打麦场上,怒气冲冲的藤田少佐:“八嘎,可恶的支那人!统统死啊死啊得!”
  
      “哒哒······!”一阵枪响划破原有的宁静,惨叫声、怒吼声回荡在打麦场上······!
  
      翻译看着一个接一个倒地的百姓,心有不忍的闭上了眼睛,泪水在眼角流下!牙咬的咯吱咯吱直响!
  
      十几名满身补丁,手持火铳的汉子一路狂奔,当听到枪响不断,全部停在原地;“完了!”一名中年汉子叹道。接着不要命的向前跑去。
  
      赵家洼,打麦场上已被鲜血染红,散乱的尸体躺在地上,到处散落的弹壳,见证了这次屠杀!十几名爷们跪在一旁,一名满脸胡子的汉子泪流满面怒吼道:“小鬼子、老子操你奶奶······!”
  
      小孩,磨破手指!在玉米杆盖住的洞口爬出来,当看到屋里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啊······!”尖叫着向门外跑去。
  
      一个幼小的声音在村中传出。
  
      “队长你听!”十几人急忙站起来,向村中跑去。一个孩子哭喊着,被门槛绊倒趴在地上不停地哭泣。
  
      张铁山急忙跑过去,把小孩抱起来:“小弟弟、别哭······!”
  
      “姐姐······!我要姐姐!”小孩哭泣着喊道。
  
      每个人看着哭泣的小孩泪流满面,心酸无比,几人走到院子里,看着被炸裂的房屋,急忙走进屋里,见床上躺着一具难以辨认的尸体好像明白了什么,张铁山急忙把小孩抱出屋子。
  
      突然小孩挣扎着,在张铁山怀里下来,向锅台跑去,弯腰在地上捡起一块发黑的鸡蛋:“姐姐!”面带微笑把焦糊的鸡蛋放到嘴里,有滋有味的吃了起来。
  
      十几个人看着眼前的孩子,眼泪忍不住的滴在地面上:“小——鬼——子,你——们——这——帮畜生!”张铁山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拳头紧握。
  
      “队长、怎么办!”身高一米五左右的男子,扛着一把铡刀问道。“把遇难的老乡都埋了!”男子叹息道。
  
      “什么!”扛铡刀的男子面带惊讶:“队长,就咱们这几个人,要埋到什么时候!”一脸的不情愿。
  
      “这里的空房子多得是,我们就在这里住,一天埋不玩,就两天!两天埋不完,就三天!直到埋完为止!”张铁山面带怒意。
  
      三天后,一群手拿农具的的百姓来到赵家洼,满脸泪水加入了送葬的行列。
  
      七天后,原本种满庄稼的小山包上,堆起了三百多个坟包,十几名灰头土脸的汉子跪在地上,身后还跪着一群老百姓:“乡亲们,我张铁山对天发誓,不把小鬼子赶出中国,我下辈子给你们做儿子,好好孝顺你们!”
  
      日本人的凶残,点燃了沂蒙山人民的怒火,赵家洼被屠村的事情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传遍整个沂蒙山,每个人都满怀激愤,同仇敌忾为建成牢固的抗日根据地,打下了坚不可摧的人民后盾。
  
      新庄镇,位于沂蒙山边缘地区,背靠沂蒙山而建。是出入沂蒙山的交通要到,日军把此地化为重要战略位置,长期派兵驻守,因此在这块地方,打起了长达八年之久的拉锯战。
  
      一户人家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唢呐锣鼓震天响,一顶花轿在门口停下,俩名老太婆搀扶着一个身穿大红嫁衣,头戴红盖头的女子走出轿门。
  
      一名满脸傻笑的青年,看着停在花轿前的女子,转身弯腰,女子扭捏着被俩名哈哈大笑的老太婆,推到青年背上。
  
      青年背起自己的新娘向院子走去,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声声欢笑充满了喜庆。
  
      “吉时已到,一拜天地······!”一名年长的老者高声喊道。
  
      “二拜高堂······!”让人疑惑的是高堂之上,竟摆放着一座关二爷的神像。
  
      拜过天地,敬过高堂,青年满脸傻笑把新娘抱入洞房,一群小孩跟在身后一蹦一跳:“新郎官,抱新娘,入洞房,来年生个胖娃娃!欢声笑语皆满堂、皆满堂!”
  
      两辆装甲车,发出的轰鸣声,让沉浸在喜庆气氛中的百姓转头向门外看去,一辆装甲车在门口花轿上压过,轰鸣着向镇中心驶去。十几辆车,满载荷枪实弹的日本兵,一架架山炮挂在车后。
  
      站在车上的日本兵,不时向车下的百姓抛洒印满汉字的传单。
  
      “少爷、你快看,上面写的什么?”一个身高约两米,肩宽背厚,虎臂熊腰的山东大汉摇摇晃晃走到新郎官面前。
  
      新郎官接过传单:“维护当地治安,剿灭扰民之匪,共建大东亚共荣圈,日本天皇!”
  
      正在众人疑惑之际。“少爷······!”突然院子里传来一阵慌张的喊声,新郎官急忙向外走去,见一名日本军官手持军刀,身后两名日军端着用红布盖住的托盘,站在门口。新郎官面带疑问看着不速之客。
  
      “你好!”日军军官低头。
  
      “你好!”新郎官回礼道。
  
      “我们大日本皇军刚才路过此地,不小心把贵府放在门口的花轿压坏了,深表歉意,特献上薄礼,希望得到您的原谅!”日军军官弯腰鞠躬,身后两名日军端着托盘走到新郎官面前。
  
      新郎官面带疑惑揭开红布,一托盘金条在太阳下发出闪闪金光,另一盘、一把手枪平放在托盘上,旁边放着约六十发子弹。
  
      “这是什么意思?”新郎官疑惑的看着门口的日军。
  
      “张桑、不请你的客人进去问话,是不是有失礼数,据我所知这块土地所属齐鲁大地,被称为礼仪之邦,是中国礼数最多的地方!”日军军官面带微笑。
  
      “请!”新郎官抬手把日军军官让到大厅之上:“上茶!”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端着一杯茶放到日军军官面前。端起茶杯,嗅了嗅面带疑惑:“张桑、我品茶无数,却不知你这杯中泡的是什么茶叶?”
  
      “中国地大物博,不像你们小日本,孤居海岛可做茶叶的树种,少之又少,你没喝过那是自然!”新郎官面不改色微笑道。
  
      日军军官脸色微怒,急忙笑道:“张桑,你没回答我杯中所泡何茶,却把问题转移到我的国家,我不知你有什么用意!”新郎官面色一红,感觉自己刚才却有失礼之处。
  
      “此茶,乃是清晨天降露水之时,太阳没出山,采摘的金银花,然后放在太阳下暴晒,再用细火温烤,烘制而成,饮用时加入冰糖,有祛火明目之功效!”新郎官缓缓到来。
  
      “哦!原来是金银花茶,难怪我闻到一股花香!”端起茶杯打开杯盖,几根金银花漂在杯中,用舌尖舔了一下:“果然、芳香伊人,茶中极品,还具有养身保健之功效,实属难得!”日军军官赞叹道。
  
      “请问、那只枪是什么意思!”新郎官继续问道。
  
      “久闻张桑大名,想给您谈一下和我们大日本皇军合作的事情!”瞬间日军军官变得一脸严肃,面带杀气给人一种恐惧感觉和没有选择的余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6 19:09 , Processed in 0.10520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