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78|回复: 23

[原创] 【短篇小说】三人帮(6080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7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芒 于 2018-6-30 07:40 编辑

三人帮

        一

  苏蒙、赵子恺、夏小颜是铁哥们儿,当然,夏小颜是女孩。

  他们打小就在苏庄长大。苏庄有三大姓,对,就是苏院、赵院、李院。夏小颜爸爸是李院的女婿。据考证,苏庄这三大姓都是明朝成祖朱棣皇帝登基后,陆续从山西洪洞大槐树强迁来的。他们迁来之前,这地方几乎没有人烟,这和燕王扫北的传说有关。

  夏小颜爸爸是老师,在一个乡镇中学教书。小颜妈在她5岁的时候因病撒手人寰,所以她从小寄养在姥姥家。尽管没怎么享受过妈妈地疼爱和庇护,但夏小颜的童年还是阳光和童趣的。因为苏蒙、赵子恺。这两个小哥哥特宠她,大人们里里外外忙碌的日子,他们就在巷子口玩泥巴,摔元宝,晒印版……一把鼻涕,一身泥,三个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声塞满深深的小巷。

  大点了她们仨还是整天黏在一起。那时候的夏小颜剃着小子头,性格也大大咧咧,全然没有女孩子的样子。经常是一手搂着苏蒙的脖子, 一手搂着赵子恺的脖子,满世界瞎跑,做什么事都形影不离。甚至撒尿,都是上了小学四年级才知道避讳。乡村长大的孩子,那才叫童年,他们仨一起爬树掏鸟蛋,下河湾摸鱼蚌,到野里烤绿麦,烧紫薯,啃玉米;把刺猬和长蛇抓来,看它们斗;将小颜姥爷的花镜放在阳光下聚光,烫的刘寡妇的小赖狗吱吱叫……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时间是大人的,快乐是他们的。

  每个周六,夏老师都来苏庄看望小颜,这两天就是夏小颜最能享受到温情的时候。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爸爸一双大手一遍遍地抚摸着她的头,抚摸着她的小脸,那种久违得慈爱让她突然想哭。爸爸从镇上给她带了许多饼干,柿饼,还有一大包各色的糖,有地瓜糖、柠檬糖、芝麻糖、还有软糖。她当然不舍得自己一个人瓜分。她总是偷偷藏起来,等爸爸走了,就拿出去分给两个哥哥。

  这俩家伙可从没见过这些稀罕物,放在他们手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咧着嘴傻笑,都舍不得吃。夏小颜就说,你们吃吧,我这里还有好多,转身就跑回姥姥家,把私藏倾囊而出。

  小学毕业,夏小颜被爸爸接走了,去了他所在的中学。苏蒙、赵小恺考了本乡的中学。此后,他们就没了联系。

       毋容置疑,苏蒙、赵子恺的心里都曾想过娶夏小颜当媳妇。尽管少不更事,他们还说不清这种萌动的情愫。只是,这一直藏在他们心里。


  二

       苏蒙和赵子凯初中成绩都还算不错。但因为是农村孩子,拮据的家庭状况,供应他们上学很吃力。毕业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继续读高中,而是选择了能够尽快就业的中专。

       苦难往往能让人尽早的懂事,知道该怎么选择。

  苏蒙报了师范,赵子凯报了工商管理学校。最后双双被录取了。

  师范的三年,没有了学业压力。同学们都找一些自己喜欢的兴趣小组参加,打发无聊的课余时间。实在没什么爱好的,就三五成群聚在宿舍打纸牌。从小作文就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的苏蒙报了文学小组,课外或听老师讲文学课,或参加小组的一些活动,或一头扎进图书馆里,疯狂地啃食着国内外名著。他还开始尝试着写一些校园诗歌和小品,给校园杂志社寄去。不久,竟真的有几篇被录用了。一时他成了学校的名人,同学都管他叫小文豪。

        其实,他内心是清楚的,自己那些青涩的东西还差得远着呢。

  他时常会想起赵子凯和夏小颜。夏小颜自随他爸爸去读初中就渺无音信了,但她的影子在他心里始终挥之不去。他给子恺写了封信,谈了自己现在的生活,也谈了他们小时候的一些往事。问他现在怎样?暑假是不是要回家等等。末了,还问他知不知道夏小颜的情况。

  赵子恺很快就回信了。他和他的生活状态差不多,只是他没报什么兴趣小组。至于暑假,他说不准备回去了,他打算在上学的城市自己找份零工,或者倒腾些小商品去夜市卖,多少挣点钱,帮家里分担。小颜的情况他也不清楚,估计应该还在上学吧。

  秋去冬来,三年弹指一挥间。甚至苏蒙的笔下还青色未黄,他就要毕业了。

  这时候的苏蒙,才真正有了成年的感觉,因为不久,他就可以成为人人羡慕的公家人,可以挣工资,自己养活自己。这种触手可及的憧憬,甚至暂时抵消了师生、同学离别的伤感和不舍。

  他回到家好几天了,子凯还没回来。他爹说儿子前几天打电话过来,说可能要晚几天,有点事要处理。

  大约一周后的一天傍晚,子凯来找他了。手里提着一瓶兰陵,一包花生和豆皮。他们没在家里,而是去了村头的老石磨上。苏蒙看出来子凯有很重的心事,他不说,他也不急着问。他们你喝一口给我,我再喝一口给你,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暖风徐徐,四野暗淡,黄月亮时不时从云层里探出头来,似乎也对两个年轻人充满了好奇……

  一声长长的慨叹,赵子凯竟开始摸泪,继而趴在苏蒙肩头呜呜哭起来,像个无助的孩子。
  “究竟咋回事,说出来吧,或许能好受些。”拍拍他的后脊背,苏蒙说道。

  原来,子凯在学校谈恋爱了。姑娘姓余,是邻市一个副市长的千金。维持了一年多的花前月下,山盟海誓,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姑娘摊牌了,他们只能到此结束。因为她父亲坚决不同意他们的事情,执意让她分手。

  子凯不想放弃,他做了种种努力,甚至他答应可以跟女孩去他的城市。最后,女孩父亲来到学校,见了他们的校长和老师,他们都来做他的工作,最终他只能放弃。

  苏蒙还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怎么劝他,他隐约能感受到这种撕心裂肺的滋味。

  “别哭了,咱走走吧。”苏蒙说。

  崎岖的乡间小路,一路的虫吟蝉鸣。子凯把喝剩下的空酒瓶抛的远远地,对着前方大声喊着:他妈的,我非混出个人样来,让狗日的瞧瞧!
       不久,他们都上班了。苏蒙被分配到玉皇庙镇中学教书,子凯则在本乡的工商所任职。不巧的是,苏蒙的学校正是夏小颜爸爸当年所在的学校,他内心有些窃喜。


       三
  夏老师三年前已经调离了学校,而且升职为县教育局的副局长。小颜今年高中毕业,成绩不错,考上了行政干部学院。苏蒙学校和她爸爸相熟的老师和领导都去给他送升学礼。苏蒙由衷地替小颜高兴,他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子凯。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苏蒙还是苏蒙,一个兢兢业业,默默无闻的语文教师。赵子凯已经是赵所长了。

  他们偶尔见面,一起坐饮。每次都是子凯埋单,苏蒙知道他能报销,也不争抢。席间,子凯劝苏蒙跑跑关系,弄个一官半职的,给将来升迁铺条路子。甚至启发他去找夏小颜的爸爸。每次苏蒙都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他说现在的生活两点一线,简单轻松。和孩子们在一起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张长李短,这样挺好。

  “哥,早晚你会后悔的!”子凯很无奈。

  苏蒙问子凯,知道不知道小颜的消息,现在应该快要毕业了吧。子凯说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不久后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苏蒙有些不懂。

  这一天,他和领导去县教育局开会,他是作为教学骨干参加的。散会的时候,他被局办公室主任叫住,说领导要见他。领导就是夏小颜的爸爸,两年前,他已经升职为局长了。

  他跟着进了局长办公室,小颜爸爸比原来胖了好多,也陌生了好多。

  “你和小颜还有联系吗?”主任走后,小颜爸爸问他。

  苏蒙原以为,他找他会是工作上一些鼓励和关心的话。一时有些诧异。

  “没有。小颜还好吧?”他只能实话实说。

  “嗯。我找你,是想让你劝劝她。”小颜爸爸的话,更加让苏蒙一时陷入云里雾里。

  原来,赵子凯和夏小颜在谈恋爱。夏小颜研究生已经毕业,最近赋闲在家等着上班。她也公开了自己和赵子凯的恋情给爸爸和后妈。这得到了他爸爸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反对,为此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我希望你能劝劝她,也做做那个赵子凯的工作。别耽误了小颜。他们不合适。”小颜爸爸很决绝。

  “我知道你们和那个赵子凯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挺好。但是小颜这孩子毕竟小,她很单纯,不懂事。

  “她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不想她这么早就谈婚论嫁。你应该能理解我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情,对吧。”小颜爸爸此时显得有些语重心长。

  苏蒙不记得是怎么离开小颜爸办公室的,也忘了自已是怎么和小颜爸爸说的。总之,他并没有和小颜联系,也没有和子凯谈起过这件事。他觉得大家毕竟都是成年人了,应该可以做出自己地选择。况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只是,内心里他还是觉得和自己比的话,他们俩更般配。

      不久,赵子凯调到了县工商管理局机关。苏蒙觉得这应该是他妥协的结果。因为不久他就结婚了,媳妇并不是夏小颜。况且,从基层调到城里,没有关系,没有门路,谈何容易。


  四
  苏蒙也开始谈恋爱了。姑娘是一个老教师给他介绍的,在另一个乡镇教小学。第一次见面,他就被姑娘深深打动了。她穿着朴素,言语不多,都是些和他工作有关的事情。全然不似别的女孩子,总要问你收入啦,职称啦,家里老人啦,统统都是这些俗事。姑娘长得也不错,圆脸,清眉,白白净净,一对眸子,清濯而不失灵气,端庄而不缺娟秀。

  周末,赵子凯给苏蒙打电话,约他去看看夏小颜。苏蒙慨然应允。

  夏小颜本在县纪委工作,后来,到乡镇挂职镇长。她也结婚了,丈夫是副县长的儿子,听说是个纨绔子弟,在检察院上班。

  子凯开车接了苏蒙再去夏小颜所在的乡镇,足足走了一下午,傍晚的时候才到。饭局没在食堂,夏小颜在驻地一个临街的小饭店定了房间,就他们三个。

  夏小颜还是过去大大咧咧的小颜,一见到苏蒙,就过去一个搂肩抱。弄得苏蒙有点不好意思,脸上火辣辣的。她已经出落成大美人了,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气息,让苏蒙不敢直视。席间,他们相谈甚欢。三个人追忆他们一起走过的日子,曾经的童真和顽皮,别后苦读的艰难和不堪……杯盘交错间,笑骂声此起彼伏。

  聊的尽兴,酒自然也没少喝。苏蒙第一次喝这么多酒,感觉走路都有些踉跄。赵子凯酒量大,但也沾了酒气,夏小颜本来是有专车的,他非要小颜跟他们一起回去。一脸酡红的小颜略略有些迟疑,还是点头同意了。

  他们先送苏蒙回家。一路上,子凯和小颜都都嗔怪他,该在城里买栋房子,那样三个人也可以经常聚了。苏蒙虽然有些醉意,但还是执拗的说自己不想让自己太累,至于以后,可能会去城里安个家,但暂时还不会付诸行动。

  第二天醒来,苏蒙全然忘掉了他们是怎么送自己回家,又如何离开。只是隐约有点担心赵子凯和夏小颜,这种担心说不清是什么,但却始终盘亘在心里。

  五
  说不上是心理感应的神奇,还是冥冥中早有定数。赵子凯和夏小颜果然出事了。只不过这已经是他们这次相聚一年以后了。

  一次赵子凯和夏小颜在车里幽会,被联防队员抓了现行。尽管子凯老老实实如数交了罚款,并一再央求他们千万不要把事情抖落出去。但这件事还是很快被传的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纸里哪能包得住火,小颜老公自然也听说了。他登时气急败坏,纠集了几个小混混,趁夜色把赵子凯叫出来,狠狠揍了一顿,把他的腿都差点打残。

  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不久,他又假借别人的名字,举报子凯贪污市场管理费,最后子凯虽未被判实刑,但却被开除了公职。老婆也无法接受他的背叛和狼狈,不久就和他办了离婚手续。无奈之下,子凯选择远走他乡。

  苏蒙的世界毕竟是封闭了些。他知道这一切,是在子凯临出行的前一天晚上。子凯来找他借钱,说要出去闯荡。同时,以他的名义把小颜约到他家里,两个人见了最后一面。小颜告诉子凯,她没办法离婚和他浪迹天涯。因为她老公掌握有他爸爸很多不可告人的事情,当然他也有他们家老爷子的诸多把柄。他们的婚姻只能这样名存实亡的维持。她让子凯彻底忘掉自己,在外面好好干,再成个家,有个好归宿。小颜走后,赵子凯一直怒骂着世间的种种不平,翻来覆去念叨自己所遇到的每一件不称心的事情。苏蒙默默陪着他,基本不怎么搭话。

  赵子凯走了,再也没什么音信回来。但苏蒙觉得,他一定还会回来。

  夏小颜频频出现在电视上,她从镇长,到书记,再到财政局局长,一直晋升到副县长,仕途可谓平步青云。伴随着她的升迁,总有些传的有鼻子有眼的绯闻。苏蒙不关心人们这些闲话,他每每在电视上看到她,面对镜头侃侃而谈,讲起话来掷地有声,总有一些新的失落。这些年,夏小颜早就没有了过去的影子,再也不是那个单纯、可爱,邻家小妹般的小颜。

        六
  岁月如梭,一晃又是八年过去了。

  人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苏蒙的儿子已经小学六年级了,他和妻子调到了一块儿,生活简单而有规律,平淡而不失浪漫。并且在妻子的鼓励和协助下,他开始写小说,并偶有发表,在当地已经算小有名气。

  眼见着同事们都在城里买了房子,眼见着房价一直在涨。媳妇说不如咱也去看看吧,毕竟咱也有些积蓄。

  正值周末,他们把孩子托付给爸妈照看,两个人坐公交车去了县城。

  “水岸清华”这是学校老师们津津乐道的一个学区住宅项目。据说是个浙江大老板投资开发的,规划设计档次很高,卖的也很抢手,自然价格也不菲。远远地就看到高大的广告牌矗立着,椭圆的别致造型,蓝绿相间的色彩,特别吸引眼球。再走近看看宣传口号:水岸豪宅、学苑盛享,赵子凯先生荣归故里,亲情奉献!苏蒙不禁笑了,心里默念:胡汉三又回来了!

  苏蒙和媳妇在售楼处转悠了一个多小时,感觉这里确实不错,环境好,户型合适。看着里面人声鼎沸的样子,他们也有些心急,生怕错过机会,立即找售楼小姐交了定金,签了合约。他没去惊动赵子凯,他觉得自己目前有能力负担,没必要给人家添麻烦。

  不久,他就接到了赵子凯的电话。他已经安排人来接他了。

  他坐着赵子凯派来的宝马,一路风驰电掣,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据称是县城最豪华的商务酒店—凯旋门。赵子凯已经站在大厅门口高阶上等着了。不只是他,身边簇拥着好几个人,一个时尚女郎在他右手边。他肥了一圈,也白了好多,显得魁梧和霸气了。让苏蒙一下子有了距离感。车门刚一打开,他就扑上来,一把抱住苏蒙,嘴里不迭的抱怨:太忙了,项目建设刚有着落,实在脱不开身。仁兄见谅。苏蒙一时语塞,只是嗫嚅道:没事没事,你忙我知道。一行人走进酒店。赵子凯步履款款,气宇轩昂,一副大开大合的老板做派。过道上的服务生见了,纷纷哈腰鞠躬,嘴里忙不迭喊着:赵老板好!一看他就是经常光顾这里的常客。

  “哥,我给你介绍下,这是弭总,我的业务经理,也是从浙江带过来的好兄弟。”甫一落座,子凯就给苏蒙介绍几位作陪的人。

  “这位是公司秘书,兼公关经理小敏,这是销售部胡总。……”

  侧身又对他们介绍苏蒙“这是我哥,比亲哥还亲,我们从小光着屁股长大。

  苏蒙连忙起身,一一点头示意。

  菜还没上来,大家边喝着茶,边聊天。子凯问苏蒙道:哥,想不到这么多年了,你还守着学校那破房子呢!我真服你了。回头又对那个胡总说:记着,二期的时候,在我隔壁的房子,给哥留着。苏蒙赶紧说:不用不用,我已经预定了,就是你这个楼盘。

  赵子凯一愣,马上说道:“嗨!你怎么不早说一声呢!起码他们也能给你打个八折吧!”又转头对那个小敏说到“把卡给苏哥吧!”

  那个女人麻利打开皮包,拿出一张银行卡,双手递给周蒙。周蒙不明就里,一时愣住了。

  “哥,当初我最难的时候亏你接济,否则我连去南边的火车票都买不起。我有今天多亏了你,这卡里有十万块钱,不成敬意。”

  “如果你想还,那就只还属于我的那部分。否则我现在就走。”周蒙说着就想起身。

  “你呀!你呀!还是廉者不受嗟来之食的臭脾气。好好,以后再说。”赵子凯无奈,只能暗示那个小敏把卡收了。

  一会,酒菜齐备,宴席开始。大家推杯换盏,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席间,子凯接了个电话。周蒙离得近,听出是个女人的声音。感觉有些耳熟,但听不清楚,一时难辨是谁。接完手机,赵子凯就对那个小敏说:明天就去找祁行长。别忘了!

  这一夜,周蒙喝多了,他没回家,在酒店里住下来。第二天才坐了宝马回家。事后,他才隐约记起来,那天电话里的女人应该是小颜。不过,后来,赵子凯又陆续约过他几次,但每次都没有夏小颜。

      他想,也许是他们过去的的事尽人皆知,他不想给人口实吧。


  七
  转眼一年过去了。

  这一年里,苏蒙和媳妇每到周末都去“水岸清华”的建设工地看看,他们盼着工程早一点竣工,自己也享受一下城里人的生活,感受一下在屋子里上茅房的滋味。

  2008年刚过,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很快波及世界。一下子每个人的生活都笼罩在不安和惶恐中。

  好一段时间,赵子凯和苏蒙没有联系了。苏蒙也开始陆陆续续听到一些传闻,说他的这个项目后续资金遇到了困难,工程都停了。媳妇不放心,和同事抽空去看了看,回来说果然是停了。

  后来,他又听说,有人开始上访。苏蒙媳妇也担心这项目成了烂尾楼,买楼的钱打了水漂。苏蒙倒是沉着,他觉得就算赵子凯真的资金链断了,土地还在,早晚还是要盖楼的,反正自己有合同也不用太担心。

  一晃又是三年过去了。

  这期间,不断有让周蒙震惊的消息传来,先是赵子凯因为涉嫌集资诈骗被抓了。后来,事情似乎又牵扯到了夏小颜,她因此提前内退。据说是她这个管金融的副县长给银行打了招呼,使银行简化了审批程序,让赵子凯钻了空子,造成银行很大一笔资金亏空无法回收。

  最后,一家国企房地产公司接手了赵子凯的项目。而这时候,全国的房地产市场开始回暖,项目很快就竣工了。接手的企业赚了个瓶满钵满,也给当地政府解决了一个挠头的困局。当然,也让周蒙这些买房户卸下了纠缠几年的忐忑和不安,最终圆了蜗居梦。

  周日,周蒙去监狱看望了赵子凯,顺便给他带了些衣物和吃的。子凯早没了往日的体面和风光,一身邋遢,满目颓废。但他还是在不停地抱怨世道不公,他说,如果再缓他些时日,哪怕两年,他就可以翻身,他就可以赚足三个亿!恰恰世间没有如果。

  回来的路上,周蒙忽然想起过去老师讲过的一句话:再大的公平也会被一颗不安份的心打败。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6-27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新,灵动,笔触里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读来挺有感觉。欣赏学习。送上祝福。
发表于 2018-6-27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老师所营造的氛围,散文式的写法让文字带着淡淡的忧伤,怀着对失去的美好岁月怀想,把自己的所思寄托在小说中的三个颇有代表性的人物身上,把那一代人的悲欢离合演绎的有声有色,人物塑造立体形象,让人读过难忘。
赞一个!
发表于 2018-6-27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不错,文字精湛,学习了。
发表于 2018-6-28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望老师,加分学习!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冰 发表于 2018-6-27 10:36
清新,灵动,笔触里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读来挺有感觉。欣赏学习。送上祝福。

夏版,批评是最好的声音,你别吝啬。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临沂风铃 发表于 2018-6-27 10:55
喜欢老师所营造的氛围,散文式的写法让文字带着淡淡的忧伤,怀着对失去的美好岁月怀想,把自己的所思寄托在 ...

努力改变,也努力坚守!谢谢点评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徐得荣 发表于 2018-6-27 12:57
文笔不错,文字精湛,学习了。

还是多提意见吧。别人的眼睛更客观和理性,特别是老兄,我很看重。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守望天使 发表于 2018-6-28 09:17
回望老师,加分学习!

谢谢天使,下次请留下批评和教诲。
发表于 2018-6-28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野芒 发表于 2018-6-28 18:18
还是多提意见吧。别人的眼睛更客观和理性,特别是老兄,我很看重。

谢谢野芒兄对老榆木的信任
发表于 2018-7-4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厚重,语言颇具功力。描写了三个少年玩伴的成长过程,包涵了生活的多舛,事业的沉浮,情感的暧昧与纠结,很有质感。另外,苏蒙与周蒙有点混,注意理顺一下!
发表于 2018-7-4 1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加精理由:情节回环曲折,层次多样,语言平实贴近生活。以三个好友不同的成长经历为主线,表现了复杂多样的内涵,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爱情纠葛,有违背职业道德后的惩戒,也有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的世事难料。整个作品厚重,极具质感。
发表于 2018-7-7 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子凯的不安分,恰恰是一种可贵的素质,打败他的不是思路不对,而是情势......
发表于 2018-7-7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老师的“三人帮”,不免想起电视剧“男人帮”,三个不同的玩伴,三种不同的结局,文字细腻,颇具质感,欣赏学习,点赞加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幽谷幽兰 发表于 2018-7-7 01:44
赵子凯的不安分,恰恰是一种可贵的素质,打败他的不是思路不对,而是情势......

人的遭遇和自己的价值观不无关系。不安分是人的本能,否则活着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当然我们要看这种不安分是怎样的出发点和选择怎样的路径,因为这可能决定最终的结果。赵子恺的不安分有积极的意义,但选择路径都有些问题,所以他的悲剧结局不能理解。总之人的挣扎和努力不能够建立在完全实现自我的基础上。所以我很欣赏老子的无为而治,看是无所作为,实际自然天成,努力都在内心,在能实现的时候实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1 21:22 , Processed in 0.11534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