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21|回复: 28

[原创] 芬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4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秦皇岛简枫 于 2018-7-9 09:41 编辑

芬芳
文:简枫

  痴迷黄昏时的光明,橘红的山峦镶嵌了金边,看上去一点都不急躁,一寸一寸的往西天边滚落,这便是尘世的最朴素的壮美。去摘菜回来做菜包子,多么简单又实在的愿望啊。给自己一个目标,一踮脚尖儿就触到了。

  花开了一些又落了一些,事情做完了一些,又有了一些新的。然而很多时候,疲倦也是有的。走在明亮的光影里,花香浓郁或者疏淡,人恹恹的打不起个精神头。花说开就开了,说落就落了,没有不舍没有惜别,仿佛这些事都是应该的。比较起来,人倒是做作得很。是风吹开了它们又带走了它们,对于花事的痴迷原本就是一件偶然的事。地里的菜长得很疯,搁不住三天两后晌的就得去望望。小白菜挤挤挨挨的从菜畦里漾出来了,间着拔一些留包菜包子。秋葵变得茂盛而膨大,每一片叶子的主干夹角处都生出一个尖尖的果夹。揪下来就可以直接吃进嘴了,清淡可口的好滋味。

  渔夫用马蔺叶绑西红柿秧,边绑边对我说这西红柿秧长疯了。喜欢将一个“疯”字用在植物上,有一种自由自在的放纵感。疯了的西红柿秧有四畦,还有两畦小圣女果,都乌央乌央的呈现出一种无法掌控的势头。这样的状态需要人为的让它们节制下来。掐尖打蔓是唯一的选择,我没收拾过西红柿秧,小时候和父亲一起倒是收拾过棉花。那时候我觉得收拾棉花棵子是最难熬的事情。好在现如今西红柿种得不多,加上圣女果在内也就六畦,说着笑着也就把活儿干了。倒是犯愁一件事,看情形五六天过后第一批柿子也该红透了心儿。那接下来就会铺天盖地的摁不住了,今儿你红明儿她红,争先恐后的将菜畦的喜乐氛围哄抬到一个高潮。在菜园子,这样的高潮也不常有,植物们真是懂得回报,倾尽自己所能,呈现出好的姿态好的滋味。边上是宋哥在浇水,他的地瓜秧子长得很奇葩,南边都封垄了,靠近北边还是那么细脚伶仃的可怜样儿。

  想起那年去卢龙凉水泉淑枝姐家里刨地瓜,漫山遍岭的地瓜秧谁也管不了谁,要将沟沟壑壑都封严实了。淑枝姐家的地瓜太好吃了,甜而面,松软喷香,口舌生津。淑枝姐照顾娘的那些年,我每晚回家都有热乎乎的烤白薯可吃,这让冬天的黄昏多出一份盼头。有时候真的很想把这些对植物的心心念念的小情绪谁给某个人听听,可以是路遇的那个,也可以是不曾谋面的那个,对于倾诉者来说,说给谁不重要,关键是“说”本身。

  偏好茄子微微的紫,那么低的朝向地面,打开自己的心意。拍一朵盛放的茄子花,需要蹲下身子再低下头,与泥土保持在一种最贴近的状态里,还要有刚好的光线斜着打过来。镜头里的茄子花,那么娇小神气,一个有着忧郁神情的小天使,幽幽的浅吟低唱。在一派清新的田园里,茄子花开无疑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比摘茄子好多了。咔咔的摘茄子毕竟少了很多情趣,那也就是两三分钟的事。

  总有人过来责问:“你让自己这么累,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吃饱了是一定的,撑的也有可能。但若说只是吃饱了撑的消食也不全对,总还是需要有三分情趣在的。空气中弥散着一种菜蔬的混合香,一点都不浓烈,能让人清晰的分辨出哪一缕是黄瓜的哪一缕是豆角的或者西红柿的。这多么奇妙啊,像我的小丫那样能吃出馅饼里所有的原材料,真想一把拉过她让她伸长鼻子嗅一嗅,菜园子上空妙不可言的气味的波浪。小白菜择了瓷瓷实实地装进袋子,黄瓜茄子秋葵也是满满的一袋子,生着吃的煮着吃的包馅儿的也是要分门别类的收拾好。

  小白菜开水烫了再凉水冰了,攥成团切成细碎掺一些西葫芦丝,梅花肉绞成馅味好。新鲜的虾子剥皮切段,四五个鸡蛋打散过油,沿着一个方向调馅儿。细算来从原材料离开菜畦起,到吃到嘴里那一口浓郁的菜包,前后也就两个多小时。有些事,不能不说是个谜,比如内心的好恶。好,喜好的好,有嗜和癖的含义。那就需要尽力的去做了,能做到极致就是最好的。至于说别人怎么说,实在是没所谓。至于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只有自己知道了。

  在这些琐碎的活计中,时间流逝得很快,洗洗涮涮的躺在床上看窗外的月色,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坍塌开。怪了,只是来得及深吸一口窗外夜色里的芬芳,没多想就睡着了。



评分

4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7-4 09:3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记:进入七月了,心里忽然喜悦起来。大家看上去都很欣然,要放假了。四散着去过自己的生活,我就去伺弄我的菜园子。北方大地在七月是葳蕤的,都争相着绿,各种各样的深浅不一的绿,间杂一些花色繁多的朵儿们。流云压低了天空,我便陶醉在这很低很低的人间,真好闻啊。走不动了,心意也懒了,坐下来或者靠在树干上,贪婪的吸上一口,通体舒畅起来。草叶子也香,流水也香,薅一把草都能带出香气来。七月,安好。
发表于 2018-7-4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简啊,七月你是最快乐的,因为地里全部都是种下的希望得到收获。想想那些绿、黄、红、紫都美气。
发表于 2018-7-4 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些琐碎的活计中,时间流逝得很快,洗洗涮涮的躺在床上看窗外的月色,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坍塌开。怪了,只是来得及深吸一口窗外夜色里的芬芳,没多想就睡着了。
像一篇散文。语言质朴,唯美。
发表于 2018-7-4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倒觉得七月懒洋洋的,一是日头大,二是年中。在重复的日子里寻求不重复的乐趣,却是妙事。
发表于 2018-7-5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事决定做和做了之后才发现,没那么难。唯一的变化是,别人还是老样子,你多了一个选择。比如简枫,当初决定种地时,我就想,半年之后,别人都还是老样子,而简枫一定会多了一个菜园,以及一些美文。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lvhq018 发表于 2018-7-5 07:33
有些事决定做和做了之后才发现,没那么难。唯一的变化是,别人还是老样子,你多了一个选择。比如简枫,当初 ...

倒是有一个好处,自认做事还是认真的。在认真的基础上,如果刚好碰上了一点喜欢,就更加的好了。有时候我家渔夫也抱怨,给你种点地,都把我变成农夫了。我是怀揣一颗游乐的心意,做正经事。文字,是在果蔬之外的收获。于我而言,很开心。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7-4 14:29
简啊,七月你是最快乐的,因为地里全部都是种下的希望得到收获。想想那些绿、黄、红、紫都美气。

看着就舒心。总想着去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和五中张奇 发表于 2018-7-4 15:19
 在这些琐碎的活计中,时间流逝得很快,洗洗涮涮的躺在床上看窗外的月色,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坍塌开。怪 ...

散文的语言,随笔的心意。我写字一般没有什么约束,也不愿有条条框框的束缚。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槐安. 发表于 2018-7-4 21:03
我倒觉得七月懒洋洋的,一是日头大,二是年中。在重复的日子里寻求不重复的乐趣,却是妙事。

深情的喜欢一样事物,就有妙不可言的体验。
发表于 2018-7-5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弱弱的问一句,梅花肉是啥身上出的?好像不知道。
一老听见人说,你吃的多少,干嘛要这么霸家。就想笑,任何的生活只要自己喜欢,就无所谓别人咋看,快乐就是最好的收获。跟你一起享受收获的美妙,七月酷暑中,也见清凉。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草 发表于 2018-7-5 09:20
弱弱的问一句,梅花肉是啥身上出的?好像不知道。
一老听见人说,你吃的多少,干嘛要这么霸家。就想笑,任 ...

猪肉。据说每只猪身上的这块肉只有五六斤,大约有二十厘米长,横切面瘦肉占90%,其间有数条细细的肥肉丝纵横交错,所以吃的时候特别嫩而且香,更是一点也不油腻,其肉质鲜美可口,久煮不老。我喜欢用梅花肉做馅儿,鲜嫩美味。

点评

我还是去超市找找这块肉吧。  发表于 2018-7-8 11:53
里脊肉  发表于 2018-7-8 11:19
五花肉  发表于 2018-7-8 06:08
艾玛,还是第一次听这个名字。真的晕。  发表于 2018-7-5 15:12
发表于 2018-7-5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性、随性、柔性。放在一起,日子可不就是这个样子。
发表于 2018-7-5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占个座,来品简简的美文。
当然,先当听众,看各种赞!
发表于 2018-7-8 0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看到安然家的绿植叶面都泛着光,我给家里的绿植洗了澡也没达到那个效果。后来在书里知道,植物的叶子对触碰是很敏感的,每一丝微风细雨都能激发生长素的分泌,也都能影响植物的生长方向,那份油光是由内而外的,那姿态便是对每一次爱抚的回应。简枫的种菜,是有心意在的,它们不会记得是你爱着它们,却会欣欣然,自己被爱着,不信你看那果实,都泛着光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11-16 09:24 , Processed in 0.094886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