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财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82|回复: 35

[原创] 农具咏叹调(之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4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彦林 于 2018-7-18 15:22 编辑

●  连  枷


拍打菜籽,拍打麦子,也拍打黄豆,更拍打高粱——拍打是它一生的宿命。

甩动连枷的那双手,握紧连枷把卖力地拍打,是想让它的手掌下跳出最饱满的籽粒。

所期待的惊喜,连同汗珠的跌落时溅起的回声,让丰盈的村庄把灿灿的笑雕刻在幸福的脸庞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拍打中,连枷的容颜涂抹上了时光的色泽,更在拍打中把身子骨拍出嶙峋和斑驳的烙痕。

转动横轴,磨损了曾经的坚硬;摔动的连页的有力手掌,如今也瘦峭疲惫不堪。

那牵系木棍的枸皮,断了再接,接了又断,但仍然执着地谋划着:明年,后年,还能继续拍打……


挥动连枷的手臂,已擎不起一家人的希冀。

而家庭的接班人,已把它闲置在老屋的阴暗处。

土地出租后,场院上再也见不到菜籽、麦子、黄豆和高粱的身影。

连枷真老了,腰身佝偻,走路颤巍……

所有的美好,只能在梦里一遍遍地温习——夕晖般的余年,只能靠回忆韶华来延续!


●  碌  碡


从山岩上凿下来的那一刻,石头的命运被改写。

石匠挥动铁锤,铁锤助推凿子,凿子雕刻石头,脱胎换骨成为崭新的碌碡。

碌碡的生命,从此丰富而多彩。


把坑洼的地块碾平,把虚浮的土压瓷实,宽阔而平整的土场,用来安置从田地里运回的庄稼。

成熟的小麦,透着成熟的清香,透着泥土的馥郁,透着阳光的亮色——这成众的孕妇,饱满的穗头里储存的粒粒金黄,才是父亲眼中足量的黄金白银。

让她们顺利生产,是碌碡义不容辞而又神圣不可亵渎的责任。


被牛鞭催促着,碌碡神圣地行进,有山歌的伴奏,有木制拨架的咿呀声,有麦子弹跳而出的沙沙碎响。

被阳光朗照着,碌碡庄严的使命就是让麦粒诞生,让麦粒脱离胎衣的包裹,让更多的惊喜擦亮那张晒黑的脸膛。

吱吱呀呀,堆积的农事,一点点沧桑了曾经的容颜。岁月的风刀,一次次在坚硬的肌体上刻下苍老和皱纹。

当碾麦场被弃之不用,只有选择退让到杂草丛中,靠回忆温暖日渐苍凉的心事。

一首古老的歌谣,突然就戛然而止……


●  磨  盘


不是水流推动木轮带动的那合石磨,也不是被蒙着眼睛的毛驴拉动的那个石磨,而是脸盆口般大小的两扇手推石磨。

小巧,轻便;灰色,坚硬;冷漠,隐忍……

它石质较细,铁錾凿出的纹理,像荡漾开来的道道水波,也像葵花盘上走向规整的图案,更像岁月的手掌拓印下的指痕。


它胸膛上的花纹,和另一扇石磨肚腹上的花纹,一经面对面地接触,就成了一对生死相依的锋利的牙齿。

咬碎玉米、黄豆、小豆,让它们在磕磕绊绊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粉碎那些饱满的颗粒,把一堆堆粗砺的心事研成粉末,把生活的疙疙瘩瘩一口口咬碎,从小孔流淌出的日子流淌着醉人的醇香。


奶奶青筋暴突的手推过,母亲布满老茧的手推过,我和姐姐稚嫩的小手也推过,把单调的日子推出欢声笑语,把恬静的乡村生活调配出丰沛的诗情画意。

在粉碎时光的年轮上,石磨的牙齿越来越钝,再也无法让坚硬的谷粒俯首称臣,更无法把心中的块垒磨成粉尘。

甚至,让它一再品尝过苦荞滋味的奶奶,已不见当年硬朗的身影。老态龙钟的磨盘,只有选择淡出村庄的视野,隐身屋后那堆茂盛的荒草,如今更像春光特制的一处坟冢。那里掩藏的,可否是它最美好的记忆?


●  木  叉


即使弯曲成一件农具,仍然保持着树木生长的姿态。

一把可握住的主干,像一个站立而生的人;两边的细枝伸向前方,像一个人舒展的臂膀。

挑着成熟的庄稼,像拥抱着一生的幸福。


碾麦场上,怎能缺少它瘦峭和忙碌的身影呢?

摊开麦子,可以挑动沉甸甸的麦捆;翻动麦子时,可以把那些金黄的心事翻晒;在摞草垛时,可以把秸秆高举到想达到的位置——用麦草搭建一座房子,安放童年最钟情的游戏,多么浪漫而有趣啊!

就在挑、翻和甩的劳作中,把自己劳累得越来越沧桑,越来越失去曾经的骨气。


当联合收割机替代了挥汗如雨的收割和碾麦场上的繁琐劳作,曾经翻晒出那么多惊喜的木叉,也被搁置在老屋的墙角,蒙上了岁月的尘埃。

也有些木叉,从那一刻起被人力强行折断,塞进了火焰熊熊的灶膛,把光辉的韶华付之一炬。

当再也很难见到木叉时,我的怀念如冲上天空的炊烟,把我期待的眼瞳呛出了朵朵滚烫的泪花。


●  镰  刀


把自己弯成一种姿势,是为了保持更锐利的刃口——这世界上最有锋芒的牙齿。

啃咬是一种伤害,却是一生躲避不开的命——让被命运之神划归刀下的生命,都要经过那个动词从肌体上划过,然后走向境遇的下一个生命的岔口——也许就是这样的宿命。


从一块生铁,到经过铁匠的锻打和淬火,再到一把锋芒毕露的镰刀,生命的意义便有了更丰富的蕴涵。

砍,是离它心灵最近的词汇;痛,是它聆听最多的呼喊——让对方温柔地受伤,这种爱的方式是多么悲壮,又多么地刻骨铭心啊!

一经出手,便再无退路,只能让痛的长度减到最短。


那就在粗砺的石头上多磨砺自己吧。让发丝和棉花,也感受到自己迅捷而过的洒脱。

不停地让对方受伤——麦秸、玉米、豆干、高粱,它们积攒的疼痛越多,锅碗瓢盆的协奏曲里,就会甩出几句酸而有味的山歌;茅草、艾蒿、柴火、刺藤,堆垒的垛子越高,冬天的土炕上升腾的温暖就更持久……直到把身板消磨成一弯可供怀念的月牙。

多年后,独自回到墙旮旯,想起让众多植物对自己俯首称臣的景象——自豪,宛如一颗经久耐用的糖块果……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4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农具的歌吟,也是乡村的历史绝唱。几首散文诗,凝练生动,富于文学性。学习问好。
发表于 2018-7-4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几种农具,发挥诗歌语言的涵盖力,彰显诗意之丰厚的同时,凸现自然与人所蕴含的生命的丰饶内容。农具作为一种农耕文明的载体,它们具有实物与精神共融一体的存在意义。而诗歌形式的审美愉悦,也是本文的最重要的阅读特点。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7-4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年没有种过地了,问好
发表于 2018-7-4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彦林文友用诗的语言,散文诗的形式,表现几种农具。赞一个~!
发表于 2018-7-4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老师以诗歌的语言去描写农具,歌咏乡村。别具一格的写作手法,赞一个!
发表于 2018-7-5 07: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粗读,有时间细读学习
发表于 2018-7-5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形象逼真的描写,勾起了对过去岁月的回忆。我们的那些老朋友,在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终于休闲了而感到轻松,还是因为被历史遗弃而感到悲哀……欣赏刘版的美文,问候祝福。
发表于 2018-7-6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以诗意的文字把农具和劳作展现成一幅幅画面,很美,无论是农具,还是情怀。欣赏!问好!
发表于 2018-7-7 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情的回望,诗意的表达,
发表于 2018-7-7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欣赏大作!赞一个!
发表于 2018-7-7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LMC 于 2018-7-7 19:40 编辑

彦林版主的散文,太有味道了!把农具五种,写活了!
普普通通的五个农具。在彦林文友的笔下,出了新意,焕发了青春!
作品以散文诗的形式,以诗情画意的诗化的语言,为我们展现了农具、农业、农家的许许多多小场面。
特别是,其中,写出了农家的苦累与欢乐,字里行间充满了迷人的美好情感,很动人!
可见彦林文友对农村,农民,农业的深厚情感。写出了农家对农具的深厚感情和感恩之心!

各种农具从生、到盛、至衰的过程,写得像小传、传记似的。
学习了!祝好!
发表于 2018-7-8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灵动优美,富于哲理!意境诗情画意,欣赏!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川媚 发表于 2018-7-4 15:34
农具的歌吟,也是乡村的历史绝唱。几首散文诗,凝练生动,富于文学性。学习问好。

感谢川媚来读拙作,祝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房子 发表于 2018-7-4 16:41
写几种农具,发挥诗歌语言的涵盖力,彰显诗意之丰厚的同时,凸现自然与人所蕴含的生命的丰饶内容。农具作为 ...

感谢房兄的鼓励,请多指点。祝夏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展开

联系管理员|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财网站 ( 浙ICP备11029880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03832 )  

GMT+8, 2018-9-22 03:34 , Processed in 0.09064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